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令人捧腹的......

(2008-07-10 16:26:08)
标签:

马粪

篓子

鸡粪

大雁

驴屎

dengr315

分类: 随想

    提起勤工俭学,在本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读小学、中学的人一定还记忆犹新。
    我记得上小学时,曾经上山拾过麦穗、拣过花生、拦过地瓜(就是在地瓜已经被收拾过的地里重新翻刨一遍泥土,以便可以搜寻到落在土里的地瓜)、割过树草、撸过刺槐叶、打过石子、刨过树根,收获的东西当然是无偿交给学校。学校按照年级的不同,给学生布置了相应的不等量的的劳动任务。那时候纯朴上进的我们,劳动起来,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劳动的场面一向是热火朝天,你追我赶,唯恐自己落后。现在的孩子没有经历过,自然很难理解。
    还记得那时候贪玩的哥哥总在山里疯玩,等到下山要到学校交任务时,才惊觉自己篓子里的地瓜勉强才盖住了篓底。而我的篓子里总是装得满满的,提起来沉甸甸的。妈妈总是一边大声训斥哥哥贪玩懒惰,一边软声细语动员我,把自己的劳动果实分一些给哥哥,免得他在同学老师面前太难堪。唉,谁叫咱从小就任劳任怨且又充满爱心呢!这样的爱心奉献可不止一回两回。嘿嘿,如今这些珍贵的史料都成为我们随时控诉妈妈重男轻女的强有力证据!
    关于勤工俭学的各种方式,大言不惭自己都曾经体验和经历过。不成想我的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态度让丈夫狠狠地奚落了一顿。通过互相交流才知道,当时还有一项最顶级的捡拾鸡屎和马粪,我的确没有干过。以前曾听过一个关于捡马粪的故事,感觉精彩至极,一直想记录下来。没成想今天在自家饭桌上引出这个不合时宜的话题,丈夫听后不屑一顾地甩甩头,愤愤不平地叫嚷“怎还用得着写那些道听途说的,就写写我从小经历过的那些真实的故事吧!比你听来的可生猛多了。”妈妈听后也不甘示弱,补充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更令人捧腹的段子来凑这个热闹。哎呀呀,故事的精彩和令人爆笑的程度那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高潮一个接一个!欢畅的笑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故事一:
    过去我们的小县城里有一个酒厂。两个勤工俭学的少年盯上了酒厂里送粮食的一辆马车。说得露骨点,就是紧盯着那两匹马的屁股,准备随时拣拾新鲜的马粪。但令人失望的是,潜伏了很久,直等到马车上的粮食已经卸完了,车把式已经跳上马车,重新扬鞭赶路时,这两匹不识时务的马还没有拉出少年期待中的马粪。
    两个少年自然不愿意就此罢手。心里嘀咕:说不定自己刚一转身离开,那两匹好久都没有方便过的马就会忍不住排泄了。到那时,等待已久的新鲜马粪被别人拣了便宜,岂不太可惜!
于是乎,两个少年,紧紧尾随在这辆马车,不晓得拐过了几道弯,绕过了几条路,一直步行跟踪到4、5里地外的县城一个大转盘处。终于,行进中的马毫不保留地、痛痛快快地排泄了一次,两个少年期待已久的热气腾腾的马粪蛋子陆陆续续滚落在铺满泥沙的路面上......
    听到一个大姐叙说他丈夫在少年时代勤工俭学的这个小故事时,我笑得挺不住腰,几乎岔气,只好蹲在地上。狂笑好长时间愣是停不下来,直至面部的肌肉微微有些痉挛!


故事二:
    那时候,关于村子里有多少户人家,谁家养了几只鸡,鸡舍分布在何方等等这些问题,孩子们心里几乎比大人都摸得门儿清。凡是家里有学生的,自家鸡窝内的鸡屎自然早已被拣拾了一遍又一遍,干干净净的。街上放养的那些鸡拉的屎也早已被眼尖的孩子抢去了。一心想当劳动模范的我回到家后,再次把自家鸡窝里的鸡一哄而散,把地上新发现的宝贵鸡粪再次拣拾一遍。受到惊吓的鸡扑棱着翅膀四处乱窜,“咕咕咯咯”的惊叫声中夹杂着纷飞的鸡毛。这样还嫌粪篓子里的鸡粪重量不够,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如何才能提高上缴鸡粪的的重量。最后,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跳进临近鸡窝的猪圈里,用铁锨铲了两铲猪粪掺合进篓子里的鸡粪,充数去了!


故事三:
    小时候,一般三五个伙伴一群,结伴去大路上拣拾马粪。那时候行进在路上的马车数量是有限的。狼多肉少,况且马在街上随地大小便的现象还存在一定的几率。所以每当冒着热气的马粪蛋子随着悠然前行的马步一串串骨碌碌滚落下来,我们总是尽快甩掉手里的粪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地上的马粪飞扑过去,然后迅速把两只胳膊最大限度得展开铺在落有马粪的地面上,直接让匍匐在地面的身体和胳膊以及手,把还残留着体温的马粪来了个赤裸裸、无缝隙亲密接触,并且把分布间距不均的N个马粪蛋迅速聚拢成堆。这一堆马粪自然就有归属了。整个过程需要眼明手快,来不得半点犹豫。这一堆马粪收拾利索了,收获者重新目光炯炯地蓄势待发,等待下一次更迅猛地出击!
    眉飞色舞的丈夫在我们如火山喷涌般的笑浪声中,不得不稍稍停顿一下,顺手擦去飞出眼角的泪花。等待我们的笑声稍稍落下去的间隙,继续讲述。

    儿子这个年纪自然从没有机会没看到过马拉屎,对丈夫的有些叙述理解就不够透澈。丈夫连比带划,耐心细致地详细讲解。

    那马儿拉屎的时候,并不停止前行的步伐。而且,粪蛋是一个接一个的陆续落地。所以我们自然不能等到马彻底排泄完了才去拣拾,如果那样,真是应了那句骂人的话“吃屎也赶不上热的了!”
    匍匐在桌面上的已经笑软了的我,脸部和腹部的肌肉似乎承受不起长时间的大笑竟然有些抽筋了。
    儿子强忍住狂笑,泣不成声地断断续续地问到:“那你们身上和衣服上不都沾满上屎和臭了吗?”儿子的问题也道出了我的心声。
    “这就显出了你们知识的匮乏了吧!没听人说过‘驴屎蛋表面光吗’?驴屎马粪都是一样的,个个独立成形,表面光滑。况且那时候牲畜吃的又全部是草,所以那屎蛋子是既不臭也不脏的”。


故事四:
    不停擦拭笑飞出眼泪的妈妈也不甘示弱。紧接着给我们讲述了另一个真实有趣的故事。
那时候,村里的牛平时都在村南边的一条大河边悠闲地吃草。河边有许多洗衣服的村妇和玩耍戏水的孩子。你们知道吗?那时候牛的尿也是不可多得的肥料。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在河边玩耍的孩子们手里往往提着小桶。尿液和粪便有所不同,一个是液体,一个是固体。最重要的一点是,粪便排出体外后,可以随时提取,尿液可就不行了,洒出去了就不容易回收了。
    “那就把桶绑在牛的鸡鸡上!”涨红了脸的儿子抢着隔开姥姥的话。
    儿子的提议提醒了妈妈,“不错,你说的很对,以前有的车把式就在马屁股后面套上一个草编的兜兜,为的就是自家马拉的屎丝毫不漏地积攒起来。”
    “不过,那时的孩子还有更高明的招数,他们玩过一阵儿,就提着小桶靠近牛的身体,然后用手去搔痒刺激牛的私处。很奏效的,受了刺激的牛顺利地把尿液排到小桶里了,真真的做到了滴水不漏。”
    叙述至此,大家已经笑得前仰后合,鼻涕眼泪一把。


故事四:
    为了阻止大家狂笑下去,避免伤身,特别是考虑到老同志的心脏承受能力,我赶紧贡献出自己这个相对文明、洁净、缓和的故事来转移大伙儿的注意力。
    诺大的水库冬天被厚厚的冰层封得严严实实。一群群的大雁从南往北飞,呈一字或人字排开,“嘎嘎”的雁叫声时常回荡在空旷寒冷的上空。如今已多年不见了大雁的影踪。那时候成群的大雁常常在水边的石头上或冰面上停歇。只记得靠近水库大坝有一条河,河边是大面积裸露的石头。村里的孩子们总是手里提着蛇皮袋子,一块块捡拾已经在石头上风干的绿色大雁粪。大雁冬天在北方,吃的食物基本上是麦苗,所以排出的粪便自然是绿色的。听说这样的大雁粪便,可以用来烧火做饭,还可以做牲畜的饲料,也是很环保的。

    后记:关于屎啊、粪啊、尿的,听起来似乎很是不雅。但这毕竟这是一个时代的一部分人的真实生活写照。存在着的,就有它存在的合理理由。虽然那时候人们的生活贫穷,物质匮乏,但人们的心是纯净的,感情是质朴的,内心是充实的;如今生活发展了,社会进步了,物质丰富了,但公认的幸福的指数是不和物质的增长成正比的。


有多久没有如此开怀大笑?
有多久没给自己的心情放个假?
有多久没和爱人温馨浪漫一下?
有多久没把自己的心事和朋友倾诉下?
有没有审视过自己的生活,轻松的还是压抑的哪个多一点?
有没有思考过,追求的过程中,得到和失去的哪个多一些!
有没有静下心来想明白,我要的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我最想要的?
思考固然重要,更重要的还是实际行动。
愿我们的生活简单、快乐、充实!欢乐多多,笑声多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