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菁
李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214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选择

新中国刚刚成立时,父亲和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对新政权抱有一颗赤诚之心。他曾随全国政协组团到鞍钢等地参观,到江西参加“土改”,到新疆南北深入考察调研,写出了不少热情讴歌社会主义祖国新建设、新面貌的文章。对参加政府工作也满怀热忱,每日工作到深夜。父亲曾担任过新华书店全国副总经理、出版总署出版发行管理局局长等职,但对我们子女要求历来严格。在得知国家需要各类不同人才时,他毫不犹豫地把子女输送给国家。

19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6 22:35)
    最近看了一个人物很有意思,参加过东京审判,老人家已86岁,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健在者之一,于是很想赶紧找到他,看能否作个采访,但又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能找到他。上网查了下,看到老人名前有一头衔:南京大屠杀历史纪念馆顾问。终于找到组织了,按照经验,一般找到组织,就会顺藤摸瓜,找到我想找的那个人的电话。
    按照网站上显示的电话打过去,一位女士接了电话,嗯,很顺利,暗自高兴。
    “请问这是办公室吗?”我问。对方称是。我报了自家姓名,然后说明来意——想采访一位叫XXX的老人,他是这里的顾问,能否提供对方的联系方式等。
    “你是哪里的?”典型的南方口音,似乎隔着话筒也感觉对方眉头一挑。于是又老老实实报上一次。
     “我们不随便接受采访的,你打个报告过来。”对方口气很职业的样子。
     怎么就打个报告?我又不是采访你们纪念馆,只不过想通过你们找到你们的一个顾问——我耐心地解释了一下,又“诱惑”地说:“我作的工作不也是和我们纪念馆的目的一样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6 22:44)
 这块地荒了很久,今天还有人打电话给我说在看我的博客,真让我羞愧得恨不得撞墙。现在已经算重新开工了吧!最新写的一篇口述是关于陈立夫的。之前母亲大人听说我在采访此事,又是好奇又是担心,生怕我分寸掌握不好又惹麻烦。目前为止,一切还好。“三联”的博客群上转载了片段,看看了网友的评论,煞是有趣。支持陈立夫和反对陈立夫的都在指责对方不懂历史。真正的“懂”是什么样子的?想来我也怅然。或许还需要沉淀更长的时间才能看清某些事、某些人的真实面目,想来还算幸运的是,至少,“陈立夫”可以公开发表在我们的杂志上。
   
 
    摘抄一段陈的儿媳讲述的一段与《色戒》有关的往事。也算是小八卦。采访时,她还讲了蒋经国、蒋纬国的一些家常里段,甚是有趣,可惜不让我发表。等待时机成熟后,我想会有讲那一段历史八卦的一天——如果还有人感兴趣的话。
 

最近《色·戒》的热映,中统的那段历史又引起很多人兴趣,这里面也有公公和丁默邨的一段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偷个懒,贴上最近发表的口述,也算是更新一下。
每篇文章都有遗憾,这篇也不例外,甚至更多一些。刘文辉的故事还包含了两块比较重要的部分:其兄长刘文彩的故事,以及刘文辉部队在泸定桥时的一些细节,可惜刘元彦都不让我提这些。写好的刘文彩的段落,也不得不全部删掉。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将这些细节全部还原吧。
 
 

我的父亲刘文辉

 

(导语)作为川系军阀的代表人物,刘文辉曾经历了军事的起起落落和政治的波谲云诡,他的人生历程,也正是中国那段风云变幻的历史见证。

长子刘元彦出生时,正值刘文辉军事生涯的顶峰。如今年近八旬的刘元彦在北京一座普通的居民楼里过着他安静的晚年生活。刘元彦退休前任人民出版社编辑,在说话间眉眼总是带着笑,很难想象眼前这位老人是一位出生于军阀之家、当年曾过着优裕生活的“大少爷”

(正文)刘氏家族与川系军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刘湘和父亲刘文辉一共构成雄踞四川的军阀势力,但其实我们的祖父辈只是四川的一普通农户。

父亲1895年1月出生于四川大邑一农民之家,是6个兄弟中排行最小的一个。13岁时,父亲考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x
 多谢三联李小昂同学的技术支持,我这个笨人才能把照片贴上来。那天唐德刚的夫人一直在忙来忙去,抱歉没有他俩的合影。第一张是唐德刚一边看着我的名片,一边在我'强行索要'的书上签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9 16:52)
    坦率地说,虽然作记者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采访不少,但这次见唐德刚,心里还是着实没底,一路上脑袋里想的全部是该如何采访的问题,又觉得乱七八糟整理不出个头绪来,后来索性把一切都放下,告诉自己:放松,就像在生活中见到一个你感兴趣的老人,跟他随便聊天,请他讲过去的故事那样。
    老人家对我很是热情,虽然自己走路已是颤颤巍巍,却还要努力着招呼、安置。印象很深的是家里的客厅里除了胡适的字,还有一幅大熊猫图案的挂毯,以至于置身其中时常忘了这是在异国他乡。
    坐在这个“阅人无数”的老人面前,原来关于采访的种种设计一下子抛在脑后,许多问题自然而然地就脱口而出:“您的个人口述史是如何开始的?”“当初是如何胡适一起做口述史的?”“比较你做过的口述史的几个人,李宗仁、胡适、顾维钧……?”“话如其文”,老人家的回忆也像他的文章一样妙趣横生。比如说,为何未给张学良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2 20:49)
   昨天一直试着把我在唐德刚家拍的那幅字贴上来,试了几次未果,系统提示我文件太大,很是纳闷:前几天贴的蒋介石家人的照片好象比这个大多了,怎么可以贴上去呢?我是个技术盲,也只好乖乖地放弃了。说到技术盲,还得声明一句,旁边加的那几个链接都是三联的李小昂同学帮助的,我自己也不会加入,所以现在还只有朱伟等孤零零的三个链接,今天突然感觉有点拍马屁的嫌疑。明天问下李小昂同学,争取把那照片贴上来。
    言归正传,再说唐德刚。
    唐老先生几年前发过一次病,身体大不如前,毕竟是八旬老人了。去之前何先生就提醒我,他的夫人管得很严,轻易不让外界太打扰他。对此,我在几次电话中也略有感觉,可能老太太觉得大老远从大陆来的,不好拒绝吧。
   记得那天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此前一周,我还买了当晚八点在百老汇看《歌剧魅影》的票。心想,这时间怎么也够了吧,却未想好事多磨。
   在车上真的感觉百爪挠心:既不好意思使劲催促义务开车带我去的人,也不好意思一再打电话向老太太解释如何堵在路上。好在第N次打电话过去时,老太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来无事,这几天又翻看唐德刚写的《胡适杂忆》,书的第一页是胡适当年写给唐德刚夫妇的一幅字,一看之下,倍觉亲切。因为这幅字,当年去唐德刚家拜访时曾亲眼见过,就在一上楼迎面的墙上,镶在一玻璃框里,整幅字并不大,似乎很随意地挂在那,却显示了主人特殊的身份和背景。
   “唐德刚”这个名字是大学时知道的,印象中是在图书馆偶然翻到《胡适口述自传》时,一看就爱不释手,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传记方式,而唐德刚的旁征博引的注释似乎比胡适的正经八百的回忆更有趣。也正是这本书启发了当年对胡适朦胧的兴趣,那时胡适还不像现在那么热。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直接面对面地采访唐德刚。
    2003年宋美龄去世时,写一篇关于宋美龄的报道,一下子想起唐德刚,他应该是谈那段历史最好的采访对象。托美国一个中文媒体的朋友,拿到了唐德刚的电话。在美国那么多年,但唐德刚的安徽口音依然很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8 23:55)
  已经歇工三个星期,感觉手生得很,好象不太会写文章了。一向自嘲自己是属驴的,后面没有主编拿着鞭子赶,文章就永远写不出来。
  这周的计划是把春节前采访的人物赶紧写出来,今天强逼着自己进入状态,电脑开了整整一天,刚才才发现一共才写了不到一百字。
  哎……想起我的前任领导曾喟然长叹:“不把枪顶到你的腰眼上,你是永远写不出来。”卖文为生这么多年了,这懒毛病还是没改。
   春节前采访的这位老爷子叫卫道然,是著名将领卫立煌的儿子。当初没有一鼓作气写出来,就是觉得卫立煌涉及的历史实在太复杂,从北伐、剿共、沂口战役、远征军滇缅作战一直到国共内战,几乎牵涉了20世纪上半段最复杂的那段历史。
   卫道然住在东棉花胡同的一座小四合院里,来来往往的人一般不会知道,这个乐呵呵的老人家竟然有这样的家世。而且,香港著名电影明星林黛(程思远之女)当年竟然是他的女朋友。那天采访时忍不住好奇之心问起他,老人家爽快地承认,然后恨恨地骂“龙五”(龙云的第五个儿子),若不是因为这个龙五,林黛也不会自杀……那些在外人眼里都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却都是他们曾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9 21:08)
 刚刚交上了一期关于蒋介石日记的报道。图片很好看。
(这是我拍的蒋方智怡。60多岁的人,风韵犹存)
(还有一些是胡佛提供的蒋介石日记的照片,老蒋和小蒋的字都很漂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