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2016-11-22 19:01:19)
标签:

杂谈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我发觉自己一直对流浪有种莫名的向往,究其原因这种变态的“流浪情结”可能来自两位“三毛”的影响。

    小时候爱看《三毛流浪记》,觉得他的流浪很有趣!少年时喜欢的女生最爱看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书,所以她经常逃学,最轰轰烈烈的一次是她从长春逃到了北京,在那里流浪了一个月,逛免费的图书馆和展览馆,或者泡在书店看一整天的书,晚上借宿在朋友学校的宿舍或者公园的长椅上,平时就靠馒头和自来水为生,走之前她还向我借了50块钱,所以我才一直忘不了她吧?!但更忘不了她的原因是她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渴望自由的种子。

    流浪,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因为她,我也爱上了逃学,和流浪。

    当车窗外出现了一座好长的桥,而桥的另一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的时候,我知道已经成功到达首尔了!接下来,就要在这里开展我的流浪了。

    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身无分文,所以流浪还是不能淋漓尽致,虽然我可以把身上的钱都丢掉或者给路边的流浪汉,但我还有卡,并且在很多银行还有存款。在成为漫画家之后,仿佛有了花不完的钱,但快乐却并没因此增添多少,反而时常会怀念起有一年一个人在北京飘飘荡荡又紧衣缩食的日子,总在盘算:啊!超市打折的时段又到了。常常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走在冬日夜晚的三环路上,畅想着:啊,好想吃火锅。

    首尔街头有数不尽的咖啡馆,我随便进了一家歇脚,翻看身上带着的一本舒国治的文集,叫《流浪集》,书里写着:“这是我梦想的出行方式,可能这种方式看起来有点疯狂,有点和现在高速发展的社会背道而驰,但这真的是我很渴望的生活。没有钱,哪里逗留久了,哪里就是家。搭便车,吃捡来的食物。对着相互计算着的社会,也只是一个局外人。 ”喝完咖啡,我合上书,发呆了很久。

    出门索性坐了一辆电车,又坐了地铁,我渴望迷路,渴望每个出站口带给我的新奇感。可惜我始终没有迷路,首尔的交通线路看似错综复杂,却井井有条。

    我一直走一直走,累了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或者坐在闹市街头的花坛边,耳朵里传来听不懂的韩文和各种各样的语言,当然偶尔还能听到中文。说着中文的人在我身边肆无忌惮地讲着他的私事自以为无人能懂,我则像个隐形人一般享受着偷听的乐趣。

    傍晚下雨了,地铁站口和垃圾筒旁边随处可以看到伞,很多好心人会把不再需要的伞放在那里给更需要它们的人。我选了一把喜欢的,撑着它走在雨中。

    在首尔“流浪”的几天,我只能用各种夸张的表情和手舞足蹈来表达自己。

     “反正都是人类,总有办法沟通吧!”这样的鼓励令人兴奋。我仿佛变成一个新生儿,回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情景。

    在异国的街上,在慵懒的阳光里,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说真的我很少这样漫无目的过,在国内我总有做不完的事,并像还债一样整天送走旧任务接来新任务,无论做什么都带着明确的目的,这是否是现代人忙碌生活的普遍诟病呢?我们马不停蹄地一直工作,浪费太多生命去赚许多本以为需要其实却可能用不到的钱。究竟用青春换无尽的钱重要,还是多花些时间去感受世界重要呢?我们人生的目标究竟是要沿路寻找幸福,还是要用钱去购买幸福呢?

    夜晚的落山,因为临近中秋而空无一人,我独自登到山顶,在那里可以依稀遥望整个首尔。我开始想念起我在中国的韩国朋友Zaide,他说中秋对于韩国的意义就像春节对于中国。中秋的时候,所有离家在外的人都要回到老家去,回到亲人身边。

    在有一次临近中秋的绘画课上,平时很喜欢讲话的Zaide难得的寡言,我也问了一句很不合时宜的话:“中秋就要到了,你不回韩国吗?”

    他的笔突然停下来,整个人躲在画板后面默默哭了起来。

     “哎?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哭,我被这个场面吓到了,不知该做些什么。

    呜呜呜……呜呜呜……

    哭了好久,他才喃喃地说:“妈妈去世了……我没有妈妈了。没有妈妈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中年人哭得那么伤心,像一个绝望的小孩子。“不能去了,不能去了,不能去韩国,伤心的地方。大邱,我的家。不能去……”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能坐在他身旁,给他一点点陪伴。

    “请,你去,大邱……”

    “哎?”

    “请,你去,大邱,看,如果回,韩国,看……代替我,以后……”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说:如果以后你有机会去韩国的话,就替我回大邱看看吧。

    决定离开首尔那天下了罕见的暴雨,我猜火车站大屏幕里的新闻是在说台风来袭。中秋节的返乡潮让火车票早已售罄,在暴风雨的混乱中我只能踉跄地爬上一辆南下的长途车。车里坐满返乡的人,很多人手里提着年糕、点心之类的礼品盒。在车上才想起以前听Zaide说过一定不要在中秋前一天在韩国出行,因为这一天车站和路上会相当拥挤,但这就像一个咒语,我莫名其妙正好在中秋的前一天出行了。但那天也同时发现,Zaide一定没见识过中国的春运。

    暴雨依旧下个不停,高速公路上霓虹流离,车速缓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会在四个小时后穿越2/3个韩国,到达大邱。

    我有些倦,困意来袭,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而当我醒来时车依旧在公路上颠簸,但乌云早已散去。透过车窗,我能看见遥远的夜空中挂着一轮圆月,孤寂又明亮。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首尔街头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首尔的暴雨与Z的眼泪

好吃又便宜的街头小吃

最爱的甜甜圈。那个咖啡保温壶陪我走了许多地方,遗憾在多年后的一场演出中丢了。

韩国的星巴克有香蕉卖,价格大约6块一根。

夜晚的落山。

首尔车站

一张去大邱的车票

暴雨中的首尔

窗外的景色像一幅油画


待续,明天更新下一篇(虽然这篇文章貌似没什么人爱看,但还是会更新的……哈)


作者:王小洋(@王小熊猫)漫画人、民谣歌手、写作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