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翔的酒馆
钟翔的酒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114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2012-07-03 09:13:11)
标签:

杂谈

葡萄酒

勃艮第

时尚

旅游

温34,无风,二逼青年在勃艮第的葡萄园里晒了一天。也许是房间里闷得太久,曾经的生猛面对如此孱弱的阳光居然会有些气喘,流出的汗,很快在皮肤表层结晶,接着又被新出的汗稀释,在下流的过程中再次凝结,如此反复一天,突然有种久违的被虐感,一时间人影恍惚,时光交错,竟有些兴奋了...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了,他自言自语到。要知道一年前他还在玛歌的葡萄园里就只将T恤往头上一绑,顶着吉隆河上方的烈日,便可以在偌大无人的园子里走上一天,但今天,后备箱里被阳光加热的温水却成了唯一可以让他呼吸的东西。金丘,雨后的阳光似乎总是格外猛烈。看着园角旁的柱形石碑,总是会让他很安心,在这里呢,都在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渐适应了户外灼人的气浪脚底板略微发烫的土地,他开始变得享受起来,这不就是自己惦记了几个月的葡萄园么,因为一堆破考试而捂出的霉味儿,今天,就让它消失吧~!回到自然,让生活的浮躁随着汗液蒸发,虽然残留的盐渍会刺得你生疼,实实在在的存在感,脚踏实地的安心,总是这么熟悉。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2012年么,大家都不好过,至少前半年如此。没事被冰雹砸着,被暴雨冲着,被小雨淋着,被小阳光翻来覆去烤着,染个小病,打个小药,所幸,都还健在。伤病中偶有下去陪伴Henri Jayer的,但大部分都还坚强地活着,因为你们,至少是80后。白粉霜霉,也许会让你们伤痕累累,但是你们依然在,依然在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样的血统,不过为侧室而出,当旁人把所有的眼光都投向你们趾高气昂的兄弟Clos de Beze 和 Chambertin,可有人考虑过你们的感受?从一出世就在巨大的阴影下活着的旁系兄弟,哪怕你们,也已经有了数个世纪的呼吸。丑小鸭也有天鹅振翅的一天,何况本就是一脉相承的你们。不过既生瑜何生亮的嗟叹!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自觉就又来到了这里,自从2010年之后,每每有人想要看看勃艮第的葡萄园,他总是会把客人们带到这里。他对他们说,这是勃艮第最美的一片葡萄园。其实这里,是他爱上的第一片葡萄园。在这里留下的每一滴汗水,都让他无比自豪,一个工作日结束的傍晚,他爬上这里,对着夕阳西下,发誓要做最杰出的酿酒师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Thierry Brouin,对他来说亦师亦友,是这位风趣的酿酒师第一次告诉他风土的含义,也是他让他明白年份的不可抗拒,let the vintage be,那句话让他想了很久。用03年,06年,09年和10年的Lambrays招待了久未见面的他,最后一瓶93年连标签都看不清的flatière为他祝贺毕业,一切,依旧如此熟悉,都没变呢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过了老师,沿着特级葡萄园之路前往Musigny,其实这次探园之旅,只是为了寻找两片传说中的葡萄园。每次听到那一个个关于这两片园的传奇,他便心里痒痒的,不止一次想要过来寻找,但杂事让他最后总是不了了之。今天一定要找到,他心里这样笃定到。快到了呢,就快到了,脚下的油门不住踩得深了些...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她么?仔细看了看地图,又对了对那块不知为什么被抹掉名字的Josephe Drouhin的Musigny石碑,没错,就是它了!这块石碑守护下的,从半山的矮崖向左右延伸,对Clos de Vougeot有着无比视角的,正是Jancis Robinson的勃艮第初恋之酒,神之水滴第一使徒 —— 爱侣之园 Les Amoureuses~!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艮第的2012将会是艰难的一年,忽雨忽晴的天气让葡萄藤饱受霉菌的侵扰,博纳丘的状况似乎要好一些。霜霉病及白粉病的肆虐,让夜丘地区即使是声名赫赫的特级葡萄园也不得不披上波尔多液加上硫的双重保护外衣,这地标似的十字架后,留在叶面上的白色粉末,在阳光下,闻着,竟有些死亡的味道...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Richebourg往上,被一堆碎石所吸引,由小路绕上,上百吨的碎石块就那么突兀地堆在葡萄园中,生锈的暗红色铁丝从中穿出,看得出是被人细心捆绑过的。常年的日晒雨淋,灰色的石堆上除了零零散散杂草,还长出了红色的苔藓与蕨类。是谁在这么宝贵的土地上堆放了如此之多的碎石?难道是他?!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在碎石堆上,顺势而望,里奇堡的标牌依稀可见。脑中遂浮现起那个传说:夕阳西下,荒了许久葡萄园里,一个人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突然他转身跑开,紧接着轰的一声,电光火石,泥土和着烟尘,灰头土脸的老头咧着嘴。为了栽种新藤,他在这片葡萄园里炸了四百次。这是Cros Parantoux,他是勃艮第的葡萄酒教皇 —— 亨利贾叶

最后的勃艮第: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最后的勃艮第》系列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