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阳
夏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752
  • 关注人气:9,0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8-03-30 21:14)
  


最近,花旗不断挑事,一准旅行妖法,二举贸易大棒,东亚大国见招拆招,打出了一系列的组合拳,先是航母率群舰在南海秀肌肉,再是魔都原油期货上市,紧接着小金不那么正式地上门来走亲戚。小金选择这个点来串门子,可谓步步为棋,拳拳到肉,值得解读一二。
金国国土面积大小如福建一省,人口两千万众,比上海还少一点,至于GDP,两千多亿人民币,勉强和三线城市郴州、新乡、通辽平起平坐。穷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一个80后的小屁孩,统领一个国力苶弱、内政衰疾的小国,面对群狼环伺,兄弟阋墙,居然闲庭信步,屌丝逆袭,把一群狼玩得团团转,说对抗就对抗,说对话就对话,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这确实让人大跌眼镜之余,不得不佩服其高超的政治智慧。

作为历史上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夏阳

小小说


     作品集 ·《寂寞在歌唱》· 2017年6月 · 江西高校出版社

   ISBN 978-7-5493-5532-7             售价:¥36.00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赣深高铁

塘厦站

东莞南站

惠州北站

深圳北站

                                  关于大力建设赣深高铁东莞南站的倡议书

 

           /夏阳

 

   一、背景

2016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礼拜二午睡时刻

 

                                                                    文/何君华

 

  嘴唇就要裂开的时候,背包客突然发现牧民阿拉坦乌拉家的毡房没有上锁。

  水壶里早已经没有一滴水,要不是渴得实在难以忍受,背包客是不会有失礼貌地闯进牧民阿拉坦乌拉家的。背包客一推开门就发现炉子上有一壶还冒着热气的奶茶,他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把茶壶拎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1.叙事光盘

                                              文/蔡楠

  A盘:故事开始的时候,哈头正在他家的院子里扫雪。快扫到门口时,他家那两扇破木板门突然咣当一声就被踢开了。哈头吃了一吓,就看见他爹哈大年裹着一身风雪和酒气闯进家来。哈头就知道他爹又在外面赌钱和喝酒了。哈大年瞪着眼珠子看了哈头一眼,哈头赶紧收回扫帚让路。哈大年就趔趄着迈上台阶,扑进屋去。不一会儿,哈头听见了他爹的叫骂和他娘的哭喊。哈头就知道他爹又输钱了。
  这已经成了惯例,哈大年只要一输钱,就会到供销社里赊上半斤散装二锅头,也不要下酒菜,一直脖儿就灌到了肚里去。然后就是回到家打老婆骂孩子撒酒疯摔家伙。每逢这时,哈头总是护着他娘,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也只有攥着拳头出闷气。哈头私下里曾对他娘说,娘,咱这日子什么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刘国芳

曾平

                       1.领导出事了

                                             文/刘国芳

    领导出去了,去外地学习半个月,但很多人不知道领导学习去了,他们突然发现有好几天没在电视里报纸上看到领导了,这些人就觉得古怪了,都问:“领导哩,怎么没见他出来,出事了吗?”
  有一个张三,也有几天没在电视报纸上看见领导了,张三便去问了一个人,张三说:“好几天没见领导了,他到哪儿去了?”
  “学习去了。”人家告诉他。
  但张三不信,张三说:“是学习去了吗,是不是出事了?”
  “别瞎说。”人家跟他说。
  偏偏张三是个喜欢瞎说的人,越有人说领导学习去了,他越不信,他觉得领导就是出事了。这天,有人问张三说:“好几天没看见领导哩,他做什么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1.私奔

  

                                                           文/傅爱毛

 

  阿建决定带玉儿私奔。

  玉儿最后一次问自己的情人:阿建,你已经想好了要带我走吗?

  阿建回答:想好了。

  你不会在临出门的最后一刻突然后悔吧?

  阿建回答:不会。

  玉儿还是不放心,又问道:你真的愿意抛下你的妻子吗?

  阿建回答:我早已不再爱她。

  你真忍心丢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1.浪迹江湖(三题)
 
                                     文/宗利华

                   大哥
  掌心里的那块玉佛,是温热的了。
  临出门前,女人将它挂在他脖子上。
  “会保佑你的。”女人声音似泉。
  他微笑着,搂过女人肩膀,轻轻凑过去,双唇触一下她的耳垂。儿子从门外突然闯进来,站在那儿,踮起一只脚尖,歪着小脑袋笑。他和女人拉开一段距离。儿子吹一声口哨,一张手:“我什么都没看见哦。”
  那动作,分明是他的习惯。
  此时,坐在司机的身后,他的嘴角稍稍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小小说原来就有。外国也有小小说。但是中国近年来小小说特别流行,读者面很广,于是小小说就成了一个值得注意的新事物,“小小说”也就在事实上形成一个新的概念。小小说是什么?这个概念包含一些什么内容?探索一下这个问题,将有助于小小说创作的发展。

  小小说的流行,不只是因为现在的生活节奏快,人们生活紧张,缺少闲裕的读书时间。如果是这样,那么长篇小说就没有人有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读者对文学形式的要求更多了。他们要求有新的品种、新的样式、新的气味。承认这一点,小小说才能真正在文学大宴中占到一个席位,小小说的作者才能有自己独特的追求。

  小小说不就是小的小说、不只是它的外部特征。小小说仍然可以看作是短篇小说的一个分支,但它又是短篇小说的边缘。短篇小说的一般素质,小小说是应该具备的。小小说和短篇小说在本质上既相近,又有所区别。大体上说,短篇小说散文的成份更多一些,而小小说则应有更多的诗的成份。小小说是短篇小说和诗杂交出来的一个新的品种。它不能有叙事诗那样的恢宏,也不如抒情诗有那样强的音乐性。它可以说是用散文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小说

             1.天上有一只鹰


                               文/修祥明


  春日的天极为幽蓝高远。春天的风像是从一个睡熟的女人嘴里吹出来的,徐徐的,暖暖的。
  村头的屋山下,坐着一双老汉,一位姓朱,一位姓钟。两人皆年过8旬,在村里的辈分最高,且都满腹经纶,极得村里人的信任和敬重。
  日头升到半空就有些懒了。时间过得好像慢了半拍。朱老汉和钟老汉把见面的话叙过后,就像堆在那里的两团肉一样没言没声,只顾没命地抽烟,没命地晒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