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故乡留给我的那抹记忆

(2008-12-18 08:14:59)
标签:

故乡

回忆

散文

灯芯绒

     前几天发的非主流吃法---生吃蚕蛾节选自本篇(一),看过的朋友可直接跳到(二)


    我大概在四五岁左右随父母搬离了老家,所以对故乡的记忆几乎空白。但有那么几件小事不知为啥,却深深扎根在我脑海。虽然时光荏苒,许多记忆中的往事也逐渐模糊,但这几幕鲜活的场景却从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褪色黯淡,相反的却历久弥新。并且始终占据着我心中的一方静土。
   (一)偷吃蚕蛾
    我家房后的山坡上,是大队的养蚕室,记忆里,那大大的院落,高高的的瓦房,每到春天,院子里堆满了一摞摞的竹编的扁圆形的筐,筐上盖着盖子,里面装满了柞蚕蛾。等这些蚕蛾产下籽,就可以孵化成许多蚕宝宝,把蚕宝宝放养到山里的柞木从中,蚕宝宝就可以吃叶子吸收营养,然后吐出丝后绣成茧,丝吐尽后在茧中演变成蛹。“春蚕到死丝方尽”大概形容的就是这个过程了。这茧就是我们用来缫丝的原料了。
    那时侯啥也不懂,只知道这蚕蛾特别的好吃,味道鲜美,生食熟食皆可。用来等待排卵产籽的蚕蛾该有多宝贝,可小孩子哪还顾得了这许多。我总是(和其他孩子一起)瞅着看护人看不见的时候,小小的身影敏捷地一闪,藏在一摞茧筐的后面,然后尽量垫起脚尖,从筐盖缝隙中把手伸进筐里,抓起一大把活生生的蚕蛾后飞奔而去。
    往往一路狂奔,窜出去老远,才气喘吁吁地选择一隐蔽处停下,还不忘探头侦查下后面是否有追兵。
    长大后妈妈对我说,因为当时的蚕室是集体的,再者那时候的孩子也没个啥零食,肚子里空空的,就是偷吃几个,大人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乡里乡亲的,谁还好意思跟个孩子较真。
    记得那时候总是等到确定后面没有追兵时,这才把手头攥着的一把蚕蛾塞进随身携带的铁皮罐头盒中,接下来才用心去享用美味。选出一只健硕肥大的,用手麻利地揪去蚕蛾那两扇扑棱着的翅膀,然后掸一掸蚕蛾身上的茸毛,然后,直接丢进口中咀嚼。
    嘿嘿,如果让我现在生吃这蚕蛾,恐怕我早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英雄气概,甚至还觉得有些恶心。可那时候记忆特别深刻,那饱满的汁液,特别是母蚕蛾肚子里那一粒粒饱满的籽嚼在嘴里还“嘎吱嘎吱”地响,那美味的感觉和兴奋的体验恐怕今生都难以忘怀。
本来就做贼就心虚,再加上小孩子的手小,想想偷一次小手就能抓那么有限的几个蚕蛾,不一会儿功夫就让馋嘴的自己给生吞了。只是偶有战果累累的时候,姥姥才肯费些油给我炒熟了吃。那溢齿留香的美妙滋味,语言是没法形容了。
    长大后只有在宾馆饭店才能偶尔吃到这蚕蛾拌黄瓜,一盘子菜里也只仅有那么为数不多的几只油炸蚕蛾。每次这道菜端上来,我的脑海中总是迅速掠过那蚕蛾扑棱着的美丽翅膀还有那一对弯曲的触角,心中免不了再次细细回味一下小时候那生吃蚕蛾的喜悦。
在我们这儿的市面上从来没有发现卖蚕蛾的,我遗憾之余愈发觉得这抹小时候关于偷吃、生吃蚕蛾的记忆是那样的珍贵。
    如今想来,这生吃的手法够大胆,够前卫,和时下流行的生食活虾鱼片的手法类似,那么艰苦的年代,还能享受到如此时尚原味的吃法,我感觉自己很幸运。
    现在查资料才知道,蚕蛾是集食疗、养生、保健补益于一体的药食同源佳品。其中,雄性激素对增强人体免疫力和性功能效果显著。民间只流传着公蚕蛾特别有补的说法,据说提炼出的物质做成的滋补营养品价格不菲。吃的时候,蚕蛾应该先烫一下,然后剪去翅膀,油炸和干煸都可以。
    早知道那么有营养,小时候应该再多偷几次......


   (二)人生中的第一条裙子
    小时候家里穷,孩子们的衣服都是大的穿小了,小的接着穿。我是家里最小的,自然身上总是穿别人剩下的。第一次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崭新的半截裙子,那兴奋劲儿甭提了。虽然自己从小长得不怎么讨人喜欢,可爱美的天性人皆有之。
    所谓的裙子,其实就是用一块人造棉布料围成筒状,在腰间多穿了几根松紧带而已,再无其它任何装饰。裙子的下摆到膝盖。可在70年代中期的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这已经足够时尚和震撼了。这条裙子无疑是我从裤装到裙装的历史性跨越的最具代表性的象征。现在想来,那块布料的颜色老气横秋,很黯淡的,是那种自来旧的绿,上面好像还点缀些不怎么醒目和好看的点点,可在我心中它已经足够完美了。在那个信息闭塞的时代,从没出过家门的我之前根本没见过裙子。
    换上裙子的我顾不得仔细端量,那时候家里也没试衣镜,地中央倒是有一口盛满水的大缸,可那只能看到自己的脸,可照不到比自己的脸还要漂亮的裙子。于是我迅速爬上后窗台,哪懂得穿裙子的女孩要讲究淑女风范,仪态大方,紧接着纵身往下一跳,争取早一秒钟冲进房后的婶婶家,好在表哥和表妹的面前尽情显摆一下。
    不幸的是,在跳的过程中,飞扬的裙角挂到了窗后一个隐藏的铁丝头上。
    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条裙子“嗞啦”一声撕裂了。


(三)放火
    我和小叔的儿子还有堂叔的女儿同岁,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有那么一天,我们三个钻进表叔家的西厢房玩捉迷藏,屋里面堆满了柴草。不知是谁提议的,看谁敢把这满屋的草点燃。我一马当先冲在前面,也不知从那搞到的火柴,详细过程已经不记得了,只晓得随着我手中的火柴棍燃起,巨大的火苗呼呼地窜起来了。瞬间的变化顿时吓傻了我们仨,哪知道如何应对,只是呆呆地蜷缩在草房的角落里。还好,家里的大人很快发现,表叔第一个冲进火海,把我们三个像提溜小鸡样的从朝东的窗户摔到院子里,之后的记忆又是一片空白。
    很有意思的,我想闯这么大的祸,挨打自然是免不了的,可我对那些真真的是毫无印象。记忆中难以抹去的只有那英雄的气概还有冲天的火苗。
    人说三岁看老,我常常感慨自己从小就是一个没长脑子的馋嘴丫头。如今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我从不曾因为生活的逆顺而患得患失。每个人的一生,总是有得有失,上帝不会把所有的门都向一个人敞开。学会自得其乐,从容淡定地走过岁月,留下足够我们回忆的那些令我们瞬间心动的碎光留影,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

信手涂鸦的几篇,点击题目可浏览相关博文:

 

宁静的夏日夜

风筝.线

人是会变的

我们最想要什么

昨天今天和明天

令人捧腹的......

锉皮

一顿没吃上的饭

盛夏的野草莓

夜夜带着甜蜜和微笑入梦

美好的一天从妈妈的早餐开始

记忆中的香椿树

 怀想童年

又是一年槐花飘香

重温儿时的欢乐---快来吃烧花生啰

当烘焙的热情被点燃

感悟

阳光的味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