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菁
李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213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2-26 22:35)
    最近看了一个人物很有意思,参加过东京审判,老人家已86岁,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健在者之一,于是很想赶紧找到他,看能否作个采访,但又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能找到他。上网查了下,看到老人名前有一头衔:南京大屠杀历史纪念馆顾问。终于找到组织了,按照经验,一般找到组织,就会顺藤摸瓜,找到我想找的那个人的电话。
    按照网站上显示的电话打过去,一位女士接了电话,嗯,很顺利,暗自高兴。
    “请问这是办公室吗?”我问。对方称是。我报了自家姓名,然后说明来意——想采访一位叫XXX的老人,他是这里的顾问,能否提供对方的联系方式等。
    “你是哪里的?”典型的南方口音,似乎隔着话筒也感觉对方眉头一挑。于是又老老实实报上一次。
     “我们不随便接受采访的,你打个报告过来。”对方口气很职业的样子。
     怎么就打个报告?我又不是采访你们纪念馆,只不过想通过你们找到你们的一个顾问——我耐心地解释了一下,又“诱惑”地说:“我作的工作不也是和我们纪念馆的目的一样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x
 多谢三联李小昂同学的技术支持,我这个笨人才能把照片贴上来。那天唐德刚的夫人一直在忙来忙去,抱歉没有他俩的合影。第一张是唐德刚一边看着我的名片,一边在我'强行索要'的书上签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9 16:52)
    坦率地说,虽然作记者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采访不少,但这次见唐德刚,心里还是着实没底,一路上脑袋里想的全部是该如何采访的问题,又觉得乱七八糟整理不出个头绪来,后来索性把一切都放下,告诉自己:放松,就像在生活中见到一个你感兴趣的老人,跟他随便聊天,请他讲过去的故事那样。
    老人家对我很是热情,虽然自己走路已是颤颤巍巍,却还要努力着招呼、安置。印象很深的是家里的客厅里除了胡适的字,还有一幅大熊猫图案的挂毯,以至于置身其中时常忘了这是在异国他乡。
    坐在这个“阅人无数”的老人面前,原来关于采访的种种设计一下子抛在脑后,许多问题自然而然地就脱口而出:“您的个人口述史是如何开始的?”“当初是如何胡适一起做口述史的?”“比较你做过的口述史的几个人,李宗仁、胡适、顾维钧……?”“话如其文”,老人家的回忆也像他的文章一样妙趣横生。比如说,为何未给张学良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8 23:55)
  已经歇工三个星期,感觉手生得很,好象不太会写文章了。一向自嘲自己是属驴的,后面没有主编拿着鞭子赶,文章就永远写不出来。
  这周的计划是把春节前采访的人物赶紧写出来,今天强逼着自己进入状态,电脑开了整整一天,刚才才发现一共才写了不到一百字。
  哎……想起我的前任领导曾喟然长叹:“不把枪顶到你的腰眼上,你是永远写不出来。”卖文为生这么多年了,这懒毛病还是没改。
   春节前采访的这位老爷子叫卫道然,是著名将领卫立煌的儿子。当初没有一鼓作气写出来,就是觉得卫立煌涉及的历史实在太复杂,从北伐、剿共、沂口战役、远征军滇缅作战一直到国共内战,几乎牵涉了20世纪上半段最复杂的那段历史。
   卫道然住在东棉花胡同的一座小四合院里,来来往往的人一般不会知道,这个乐呵呵的老人家竟然有这样的家世。而且,香港著名电影明星林黛(程思远之女)当年竟然是他的女朋友。那天采访时忍不住好奇之心问起他,老人家爽快地承认,然后恨恨地骂“龙五”(龙云的第五个儿子),若不是因为这个龙五,林黛也不会自杀……那些在外人眼里都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却都是他们曾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11 17:17)
不是我突然变勤快了,一天一口气写了三篇。是辛勤的新浪工作人员,把俺以前写的旧文一股脑贴了出来。很多事情明明是旧闻,一贴出来仿佛变成了“新”闻(比如高耀洁老伴郭爷爷是去年去世的,蒲熙修的女儿也是去年采访的),实在不是有意造豆腐渣愚弄读者。见谅!
 
TO:老梁,老陈,知道你们是一直潜伏的阶级敌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9 14:37)
刚才收到短信,得到郭爷爷去世的消息,明知这是迟早的事,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郭爷爷是高耀洁的老伴,2003年12月底三联的“年度人物”选了高耀洁,受命去郑州采访她。坦率地说,从个人角度讲,我可能更喜欢郭爷爷一些,跟着部队入关多少年,仍保持着浓浓的东北腔。他性子温和,和嫉恶如仇,非白即黑的高截然不同。
老太太总在外面得罪人,老爷子整天在家里担惊受怕。采访最后一天,老太太接到一神秘电话,说晚上有贵宾要见她。老爷子一直怕高在外结仇太多,被人暗算,接到这样的电话不知是真是假,正好我在,三个人商量,我以她家的助手或保姆身份出现,为此,还特地换了小保姆油渍渍的棉服,老太太又嘱我擦去口红。临行前,老爷子一再颤巍巍地跟我说:“闺女,小心啊,老婆子交给你了……”
高当年有点出身问题,推测她嫁给丧妻的郭爷爷多多少少有些委屈。她家一直没洗衣机,郭爷爷在家洗衣服做饭,直到快80岁了,才找了个帮手替下他。高的儿子抱怨母亲对父亲不好,高却说:“我最近对他已经不错了,半夜还过去看他睡得怎么样……”或许,社会需要高这样的人,但对家庭来说,她确实是不称职的。
一年前,听说郭爷爷得了癌症,一直想找机会再去郑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9 14:32)
周一采访浦的女儿袁,谈及浦的情感世界,自然谈及浦的前夫袁子英。她突然说了一句:“我大姑说当年父亲还和石评梅谈过恋爱!”一听也很意外,马上很八卦地问:“当年石评梅拒绝高君宇,我记得说是因为她被前男友伤了心,所以对男性比较排斥和怀疑。你父亲不会就是那个前男友吧?”好在袁不以为忤,只是很认真地回答:“那个我就不知道了。”

    小时候和姐姐看了不少爹那里存的历史杂志,但多年以后,我很沮丧地发现,对大历史的脉络,什么哪一年什么伟大人物作了什么惊天动地之举仍是两眼一抹黑,经常颠三倒四,张冠李戴,但对那些文章不经意透露的那些好玩的琐碎,却记忆颇深。比如石评梅,不记得她如何为中国的文学事业和妇女解放运动作了哪些卓越贡献,却记得人家这点花边新闻。说实话,当年看石大才女的情感经历,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我坚信石是爱高的,但为了一个曾伤害过她的男人而拒绝高君宇,等高君宇去世了她又追悔莫及......上大学后的某年清明,特地坐了很远的车跑到陶然亭看这一对苦命恋人。

    2002年采访因怀孕而被开除的女大学生,发现她竟然在学校要求的“检讨”信里这样写:当年看了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5 15:50)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把上一年作的系列报道结成合订本出版,像2005年的“抗战系列”,2006年的“走进西藏”。那天主编拿了一本新作好的西藏过来,看到我,告诉我那篇惹麻烦的班禅的女儿没有收进这个合订本里。我深表理解,这可是去年我的重大罪证之一,害得三联的大领导们都亲自跑到上级主管单位那里说明情况,不断沟通,才免于杂志被收回的噩运。看到这个合订本,原来的4页文章已被取下,代之以广告,想来颇费周折。 此其一。主编刚走,发行的范老师又到。告之,将去年作的1976年系列也结成合订本,送给广告客户。“你的那篇1976也没敢收进去”。更不意外,此为去年犯下的罪证之二,性质及后果较上一篇更为严重。详情不述。只是觉得我是主要“事故责任人”,去年害得大小领导以及同事都陪我“深入学习”,颇为不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2 16:04)

(这是去年4月写的一篇旧文,一转眼,一年又倏乎而过,以此纪念吧。)

细想起来,在三联的停泊竟然已快五年了。2001年的4月底,应李大人之招到安贞大厦和他见了第一面,中间断断续续地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7月份从新疆旅游回来,才算是正式进了三联。

某一日突然发觉,今年的春天也是我到三联以来出差最少的一年。

2002年4月,国航釜山空难,突然被发配韩国采访,第一次出国采访,印象深刻。犹记那天在医院采访被一中国幸存者气得满面通红、拼命忍住眼泪的场面,也记得孤身一人漂到汉城,半夜醒来花了好长时间才想起在哪里……

2003年4月,非典。困在北京,某日,社会部临时起意,四男四女跑到圆明园划船,成了非典时期一个温暖的记忆……

2004年4月,借了欧盟赞助之机,跑到法国、意大利和希腊游走一圈。东施效颦,故意模仿罗马假日的公主,拿着冰激淋坐在高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14:35)

周一,阴冷,去后海旁边小金丝胡同拜访了92岁的杨宪益。
说实话,此前一直不敢有叨扰他的想法,虽然很多年前就在《读书》上看他的文章,对他的大名早有耳闻,但由此也生出许多敬畏,总觉在他面前一亮相,便现在我皮袍下面的浅薄和无知来。
这次鼓足勇气,多半还是因为杨苡。
杨苡是杨宪益的小妹。说起来,杨家兄妹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老大杨宪益自不用提,老二杨敏如是老燕京大学的学生,后来在北师大中文系教授,研究中国古典文学的,丈夫罗沛霖是留美博士,前段时间〈大家〉还采访过他。

杨苡是兄妹三人最小的一个,我和她去年10月底写巴金的时候认识的,那一次专程去南京采访了她,我和这个86岁的老太太属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