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615,641
  • 关注人气:234,7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惊心动魄的地产暗战

(2007-11-29 02:06:00)
标签:

生活记录

房地产

拍卖

投标

土地

分类: 故事
    本文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某城市有一块地要做房地产开发,面积10万平米。政府部门按照规定,开始招标拍卖。参加竞标的一共有五家企业:一家是国有大型企业A;一家是私营房地产企业B;一家是私营房地产企业C;一家是原高科技企业D,准备进军房地产,暂且叫它“高科”;还有一家是志在必得的新兴私营企业E,姑且叫它“必得”。
    “必得”虽然是房地产界的新秀,但是,为了一个开门红,必得已经作好了充分准备。投标书的截止时间是9月1日下午5点。必得在4点50分递进了自己的标书。必得通过内线关系,已经得知另外三家A、B、C的标底,还有一家“高科D”在最后时刻放弃了。高科对外解释说,第一次参与房地产,还是慎重一点,如此黄金地段,投资数额这么大,风险太大,他们现在还缺乏经验。
    大屏幕上,有几家参与竞标,显示得非常清楚。大屏幕此刻不显示另外几家的投标数字,然而,必得早就知道,等到最后时刻,无非是想保险一点,最后通过柜台工作人员再证实一下。4点55分,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必得老板胸有成竹,带着手下离开了投标现场。
    必得老板心里有一本帐,另外三家的标书都是每平米1000元以下,必得在最后时刻投进的标书是整数1000元。9月2日早上10点揭标,必得的价位最高,总价1亿。9月2日下午2点竞拍,一锤定音。
    必得老板之所以充满信心,是有原因的。那家国有大型房地产企业A的老总,已经沟通好了,必得通过自己在市政府的重要关系,已经打了招呼,它明天不会参与举牌。那家私营企业B,必得软硬兼施,将其劝退了,明天也不会参与举牌。至于企业C,表面上与必得没有关系,实际上渊源很深。为了配合竞拍的过场,9月2日竞拍的时候,C会举一次牌。按照规定,每次举牌一个台阶是50元,也就是说,整块地举一次牌就是500万。必得在C举一次后,再举一次,以每平米1100元的价格拿下这块地。既给了政府面子,又实现了必得的计划。必得老板相信,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之中,这块地已经是瓮中之鳖,只等明天下午手到擒来。表面上的总价是1亿1千万,背后的红包就不说了。
    9月2日上午揭标的时候,必得老板突然惊呆了。那家原先放风说放弃、不参与竞标的高科突然出现了!高科的标书是每平米1100元!必得老板一查,这份标书居然是9月1日下午4点59分投进的。也就是说,昨天下午必得老板离开现场后的5分钟之内,有人做了手脚!
    谁会做这个手脚?谁有能力做这个手脚?必得老板脑子飞快:只有收标书柜台的具体工作人员!这是一个30多岁的女性。必得老板通过内线提前知道其他几家竞标企业的标书数额,虽然有某官员撑腰,但还要过这名女工作人员的手,必得老板事先给了她5万元。必得老板立即给她打电话,她居然不接电话!连打几个都不接。必得老板的初步判断得到证实,他认为,女工作人员至少收了高科50万元的红包,才敢这么干。因为,她明知道必得与某官员的关系,还要这么干,只能说明她打算大捞一票后,就不干了,要走人了。怎么收拾她,以后再说。必得老板现在必须面对突然出现的高科。
    高科到底想干什么?有两种可能。第一,高科也想拿下这块地,准备与必得血拼。如此一来,必得1亿1千万的如意算盘,不知要超出多少。如果必得最终放弃,前期所有的红包白白浪费不说,必得所有的开发计划和未来3年规划安排都成为废纸,这是必得不愿看到的。第二,高科只想捣乱。它知道必得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块地,因此,必得举一次牌,就要多付500万。高科再举一次牌,必得再举一次,一个回合下来,又要多付1000万。为了不让高科举牌,必得肯定愿意私下给它几百万,暗地里私了。高科究竟是什么意图呢?从上午10点揭标,到下午2点竞拍,只有4个小时的时间。
    必得老板立即动用自己在全市的各种高层、中层、低层关系,查清高科的底细。查清之后,必得老板发现,自己的可靠关系网中,没有与之熟悉的。此时已是中午12点。必得老板浑身冒汗,好在还算镇定。继续查高科的股份构成,发现高科的最大股东是本市开发区的一家企业F,而F企业老板的底细必得老板很清楚,高科大股东F的老板是个瘾君子。如何利用这个细节?此时已经是12点40分。
    必得老板给市公安局长打了一个电话,明确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1点整在某茶楼见面。公安局长知道必得的来头,1点整准时赶到。必得老板先递过一个手提纸袋,然后把事情简单说了。局长捏了一下手提纸袋,随即拨通了高科老板和高科大股东的电话,要求他们俩10分钟之内赶到茶楼。15分钟后,两人先后赶到。局长先说话:你吸毒的事情我很清楚,赶紧自己戒了,不要等我逼你戒。局长喝一口茶,拍着必得老板对高科老板说,这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今天下午那块地竞拍的事情,他要和你们谈一下。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好好谈。局长拿着手提纸袋走了,他甚至没有看一眼,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简单寒暄过后,高科老板说:都怪你自己搞得太神秘,我哪知道你同某某还有局长的关系,早知道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必得老板说:你给了那个女的多少?高科老板说:100万。必得老板说:明天到我公司来一趟,给你开张200万的支票,不能让你白白损失了。
    下午1点45分,必得老板和高科老板一起离开茶楼,2点准时来到竞拍现场。必得老板举了一次牌,每平米1150元,总价1亿1千5百万。高科没有跟着举牌,一锤定音。
    竞拍结束后,必得老板的助手悄悄对老板说:高科真的给了那个女的100万?你就不怕他撒谎?必得老板说:撒谎又怎样?他如果举一次牌,我就要多付1000万,你算算?必得老板接着说:开盘的时候,把价位调整一下。

 

 

相关文章:

我见过的小产权房

小产权房与画家村

为年轻房奴算一笔帐

土地价格应该倒算

房地产市场里的政府角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最残酷的自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最残酷的自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