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翔的酒馆
钟翔的酒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114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d'Ardhuy:友人故地

(2012-12-06 00:46:28)
标签:

时尚

旅游

城堡

勃艮第

葡萄酒

次开车去博纳都会经过这里,一大片平整的葡萄园被低矮的石墙圈着,园中深处一座四四方方的建筑,墙上总是爬满了青藤绿叶,白色的玻璃窗就像从一座小山丘上开出,恍惚间竟有种回到玛歌村力士金堡的感觉。路旁这么一座孤零零的酒庄,在勃艮第也算是独一份了。不自觉便停在了大门口,进去看看么?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实早就该过来看看的,两位好友都在这里有过一堆辛酸史,做酿造实习的凉晨,如今正奋斗在波尔多男爵堡,估计是快返校了,做商务实习的陈微然正打着葡萄酒记者的身份忙着到处蹭酒。不知那两位见我身处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又会作何感想呢,嘴角微扬,通过大门,将车驶入了这片田。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Domaine d'Ardhuy,地处金丘的正中心,正好是夜丘与博纳丘交界线,有着地标式的作用,看到了这三公顷独独的 Clos des Langres 园和坐落其中的酒庄,我们便知道,进入或是离开夜丘了。据说,这三公顷的独占园还是克吕尼修道院的僧人于10世纪开始栽种的,虽未列级,可酒庄的人却因此将其视若明珠。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车场在酒庄后部,停好了车,便沿着白沙铺成的甬道,向酒庄正门走去。其实一直不太明白这墙上的青藤到底是什么植物,有着葡萄的叶形,一到秋天,赤橙黄绿混杂其间,煞是好看。我看很多酒庄都有种植,那些爬满酒堡外墙的藤叶,鲜活了冰冷冷的建筑。北京的波龙堡也是这样,印象中是满满的绿色。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着这满墙的枫藤,溜达到一扇侧门,透过玻璃往里瞅了一眼,似乎没有人,才记起原来已经是中午,工作人员可能吃饭去了。而且这次过来纯碎随性所至,都没有预约。怎么办呢,可能会吃个闭门羹,不由心中苦笑,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止一次了,先到前面看看吧。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是初次来,但与两位在此实习的友人调侃中,也多多少少了解了这座酒庄的人与事,算是“熟悉的陌生人”吧。葡萄园经理是位年轻人,从美国转了一圈,最终回到了生他长他的勃艮第。雨天的一次人工除草,他甩了甩 鞋上的泥,看着凉晨微笑:看吧,我也是酿酒师文凭,也在美国待过,回国就找这么一破工作!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响了门,应门的是Stéphane,我笑着叫出了他的名字,看着他温和略有迟疑的表情,我说我认识你们家微然,凉晨是我同学,今天偶然路过想要参观一下酒庄。没有了疑惑,大方让我进了屋,因为正在接待一对英国记者,所以把我交给了酒庄一位漂亮的女孩,便礼貌说了句参观愉快,我微笑着表示感谢。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孩叫Ingrid BLIN,勃艮第人,一直在做葡萄酒旅游,刚来酒庄不久,之前在勃艮第另一家著名的大酒商Faiveley工作。问他为什么选这个,她笑着和我说,爷爷奶奶有葡萄园,爸爸妈妈是酒农,男朋友也是酒商,不干这个还能做什么。我说你喜欢这个?她嗯了一声,坚定地点了下头,看着杯中旋转的酒,笑了。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台古老的木质绞盘式榨汁机,旁边一本小册子这样写着:“对于我来说,一杯勃艮第葡萄酒,是午后或是夕阳滴落的阳光,在那透明的灵魂中,我们能看见酒农们肥沃的土地。”说这话的人是酒庄的创建者Gabriel d'Ardhuy,1947年,他在这里遇见了未来的妻子Eliane,于是,爱情就这样在勃艮第的阳光下萌芽。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大的绞盘柱直直地架在品酒室半空,就像一根粗大的圆形横梁,葡萄酒被人精心地摆放在各自的酒柜位置上。聊了半天,要开始品酒了。因为凉晨当时实习的时候带了许多这里的酒回来,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便是那瓶Ladoix,涩的,苦不堪言,我说这酒是不是代表着你实习的感受,你搞这么多回来?他买了两箱。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于库存量太大,至此以后,凉总每次聚会必拿Ladoix,这震惊四座的酒,品酒的同时,还能不忘忆苦思甜。足足喝了几个月,这传说中酒才在第戎的酒桌上消失,一场风波才算平静。如今,又见这Ladoix,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但奇怪的是这支10年的酒竟然平和了许多,不禁让我怀疑凉总带来的是否与此相同。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把这小插曲与现场品酒的感受讲给了Ingrid听,她耸了耸肩,也颇为无奈。其实他们家的酒是很细腻优雅的,这次品了一系列的酒款,彻底改观了之前的印象。记得凉总为了挽回面子,提过来一支本庄Clos de Vougeot老酒,酒香飘逸,酒体浑厚,确为佳酿,这才平了民愤,息事宁人。现如今,酒是人非...

最后的勃艮第—Domaine <wbr>d'Ardhuy:友人故地


《最后的勃艮第》系列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