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975,955
  • 关注人气:219,6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原创情感短篇小说:“飞毛腿”艳遇记

(2008-01-28 11:49:48)
标签:

寻找一颗星

爱情小说

倒追男

美女

两性

婚姻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原创情感短篇小说:“飞毛腿”艳遇记
 
 1
  
  从小,我与美女有缘,这还得感谢老妈老爸造就了我一副人见人爱的模样。学校生活16年,别人是追着女孩子屁颠屁颠地跑,我是被她们围攻得到处躲。在同学们的羡慕中我得了“飞毛腿”的别号。
  大学毕业,我到了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当摄影师,与明星美女几乎是天天接触,她们或妖冶或妩媚的一个个pos在我的来回跑动中成为永恒……
  日子在美女堆里一天天过去,我渐渐对美麻木了,模特儿的美都是机械化的,看上去有点冷。我没有激情,也只是机械化的重复着一个又一个镜头的拍摄。
  同学聚会,他们说我艳福不浅,能时时刻刻欣赏着大明星的风采。我无语,看着他们一对对幸福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说实话,或明或暗追自己的女孩子不少,可那颗心还紧紧关闭着。同事们都暗示我该有个女朋友了,为了这个,领导专门找我谈过几次话,还强行要去了我几张生活照。各位读者别瞎猜,绝不是什么大龄问题,我想,是一些模特小辈老是打听我的隐私,他心烦。
  “叶大哥,这个得有我的心来决定,必定关乎自己的一生幸福,不敢冒失……”
  “但你小子都25了,这个是结婚的黄金年龄……”他拍着我的肩说。
  “不急,大哥比我大好多不是也没……”
  话一出口就知自己这回又犯忌讳了,头连忙撇开,目光闪烁着打量起精致的咖啡馆。这位年轻有为的总裁,他有时候会放下架子和员工谈笑风生,那风度、那气质简直不可与常人比,我们常常窃窃私语,能配得上他,与他携手的一定是在各方面非凡的女孩儿。而貌比潘安的我,有才华,但没有他那样的身价与名气,故成了众多女孩子追逐的对象!
  “哎,魏祈,你说什么才是真正的美?”许久,叶峰一口气抛出了问题。
  美,什么才是真正的美?我迷茫时也常常问自己,至今还不得答案。
  “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仪的她了?”
  我语快心直的毛病老是改不了,毕业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到处跑应聘,常常是因为一句话的口角而泡汤了,吃了这么多的亏应该知道分寸了,但一到关键处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小子,你先管好管好自己吧。今年必须给我办了这事情,否则,我不会给你好日子过……”他红过一阵脸后不容质疑对我说。
  看来,这回叶总裁真的生气了,他的表情没有微笑,我似犯了错误的小孩低垂着头不知所措。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情,怎么能在短短8个月内解决?再说,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的那一位是谁?有没有出世?
  
  2
  
  四月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五月的花开得红艳艳,日子依旧在一天天地过着,转眼进入了六月……
  一天,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
  魏祈:
  我知道自己的那个命令有点苛刻,让你为难了。
  这样吧,我放你一个星期的假出去活动活动吧。说不定,你的缘分就此出现了!
  一切费用凭发票到时候到我这儿来报销。但只准一个人前往……
  天下哪有这么美的差事?一个堂堂的总裁居然会给员工放假制造机会去找老婆,而且免一切费用……简直是天方夜谭吗?但看看信,是叶峰的笔迹,还特地手写的。
  我背起行囊向泰山进发。泰山东望黄海,西襟黄河,前瞻孔孟故里,背依泉城济南,以拔地通天之势雄峙于中国东方,以五岳独尊的盛名称誉古今,可视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华夏历史文化的缩影……可惜,我一直没成行,趁这个机会好好领略一番无限风光在顶峰的感觉。
  六月的天蔚蓝蔚蓝的,太阳有点儿刺眼,听着“其咔,隆——”、“其咔,隆——”之声,好象听见了历史前进的沉重步伐,再加上窗外那些美丽但过眼云烟的风景倒也别有一番享受。
  看累了,收回目光扫视了一遍车箱里的人群,一个美丽女孩的焦虑神态吸引住了我游离着的目光。你看,长长的乌黑秀发盖过肩头,富有光泽的浓眉大眼镶嵌在一张清纯的鹅蛋脸上,见我有点目光呆滞地望着她,她不好意思地朝我微微笑了笑。此时——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牙齿晒太阳”,牙齿晒太阳的时候两边露出的一对酒窝更加动人,再加上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使我几乎忽略了眼前所有的人而以为自己忽然走进了《白雪公主》的童话世界里……
  但很快她的脸蛋恢复了焦虑状,低头盯着手机发呆,似乎周围的人都消失了般,“其咔,隆——”、“其咔,隆——”的声音更是听而不见!这样年轻的脸蛋上不应该出现如此的愁容,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地忐忑不安?我的好奇心一瞬间被点燃了!
  火车过了一站又一站,她起身又坐下,坐下又起身……
  “小姐,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吗?”在我临下车前还是忍不住问了。
  “哦,我的钱包丢了。我没钱去泰山了……”她目光乞怜地望着我。
  “去泰山,这么巧?我也是呀!不如我们同行吧……”我不假思索地邀请着,看着她有点为难的样子,我又补充道,“没关系的,反正我的费用可以凭票报销。如果不介意,我们游玩了泰山再送你回家……”
  “真的吗?那给你……添麻烦了,我叫黎薇。”她似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喜。
  下了火车,忽然想起叶峰只准我一人前往着的。扭头瞧瞧,她挂着笑容,做着深呼吸。黎薇,一个好听的名字,我见过美女无数,但她在我心中的美丽是无法形容的。惟独对她,自己的心忽然掠过刹那的萌动……
  “哎,好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她忽然停住了脚步拦在我面前。
  “我?我叫魏祈。”
  “魏祈?黎薇,魏祈……”她默念着,许久又拦住了我的去路,一惊一诈的,“魏祈,你知道吗?我曾经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位仙姑说,我会遇见一位有缘人,他与我联名,你……”
  “梦?仙姑?联名?真的还是假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脱口而出道。
  “真的!骗你……我……我是……小狗!”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指着天发誓。
  “我信你就是了……”
  我心中暗笑,天下还有这样不懂得矜持的女孩子,无话也不能这么找话说呀!但转念一想,这样的女孩子不好吗?笑容是春光灿烂的,话语是天真无瑕的,动作是古灵精怪的……我眼睛发亮了,不由得时不时瞥她几眼,渐渐地,她的美不可名状地凭添了几分。
  
  3
  
  夜幕垂下了,我带着黎薇在泰山市的一家酒店住下。安排妥一切刚想睡下,“哒哒哒”的敲门声响起,开门一瞧是她,又连忙关门穿上了上衣——
  “不好意思,我以为……有事吗?”
  “我的钱包丢了,我……”
  “你不是早说了吗?放心,一切费用由我来就是了。你看,这天也不早了,明天我们还得去登山呢,快去睡吧,养足了精神好……”
  “可……可我的背囊丢了!”她打断了我的话,红着脸道,“我没有衣服换了!”
  我怔怔地看着依旧一身雪白连衣裙的她,脸蛋红扑扑,目光中流露出了期待的眼神。这眼神纯美而真实,似一泓湖水般清澈,我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了……
  “哦,这个好办,去附近的商场里买几套……”在她咳嗽声的提示下,我才回到了现实,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如今的夜不再有黑暗,华灯璀璨,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正兴致勃勃或三五成群,或一家老小,或两人世界赶着去过丰富多彩的闲暇时光。我和黎薇一前一后走着,见过美女无数的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一直沉默着。
  “世上还有你这样的男人?”她几步冲上来眨巴眨巴着眼睛又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你……还不明白?唉,孺子不可教也……”她叹完一口气,停顿了几秒钟还是忍不住,“看你一副木讷的样子,还是一个整天与美女打交道的摄影师,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啊?真没趣!哦,知道了,肯定是我长得不够美……”
  现在的女孩还真大胆,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孤身一人和我来泰山,而且编出了“仙姑托梦”的故事与我套近乎,这不又刁难上了……
  “你倒是说句话呀!别瞧着我一个劲的笑……”她一赌气就前面走了,自言自语地数落着,“没话说,可以问我喜欢哪个牌子的衣服?哪种款式的?什么颜色的?这是一个最容易接近并引起女孩子好感的机会,千载难逢啊!”
  我是得罪了谁,上天竟然要派她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来叽里呱啦地教训我?瞧瞧她刚才时而回头,时而倒退的神采飞扬之古怪表情,我禁不住想发笑,但恐又一次被她喋喋不休,故而强忍了下去。
  黎薇见我未吭一声也就不说话了。我们在这光怪陆离的夜间走着,听着些切切碎碎的声音,她不再停下栏我的路,不再回头……
  进商场,挑衣服,还价格……一切都是凝固着脸,我们完全陌生了似的,出商场也不打招呼,我结了帐转身,她已经走了好远,大有“桥归桥、路归路”的意思。
  “你这是怎么了?生气了?哎,靠边点,靠边点走,小心汽车!”
  “放手,放开我!”黎薇硬是挣脱了被我一把追上去拉住的胳膊,瞪着我,“你不是已经当我不存在了吗?这会儿干什么又来假惺惺地关心我?”
  “轻点,轻点,大街上这么多人,别弄得人家以为我在欺负你……”我禁不住去捂她的嘴,“是我错了好不好?我理你,陪你说话就是了,我的姑奶奶!”
  她腰一软,顺势靠在我的肩头,泪水“刷”地一下流了出来。
  我顿时全身触电了般,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如一座雕像站在那儿。周围的人纷纷侧头,渐渐成了规模。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僵硬地笑着解释“这是我的恋人,我们闹了点小矛盾”……大家才“嘘”了一阵离开。有位好心的老大爷还特意拍着我的肩说“小伙子,你是男子汉,要多多让着点她,女朋友是要用心来疼的,她才会心甘情愿成为你的老婆……”
  “天啊,这什么和什么嘛,我霉啊!”
  “嚷什么,这就是你不理我的代价……”黎薇“扑哧”一声,得意之极。
  “你……你……”
  “我什么?我怎么了?这点小小的惩罚还是甜蜜的。难道不是吗?你别这么盯着我,好吓人的。”她又在我前面倒走着喋喋不休,“要说吃亏啊,我这回可亏大了,这么突然地就做了你的女朋友,我……”
  “小心!”我来不及反驳什么把她扑倒在地上翻过了很远很远……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车霎时止住了急驶的步伐,刺耳的喇叭声不绝于耳……啊,我们险些双双葬身于卡车飞驰即过的车轮下!
  “魏祈,魏祈,你……你没事吧?魏祈,你说话呀,你说话!”
  人群听到她尖利的呼唤声又迅速围聚起来,黎薇的调皮烟消云散,弥漫着紧张惊恐之色,捏捏手,抬抬腿,做做心脏复苏,最后绕着走了几圈俯下身子,捏起鼻子居然要做人工呼吸……
  “别,别,别,我从鬼门关口绕了一圈回来了!”我睁开了眯缝着眼睛。
  她惊喜万状,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魏祈,你……你敢戏弄我……”
  “呵呵,没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罢了!”
  “不理你了……”她转身就跑。
  “薇儿,慢些,小心又被卡车追着吻……”我起身拍拍土拔腿便追。
  身后传来着“真是一对小冤家,看,经历了如此危险的场面还居然……”、“你懂什么,这就是有情调的表现!”、“这样的男人肯定很花心,你可不许跟着学,否则……”
  看着她平安进了房间,自己也就关门睡下了。
  20分钟左右,门再次被敲响。
  “又有什么事啊,有事明天再说,我已经睡下了……”门依旧被敲着,我睡眼朦胧皮衣起来,不无好气地嚷着,“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弯弯的睫毛扑闪扑闪,黑珍珠似的双眸水汪汪,鹅蛋脸上挂满着红晕,华丽的咖啡色睡衣称出了婀娜的身材,“白雪公主”刹那之间变成了“灰姑娘”,再加上刚刚出水芙蓉……我简直不敢相信,造物主还能造出这样完美的人儿!
  “我想,这衣服是你买的,我想应该给你展示一下……我穿着好看吗?”
  “好……看……很……美……”
  “那不打搅你了,我去睡了,晚安……”
  看着她微笑、转身、关门,我心中好象流失了什么,相遇以来的种种瞬间在我的脑海里似放电影般闪现……
  这夜,我无眠。
  
  4
  
  第二天,我举着摄象机记录着一路的风光,她依旧唧唧喳喳个没完,于我而言这回没有了反感,而是竖起耳朵享受着这灿烂早晨的“免费喇叭”。黎薇告诉我,她还有一个美丽绝伦的姐姐,端庄、秀丽,一副淑女的样子,但她从小就喜欢捉弄别人,特别是自己最亲近的同龄伙伴……
  “遇见你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其实,你也……也挺可爱的……”我的镜头对准了她的米老鼠T恤和牛仔热裤
  “啊,我这……这比‘野蛮女友’还无理取闹的人,在你眼中也居然是可爱的?”她习惯性的停下了步伐,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我。
  “是呀,可爱,不错——不过是挺可惜的,可——怜——没——人——爱……”
  “你小子有种就别跑,看我逮住不扒了你的皮……”
  我故意最后一句话一字一顿地吐出来,等她完全明白过来,我早就一路狂奔而去了。
  时光在我们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你追我赶的过程中悄悄流逝。说来奇怪,不知不觉地,我就不怎么讨厌她了,习惯了她的神气活现、习惯了她的絮絮叨叨,如果她不说话了,我会禁不住凑上去胡乱扯一个话题,好让她继续“折磨”着我的耳朵。
  我和黎薇东游西逛,临近晚上才到了泰山脚下,晚饭之后,我们便兴冲冲地进入红门宫拾阶而上。这时,天色已晚,山道两旁的森林渐渐地暗了下来,林中鸟鸣声声,婉转清脆,路边的小溪水叮咚地唱着歌,雀跃着向下跳去。鸟声、泉声交汇在一起,更衬托出树林的深幽来。沿山道继续上行,一路上柏树遮天蔽日,犹如进入绿色长廊,有人说这叫"柏洞"。举首望去,透过树林的间隙,看到天上晚霞似一串串火红的烈焰在燃烧,夕阳把树梢也染得鲜红一片,一棵棵古柏就象饱蘸油彩的巨笔,把天空涂沫得绚丽多姿。出了柏洞不远便到了“回马岭”,相传唐玄宗李隆基骑马上山来到这里,因峰峦陡峭,山道崎岖马不能行,只好勒马而回,故名“迥马岭”。翻过回马岭绕山道盘恒而上,跨过步天桥,面前豁然开朗,亭台楼阁,红绿相映,这就是中西两路的交汇点一一中天门。它东倚中溪山,西傍凤凰岭,整个建筑大瓦盖顶,檐角延伸,气势雄浑峻奇。
  刚上山时挺有精神,爬到中天门时已是气喘嘘嘘,汗流浃背,我们的脸上都已呈现出疲惫神色。这时夜幕掩上了泰山,一轮皎洁的月亮挂上山顶,把银色的月光倾泻在我们身上,近处的景色依稀清晰可辨。回首向山下望去,泰安市夜景尽收眼底。那是一片灯的海洋,大街小巷的路灯齐明,一行行、一串串,星罗棋布,闪闪烁烁,与天际的繁星连成一片,灿烂辉煌。
  “休息一下,行吗?”
  “休息?这里人来人往地怎么休息?再说,我们才走了一点点……”
  “可是,我真的累了吗?你是男人,你想办法……”
  “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到了半山腰再歇息。来,把手给我!”
  拉着她满是汗液的手,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我的体内开始翻腾。那种感觉紧紧的,直射我的心扉。而她还是那么毫无感觉地唉声叹气,说什么体会了一回李白的“行路难,难于上青天”的滋味。到这时候我才异样地发现,自己的心有了召唤,有了期望。或许我看惯那些凝固的表情,偶尔见了这么一个调皮的女孩觉得新鲜,但是错了,此时此刻牵着她的手,心“砰砰砰”跳得厉害。看看周围,似乎每一双眼睛都投向了我们……
  “哎,你说,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
  黎薇没有停下步伐,也没有瞧我,只是轻轻的一句,而在我听来,似晴天霹雳搅乱了我的思想。情侣?我和她?我不知道,虽然,我的心有了从未有过的触动,但是还没有过这样的奢望。偷偷瞥了一眼她,她的表情是清纯而宁静的,鹅蛋脸红扑扑的,不知是累了的还是……

  牵着她的手,我们似乎陌生了许多。
  迈下中天门,道路平坦,称“快活三里”。再往前走,山势遂深,遥见一座石桥横跨山涧,桥下水花四溅,如珠似玉,瀑布溅起的水花形成薄雾弥漫四周,犹如一片片的云团。走到近处,见到石壁上刻着“云步桥”三个字。在蒙胧的月色中,我们立在桥上,倾听着桥下的瀑声,此刻心中有一种独特的梦幻般的意境。跨过“云步桥”,即到“五大夫松”。据《史记》记载,当年秦始皇登泰山中途遇雨,曾在这里的松树下避雨,因松树护驾避雨有功,遂封松树五大夫爵位。从五大夫松下穿过,眼前就是对松山,登上路旁对松亭远眺,奇峰对峙,松挂绝壁,白云缭绕在丛翠叠嶂之间,有如画家笔下的瑶池仙境,苍松茂密,乱云飞渡,景色奇异,在月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峻奇崔嵬。清帝乾隆曾有“岱宗最佳处,对松真奇绝”的诗句来颂之,使人心荡松谷,不知自我了。攀过对松山,登上十八盘,这一段山路最为艰险,素称“云梯”。每盘三百级石蹬,每跨上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气力。我们爬到这里,每个人的腿中都象注满了铅块,把身体内的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腿上,腿在颤抖,身体在颤抖,心也在颤抖。无论你是健壮的、单薄的、坚强的、瘦弱的,所有的人来到这里,都必须振作起来,稍有松懈,你将一败涂地。我在喘气的机会向下望去,月光下的十八盘就象一条灰白色的大蟒,直坠谷底。这时,我心中不禁一阵感慨,人生何尝又不是如此,如果没有坚韧的攀登精神,就永远领略不到无限的风光,我们抖擞精神,拼力上爬,于夜10点40分登上南天门。
  “真是累死我,还好身边有你,如果我一人肯定会坚持不了的。”
  “女孩子能有这样的耐力已经不错了,以这样的速度,明天我们就能看日出了……”我擦着汗问,“你知道这南天门又叫什么吗?”
  “这个难不了我——南天门又名‘摩空阁’。”
  “那你又了解刚才那‘五大夫松’又怎么得名的吗?”
  “你……”她瞪了我一眼,“想难倒我,也没那么容易——据《史记》记载,当年秦始皇登泰山中途遇雨,曾在这里的松树下避雨,因松树护驾避雨有功,遂封松树五大夫爵位。”
  “不错啊,真没……没看出来……”
  “你才发现了,鱼木脑儿……”
  “得了,夸你一句就贬低别人……我们继续上路吧。”
  进入南天门,门洞的两旁刻有一副对联:“门僻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进入大门,迎面是一座厅堂,上悬郭沫若手书巨匾“未了轩”。当即黎薇便摇头摆尾地吟出了杜甫的《望岳》:“岱宗复何如,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黄昏。荡胸生云层,决呲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她还向我介绍,“未了轩”是取“齐鲁青未了”之意。当年李白登上南天门,曾引吭高歌:“天门一长啸,清风万里来”。的确,当我们登上南天门以后,回头看一看自己走过的路,情不自禁地长叹一声,抒发自己胜利的欣慰和自豪。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我们住宿于未了轩之上的泰安市委直属机关招待所。刚洗完澡要睡下,门又被她给敲开了——
  “我睡不着,你能陪我去走走吗?”    短袖白T恤、牛仔裤的装扮换成了一身黑色晚礼服。
  “去哪里啊,都这么晚了?”我诧异了片刻。
  “我想去买些纪念品……”
  “那你不可以一个人去吗?”我打了一个哈欠。
  “你……人家是一个女孩子嘛!再说,我又不懂摄象……”
  我只好带上摄象机陪她出去了……
  “哎哟——”一声尖叫,我急忙用胸膛挡住她顺势而下的身体。
  “黎薇,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急忙放了相机蹲下顺着她的手去按摩她的脚。
  “对不起,先生,是我一不小心拌倒了这位小姐……”还没等她开口,那位中年男子的国字脸上已经充满了歉意。
  “脚腕,是不是很疼。”
  不知怎么的,她身子一软头靠到了我的肩上,泪水“唰”地一下就涌了出来。
  “真的很疼?别像小孩子了,还有这么多人呢。”
  “我才不管,人家现在不能走路了,你说怎么办?”
  “这个?这个……哪,还有我在嘛!我的背先借你几天吧,还不上来……”我掂了掂的重量回头望望那位还在不知所措的大叔,“大叔,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你……”
  “什么?魏祈,你在说什么呀?”重重的两拳捶在我的双肩上。
  “实事求是嘛,摄象机里有记录的,你就别抵赖了!”
  第二天凌时4点50分,我背着她向玉皇顶攀登。此时月亮尚未隐去,星光仍在闪烁,周围的山峰笼罩在雾霭之中,云雾徐徐地翻卷滚动,峰峦时隐时现,我脚踏云彩向上爬去。
  从南天门往上走,便进入了“天街”,意即天上的街,长一华里,十分古老,沿街有颇具民族风格的各种店铺。其左侧矗立着一簇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碧霞祠,迄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她在此时又自命不凡了,头头是道地唠叨着“据载为宋真宗东封泰山时所建。为了防止高山风霜的剥蚀,正殿以铜瓦盖顶,有瓦三百六十垄,象征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之数,左右配殿覆盖铁瓦,正殿有碧霞元君的铜像,铸工精美,造形生动。”殿前树立两座铜碑、一个铜鼎和万岁楼。这座高山连筑布局周密结构严谨,玲珑精巧,又建于这海拔千米之上的山上,更显示出我国古代人民的智慧和高超的建筑技艺,使今人叹为观止。
  背上负载着黎薇的重量,我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既兴奋又有点不安。踏实的感觉,一种奇特的效应在心脏周围聚集,静静地,她也不说话,仿佛享受着我伟岸的脊背,手举着摄象机时而发在我的面前,说什么要记录下这幸福的时刻,时而投向远方,说要包览下这一路的风光,偶尔低头,发现我脸颊上渗出了颗颗汗珠,她会艰难地掏出手帕小心翼翼地给我擦着。她说为了补偿我的损失,愿意献歌,于是,张柏芝的《星语心愿》、周慧的《约定》、许茹云的《美梦成真》、梁静茹的《爱你不是两三天》,这些经典老歌使整个心灵沉醉在其中,最后,我禁不住与她唱起了陈淑桦和成龙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我的双脚继续前行着,穿过碧霞祠,东北方向的唐摩崖碑劈崖而立。她的歌声突然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唐摩崖石刻高13、3米,宽5、3米,上面刻着唐玄宗李隆基于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东封泰山时亲笔书写的《纪泰山铭》。铭文书法遒劲婉润,全文共两千余字,可谓洋洋大观,因此,又称‘大观峰’。我们爬过大观峰,举首望去,玉皇顶就在眼前,只见门匾上横书“玉皇宫”三字。进了玉皇宫,正殿在北,东西各有配间,一是“观日亭”,一是“望河亭”。在这里可以观赏“旭日东升”、“晚霞夕照”、“黄河玉带”、“云海玉盘”四大奇观。看到此景色,背上的她又来劲了“据说万里晴空的夜晚还能看到济南的万家灯火”,可惜我们到时天即将亮,已看不到这壮丽的景色了。玉皇宫的中央有一个“极顶石”,上标“一千五百四拾五公尺”,这是泰山的海拔高度。出了玉皇宫,我们奔向日观峰。路左侧有一巨石,上刻“五岳独尊”四个大字,在此拍照留影的游人熙熙攘攘骆绎不绝。我们来到月观峰己是晨5时40分,观日出的游人陆续来到这里,不一会儿,日观峰的几个山头被人站得满满的,都静静地注视着东方,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此时,山顶云雾弥漫,大块的云朝着我们横冲直闯,云雾打湿了我们的头发,我背着她躲进一个陡峭岩石的凹进处,以躲避呼啸而来的寒风。岩石的前面是一悬崖,下面是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的深谷,上下左右一切都是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哪是天,哪是地,云与我们掺和为一体,到处是迷离朦胧。
  一会儿,东方渐渐发亮,进而出现了呈横向纺锤型的淡淡的橙红色,橙红色逐渐的浓了起来,于是天和地就有了一条清晰的分界线。上面的天是浅兰色的底色,过往的云块使它时浅时暗,而下面仍是浓浓的褐色。东方天际橙红的亮光中又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彩条。在那红色彩条的中部,一种奇异的光透了出来,那是带有金属光彩的晕轮在缓缓扩散。瞬间,一轮红日探出头来,睁开惺忪的眼睛,瞧着这熟悉的泰山,它又努力的向上爬出一点,把自己血红的光彩撒向天地之间。顿时,红霞满天,一朵朵,一块块,一条条,妩媚、明丽、绚烂。那茫茫的齐鲁原野也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彩衣,是那样的富丽堂皇。最后,太阳一下跃上云层,开始履行它这一天的使命。
  我搀着她站在岱顶,单手举着摄象机,眺望着揭下了夜间朦胧神秘面纱的泰山,峰峦之间,云海茫茫。块块的云朵象奔驰的骏马,象缓行跋涉的骆驼,象低头觅草的羔羊,象仰天长啸的雄狮……绵延千里,浩淼无边。如此奇丽的景象,她又耐不住“寂寞”,开始抒发豪情满怀:“当年孔仲尼‘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而两千年后的今天,我们与古人抒发着一种同样的胸臆,赞叹造物主的伟大和神奇。历代劳动人民用智慧创造出的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人类的天然文化宝库,作为炎黄子孙,我们为华夏民族拥有这样一个瑰宝而感到由衷的欣慰和骄傲。”
  “是呀,我们在旅途中相遇实属不易,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
  我也禁不住感慨起来,但很奇怪,对这样的美景无动于衷,而偏偏发出了这么一句,偶尔一回头发现黎薇正痴痴地注视着我,从她呆呆望着我的眼神里,我明白自己的心被她这将近72个小时折腾后彻底成了俘虏……

  5
  
  一个星期的旅行结束了,我要送黎薇回家,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我只能帮着叫了一辆出租车,与她依依不舍的分别了。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虽然你来我往的人群熙熙攘攘,但是耳边没有了她的声音,心里忽然觉得空荡荡的……
  握着一叠各式各样的发票单字直径走进了总裁的办公室。
  “怎么样?有收获了吗?花的钱不少啊,也不给我节省一点儿……”叶峰瞟了我一眼,接过我那一叠的发票。
  “你的任务让我去找老婆呀,这个能不花点钱吗?”
  我眼睛注视着他翻着发票的手指,那几张故意夹在中间,可是他似乎早已知晓,前后都没怎么看,就举着这张向我频频发难——
  “那也不需要这么多吧。你看    ,袜子,文胸,睡衣,晚礼服,裙子,T恤,牛仔裤,高跟鞋,凉鞋……而且还是全三套的!找老婆也不能这样借他人之慨而慷吧。”
  “你就给我一个星期,不贴心点、不疼惜点能成吧。”我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双手一摊,无可奈何道。
  “那……那怎么样了?她是你喜欢的那肿女孩吧?把她搞定了吗?”
  “大哥,找老婆是要陪我一辈子的,不是小时候过家家的儿戏……”
  “这么说,你真的已经找到心仪的,能够相伴一生爱人?我们都是大男人,你还脸红,看来是真的了,我终于了却了一件大事,那丫头还真有一套……”
  “什么那丫头还真有一套?难道?”我的心忽然紧了一下,盯着他的目光等待着答案。
  “没……我是说那丫头花别人的钱不心疼——还真有一套!”叶峰舒了一口气又笑道,“晚上,我和女朋友约好了要吃一顿特别的烛光晚餐,邀上你的那一位一起来吧。哦,对了,别忘了带上你的宝贝摄象机!”
  “烛光晚餐?烛光晚餐不是两个人的浪漫吗?叶峰为什么要我和黎薇出席?”我不知所措地走出了办公室。
  扛着摄象机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那些模特的身上我时不时地看见了黎薇的倩影。模特的微笑不再僵硬、姿势不再机械,美丽而多情。淡淡相思,深深情意,一刹那之间,心牵挂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脑海里全是我们相处的朝暮朝暮、点点滴滴……原来,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已经不可动摇,无法替代,何时被她占据了整个心灵,说实话,我也不思不得其解。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龙卷风吧。
  打电话给她,掏出手机才想起自己未曾索要号码;下班驱车赶往她家,又片告之刚去赴约了。
  “赴约去了?难道她早已有恋人?”第一反应之后醋意不由得一下子挤满了脑海,于是,出现了她与一个男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镜头,那么不争气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泪水禁不住湿润了双眼。
  司机问我去哪,我有气无力的吐出了“回家”两个字。华灯初放的上海是如此的醉人,一晃而过的除了风驰电掣的车辆,还有或携手、或搭肩、或拥抱并行的一对对情侣。此时有一个声音不绝于耳畔——
  “哎,你说,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
  我真够笨的,她从下火车的那刻起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连连暗示,自己却那么无动于衷。现在完了,一切都完了!回家吧,曾经有一分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看《大话西游》的时候觉得这段台词够无聊的,敢爱不敢爱,等失去才知道自己的心早已向她开启,这于事无补啊可如今自己到了这处境之中,也只有双手合十向苍天祈祷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丁冬,丁冬”掏出手机,是叶峰发来的短信,显示着:你忘了我早上说的那个事吗?快来吧,如果今天不出现,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后悔一辈子?我已经后悔一辈子了,还有什么可让我后悔的?合上手机信息又来了:“真的不打算来吗?你小子倒是回句话呀!你此时最想念的人已经到了。”
  我最想念的人?此时除了黎薇,没有人再能让我去牵挂。
  “魏祈,你真的不出现了吗?黎薇已经到了,你限五分钟内赶到希尔顿,否则……”叶峰不到一分钟又发来了一条。
  “司机,五分钟之内必须赶到希尔顿!费用,给你加倍!”
  黎薇已经到了?难道她真的去了希尔顿?难道他们……
  我飞一般冲进了叶峰所订的包厢,顿时傻眼了,怎么有两个黎薇?
  “魏祈,你倒是猜猜哪个是你的黎薇?只准观察,这比唐伯虎点秋香可有难度……”叶峰拍着我的肩差点笑弯了腰。
  我似没听见,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这两位身穿着咖啡色晚礼服的美人,同样是鹅蛋脸红扑扑,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微笑着两个酒窝,暗送秋波的眼神也毫无分别……
  “世界上竟有如此姐妹?叶大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我收回目光叹了一口气,乞求着望着他。
  “相处了这么久,还没有上心,黎薇,看来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吗?”
  “姓叶的,你也曾经犯过类似的错误……”
  “黎薇!”我奔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有权知道!”
  “怎么一回事?独一无二的‘黎薇点魏祈’……”叶峰又得意洋洋地插了一句。
  黎薇见我还不明所以,她红着脸拉我去一个角落:“魏祈,我和姐姐从小有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同时披上圣洁的婚纱,在未来姐夫的建议之下策划了一个‘飞毛腿艳遇记’——我和你在火车上相遇了。于是,我们有了这么一次泰山之行……”
  “啊!”我张大着嘴巴半天没合上。
  原来,我入了局。难怪,她一路上那么花样百出,那么主动,那么调皮……握着她的手,凝视着她的脸,我笑了,幸福的滋味袭上心头,爱情在入局的那一天已经植入了我心灵的深处。

 

寻找一颗星短篇小说阅读推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