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阳
夏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3,193
  • 关注人气:9,0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私奔》《最珍贵的》《玉米的馨香》

(2016-06-10 16:29:13)
标签:

小小说

                                              1.私奔

  

                                                           文/傅爱毛

 

  阿建决定带玉儿私奔。

  玉儿最后一次问自己的情人:阿建,你已经想好了要带我走吗?

  阿建回答:想好了。

  你不会在临出门的最后一刻突然后悔吧?

  阿建回答:不会。

  玉儿还是不放心,又问道:你真的愿意抛下你的妻子吗?

  阿建回答:我早已不再爱她。

  你真忍心丢下你的儿子吗?

  阿建回答:我会寄生活费给他的。

  玉儿想了想,又问道:阿建,你真的会在12月28日晚上8点钟准时赶到火车站吗?(需要说明的是:12月8日是玉儿的生日,阿建和玉儿约定,乘坐当晚8点的火车私奔。)

  阿建回答:会的。

  玉儿又问道:阿建,如果你正要出门的时候,你妻子正好从外面回来了,你怎么办呢?

  阿建回答:我会告诉她,我出差。

  如果你正要出门的时候,你儿子突然抓住你的手说,爸爸,别走,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害怕。你怎么办呢?

  阿建回答:我会说,孩子,不用怕,我不在,你妈妈很快就会回来陪你的。

  玉儿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如果你正要出门的时候,突然下起雨来了,你怎么办呢?

  阿建回答:那我就打上一把伞。

  如果不是下雨,而是下了又冷又硬的冰雹,你怎么办呢?

  阿建回答:那我就戴上一个铁制的头盔。

  玉儿又问道:如果你正要出门的时候,天要塌,地要陷,河要涨,桥要断,那你怎么办呢?

  阿建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就不顾一切地跑出来,紧紧地抱着你,然后,生则一起生,死则一起死。

  玉儿沉默良久,第一千零一次地问道:阿建,你真的爱我吗?

  阿建回答:爱到愿意舍弃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一切,也要跟你在一起,朝朝暮暮相厮守,生生世世永相伴。

  玉儿问完了所有该问的问题,觉得万无一失了,便放心地回家去了。她要打点一下行装,收拾一些东西,做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然而,到了12月28日晚上8点钟,玉儿风尘仆仆地赶到火车站时,阿建却没有如约而至。玉儿耐心地坐在那里等,真到天亮阿建也没有出现。玉儿想了整整一夜也想不出来:阿建究竟遇到了什么难以克服的问题。她拎着沉重的包裹,独自回家去了。以后,玉儿再也没有见到过阿建。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十年,也许是八年,玉儿与阿建不期而遇了。玉儿本想不声不响就走开的,然而,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个明白,阿建当年究竟遇到了什么情况,才没有去赴约的。她相信,他遇到的一定是一个巨大的、不可抗拒、不可逾越的障碍。

  她平静地问道:阿建,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

  阿建认真地回答: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在他要出门的时候,妻子没有堵住门,儿子没有拉着他的手哭泣。天气十分晴朗,既没有下雨,也没有下冰雹。当然,天没塌,地没陷,河水不曾涨,桥梁也不曾断。而且,他也已经打点好了所有的行装,包括钞票、衣服、手电、蜡烛、腰刀、书籍、电话簿,氟派酸还有感冒胶囊等。但凡想到的,都准备齐全了。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然而,出发前十分钟,他忽然发现,准备用来装东西的皮箱的搭扣坏了,无论如何都锁不上了。他摆弄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有能摆弄好。

  说到这里,阿建顿了顿。最后,他无可奈何又无比真诚地说道:玉儿,你是知道的,我对那些搭扣之类的机械性的玩意儿一窍不通,我总不能拎着一个敞着口子的烂皮箱去浪迹天涯吧?

玉儿终于知道了,毁灭掉她伟大爱情的,原来是那该死的皮箱搭扣。

 

 

                                      2.最珍贵的

  

                                                           文/牧毫

 

  咆哮的洪水像一个残暴的猛兽,在卷走了房屋、庄稼、牲畜和树木之后,又迅速逃遁了。只把一片废墟留给了人们。

  一片荒凉!

  只是泥泞、只是石块、只是破碎的各种物品。远处,一群人正在裹起一个溺死的婴儿。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土耳其家具、一屋子的高档电器——结婚仅仅七个月的新买的住房。什么也没有剩下。两个人辛苦几年积攒的一笔不算多也不算少的钱。

  东西丢了她不在乎。只是,只是他却令她伤了心。大水突然到来的时候,他只是把她拉到高坡上,转身就跑走了,说是到厂里去。一去就是四天。家不顾了,东西不顾了,甚至……连她也不顾了。

  房子已经倒塌,变的很难看。其实就是不倒塌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毕竟只是两间平房。可是她俩为这房子费了多少劲!那一屋子家具、高档电器又引起多少人羡慕的目光,小俩口恩爱的日子又赢得了多少赞叹!

  这一切全部没有了。

  他是不是不爱我了?她抱着个小本本,在屋子废墟周围徘徊,眼圈红红的。要不,四天都不回来看看我?她眼泪流出来了。

  一个人慢慢走近她,衣服湿透过,如今又干巴巴地贴在身上,只是多了些泥浆,脸上神色很难看,憔悴得厉害,腿几乎迈不动步子。他走到妻子跟前,很愧疚地说:“让你受苦了……厂子太重要了,不能淹了。”

  她不看他,只是盯着废墟:“房子没有了。”

  “再盖,再盖。”他也看到了倒塌的房子,只是眼圈红了。他是男人。

  “家具冲跑了。”

  “我们再买。”

  她不看他:“电视、冰箱、音响全部没有了。”

  “我们再攒。”他差点落泪。他想起攒钱的那几年,那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她猛然转身,目光盯住了他:“有些东西丢了,是弄不回来的。”说着,她轻叹一声,近乎耳语道:“家,没有了。”

  他浑身一震,眼泪夺眶而出。他颤抖的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到她的手里。

  她解开油纸包,里面是一叠信,每封信的背面都贴着一个大红心,每封信都缠了两根乌黑的头发丝。她太熟悉这些东西了,这是他俩当初的情书啊!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递给他一个本本。他打开了。

  里面全是照片!新婚七个月来的记实!

  他揉揉红肿的眼圈,搀起妻子,向废墟走去。

  太阳出来了。     
 
 
 
                                          

                                        3.玉米的馨香

                                                         文/邢庆杰

  那片玉米还在空旷的秋野上葱葱郁郁。
  黄昏了。夕阳从西面的地平线上透射过来,映得玉米叶子金光闪闪,弥漫出一种辉煌、神圣的色彩。
  三儿站在名为“秋种指挥部”的帐篷前,痴迷地望着那片葱葱郁郁的玉米。
  早晨,三儿刚从篷内的小钢丝床上爬起来,乡长的吉普车便停到了门前。乡长没进门,只对三儿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三儿便在乡长那几句话的余音里呆了半晌。
  “明天一早,县领导要来这里检查秋收进度,你抓紧把那片站着的玉米搞掉,必要时,可以动用乡农机站的拖拉机强制。”乡长说。
  三儿知道,那片唯一还站着的玉米至今还没有成熟,它属于“沈单七号”,生长期比普通品种长十多天,但玉米个儿大籽粒饱满,产量高。
  三儿还是去找了那片玉米的主人——一个五十多岁的瘦瘦的汉子,佝偻着腰。
  三儿一说明来意,老汉眼里便有浑浊的泪涌落下来。
  “俺,俺还指望这片玉米给俺娃子定亲哩,这……”汉子为难地垂下了瘦瘦的头。
  三儿的心里便酸酸的。三儿也是一个农民,因为稿子写的好,才被乡政府招聘当了报道员,和正式干部一样使用。三儿进了乡政府之后,村里的人突然都对他客气起来。连平日里从不用正眼看他的支书也请他吃了一顿饭。所以三儿很珍惜自己在乡政府的这个职位。
  三儿回到“秋种指挥部”的帐篷时,已是晌午了。
  三儿一进门就看见乡长正坐在里面,心便剧烈地顿了一顿。
  “事情办妥了?”乡长问。
  三儿呆呆地望着乡长,
  “是那片玉米,搞掉没有?”乡长以为三儿没听明白。
  “下午……下午就刨,我,我已和那户人家见过面了。”三儿都有点儿结巴起来。
  乡长狐疑地盯了他一会儿,忽然就笑了。乡长站起来,拍了拍三儿的肩膀说:“你是不会拿自己的饭碗当儿戏的,对不对?”
  三儿无声地点了点头。
  乡长急急地走了。
  三儿目送着乡长远去后,就站在帐篷前望着这片葱葱郁郁的玉米。
  天黑了,那片玉米已变成了一片墨绿。晚风拂过,送来一缕缕迷人的馨香,三儿陶醉在玉米的馨香中,睡熟了。
  第二天一大早,乡长和县里的检查团来到这片田地时,远远地,乡长就看到了那片葱葱郁郁的玉米在朝阳下越发地蓬勃。乡长就害怕地看旁边县长的脸色。县长正出神地望着那片玉米,咂了咂嘴说:“好香的玉米呵!”乡长刚长出了一口气,县长笑着对他说:“这片玉米还没成熟,你们没有搞形式主义把它刨掉,这很好。”乡长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脸上一片灿烂,心想待会儿见了三儿那小子一定表扬他几句。
  乡长将县长等领导都让进了帐篷。乡长正想喊三儿沏茶,才发现篷内已经空空如也。
  三儿用过的铺盖整整齐齐地折叠在钢丝床上,被子上放着一纸“辞职书”。
  乡长急忙跑出帐篷,四处观望,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一阵晨风吹来,空气里充满了玉米的馨香。乡长吸吸鼻子,眼睛湿润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