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翔的酒馆
钟翔的酒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953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2012-09-26 06:01:47)
标签:

时尚

葡萄酒

勃艮第

采收

城堡

9月17日

    天是最后的准备工作,发酵罐及澄清罐的准备,筛选传送带各部位的安装及调试,从外面租来了额外的三台叉车,加上原本的三台,共准备了6台。清洗4台气囊榨汁机,钻进内部,水在高压下凝聚成束,击打在腔壁上,散出的水雾,敷在裸露的皮肤,甚是清凉,脑袋放空,独自想象着气囊鼓起的样子...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Christophe把这玩意推出来的时候,我开心地跳了起来,没想到Girardin也这么潮,水泥蛋形发酵罐,这东西上次看到还是在玛歌村。禁不住用手抚于其上,冰凉且粗糙,时过境迁,一年之后居然会在传统的勃艮第再次邂逅。有些东西,生来就是卓尔不凡的,一眼,便再也忘不掉,这只蛋便是如此。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博纳租了3台拖拉机,6台卡车,其中两台是我开回来的,车况非常的好,几乎都是全新的。本想试试拖拉机,不过看着驾驶室里面操纵杆,眼晕得不行。在清洗完所有的拖斗后,轰鸣了一天的设备,晾晒在夕阳下,顿时安静了下来,一切都准备就绪。Eric与Christophe笑着互道好运,我们明天开始采收~!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18日

是Vincent,酒窖里经验丰富的工人,四层的桶墙,一列有一百只,他一个人一天能给一千一百只木桶添液,时间还绰绰有余。和Christophe聊天,说是能在这里留下的,都是爷们儿。我记得我们的实习老师在谈起这里的时候,总是说,在Vincent Girardin实习过的,出来总是轻易能找到不错的工作。此言非虚。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了节省有限的空间,我们像垒积木一样,码放或大或小的木桶,如果不是这样,情况肯定糟透了,因为我们的木桶实在太多了。虽然如此,酒窖里的长期工作人员只有三人:Christophe,Vincent,Jeremie。Christophe自不用说,大家已经很熟悉,酒庄的酒窖主管。Vincent刚才介绍过,硬汉。Jeremie之后再详述。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入酒庄的实验室,还是为了找张桌子。实验室隐藏得很深,在一号发酵间的角落二层,非常的安静整洁,设施齐备,试剂充足,能满足酒庄大部分测样所需。一般酒庄的测样工作,都由实习生负责,如果不具备实验室,或是缺乏仪器,则会有专门的实验室提供测样及咨询服务,而这,就是酿酒师顾问的工作了。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是今天的第一批葡萄,Meursault Charmes一级园,完全没有染菌,非常健康,筛都没筛,直接就送进榨汁机了。采收开始得非常晚,最后一车葡萄送入榨汁机中已经晚上8点了。为了庆祝第一天顺利结束,酒庄总经理兼技术总监Eric Germain开了一瓶09年Meursault Les Perrières,一瓶06年Charmes Chambertin。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19日

上5点起床,外面漆黑一片。5点50就和Christophe一起赶到了酒庄。作为技术主管,他每天总是得第一个到,开门,取消警报,最后一个走,设置警报。一刻钟后,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酒庄总经理兼技术总监Eric给大家开了个小会,进行了详细分工。我的一天是从酒窖硫熏开始的,8点前完成,预备好所需木桶。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点半,第一批葡萄采收完成,称重后开始筛选,今天收的是Volnay Santenots一级园。收来的黑皮诺,果实健康,最后几日的烈日去除了霉菌的侵染,但是能看到很多干瘪的颗粒,以及之前冰雹砸过的痕迹,今年的勃艮第,葡萄真的来之不易。用嘴尝了尝,成熟度中等,这边并没有等得过熟,还是担心糟糕的天气。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的任务是将昨夜静置澄清的葡萄汁装入早上备好的木桶中。从500升的开始,主要是马贡的Pouilly Fusée。小桶内的是Meursault及Puligny-Montrachet的一级及特级园。把装满酒液的管道拉到四层高的移动梯架上装桶,说实话,除了勇气就是体力。听说以前曾经发生过没码好的空桶架如同多米诺骨牌般倒下,于是格外小心。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Girardin的采收有个很有趣的传统,今天采什么,晚上老大Eric就开什么,比如今天我们收了Volnay Santenots一级园以及Batard Montrachet特级园,晚上结束工作后,一瓶10年Santenots一瓶,一瓶07年BM就摆在了桌上。吃得实在丰盛,从早管到晚,连下午桌上都放着巧克力,好酒好菜慰劳忙了一天的团队。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20日

旧是5点,连滚带爬地起床。今天以黑皮诺为主,主要是Chassagne,Volnay,Meursault和Pommard这几个村子。因为霉菌,今年勃艮第减产很厉害,这绝对是个坏消息,但好消息便是所有的酿酒人便会因此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葡萄,认真酿酒。从几个村庄采收的葡萄来看,Pommard的情况最为糟糕,其他村子较好。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Christophe小心翼翼地对待精挑细选的葡萄颗粒,采用传统的倾倒进罐,减少泵操作。聊到酒庄的工艺,其实真没什么特别的,采用的经典的传统工艺,比起波尔多那边,这边让酒不一样的只是风土。他说,在勃艮第有句老话,我们不把自己叫酿酒师,也不叫酒农,我们是酒的追随者,从葡萄园一直跟到装瓶罢了...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一丝不苟地像熨衣服般将浮起的酒帽抚平,动作轻得像怕打扰睡觉的孩子,并不是压酒帽,只是为了浸润加入二氧化硫的酒液,接下来这罐酒将在低温下进行冷浸渍,为了黑皮诺能有那晶莹剔透的宝石红。伴着夕阳的余晖与冷月,今天的结束酒是Meursault Les Cras和Puligny Montrachet Les Combettes。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21日

天采收Cordon特级红与白,葡萄质量非常好,可预见的好酒。酒窖里继续往木桶里填装澄清好的一级与特级园的白葡萄汁,有两个桶居然提前发酵了,耳朵凑近桶口,有着可乐般噼里啪啦的气泡破裂声。填装了大概10吨的马贡白,葡萄汁进入新桶,推出的空气让一米之内都充满着淡淡的怡人熏烤气息...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是顺利的一天,但是各片园的产量都不高,有的甚至连去年的一半都不到,今年的葡萄真是太珍贵了,除了自己家的,买都买不到。晚上的小聚会,开了4瓶酒,两白两红,Montrachet Caillret 2009,Cordon Charlemagne 2008,Santenay Gravière 2007,Clos des Vougeot 2009。严重缺觉,需要好好休息了。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22日

天主要采收霞多丽:Pouilly-Fuissé,Meursault及Puligny-Montrachet的一级田。因为没有黑皮诺,被发配到了田里剪葡萄,酿了那么多季酒,这是第二次剪,加起来不过两天。着红色雨衣的是酒庄负责人Eric,亲自带队,采收团队几乎都是阿拉伯人,很懒,抱怨很多,比起我们中国工人差很多,老大有点不爽。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对于其他的葡萄园,Pouilly-Fuisée采收回来的葡萄近乎完美,健康及成熟度都完全达标,相信今年的这款白酒会非常出色。白酒酿造没有红酒那么复杂,榨完汁就直接发酵了。但是想要酿造杰出的白酒其实比红酒要难,就像我们哈林大哥的蛋炒饭,最简单也最困难。图最下方帅男是Jérémie,一人管四台榨汁机。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田里回来一身都是泥,雨中采收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老天爷要给你点颜色看看,当然得接着。所幸午餐很合胃口,炖得很烂的牛舌,非常的肥美。晚上的酒很精彩:Puligny-Montrachet Les Pucelles(处女园) 2008,纯粹细腻的口感,唇齿留香;Clos de Bèze 2007,虽是顶级园,却不如处女园那么令人难忘。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23日

晨,雾仍在,Puligny Montrachet村正侵润在一片朦胧中,活脱脱一副中国水墨风。采收Les Folatières,相比于昨天的泥泞不堪,今天着实好了许多。这片田不知道能不能算Puligny最大的一片一级葡萄园,很多勃艮第酒农都有,也正是因为显得如此声名赫赫。看着田里的葡萄真看不出个所以然,其貌不扬的。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午伙食依然精彩,烤鸭胸肉,加上Bâtard-Montrachet 08和Corton Renardes 07,感慨为何如此丰盛呢,不过是顿工作餐。恍然间才记起今天是周日,大家打趣说,天主的日子自然是特级葡萄园之日,所以今天霸气的只喝特级葡萄园。此消息一出,采收葡萄所带来的肌肉酸痛顿时缓和下来,无神论的我第一次感恩。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个酿造季总会弄点小意外,虽然不严重,但却着实让人懊恼。在Lambrays把脚崴了,一瘸一拐地做完了整个采收季;在Lascombes被抽梗管打到脸,差点破相,虽然本来也不咋地;今天在Girardin,二逼一样在Saint-Aubin的葡萄园里剪到手;只能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友情提醒,酿酒很危险,入行须谨慎...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就是Saint-Aubin的葡萄园了,迂回婉转的山谷,碎石遍地,匍匐其上的葡萄园,看的人心旷神怡。不过走在这些石子上可苦了采收的工人,虽然很讨厌这些阿拉伯工人们不停抱怨,但说实话自己干得也是要死要活的,和肌肉力量没关系,这活儿太伤腰了,所以对他们的抱怨也多少有了些理解,都不容易。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然挂了彩,但是很高兴晚上大家吃烧烤,采收期的周末在Girardin是特级葡萄园烧烤日。刚刚买下酒庄的Jean Pierre NIE先生也来到酒庄和大家一起共庆采收期第一周的圆满。在Eric亲自给所有同事斟上Montrachet时,NIE先生引用了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的话:朋友们,这可是必须要屈膝脱帽的葡萄酒啊~!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9月25日

夜睡了不到4个小时,户外被阵雨来回折腾着,晚上回来后往嘴里胡乱塞了些食物就睡着了。这些照片是昨天下午在Savigny le Beaune的葡萄园采收的场景。登高望远,视野广阔,微风中伴着雨后泥土的清新,神清气爽,也减少了许多采收的疲劳感。悲催的是同一只手再次受伤,被钢耙砸到拇指,淤肿放血处理[汗]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Vincent Girardin今年所有的采收工作已于今天结束,第一次7点钟就下班了。不用在泥地里挣扎,酒窖里的填桶工作算是对身体肌肉的放松了。看着一旁的Vincent正用铅垂与细线将桶排微调摆正,那种认真的态度,让我忍不住按下了快门。看着我咧嘴一乐,又继续工作了,显然他对于我的镜头已经习惯了。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后的采收,也是最后的午餐,依然是好酒好肉,Charmes-Chambertin 2006,加烤猪排,不用再去田里,这餐吃得十分放松。大家互相调侃着工作中发生的插曲,聊得不亦乐乎。今晨8点40,Christophe质疑Jérémie榨汁机只洗了两台,怕来不及,J双手抱胸,一脸不屑地看着C:怎样?我能管理时间!众皆捧腹。

最后的勃艮第:2012艰难的采收季


《最后的勃艮第》系列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