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关张恨水

(2007-03-22 15:43:43)
        上期口述写了张恨水,三联的博客群加了“口述”这一块,全文登了这篇文章,刚才上去一看,已经有一百多条评论。看来,记住这个名字的人还真不少。
 
        去年夏天采访吴敬琏的姐姐吴敬瑜,为她作一篇有关其母亲邓惺之的口述。第一次在吴敬瑜那里知道了“张恨水”的踪迹,因为邓惺之办的报纸聘请过张恨水。此前一直觉得这个人从解放后就消声匿迹了。吴敬瑜大体讲到那时张恨水家里如何困难,因为人口多,张恨水要供养前妻以及诸多孩子。总之记忆里留下了这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当时曾向她讨要过张恨水后人的联系方式,她说,前几天还有来往,自从她母亲去世后,渐渐地就断了联系。
  
        这件事搁了好久,直到有一天在三联地下闲逛,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本书——《我的父亲张恨水》。赶紧联系出版社、联系编辑,终于拿到了张恨水的第4个儿子张伍的电话。打电话时,张伍在那边迟疑了一下,说,自己历来很低调,但看在三联的面子上,算是同意了。
 
        张伍是个很健谈的人,毕竟是学京剧老生出生的,声音洪亮,底气十足(顺便提一句,他的夫人是学青衣的,与他是中国戏曲学校的同学,看当年的照片,实在是个美人,采访中间她回家了,按她这个年龄来说,依然是个老美人)。可能是整理父亲的东西多了,上来就为父亲的一生总结了若干条,一来二去半小时就没了。好不容易找个空歇打断他,从那些细节问起,老人才算是跟着我的节奏配合起来。

       张家一直很低调,这可能是因为张恨水的东西在革命年代里显得太不入时,红极一时的大作家成了边缘人物,全家人都夹着尾巴。张恨水年轻时最早被成舍我慧眼相中,在《世界晚报》作起记者;后来又被邓季惺高薪聘去,巧的是,成舍我的儿子成思危、邓季惺的儿子吴敬琏现在都是“闻人”。问张伍与他们是否还有来往,他说只是认识,但并无交往。他打趣地说,某一次会议,他与张友鸾的儿子坐在台下,成思危、吴敬琏皆坐在台上,他们自我解嘲地说:老板的儿子还是老板!

      采访前查了不少资料,张伍的母亲周南是张恨水的第三任夫人(实际上当初是偏室的身份),第一任是母亲给选的,有名无实;第二任无共同语言;直到遇到最后一位,张恨水才找到感情归宿。应该是个很丰富的故事,试探着向张伍提起这个话题,没想到他很坚决地说:“我不想谈论这方面的话题。”没有勉强,只好作罢。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寻找那些花边新闻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