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骆新
骆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5,880
  • 关注人气:7,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真的智识阶级是不顾利害的,他们对于社会永不会満意的,所感受的永远是痛苦,所看到的永远是缺点,他们预备着将来去牺牲……
 
     -----鲁迅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2-24 23:43)

“打车软件”正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在出租车市场上蔓延,资本、风投的陆续注入,使得目前依然处于“倒贴钱”状态的各种打车APP,并不会因为“贫血”而丧失斗志——继续开疆拓土。而城市交通管理部门,对于这种新生事物,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一方面,“清理”之声不绝于耳,另一方面,“默认”亦成为唯一的选择。
发达国家的出租车行业一直推崇“电召服务”,比如在日本,你很难看到出租车“空驶扫街”的景象,市民打车几乎全都提前预约。这也是减少能源消耗、降低大气污染、提高服务效率的不二法门,但在中国,“随时扬招”却一直成为民众的习惯,这自然与出租车行业的粗放式经营有关(至少市场需求足够大,对如此巨大的资源浪费可以忽略不计),而政府过分严格的牌照管制,也使得傲慢的出租车公司将更多的风险成本转嫁给司机个体,只顾收取租金却无心提供更好平台式服务;同时,出租车的价格管制,又无法准确地体现其服务资源的市场稀缺性,乘客电召与扬招的价格差异亦不明显……
实际上,打车软件的“加价”,正是对这一扭曲的市场价格和无差等化服务的纠偏。只是许多市民们对此不太领情:好像因为有了打车软件,打车更困难了。但人们忘记了,以前就算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众所周知,中国的政府,事儿管得太多,管多了,如果又管不好,自然招骂。

    不久前,国务院假日办对“如何春节放假”下了个文件,明确表示“除夕不放假”。这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骂声铺天盖地袭来……其实,仔细想想,发布规定的人,也未尝不是怀揣一颗好心——除夕,就算国家规定不放假,绝大多数单位,顾及人情世故,肯定也得放假,至少放半天假,总得让大家回去拾掇一下年夜饭吧?而且,单位还不好意思扣工资。说白了,给大家多创造出了一个“休息日”。

    不过,绝大多数人是很难理解政府这片“苦心”的,大概只有许多企事业单位“哑巴吃黄连”,分担了这项多出来的“放假成本”。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你偏巧遇上铁石心肠的企业主,严格依法行事,就是不给你“除夕假”,那要么你就忍了,要么你提前溜号儿,自己便成了“违反规定”的家伙,为日后算账留下了把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8 12:28)
标签:

杂谈

    我从来都没有一间像样的“书房”。

    凡造访我家的客人,都很惊讶于我住处的普通和凌乱——书和杂志实在太多了,只好屈尊它们躺在茶几下、窗台旁、墙角边的地板上,“任凭雨打风吹去”,而客厅中的大书柜,还是我十几年前买的“便宜货”,外表看着像木质,实际上是密度板的,至今,已被满满的书压得变形严重——就仿佛我自己,人到中年,臃肿不堪。

    “你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书房啊!”朋友们总说。这时,我脑海里会马上浮现出一幕幸福的场景:夜幕苍茫,灯色温馨;四壁书架,幽香漂浮;闲坐摇椅,手不释卷;茶食兼备,咀嚼人生……但此刻,我总是会本能地反问一句:“有没有书房,与读不读书又有多少关系呢?”

    实话实说,真没关系!

    活到这个岁数,买书,买书柜,或者买书房,对于像我这样的“中产阶级”而言,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儿了,甚至,你想对外界装出一副读书人的样子,完全可以购买成套的“二十四史”“汉译经典哲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6 12:05)
标签:

杂谈

“预案”三关键

 

    2012年7月21日北京的一场大雨,让我们再度意识到现代化城市在面对突发灾害时的脆弱性。

    相信很多行政主管者,都会在灾害或事故来临时,对公众讲这样一句话:“我们启动了应急预案……”但事实证明,许多“预案”在执行过程中,总是显得不到位,甚至手忙脚乱、形同虚设,难怪在事发后,民间会对处置措施有如此汹涌的不满意见。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面对公共利益的“应急预案”,至少要注意这三个关键:演练、授权和信息公开。

    《应急法》实施之后,制订针对突发事件的预案纷纷被提上了各单位的议事日程。但是有预案,未见得真有机会实施,大量的预案实际上都是“纸上谈兵”,而为了保证其可操作性,“预演”或“演练”就显得尤为重要。

    某写字楼,有一次,准备搞消防逃生演练,遭到大批租客抱怨,说是影响生意与办公,纷纷要求减租金,还有的威胁要退租,在如此巨大压力面前,物业公司只得退避三舍,找了几个自己的员工,在很小的范围内“演习”了一把,草草收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再过一周左右,第30届夏季奥运会将在英国伦敦拉开序幕。

 

    对于刘翔、林丹、王皓等人而言,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以运动员身份参加的奥运会了。“能不能再度夺冠?为自己的竞技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似乎是媒体关注他们的理由。但是,当这些人不再是运动场上的明星时,他们将以何种心态面对社会,而社会又如果为每个人的转型发展提供公平竞争、自由流动的机会,却很少被纳入奥运议题的范畴。

 

    7月中旬的一天,我因为录制《头脑风暴》节目,见到了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的奥运冠军胡佳。这位2004年雅典奥运会十米跳台跳水的金牌获得者,现在是一家环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用“向权威挑战”来证明自己存在意义的人!

    毋庸置疑,作为目标管理(Management By Objectives,简称为MBO)的创立者和管理学奠基人,彼得·德鲁克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一直被众人当做神一样来崇拜。

    但是,在工业化大生产领域屡试不爽的“目标管理”(绩效管理),并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或许韦尔奇依赖它拯救了GE,但公共行政或文化领域一旦植入绩效主义的基因,就明显地走向了异化,甚至它成为妨碍创新、令决策平庸化乃至庸俗化的致命原因。

    姑且抛开行政不谈,众所周知,文化是一种“软实力”,文化的发展,即指人们对某种价值观逐渐“认知、认可、认同”的过程。既然是“软实力”,就不能简单地采用“硬办法”来对待。但遗憾的是,在这个奉行功利主义的时代,“硬办法”往往比“软实力”能更快见效。特别是在“领导意志”的强化下,“用数字说话”似乎成了吓唬属下最管用、也貌似最公正的办法。而“绩效考核”从GDP、到收视率、发稿量、码洋数……比拼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绩效考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世上,有一种“三不”男人,最易受女人诟病,哪“三不”?——不表态、不拒绝、不负责。

 

    “不幸”的是,在崔永元公益基金推行“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准备8月份在湖南寻找100位乡村教师的过程中,湖南省教育厅恰好扮演了这样的不光彩角色,只不过,他们对这个公益项目的“三不主义”表述为: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

 

    于是,著名的崔永元被惹恼了,当即回赠给湖南省教育厅另一个“三不”:不作为、不努力、不要脸。

媒体自然是欣喜于这样的“骂战”:权力部门一不小心挑战了大众敏感的神经、意见领袖又奋力批判权力部门的傲慢——无论如何,这都算得上是个“好新闻”。在舆论一片哗然之下,湖南省教育厅觉得自己挨骂很是“冤枉”,他们解释道:“对于民间公益组织开展的公益活动,应由该组织依法依规进行组织,省教育厅作为政府机构,依照自身的职能职责不宜代替民间组织直接发文和参与组织。”

 

    而大多数公众,似乎更愿意站在崔永元一边,指责当地教育部门“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这本来该是你教育厅的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子曾参与制作过一个电视节目:《成长零烦恼》。

    这个名称,让我很是迷茫了一阵子——成长真的能够没烦恼吗?成长的过程,难道不是“处处皆烦恼”吗?

其实,如果把“烦恼”视作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人生何处无烦恼?

    我一贯认为:“快乐就好”这说法,是个伪命题。在地球生物几十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愈是高等动物,满足其生存的条件就愈苛刻,痛苦也一定比低端生物要多。而人类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自我意识的强大,并非彻底清楚掉烦恼,而是逐渐学会如何与烦恼、痛苦共处,不因它们的存在,而迷失了生活的目标、丧失了生活之中俯拾即是的哪怕一丁点快乐……

    追求共处之道,探讨合意空间,便是和谐的前提。

    一切冲突,都是基于偏见。这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有人说,龚定庵这句诗,关键在于“不拘一格”四字——但对于现今的教育者而言,难就难在对“格”——种种传统的选拔形式的突破,以及突破后所承担的各种舆论风险。

    突破或者不突破,这是一个问题。

    两年前,川大面对一个甲骨文考生——黄蛉,选择过突破,引逗得不少人欢呼雀跃,被视为“不拘一格”的表率;没料到两年后,“怪才”黄蛉竟然面临着被从川大“放逐”的危险——他的导师何崝教授在一对一的教学过程中,发现黄蛉在古文字方面的研究水平实在不怎么样。教授说这孩子的“学习情况不理想,在甲骨文方面也没有多大造诣。”对当年力排众议招来这位的“怪才”,连老师都竟然感到绝望了。

    看,就算你慧眼识得偏才、怪才,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培养出不世出的大才。事实上,现实的尴尬往往与诗意的浪漫,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可想而知,现在川大的校长算是顶在杠头上了。错就错在那个“不拘一格”降下的,可能真不是人才。

    听,大多数的批评声音,不出所料,主要是针对校方的,你本身教学资源就不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请问:如果您拥有一千万元钞票,但这些钱会旋即作废,你会用它做点什么呢?——“京沪高铁”刚开通不久,曾被媒体称为“亚洲第一站”的南京南站,就告知了您一个答案:可用这笔钱,将三四千平米的北广场铺满花岗岩地砖,然后,再全部敲掉,按市面上的价格,花岗岩地砖每平米200-1000元,工程总造价差不多在一千万左右……事实上,这些地砖从铺上、再到砸掉,真的仅有十天。

   

    做任何事情,很快的速度,很高的品质和很低的成本,三者最多只能得其二。对应到工程上,即是工期、质量和造价的平衡关系。我想“京沪高铁”的开通时间,一定不会是临时拍脑袋决定的,既然工程截止日期早就被锁定了,怎么会出现“抢工期”呢?

 

    有三种可能:一,因为各种不可抗力,导致工期延误;二,原来的工期设计就非常不合理,算少了,根本来不及完成,为了不承担违约责任,施工方当然“能抢则抢”;三,正常的工期本来没这么短,但迫于某种“献礼”压力,上级要求必须要完成……

 

    车站方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