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人物的小细节

(2007-03-25 11:04:41)

去年4月,写了一篇大翻译家杨宪益的口述,这是我作了这么长时间的口述,采访最长时间的一位(一共去了六次),单是采访原纪录整理出来就2万多字,其实采访时已经知道仅仅为一篇口述,是不需要问的那么细致的,可能更多的,还是出于对这位老人家的尊重吧。

拼命删,还是写了5页。交给李大人,让他全权处理。李大人告诉我,只是删了杨宪益说的柯庆施的好话(解放初期我在南京市政协作秘书长工作,市长柯庆施是安徽人,拿我当同乡看,我们经常一起吃饭、聊天。他也没有汽车,来往或骑车或步行,当时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意料之中。意外的是,周二上班时,主编大人特地跑来告诉我:三联的大领导把钱钟书那段删了。我一时想不起来哪一句话有冒犯之处,第一反应是杨说钱在牛津时是书呆子,心想这也不算什么坏话啊,就算杨不说,地球人也能看出来?主编说,是把杨评价钱“英文不是很好”拿掉了,据说是怕杨老太太看了不高兴,找上门来。


这是第二次被删掉了与钱大学问家有关的细节。上一次是写邵洵美(原文:《围城》里的“赵辛楣”在上海话里与“邵洵美”的发音很像,许多读者以为钱钟书是在影射爸爸,其实不然。许国璋为了这事还责问过钱钟书,两人发生争执,从此不和)。拿到杂志时才发现,许国璋与钱钟书失和之事,也被删掉了。顺便提一句,杨宪益对许国璋的名声也不太以为然,这也难怪,用主编大人的话说,到了他那个水平,会觉得谁的英文好呢?

关于钱大学问家的事,固然敬佩有加,十年前故作高深地买了一套管锥篇,但翻了一页就没再看第二眼。印象深刻提若干年前看到过钱家邻居,应该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写的如何与这两位大学问家打架之事,细节丰富,此前,在杨绛的书里已无数次含沙射影地提到过这位邻居。不知是否受这篇文章影响,后来再看《我们仨》,并未感觉像诸多人在媒体描述的那般感动。反倒从字里行间感觉出,这位都八十多岁的杨老人家,对当年的一些旧事还是那般耿耿于怀,倒真是有点较真的可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悄悄进村
后一篇:关于毛岸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悄悄进村
    后一篇 >关于毛岸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