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天京城正式降下第一场雪,勾引出无数或真或假的诗情。仿佛天一下雪,人便成了诗人。


今朝想到韩愈的《春雪》: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真觉得无比切合当下。于是兴起,整理了些许关于雪的诗词,以飧各位佳客。

 

雪和明月、青山、杨柳、桃花一起,形成了古典诗词中极为鲜明的独特的意象。在这样微寒淸欢的日子里,即使不能温酒小酌。我们也可以对着古典诗词里的佳词妙句,回味一下那些尚未消散的情怀。


 

(排名不分先后)

 

首先跃入脑海的是明末第一文艺男张岱的散文《湖心亭看雪》:崇祯五年十二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头看自己写过的文字,我坦然发现,再也回不到以往的甜腻。一如我现在的样子,褪去了婴儿肥之后,变得轮廓清晰,面容清冷。

愈来愈像一棵植物,亦如岁月,越用越薄。

这些年来,无论是内心还是外表,我都越来越像一个藏族女人。当然不必编满头的小辫,戴廉价的头饰,穿得花红柳绿,像民族歌舞团的演员那样。

愿我们两两相望,各生慈悲心肠

只是简简单单的藏装。窃喜的是,每次当我穿回藏装,素颜回到拉萨,所有陌生人跟我打招呼说得都是藏语。(这真是很让我得意的事,必须拿出来隆重显摆之。)

当然我有学藏语,不过我这种性格,显然不会很刻苦,但努力发音标准,学会使用敬语。每一次回去,都能学会几个新词,连蒙带猜的,可以勉强搞定那些日常的问好和对话。

我曾遗憾自己不是出生在西藏,现在觉得这样也好,如果直接出生在西藏,我可能就不会写作了,写作还是很重要的事和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为一个出生在安徽的人,我实在是对徽菜兴趣缺缺。每次人家要请我吃徽菜,或是我要请人吃徽菜,我都是心头握草,强颜欢笑。


人民文学出版社边有一家徽菜蛮有名,我每次去找他们聊工作,宋同学都会将午餐订在那里,导致我能把菜单背下来。最后我忍无可忍发飙:“东边那么多好吃的,你有点创意行不行?要是再让我吃徽菜,我就掀桌子!”


谦谦君子白面书生被我的河东狮吼吓住了!立马屈服:“那你选,你选。”


不顾形象的好处是,我成功抢回了餐厅控制权,愉快的率众去金宝街吃了粤菜。



photo@webdo


真想不通李白晚年寓居东南,特别是安徽时,是怎么忍过来的。乐观的估计,是因为他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许多不是仓央嘉措的诗歌,都要托名仓央嘉措,这是尊重,还是亵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答案,我们不予论断。但近年确实掀起了一股仓央嘉措热。无数人模仿着他的语气说话。

正版的仓央嘉措诗歌应该叫做“道歌”,它的内容和寓意或许只有作者才能真正清楚。

佛说,三界如幻,我们解读仓央嘉措的诗歌也不过是梦中说梦罢了。

少年的爱情

永远不够用

一杯酒足以了却一件心事

为午后预设的独木桥

在天亮前就被

一个女子梦断了

渐悟也好

顿悟也罢

谁能说清

从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

今天推荐的这首诗呢,百分之二百是托名仓央嘉措的伪作。却不妨碍我想起仓央嘉措真正的作品。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雪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雪和雨不同,雪让人觉得清冷,雨让人觉得阴冷,雪让人觉得超脱,感受到天地浩大,雨让人觉得困缚,深感人世坎坷崎岖。


小时候,身在江南,冬季有下也下不完的绵绵阴雨,好容易盼到下雪,多半还是雨夹雪,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化了,冷嘛冷得死,雪景是一点没落着,叫人沮丧的很。这种感觉就像答应给吃一顿大餐,结果给了一碗冷粥。


鼓足余勇盼到大雪降临,那一天早起上学都很带劲,奈何江南小城格局局促,一场雪下得后继乏力,气势全无,沾染了人间烟火味,看得人心绪凋零。




江南的深寒天气,暮云低沉,或许只有想起白乐天的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雪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雪和雨不同,雪让人觉得清冷,雨让人觉得阴冷,雪让人觉得超脱,感受到天地浩大,雨让人觉得困缚,深感人世坎坷崎岖。


小时候,身在江南,冬季有下也下不完的绵绵阴雨,好容易盼到下雪,多半还是雨夹雪,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化了,冷嘛冷得死,雪景是一点没落着,叫人沮丧的很。这种感觉就像答应给吃一顿大餐,结果给了一碗冷粥。


鼓足余勇盼到大雪降临,那一天早起上学都很带劲,奈何江南小城格局局促,一场雪下得后继乏力,气势全无,沾染了人间烟火味,看得人心绪凋零。




江南的深寒天气,暮云低沉,或许只有想起白乐天的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此时黄昏尚浅,暮色未深。

 

窗外。一场雪飘然而至,纷纷扬不知何时能止。转眼间下得大了,看远处都迷离。仿佛日与夜合拢,将人藏匿其中。

 

我坐在路边的藏茶馆,喝着酥油茶。寒气黏着身体,挥之不去。茶汤的那点微薄的暖意,来不及落到胃里,就消散在身体里。只有靠近炉子是暖的,然而烤得久了,脸颊又会发干。

 

身后的棉布帘掀起放下间,发出噗噗的声响。刚进屋的人,会习惯地跺两脚,借以赶走依附在身上的寒气。

 

除此之外,屋里仍是安静的。大家静静地喝茶,添茶。上了年纪的人话不多,声调也不高,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喝茶诵经。有的人会多点一碗藏面,呼哧呼哧吃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年来,《艽野尘梦》这本书,在我心里始终有一个特别的位置。作者陈渠珍是后来的“湘西王”,沈从文在他手下做过文书,受他资助,才得以北上,从事文学之路,终成一代大家。

 

陈渠珍虽为武人,却是儒将,不言则已,落笔即有风雷之声,亦不乏温柔缠绵之意。他的《艽野尘梦》以文言写就,文辞隽雅得当,读来饶有古意。以其文学水准而言,并不亚于沈从文的《边城》,就我个人而言,还更偏爱《艽野尘梦》一些。

 

《艽野尘梦》最初面世时,只是寥寥几十册的自印本。也许是这本书,从一开始就是回忆录,并不打算成为面对普通读者的畅销书,所以读起来异常真实可感。

 

这书有新旧两个版本(现在或许更多),我因此读过两遍。一开始是当成藏地史料来研读的,初读几行序言,尚觉得他对藏传佛教的历史记述有谬误之处,后读到最后他们寓居西安,西原染病过世那一段,感同身受,忍不住大哭,自觉手中这本薄书,有千斤重。

 

西原临终说道:“西原万里从君,相期始终。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今家书旦晚可至,愿君归途珍重。”

 

她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腊日》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是腊八节,在重度雾霾的北京读到杜甫的《腊日》觉得感伤,相当有黑色幽默。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千年前的长安和今日的北京同为帝都,可是,千年前的长安冬景,脉脉春色,已经不是今天被雾霾所困扰的人们所能看见。那天出门的时候还在说,如果北京没有雾霾的话也是很美的,天气好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启程去蓝毗尼的时候,是尼泊尔时间的清晨六点。

白日里喧嚣的加德满都此刻异常安静,像妖娆的舞娘裹紧了沙丽沉沉睡去……

酒店华丽如宫殿,穿廊而过,连侍应生都未出现。踏足在密厚的地毯上,仿佛行走在别人的梦中。


昨夜有人在此举行了盛大的本地婚礼,歌舞欢腾,篝火不熄。尼泊尔和印度一样,一墙之隔,就是九重天界和烟火人间。

窗外的楹蓝花不知疲倦的开着,紫色的花树,映着鹅蛋青色的天空。震后的加都,细看着还有疮痍未愈的倦容,但那些美好的小细节依旧鲜活如初。

车经过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博大哈佛塔,那双佛眼依旧含笑温柔。

博大哈佛塔于我而言,是如坛城般的存在,我看见它就仿佛看见布宫,因为那里,每天也会有许多僧侣和藏人在不知疲倦的转塔,转经,当我加入他们的行列,口诵真言,感觉千山万水,我们常在一处。

四年前我来到尼泊尔的时候,是为了转机去不丹,有限的时间里,我浏览了加都所有的知名景点,也去了博卡拉,唯一没去的,是一直念念于心的蓝毗尼。

三年前去印度的时候,赶到菩提迦耶跨年,在正觉塔下长跪安禅,那时升起的念头是,我一定要去蓝毗尼,去到佛陀出生的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