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婉约云儿
婉约云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99,316
  • 关注人气:57,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兵日记 (一)入伍前夕离别情

(2011-04-27 06:15:33)
标签:

原创

女兵日记

婉约云儿

金子

闺蜜

分类: 原创小说:女兵日记

女兵日记 (一)

 女兵日记 <wbr>(一)入伍前夕离别情



    闺蜜,是每个女生不能错过的人,她被我经常亲切的喊为金(靳)子,其实是一个从小就互住在对方家里的闺中伴(侣),不过我们不是水晶。现在的她已经如愿成为美国公民,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因为那是她的理想。而我也在为梦想打拼,从梦想当作家到想当舞蹈家,之后再次回归最初的理想,做一名笔耕的码字人。

    

    某年的十一月十一日这天早早醒来就无法入睡了,有点小善感的我总是有些许忧郁,喜聚不喜散,总觉得林妹妹说的对,如果聚会后会更孤单,宁肯不要聚了,因为分别的时刻很难熬。生活中往往是这样,越是到分别时刻,就感到家和家人是如此的亲切。看到闺蜜在身边熟睡的样子,真的很不忍心惊动她,但是军旅的号角似乎已经在耳边响起了,那位15岁就进入军营的父亲做梦也没有想到,从小最爱哭泣的小女儿要当兵走了,插上了军绿色的翅膀,她要去远方飞翔。

 

    最后一次看我的双人床,床旁边的一侧都是我喜欢的舞蹈画册以及我喜欢的影星的画报,军人是不需要这些花花世界的,即便是裙子我也都割舍的下。平时总对我严厉的妈妈也围着我和金子开着玩笑,一切都是祥和的,让我这种无忧故作愁的小女生有点找不到感觉了,忘记说了,我可一直是喜欢沉浸在感伤世界的小女子。

 

    要离别了,说好的朋友的车子没有来,而不该来的短信却来了,是一番情深意切的温柔语,却是一个老兵的虚伪套词,起码我当时是这样鄙视他的,一个叫维森的家伙。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的责备过分了,因为军人不喜欢送别,所以老兵没有来送我。

 

    但是亲人不同,我的妈妈却执意要送我,其实妈妈是最不喜欢这样场面的女人。因为她当初和爸爸结婚就在部队,而且极其简单,因为爸爸当时的级别不能随军,所以一直是两地分居。我和哥哥都是妈妈一手带大的,为了将孩子和事业兼顾,妈妈吃很多苦,所以现在送我走的心情一定是更为不舍的无奈,她或许在想为什么自己家里会多出一个如此热爱军营的女儿呢?难道和老公6年两地分居还不够吗?我拗不过妈妈,所以让她送我了。

 

    我们三个走出了家门,就遇到了小学同学,她是拥有一份特殊人生的人,因为打小我们就一起嬉戏玩耍很是要好,儿童时期一起洗澡都知道她是百分百的女生,但是初中则有人说她已经是他了,所以疏远了一些。但是我始终不敢于触及他的伤心事,我希望不是真的,我希望他和我有一样正常的人生,但是实际上是我自欺欺人,他的确有不平凡的人生,但是却依旧坚强。从芳变成锋的他也要执意送我,于是一行人开始步出法院大院的大门。

 

    大门口了,我希望妈妈回去,临别之际我只说了一声:“妈,我走了!”就赶紧迈开步子向往走,不敢再回头。金子在这个时候忽然说:“我怎么感觉今天并不是送你离开的呢?也不像送你去那遥远的地方似的?”而我也点了点头,因为我也真的没有分别的离情别意。

 

    但是当我们打上车准备上车的时候,只见妈妈急匆匆的从大院中跑了出来,我以为她后悔了,要拉我回去,但是她却突然往我手里塞给我一团钱就默默的看着我,不再多说话了,她的眼睛已经红红的了,一时间离别的感觉来了,心感觉了痛,再次和妈妈说不要她到车站,就急切的上车走了,车窗外妈妈的影子在倒车镜中模糊了,是我晶莹的泪水让一切模糊了。

 

    后排座位的三个少女都流泪了,我勉强笑着说眼睛发汗的感觉真好。随后不久,女生的母性情结爆棚了,她们一个个都像婆婆似的叮嘱我,要打电话要写信,让我打翻了很多滋味的瓶子。

 

     抵达了火车战,首先遇到的是因为我也成为军人的另外一个闺蜜吴甜,她的哥哥是个摄影爱好者,为我们一行七人留下了特殊的合影。金子站在中间但是很孤单,因为她是唯一特殊的黑色风衣,俊俏但是却也羡慕我们另外一些人的统一着装,后面的哥哥为我们放大成为黑白色记忆,几个姐妹的过去被定格为黑白色回忆中,彩色则在各自的心理。

 

    在这个特殊的时候我的舞蹈老师兼我们演出队的队长来了,他瘦高的身材依旧,长长的脸长长的眼睛,一切都好像被拉长了似的,只是今天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对他投过去喜悦的一抹眼神,因为没有他,我或许不会成为文艺特招兵,他在我这里有很多个角色,兄长、老师、伯乐等等等等。在分别的时候我们握手了,只是只有我知道这次他握手的力量大了很多,而我能给与的就是一眸深深的凝视,或许因为他也曾是军人的缘故,他处事总是很果断和自我,这一点和我这个军人的后代很相似。

 

    因为我们要听领队指引和简单的训话,所以进入车厢内却一直找不到我的爸爸和我的金子,后面听到声音才看到了两位可亲的人。可是到这个时候却没有了任何语言。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拉着金子的手让泪水任意的流淌着,看着她的泪水不断滑落,听到她已经泣不成声了。再望向15岁就从军的爸爸,他的眼圈红了,也有晶莹的感觉,但是他没让它们落下来,那是生平中唯一一次看到爸爸那样,唯一的一次。

 

    远处的老师在微笑着,或许是哭泣的样子让他又一次嘲笑我了,记得在他面前曾经无数次的哭泣过,因为排练,因为练功,还因为很多不值得哭泣的事情,因为我一直是个爱哭的女生。列车在这个时候开动了,泪水伴随着一起流动的水珠,老师高大消瘦的影子远去,连同爸爸和金子的影子一起消失了。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每个人的嘴巴都被封住了似的,相视无语。但是男兵们却不管这些,几个小时的行程,他们就开始大吃二喝,还打起了扑克。几个小时行程,逐渐消散了离情别绪,梦中绿色的军营却越来越近了,那是怎么样的一片土地呢?记得小时候看到爸爸早前部队的军装,和军绿色的小包很是喜欢,没想到15年之后我正在向那片绿色走近,一切都是绿色的,充满了希望。

 

女兵日记 (二)

 

更多精彩返回首页    写在《女兵日记》之

我在玩新浪微博和我一起看球神侃请进入:  http://t.sina.com.cn/wanyueyune   点击阅读  

 

 

女兵日记 (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