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德刚(3)

(2007-05-29 16:52:19)
    坦率地说,虽然作记者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采访不少,但这次见唐德刚,心里还是着实没底,一路上脑袋里想的全部是该如何采访的问题,又觉得乱七八糟整理不出个头绪来,后来索性把一切都放下,告诉自己:放松,就像在生活中见到一个你感兴趣的老人,跟他随便聊天,请他讲过去的故事那样。
    老人家对我很是热情,虽然自己走路已是颤颤巍巍,却还要努力着招呼、安置。印象很深的是家里的客厅里除了胡适的字,还有一幅大熊猫图案的挂毯,以至于置身其中时常忘了这是在异国他乡。
    坐在这个“阅人无数”的老人面前,原来关于采访的种种设计一下子抛在脑后,许多问题自然而然地就脱口而出:“您的个人口述史是如何开始的?”“当初是如何胡适一起做口述史的?”“比较你做过的口述史的几个人,李宗仁、胡适、顾维钧……?”“话如其文”,老人家的回忆也像他的文章一样妙趣横生。比如说,为何未给张学良作口述史,他说张学良从台湾到纽约后一直住在“女朋友”贝太太(贝聿铭的继母)家里,赵四几次来找他;而唐德刚请张学良与贝太太一起吃过饭,而被赵四“怀恨在心”等,太多的掌故。
     不过,毕竟年岁不饶人,老人家经常在一个话题中跑了题,扯到另一个话题很远,远到忘了当初谈的是什么,不得不狠心打断他,让他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那些过去的事,过去的人,剥去了历史的刻板与成见,就那么鲜活在浮现在他的回忆中。不知不觉已是三个小时过去,外面的小镇已完全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他的夫人间歇会走过来,又听到她打电话出去订了一份中餐,可是也是委婉提醒我们。不能再厚着脸皮呆下去了,当起身跟老人告别时,他像个孩子一样说:“再呆一会嘛!”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他夫人,好象在抱怨她不给充足的时间。其实我何尝不想就这样坐在他身旁,听他讲那些五彩斑斓的故事?但是实在不忍心让他太疲劳。
    来美国前,没想到会真的实现见唐德刚的心愿,所以也未准备什么。临行前,厚着脸皮向他提出,让他送一本他签名的书。老人家答应了,哆哆索索地找出他写的一本《史学与红学》,又戴上老花镜,很认真地看我的名字,一笔一划地在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像我们来的时候一样,腿脚不方便的老人家依旧站在二楼楼梯上向我们挥手告别。走出那幢白色的小楼,心里却莫名地涌起一阵失落和惆怅,虽然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