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碎枫片羽
碎枫片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7,383
  • 关注人气:5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欲望 暗地偷欢

(2009-12-15 03:52:46)
标签:

碎枫片羽

飘雨桐

欲望

婚外恋

小三

长篇

情感

欲望 <wbr>暗地偷欢
                                              图:Léon

 

                                        文/碎枫片羽


 

 

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

 

                                 ——题记

 

第一章

 

惠桢站在黄浦江边,手里握着手机,反复摁着同一个号码。无论此刻的江水如何翻滚,似乎都比不过惠桢内心的波涛汹涌。她在拼命挣扎着思考一件事情,一场关于名存实亡与生离死别的抉择。

 

惠桢和苏颢的相遇,可以在最俗套蹩脚的爱情泡沫剧里找到相似的剪影。

那天下午,惠桢在苏颢公司的大楼底下躲雨。当苏颢从旋转大门里出来准备走进车里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张皇失措的女子。她把文件夹放在微微隆起的胸前,跟着呼吸,有节奏地一张一翕地微微起伏着。这么一张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娇秀脸庞,让苏颢突然想起了妻子曼隽来。

和曼隽的初次见面也是在一个大雨初歇的傍晚,一滴胭脂泪赛过夕阳红。苏颢的恻隐之心是他命中永远无法跨越的劫,哪怕只是一丝细微的动荡,都会触动他内心那根紧绷着却又无比脆弱的弦。不知道当时的曼隽是以怎样一种可人的外表感染了苏颢,他们居然相恋了。然而婚后曼隽却嗜赌成性,长期流连于澳门各大赌场。在上海至澳门的空客航班上的时间,都比她和苏颢在一起的鱼水之欢要久很多。庞大的家族产业,是她强有力的物质后盾。就连苏颢如今的身家地位,也是曼隽父亲给予的博大宽宏。

苏颢每次想到曼隽,心就不由得沮丧起来。他时常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会是怎么样一种美好呢?就像是那天下午,他看到惠桢的一瞬间。年轻时候的青涩浪漫,在那一刻突然间跳了出来。然而这种久违的悸动,又在一霎那脆弱地败给了昨天。苏颢上了车,对司机说了声走吧。

在密不透风的车厢里,外界的滂沱喧嚣对他来说都只是形同虚设。可是他的心为何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呢?他回过头,透过后窗玻璃上看着站在不远处雨停的惠桢。如果苏颢现在依旧孑然一身,他定会奔出车外,跑到惠桢面前问她是否需要帮助。或者直接把她拉进车里,然后送她回家。其实爱情的最初都是源于一瞬间的情绪,或美好或感动亦或只是一种欲望。一种占有的欲望,霸道得像是在施展自己的权利。

苏颢属于后者。因为他受够了替岳父打工时每天的小心甚微与察言观色,也受够了对妻子的惟命是从与她的忽冷忽热。他想要释放,释放一个真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被需要的光荣。

 

“真不好意思,苏先生。您待会有事吗?没事的话,您能自己开车回家吗?我老婆今天生病住院了,我得去看她。”司机郑伯一脸歉意地看着苏颢,好像在犯一个很大的错误。

“是吗?要不你直接开车去医院,我顺便也去看看她。”

“不用了,没事的。老毛病了,住两天院就会好。医院在城西,我打车过去吧。您早点回家,苏太太晚上可能要回来。”

“那好吧,代我向郑阿姨问好。”多年的磨练,已经让苏颢习惯这样一种口是心非的社交技巧。他看着郑伯拦下一辆的士,消失在了大雨弥漫的街道拐角之后,刚刚心中的想法便开始愈演愈烈。就像一种冲动的欲望在他的身体里肆意蔓延,几乎要将他焚烧。于是苏颢打开了车门,向依旧在等待雨停的惠桢走去……

 

曼桢爱上苏颢,同样像爱情泡沫剧里的美女偶遇绅士,心中萌生爱意并绵延出爱情罗曼史一样简单无奇。然而惠桢的爱属于前者,那是一种美好与感动。

苏颢带惠桢到他和曼隽恋爱时常去的马场骑马,带她去黄浦江边坐渡轮。教她打保龄球和高尔夫,请她吃最美味的法国大餐。他们在酒店的豪华包间里做爱,再做爱。床上的苏颢是激情与疯狂的结合体,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让惠桢的高潮一次接一次地到来。这比他在公司完成一项手头上的业务要轻松得多。

也许在苏颢看来,捕获一个女人的心,起初总要花费大把的金钱与时间,还有甜言蜜语。然而一旦降服之后,便可以任由自己为所欲为。有时候他甚至几天不打一次电话,等着惠桢主动找他。惠桢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子,单纯到居然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童话般美好的爱情。在听了苏颢的故事以后,惠桢觉得苏颢是一个被束缚、被压抑着的忧郁王子。而她就是上天派来抚慰苏颢寂寞灵魂的天使。她愿意就这样一直默默地守在他身边,哪怕做一生的第三者。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的一个东西。有时候它只是一个人的玩物,有时候它却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有多少人为了爱情,你死我活地挣扎着。又有多少人,会把这样的爱情当真?

苏颢有吗?不知道。我只知道在他每次离开酒店之前,总会给惠桢很多钱。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又会给她很多。也许是他感觉惠桢把钱用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出来给她帮助,或许是在他需要释放欲望的时候才想起来去找惠桢吧。然而无论怎样,惠桢都感觉苏颢是爱她的。她可以颠覆整个世界,来为他摆正倒影。

 

有一天,惠桢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多月都没有来例假了,于是偷偷地去医院检查身体。原来惠桢怀孕了,不知道是他们在哪一天兴风作浪的时候,不小心埋下的火种。惠桢回忆了一下,苏颢大概有半个多月没有来找过她了。这段时间里,她只是一个人上班、休息、购物、幻想,但是一刻也没有停止对苏颢的思念。她知道苏颢有自己的事业与家庭,她只不过是一个习惯了在暗地里偷欢的小三而已。于是,她只好默默地摒弃了所有的渴望,独自一人守着寂寞与孤独等待天亮。

但是如今,她怀孕了。这本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光荣与值得“耀武扬威”的一刻,然而惠桢却是异常的安静,她甚至有些害怕。孩子对于女人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尤其是与自己所爱之人的爱情结晶。可是惠桢敢要这个孩子吗?她怎么忍心让孩子一出世就没有爸爸呢?她深知自己此刻的地位,这个孩子对苏颢来说也许就是一颗致命的毒瘤,它的出世会毁了苏颢的一生。

那天下午,惠桢一个人来到了黄浦江边。在这个承载了无数美好回忆的爱情河畔,她再次想起与苏颢在一块儿时的所有快乐时光。她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但因为如此多的顾虑,最终还是放弃了。

惠桢发了一条短信给苏颢,她说:“我怀孕了,不过我知道该怎么做。”然后就关掉手机,朝江边一家私人诊所走去。她不想知道苏颢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许是没有勇气来面对吧。

然而让惠桢想不到的是,在那个被关掉后的手机里紧接着便收到了一条苏颢的回复。

他说:“为了我,请你生下这个宝宝。”

 

敬请阅读下章: 小三打胎 究竟想捍卫谁的地位     

                   我是一个等待转正的幸福小三
                   妻子用金钱地位挽留 我该回归正道吗

 

请为我投票好吗?谢谢大家!O(∩_∩)O~                            


欲望 <wbr>暗地偷欢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