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历史刘老师V
历史刘老师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33,307
  • 关注人气:5,7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聊斋中因少妇失口引发的血案

(2014-08-01 11:46:25)
标签:

聊斋志异

刘宴斌

蒲松龄

杂谈

分类: 聊斋那些事儿
                     聊斋中因少妇失口引发的血案
                            文\刘宴斌
 

  蒲松龄先生所居住的淄川蒲家庄,附近有个村庄名叫西崖村。西崖村有位姓贾的村民,一天傍晚不幸被人给杀死在了村外的道路上,场面极其的残忍。更加悲惨的是,在第二天清晨,该男子的妻子又被发现在自己家中上吊自杀身亡。

 

  一夜之间,西崖村的贾家丧失了两条人命。

 

  由于案情重大,在接到报案后,当地的县太爷费大人便亲临现场进行勘察。很快,费大人便从现场勘察的结果中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认为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抢劫杀人案,很有可能是一起蓄意谋杀案,或是仇杀,或是情杀。

 

  当然,费大人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是,他发现死者贾某随身所随携带的钱财,还依旧完好无损地放在他的包裹中,根本就没有人翻动过的痕迹。

 

  于是,费大人便把周围几个村子负责维护治安的地保给叫到了县衙,准备了解一下当地近来的治安情况。但是,经过一番细致的询问,却并没有从几个地保口中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在之后的半年中,虽然费大人费了好多心思,多方进行留意,但依旧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为此,贾某的弟弟还曾大闹过公堂,让费大人很是无奈。

 

  然而,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久之后的一次意外事件,却让案件的进程发生了转机,让这件无头公案显露出了一丝的端倪。

 

  一天,县衙派差役抓来了几个经常偷税漏税的奸猾之人。三人中有一个名叫周成的人,因为害怕坐大牢,便声称自己已经把钱财都给准备好了,并且当即就从自己的腰间解下来了一个钱袋交了上来。

 

  然而,当费大人看到这个钱袋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它非常的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忽然,他想了起来,这个钱袋与之前被杀死在西崖村村外的贾某的钱袋,是一摸一样的。两个钱袋都是手工缝制而成,而市面上又没有出现与之相同的钱袋。

 

  所以,这个名叫周成的人,便有了非常大的作案嫌疑。

 

  为了保险起见,费大人决定对此案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审问。所以,他先询问周某的家住何处,离西崖村有几里。周成回答,自己的村子离西崖村仅有五六里地。

 

  接着,费大人又询问他,之前西崖村被杀害的贾某和他有什么关系。周成表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贾某。

 

  听到周成的回答,费大人当即就怒了,你和贾某无亲无故,但却手中持有和贾某一样的钱袋,此人肯定与贾某被杀一案有着密切的关系。

 

  于是,一顿板子下去,周成招架不住了,便把所有的事情都如实地招了出来。

 

  原来,贾某之妻王氏是个非常喜欢招摇、显摆的女人,每次在回娘家的时候,总会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犹如刚过门的新媳妇一般,很是引人注目。

 

  然而,由于贾家并不算太富裕,买不起上好的金钗、银钗。所以,每次王氏在回娘家之前,都会让自己的丈夫贾某到别人家去借。而贾某又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男人,怎么着也不肯去借。

 

  于是,虚荣心极强的王氏便自己去借。同时,为了对丈夫进行隐瞒,每次王氏都是偷偷去、偷偷来。

 

  但是,意外很快便发生了。在王氏从娘家回来的路上,为了怕歹人出现,王氏便把金钗、银钗等一应金银首饰收放在了自己的钱袋之中,然后又放到了自己的衣袖之中。

 

  然而,当她回到家中准备取出来的时候,一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钱袋竟然不见了!

 

  这一发现对于王氏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瞬间便把她给击倒在地。因为,钱袋的丢失,也就意味着自己从别人家中借来的那些金银首饰也一并丢失了。

 

  这下可好,一来那些金银首饰极其的昂贵,自己根本就无力偿还;二来自己丈夫对此事压根就不知情,他要是知道的话,一定饶恕不了自己。

 

  所以,此时的王氏变得非常的懊恼和后悔。

 

  然而,就在王氏为丢失钱袋而极其痛苦的时候,她的钱袋却被另外一人给发现并捡了起来。

 

  当然,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名叫周成的人。说来也巧,周成恰恰又认识这个钱袋,知道这是贾某之妻王氏所丢的。

 

  周成早就亲眼目睹过王氏的风姿,但一直以来都是有贼心没贼胆,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但是现在,他认为情况不一样了,因为自己捡到了这个装满了昂贵的金银首饰的钱袋,如果自己把这个钱袋交还给王氏,王氏怎么着也得满足自己一回。

 

  于是,在打定主意后,他便特意找了一个贾某不在家的晚上,翻墙进入了他们的家中。正好此时又是无比炎热的夏季,王氏竟然一个人开着窗户睡觉。

 

  于是,周成便趁虚而入,急不可耐地要做成那种好事儿。然而,由于他的动作幅度过大,很快就将熟睡中的王氏给弄醒了。

 

  王氏猛然发现有人要对自己欲行不轨之事,当即就扯着嗓门大喊了起来。情急之下,周成急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又连忙把那些金银首饰从自己捡到的那个钱袋中给倒了出来。

 

  为了要回那些首饰,无奈之下,王氏只好忍辱了一次。

 

  之后,王氏劝他今后就不要来了,因为她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男人。一旦让他知道了这种事情,他们两人肯定都会活不成。

 

  但是,周某不仅没有听从王氏的话,反而对王氏的这句话感到非常的气愤。因为就凭他捡来的这些金银首饰,如果要去花街柳巷玩乐的话,去个四五次也是绰绰有余的。而王氏却打算让自己一夜就此了事,他感觉非常的不划算。

 

  然而,王氏接下来的一句话,不仅改变了自己丈夫的命运,而且也改变了自己和周某的命运。因为她告诉周成,自己并不是不喜欢和他在一起,而是现在还不合适,因为名不正言不顺;而且自己丈夫贾某有病在身,估计也活不了几年。如果周成真的对自己有心的话,那就再等自己几年,等自己丈夫死去后再改嫁给他。

 

  这原本只是王氏的权宜之计,就是来进行拖延的。但没成想到,周成却当成了真。

 

  说了也巧,周成又是一个天性非常急躁的人,根本就等待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更何况,如果贾某十年八年不死的话,自己岂不是还要等她十年八年不成。再说了,到时候她已经成了半老徐娘,自己想不想要还是一回事儿。

 

  同时,王氏的那句话也给了周成一个提示——王氏也想跟他,只是限于现在她是个有夫之妇。换句话说——那就是只有贾某离开人世,王氏就会改嫁给自己。

 

  于是,一个罪恶的想法便在周成的脑海中油然而生。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贾某便被周成刺杀于村外的草丛中。

 

  当天夜里,周成便来到了贾某家中,并且把自己已经杀害贾某的情况告诉给了王氏。此时,他只要王氏实现当初她对自己说出的那个许诺——自己丈夫死后改嫁给自己。

 

  在听到自己丈夫的死讯后,王氏当场就被吓呆了,紧接着又不顾一切地放开嗓子嚎哭了起来。周成由于害怕惊动邻居来此,所以就在恐慌中逃离了此地。

 

  天明后,人们就在贾某的内室中发现了已经没有气息的王氏。

 

  至此,案情真相大白。费大人仅凭一个钱袋这样一个细微环节,便破得此杀人大案,一时间赢得了百姓们的一致赞誉。

 

  参考文献:《聊斋志异·折狱》

   文史可以写的好看:1)荒唐国君朝堂上玩弄寡妇内衣

                    2)敢在外国使者面前讲荤段子的秦国太后

                    3)史上唯一掉进厕所而死的国君是谁? 

                    4)春秋时期诡异的鬼魂杀人事件        

                    5)古代法官因接受性贿赂而被当庭打死

                    6)因不想当官而躲进冰窖冬眠的楚国奇人

                    7)一场由特异功能引发的宫廷血案

                    8)魔幻聊斋之虱子咬死的懒汉

                    9)史上唯一一位把母亲埋葬在宫中的平民 

                   10)揭秘:因调戏小姨子而被俘的国君

                   11)春秋时期被老寡妇赶走的国君

                   12)因洁癖而意外死亡的诸侯君主

                   13)西施曾为越国带来丰厚的收益

                   14)吴王阖闾为爱女陪葬坑杀万余人

                   15)因为一棵桑树而引发的战争

                   16)孔子周游列国源起一场美人计

                   17)聊斋趣事之甘戴绿帽子的邮差

                   18)聊斋原著中是如何写人妖的?

                   19)聊斋趣事之低智商官员

                   20)魔幻聊斋之阉割父亲的富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