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碎枫片羽
碎枫片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7,270
  • 关注人气: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女人是我的情敌

(2010-01-19 07:39:28)
标签:

碎枫片羽

飘雨桐

蜗居

婚姻

出轨

小三

情感

那个女人是我的情敌
                               图:Léon

 

                                  文/碎枫片羽



 

聊天期间,老张跟我说了晚上发生的那件事。听后,我只想说一句:女人有的时候,的确让男人很伤心。也许,他此刻就像那个卖窗花的小姑娘一样,也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甚至他比她更悲惨,因为他的灵魂必将要经历一场流离失所的大逃亡。

 

楼上老张两口俩又开始吵架了。我刚进弄堂口,就听到二楼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听说过了年,我们这一片旧房区就要拆迁。不过看样子大家都等不到过年了,你瞧!厨房做饭的刘姨和赵干妈都笑得合不拢嘴,好像人家打得越激烈她们越高兴似的。早点把楼震塌了,可以早点住新房。

冬天的上海,夜来的似乎比任何一个城市都早。但是上海的夜晚,却是最明亮的。明亮到可以轻而易举地看透每一个人的内心。善良、质朴,抑或阴暗、猥琐。

“赵干妈,老张他们又怎么了?”我端着菜盆走进厨房,随口问了一声。

二人看到我过来,赶忙停止窃窃私语,一本正经的说:“唉哟!现在的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是的呢!老张在外边鬼混,把女人都领回家里来了。小李啊,你可别跟着学坏了哦!”

“老张犯错误了?应该不会吧,他可是咱这一代出了名的好男人呀。”

“什么好男人,人是不可以貌相的!他好,好还在外边轧姘头。”

“就是!这会吃家生了吧,被老婆逮个正着。”

我越听越迷糊,难道老张真把女人领回家了?他也太大胆的点,明知道家中坐一母老虎,还犯这种糊涂账。不过凭我的感觉来看,老张不像是那种人。他挺爱自己老婆,为人又厚道。平时受完气之后,都会来我这里诉苦。他的事,无非都是一些家庭小矛盾。不过像今天晚上这么大动干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呢?算了,不想了。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还是等过会停战了,老张来找我的时候,再问个究竟吧。

 

晚上吃过饭,我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一定是老张,于是我兴冲冲地跑去开门。因为通常他能过来找我,就说明事情还不算太糟糕。但是这次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和平时不一样的老张。他左手拿着一包烟,右手拎着半瓶酒。垂头丧气地说:“小李啊,我能跟你聊聊吗?”“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进来吧。让嫂子看到你抽烟喝酒,又该骂你了!”我想试着把气氛调节得更融洽一些。

聊天期间,老张跟我说了晚上发生的那件事。听后,我只想说一句:女人有的时候,的确让男人很伤心。事情是这样的:

晚上老张下班回家,在弄堂口遇到一个卖窗花的小姑娘。大冷天的,姑娘只穿一件薄棉袄,说话声音瑟瑟发抖。那会儿天色已经很暗了,老张看她一个姑娘家大晚上还在路边叫卖,不免有些同情。于是就让她跟自己一块儿到楼下有灯光的地方,看看她手里的窗花。那里人多,说不定还可以多卖一些。

听口音,老张感觉她像北方人。随口一问,果然如此,而且还跟自己是同乡。于是俩人聊着聊着,便忘记了最初的目的。经过楼下厨房的时候,老张随便和邻居打声招呼,就带着小姑娘上楼了。

小姑娘名叫李芳,本想年底来上海探望亲戚,谁知到了以后才知道亲戚已经搬家到了浙江。居无定所的她,从小没出过远门,好不容易来一次大上海,不想就这样便回去。于是她给亲戚打了个电话,对方说很忙,得第二天才能赶过来,让她先找个地方住一夜。

李芳下午在人民广场闲逛的时候,路过一家文化用品店。她看到街上许多商店的橱窗里都贴着剪纸,恰好自己也有这么一个手艺。于是她便进去买了一把剪刀和一卷红纸,想剪点窗花一边走一边卖。毕竟晚上还要在上海过夜,能挣点钱就挣点呗。

老张听李芳这么一说,感觉这个小姑娘还挺有头脑。他告诉李芳自己在文联工作,对这些民间艺术颇有兴趣。李芳一听乐了,她说她的亲戚以前也在文联工作,叫XXX。这下巧了,原来是同事的亲戚呀。于是老张赶忙给那人打了个电话,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让他们不用担心,晚上他安排李芳住宿。

为了答谢老张,李芳当场表演了一下自己的手艺。老张半躬着身子,一边欣赏一边连声赞叹。就这这会儿,老张的妻子突然破门而入。不知道从侧面看上去,俩人像在干什么不好的勾当呢,还是妻子在楼下听说了些什么。反正她就像早有预谋似的,一进门便开口大骂。

遇到这种情况,外来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句话没说,抓上包袱便跑了出去。这下可好,误会更大了。老张想要把她追回来,却被妻子拦在了门口。女人的想象力,在受到刺激之后往往会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老张妻子就是如此,从她的吵骂声中便可以听出一二。平日里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老张,这次也许是真的生气了吧。他一句话也没有解释,便和妻子对着吵了起来。

 

老张话间,不断的抽烟喝酒。半个小时不到,十支烟和半瓶酒便全部下肚了。他开始有点神志不清,和我说起了许多以前的事情。那些战争的岁月,一个男人是怎样死里逃生的。我听后,感觉到老张这几年的确活的有些辛苦。一个有着不错工作的男人,为了省钱给岳父岳母看病。结婚三年,还跟妻子一块蜗居在这个等待拆迁的小阁楼里。

老张说他理解妻子。父母亲生病,她心里一定不好受。以前不管是打是骂,他都扛过来了。但是现在他感觉,这样的生活已经逼得自己无路可走。老张说他就好像电视剧里的人物一样,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手中。自己就像是一个戏子、一个粉墨登场的小丑,等待命运把他玩弄。

平日里沉默踏实的老张,没想到内心也有如此多的矛盾纠结。他今晚一定是伤心透了,跟我聊着聊着便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我开始心疼起这个男人来。于是便把他扶到了我的床上,安置他睡下。也许,他此刻就像那个卖窗花的小姑娘一样,也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甚至他比她更悲惨,因为他的灵魂必将要经历一场流离失所的大逃亡。

 

 

 

新婚之夜 婆婆居然敲门向我收房费               《阿凡达》的欲望森林里住着一群妖(组图) 

老婆为何不上班 躲在家里看黄片                  斩断情丝 挥泪告别十年旧情人

那个女人是我的情敌 小三容易在什么场合下得意忘形                   老公痴迷小三为何连命都不要          

                 我是个小三习惯在暗地里偷欢

                妻子怀孕那天我接到一份离婚协议书

  

 

      女友“裸婚”只为掩饰不堪过去 本文参加“裸婚故事征文”活动请为我 投票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