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熊猫
王小熊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117
  • 关注人气:1,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王小熊猫,本名王小洋,创作人、民谣歌手、独立漫画人。著有文集《曲岸》、《晴空》,绘本集《彩虹泪光》、《明日拥抱》,专辑《童年归途》。
博文
标签:

杂谈

第一次从电台里听到《時には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这首歌时,简直惊为天人。远远的海浪,忧伤的口琴,低婉又成熟的女声,似乎在唱着一个迷之伤感的故事。这么好听的歌,怎么现在才听到?赶快搜索了一下,资料里提示,这首歌发表在1969年(这么早?),由当时年仅18岁的“カルメン·マキ”演唱(才18岁?就有这么历经沧桑的歌声了?)。

可惜关于カルメン·マキ,无法搜到更多,我想这可能和她的名字有关,她没有一个像其他日本歌手一样能在中国流传的中文名,尽管她还有个英文名,Carmen Maki,但也没有广为人知。关于她的资料少之又少,唯一能了解到的只有她是美日混血儿,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時には母のない子のように》是她的成名曲,也是她第一张专辑的名字,专辑封面是她赤裸上身站在海边回眸,眼神中满是故事。一如她歌里的孤独,她的眼神也流露出一种罕见的孤独,或许是只属于那个时代的孤独。

1960年代,属于日本,独有的孤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春天来了,从本周五开始又要开启一场小巡演了,长春→哈尔滨→沈阳→北京,一路唱回家。

这次巡演赶上了清明长假串休日,想来的朋友就来听吧,串休没时间的话以后还有机会,哈。

这次的主题是《异想者》,一半原创一半翻唱,中间可能还有嘉宾,会边唱歌边喝酒边讲讲歌背后的故事,边唱边聊吧!胡思乱想!

以下是这次巡演的官方介绍,也是很简单,千言万语都留到见面时再说吧。


《异想者》

王小熊猫· [4城巡演]

●长春 2017.3.31 19:00 GOIN FOLK(如昔店)

●哈尔滨 2017 4.1 19:00 北方国际青年旅舍

●沈阳 2017 4.8 19:00 老张光阴咖啡馆(沈阳店)

●北京2017 4.15 20:00 老张光阴咖啡馆(北京店)


有可能乱入嘉宾:唐思宇


每首歌的背后,都可能潜藏了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王小熊猫,民谣歌者,一个人背着吉他走了很远。这一天他将来到你的城市,给你唱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小时候,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对我说:“我的一生都被婚姻毁了。”

我说:“那你为什么要结婚?”

她说:“因为……没有人不结婚”。

我说:“那你可以不结婚啊。”

她说:“……,你不懂。”

在我也步入了所谓适婚年龄后,婚姻的烦恼便成了朋友间茶余饭后最受欢迎的话题。

先抛开各有千秋杂七杂八的小烦恼不谈,女性朋友的普遍烦恼是:明明自己也要工作但回到家还得尽女人本分做饭干活变成老妈子;而男性朋友的普遍烦恼是:女的明明也能挣钱结果自己的钱也要全部上交养家还要看人家脸色被唠叨。但更主要的烦恼普遍是婚后精力耗费太多,生活变得单一无趣,生活质量降低,思想深度变浅,一切大不如前。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理应过得更好却没有,觉得自己在婚姻里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都觉得不公平……

在这样的你争我往里,谈何幸福?

很多悲剧由此催生,并且仔细算来,世间最多的悲剧与不幸都与婚姻脱不开关系,但即便这样,还是有无数人前仆后继

只有少部分人结婚是因为爱情,或者向往,大多数人只是盲目地选择了这种生活,或者说是被选择,因为别人都这样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8 00:41)
标签:

杂谈


望京SOHO还没建起来的冬天

长春的冬天

沈阳的车站

北京早春

工作室留念

初夏的操场

威海的海滩

北京盛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月23日王小熊猫北京年末弹唱会!!!你应该没忘吧?!哈哈哈哈!!!

啥?!听都没听说?555555……

时间: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20:30-22:00

地点:蜗牛的家 北京东城区交道口南大兴胡同73号(近地铁北新桥)

门票:60(预售)80(现场)

电话: 010-84022817

​本次弹唱会有纪念小收藏物!——歌手本人绘制的两张本弹唱会卡片!但因为全部都是歌手本人手工裁切的!尽管手经常做重复运动已经习惯了(别想歪了,是练琴啦=_,=!),但还是已经累瘫了,所以这次的纪念小卡片只有在【乐童网】购买的预售票的朋友才有啦!!!40套以内吧,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作为一个不婚主义者,这么选择的原因是?

王小洋:直觉吧!从小就觉得自己应该不会结婚。对结婚没有向往,只有抗拒,以为长大会有所改变,但非倒没有,反而更强烈啦。婚姻只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尝试,到现在婚姻的规则还在变来变去,一夫一妻也还不到100年。既然都是尝试,我也有我的尝试,我要用自己试验一下不结婚到底会怎样,哈哈。但如果有千万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会结婚,我想也不会在中国结婚吧,对方也不会是中国人,中国式婚姻实在太复杂了,那是牵扯到两个家族的复杂生态系统,还有很多强烈的道德绑架,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还是不要多此一举自找麻烦了……

2、那你相信爱情吗?你觉得理想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王小洋:相信爱情啊,这是很美好的事情,为什么不相信呢,哈哈?但我不相信永远不变的爱情,也不是不相信,因为知道根本不存在啊,因为永远不变是违背宇宙规则的,宇宙里没有永远不变的事物,唯一永远不变的只有“变”的本身。我理想的爱情是超凡脱俗、轰轰烈烈的,哈哈,可以写成一本书的。所以我不要结婚,因为很多文学作品都到王子和公主可以在一起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行李,往往是游浪不能酣畅的最致命原因。”——书里这样说。

    旅途中,不断加多增重的行李总会成为随心所欲的最大敌人,所以舍弃成了一门很大的学问。这一次的韩国之旅,每离开一个地方就要丢掉一些东西来维持轻盈,一路只带了三件短袖,一件衬衫,当然,还有几条内裤,穿了洗,洗了穿,就是这样。没什么要买的,在网购普及的时代,连手信都失去了意义,唯能带走的纪念品,只有几张数码相片和一些回忆。

    而这几年,已在人生旅途中略显疲惫的我,是否也该丢弃一些东西了呢?我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釜山就要到了思密达。”

    南下的火车里又响起听不懂却又能猜得出的语言。没想到就这么一路莽莽撞撞跑到了韩国最南部,并且一直没走丢,也没遇见坏人。

    气候暖了不少,空气中弥漫着海水咸咸的味道,穿过复杂得甚至有些混乱的街道,我一直在向海浪声的方向摸索,偶尔会有骑着大摩托的飞车党携着巨大的噪音飞驰而过,穿着皮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当我醒来,旅店窗帘的缝隙透进淡蓝色的光,厚重的玻璃窗将一切声音隔绝,就连时间都好像静止了,而当我站在窗口向下张望,那时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一个无人世界……交错的巷道上没有行人,纵横的马路上没有车辆,我看了看时间,10点钟,断定这样的静谧绝非清晨所赐,而我也并非还在梦中,定了定神,才想起我昨天半夜才摸爬滚打地抵达了这座城市,大邱,而今天刚好是中秋节。

    果然和Zaide说的一样,中秋节对于韩国如此特殊,居然可以万人空巷,而在中国除了中秋前后会看见满街卖月饼的以外,实在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想想也是,从假期这种最直观的敬意上就能看出中秋与春节和国庆的待遇差别,只有一天的假期怎么够让人穿越如此庞大的中国回家一聚呢?倘若中秋节的休假能变成一星期甚至半个月,那它在中国一定不是今天的地位。

    街上的店铺几乎全部关门,我撑着一把雨伞开始了这座城市的无限穿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发觉自己一直对流浪有种莫名的向往,究其原因这种变态的“流浪情结”可能来自两位“三毛”的影响。

    小时候爱看《三毛流浪记》,觉得他的流浪很有趣!少年时喜欢的女生最爱看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书,所以她经常逃学,最轰轰烈烈的一次是她从长春逃到了北京,在那里流浪了一个月,逛免费的图书馆和展览馆,或者泡在书店看一整天的书,晚上借宿在朋友学校的宿舍或者公园的长椅上,平时就靠馒头和自来水为生,走之前她还向我借了50块钱,所以我才一直忘不了她吧?!但更忘不了她的原因是她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渴望自由的种子。

    流浪,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因为她,我也爱上了逃学,和流浪。

    当车窗外出现了一座好长的桥,而桥的另一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的时候,我知道已经成功到达首尔了!接下来,就要在这里开展我的流浪了。

    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身无分文,所以流浪还是不能淋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手里的书被窗外的海洋映成一片蓝色,这让我停止阅读,向外张望。飞机正在下降,几辆游轮在海面上留下的白色水纹清晰可见,延向天际的是一座座岛屿和上面整洁排列的建筑物,一串语气极为客气的韩语广播在机舱内响起:“飞机已到达韩国,即将着陆思密达。”我猜里面说的是这些~哈。

    是的,我终于到韩国啦!几年前计划了好多次的旅行一直没来得及实现,结果却因为出差而来到这里!嗯……“出差”这个词实在有点不浪漫,暂时换成“因工作而远行”吧,哈。

    下飞机就接到身在韩国的好朋友Michel的留言,说:“等你工作结束那天我会开车来接你,到时我们开车穿越韩国!”于是我潇洒地走出机场,等待工作结束的那一天。

    又是来参加“世界漫画家大会”。

    变成漫画家以来已经参加过好多次这个大会,至今也不明白意义所在,参会的行业工作者其实比漫画家多,探讨的问题也都是专业的产业问题和学术问题,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