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24 11:02)
标签:

水潽蛋

水波蛋

分类: ---工笔.上海


江南的老习俗,毛脚女婿第一趟上门,未来的丈母娘要烧一碗水潽蛋来招待。
上海话中的“毛脚女婿”,是指女儿的正式男友,虽未转正,但起码关系已经“敲定”。毛脚女婿第一趟上门,对于上海人来讲,是件很隆重的事情,必须挑个黄道吉日,拎上大包小包,礼要重,既是给女方家长的面子,更是做给左邻右舍看的。
毛脚进门落座,首先要吃一碗“水潽鸡蛋”。这个习俗,还是先生婚后告诉我的,并愤愤不平地控诉:当年我姆妈没有烧给他吃水潽蛋,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心里忐忑了很久。因为出门前被他外婆关照,丈母娘烧两个水潽蛋表示客气,四个水潽蛋表示满意,六个水潽蛋表示极其满意。结果,他一个水潽蛋都没有吃到!玻璃心碎了一地。
后来,我问到姆妈,晓不晓得这个习俗。我姆妈回答:晓得的,但这是老早的习惯吧!现在啥人还喜欢吃水潽蛋!你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以我多年来“吃”和“做”的经验,美味的慕斯蛋糕和提拉米苏,一定是杯装的。
《美味情缘》中,男主角掏出一个便当盒,装着提拉米苏。凯瑟琳.泽塔琼斯演的女主角表示:我不爱吃甜品哦! 尝尝,尝尝吧!然后两个人一起分享了十几人份的提拉米苏。
对于甜品店五光十色的美丽点心,我一般也都会拒绝:我不爱吃甜品哦! 我爱的慕斯蛋糕和提拉米苏是“站不起来”的,那种柔滑只能存在于男主角貌不惊人的便当盒里,需要一勺一勺地去挖掘。那些“站得起来”的,切割有型的甜点,一定用了太多的明胶固型,到了口中,弹性过度 - 绝对不是我要的提拉米苏。哎,打个比方吧,我要的是扬州狮子头,别给我上一盘脆溜溜的贡丸!
当电影里的男主角掏出便当盒时,我想冲上前去跟他说:大哥,你是我的知音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大冷天的,我们喝一口热温热的小酒。
黄酒、米酒都是最古老的酿造酒,发酵后只经过滤,杂质较多。饮用之前先温热片刻,酒里残留的甲醇、乙醛之类的有害物质能挥发掉些,不伤脾胃,入口绵软。日本的清酒,也是如此。
红酒也可热饮,加入香料煮过,圣诞节最具代表的饮品Gluhwein
觉得不够热闹,那就再上点热饮的鸡尾酒Hot Toddy,通常包括几个要素:
1. 基酒:威士忌、朗姆酒、白兰地、龙舌兰酒。
2. 热饮:热水、热咖啡、热牛奶、热可可、热茶。
3. 甜味剂:糖、糖浆、蜂蜜。
4. 香料:水果、香料。
比如,在爱尔兰威士忌中加入咖啡,顶上加一层奶油,便是爱尔兰咖啡。爱尔兰咖啡是一款著名的Hot Toddy,“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0-28 03:47)

自家菜地里新挖的萝卜,洗净了泥,便露出杨花般鲜妍的皮色,连着萝卜缨,大小如乒乓球,却是轻灵而娉婷的模样,生吃脆嫩,凉拌又极好看。
江南虽有杨花萝卜,却很少有人见过杨花,常说“水性杨花”,意思是指杨花漂泊。其实春天飞扬的不是杨花,而是杨絮(长着白色绒毛的种子)。柳树和杨树,都是雌雄异株,只有雌树才结絮。杨花红色,如赤穗,花后结白絮。柳树则开黄花,也结白絮。只是南方湿暖,无法飘得漫天轻狂。过去常想,或许到了干燥的北方,方能生出那缕灞桥折柳,飞絮伤别的情怀。某日总算到了北方,才发现,美国这里的杨柳,环径足能抵我好几个腰身,无论如何,都无法联想起那依依杨柳岸的“晓风残月”又该是个怎样的光景。
同一事物,换个环境,结果常常变得大相径庭,或物是人非。同样的根茎类蔬菜,一个萝卜一个坑,都埋身在泥土中,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09 09:17)

鸡蛋降价了,不烤个蛋糕没有天理了。
所谓戚风,我曾在《磅蛋糕和海绵蛋糕》中写过:
- 戚风蛋糕Chiffon Cake:蛋白和蛋黄分别加糖打发,配方中加入液体,口感更湿润,烘焙完需倒扣。我常用的黄金配比是:一个鸡蛋、20g蛋糕粉、20g糖、12ml油、12g液体。
模具,参见《天使蛋糕一文。记得,烘焙完需倒扣。

戚风蛋糕 Chiffon Cake
材料(10英寸天使环形模或戚风环形模):
7个鸡蛋,蛋黄和蛋白分离
140g蛋糕粉(低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07 22:3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在意大利菜、台菜、东南亚菜还没普及的年代,我对于“罗勒”这种植物几乎一无所知。江浙一带,并无种植此植物的习惯,更无以此料理食物的样例。但说起紫苏,确是无人不晓,小时候蒸大闸蟹,都是要放两片紫苏去腥。日韩料理中也常见白苏。白苏在古时有个好听的名字“荏”,又称“荏苒”。
紫苏和罗勒,都属于唇形科。唇形科盛产香草,比如罗勒、薄荷、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薰衣草、马郁兰、牛至......  还有我们熟悉的益母草、一串红、夏枯草、藿香、广藿香、黄芩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06 01:52)

虽生于繁华都市,好歹也是江南山水间的都市,初夏时节的河虾,总能铺铺满满地上市。鱼,我素喜海鱼;虾,自小却只爱河虾,海虾只吃对虾,并且是秋虾 - 干烧明虾,油油地煸出虾脑来。对于北美超市的“无脑虾”,向来嗤之以鼻,那简直就是吃“塑料”嘛。
即便在国内,这二十年来,也是养殖虾充斥着我们的市场和餐桌。由奢入俭难,在吃虾的问题上,这是我们这一代的悲哀,竟到了无虾可吃的地步。由俭入奢易,却是我们下一代的幸哉 - 他们不挑剔,反正也没见过好的。时常也做虾,自己不动一筷,孩子却也吃得喜欢。
回想这个季节的河虾,应是肉紧籽多。最喜盐水虾,优选太湖白米虾,洗净沥水,盐水加入姜片和葱结,水滚后倒入少许料酒,汆熟即可。不必正经吃饭下菜,只是一种消遣,和家人或三五知己小聚,手抓虾,边剥边聊,味道才好。这菜,最重要的是:虾需鲜活的。新鲜不新鲜,可以看虾体胸节(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2 09:44)
标签:

荠菜

分类: 春华秋实

在美国乡下造个小江南,其主要困难是我这儿的纬度太高,相当于沈阳。植物越冬是个大难题。
然,荠菜是不怕的,雪地里还在野生生地窜着,待到春天,便成了片。三四月采叶,五六月开花结籽。秋至,添一个轮回。
不说全家老小爱荠菜,就是方圆一英里内的兔子们,放任我家菜园里各种青菜、菠菜、韭菜不食,专啃荠菜的嫩叶儿。不得已,还得张起网来。我想着,明年在西边再开一片野菜田。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烹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