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意如
安意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47,569
  • 关注人气:44,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经漫谈(五)

(2016-03-20 17:05:50)
标签:

杂谈

比庄姜更无奈的,应该是后来齐国的小公主宣姜了。(庄姜因嫁与卫庄公而被称为庄姜,姜是齐国的国姓,立国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姜尚,姜子牙)宣姜因嫁与卫宣公而被称为“宣姜”,卫国是齐国西边的篱屏,为维系关系,两国屡有嫁娶之事。

宣姜本是卫宣公为太子伋所选的妻子,太子伋虽然出身也不算光明(宣公与其庶母夷姜偷情所生之子,宣公即位之后将其立为太子,这乱的!)但人品端方,儒雅俊美也是闻名诸国的,这郎才女貌的良配,到了卫国求亲使者回报给宣公时就全变了味。

卫国求亲的使者是宣公的亲信,深知主公的趣味,回国之后,跟宣公极言宣姜的美貌,宣公一听动了色心,马上策划派太子伋出使宋国,使者则打着为太子迎亲的旗号去齐国迎娶宣姜。

宣公为掩人耳目,紧赶慢赶,在淇水河边修了一座行宫,名为“新台”,宣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迎进了新台,嫁给了老而好色的卫宣公。古时男子结婚早,那时也没有照片,宣姜和她的陪嫁都没有见过宣公和太子伋,不留神的话,宣公冒充太子伋是说得过去的!(其实卫宣公相貌也不算极丑,要不然年轻时也不能和庶母私通,还生下个英俊潇洒的儿子伋,罢特!人品极渣!)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本想嫁个美少年,谁想变成糟老头)——我都能想象出宣姜得知真相后惊愕和崩溃。麻蛋!说好的小鲜肉呢!说好的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呢!变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王妃。

可她除了接受现状还能做什么?和太子伋之间已经不可能。她的父亲齐僖公对此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没有特别愤怒。反正女儿就是用来和亲的,既然木已成舟,闹大了对谁都好处,再说,嫁给现任国王比嫁给下任国王更保险不是吗?春秋时,没有程朱理学强调的“贞洁烈女”的观念。一女再嫁、三嫁都是寻常事,只要自己不在乎舆论,旁人除了八卦点评之外,也不能将人直接侵猪笼。这种开放的观念一直延续到唐以后。

宣姜有没有愤而寻死我不好说,但她身边的陪嫁和随后齐国传来的消息,一定是叫她接受现实,不要寻死的!毕竟她的责任是和亲,不能为了个人得失坏了两国邦交(去他大爷的!)

再大的心伤都会被时间平复,宣姜渐渐淡漠了错嫁的羞辱,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不学着淡忘前事也无法面对以后的生活,诗经中的《新台》,《君子偕老》、《墙有茨》、《鹑之奔奔》,都是影射讽刺宣姜的。

她何尝不知,在世人眼中,她就是个淫妇、好一点也是个倒霉蛋、傻女。她是一个巨大的八卦制造机,是诸国臣民之间的笑柄。没有人怜悯她的身不由己,无力反抗。真正的始作俑者,反而无人去指责。

 宣姜很快生了两个儿子寿和朔。寿是个仁义的孩子,很敬重崇拜他的大哥伋;朔却是个阴谋家,一直想取代伋的太子之位。

朔对宣姜和卫宣公造谣说:太子伋从未忘记他爹的夺妻之恨,正阴谋造反,想杀死自己和寿。卫宣公这个历来阴暗的人,当然不惮把人往坏处想,何况当年事,是他对不起伋,以己度人,他立刻相信了朔的谗言,并决定派太子派伋到他国出使,让杀手埋伏在半路上杀死他。

宣姜没料到事情会到这一步。她不愿有人因此而死,更不愿意死去的是伋。

这些年来,她虽装作若无其事,却一直不能忘却这个情窦初开时,曾经令自己心动的人。她也曾怨恨过他的不争,却也深明他的不得已。她自己既然屈从了命运,就不能怨愤他的不争。

这些年来,偶尔宫廷中相见,伋给她留下的印象都是那么温厚端方,她懂他的情意和分寸,只是,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宣姜得知了宣公的阴谋,连忙让寿去给伋送信。从宣姜对此事的反应来看,她绝不是个心肠歹毒的妇人,她虽已无缘成伋的妻子,却也不愿伤害了他。

即使这是我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的臆测,即使宣姜和朔还有宣公都存了除掉伋的心,这说到底也是东方的君权父权对亲情的异化和侵蚀,到底还有一个纯善的顾念兄弟之情的寿。

伋得到了寿传递的消息。可惜,仁厚的伋不相信亲爹能对自己痛下杀手,坚持按原计划出发。

寿为了保全大哥,在送行宴上,将伋灌醉,取过象征使节的旌节代替伋出发了。杀手不分青红皂白,将寿杀死。伋酒醒过来,明白弟弟替自己去送死了,急忙追赶。他赶到的时候,寿已经倒在血泊里。伋痛骂杀手,醒过神来的杀手一不作二不休,将他也乱刀砍死。

有时候人性的自私让人心寒无语,而更多的时候,人的忠直,人性的无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厚宽广。“情”字不伪,“义”字不虚,其中的美好,足以支撑我们在人世的波诡云谲中风雨同舟。

《诗经》里的《二子乘舟》说的就是兄弟争死的这段惨事。“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你俩乘船走了,船儿飘飘远去。多么思念你们,心中挂念难以难除。你俩乘船走了,船影渐远渐没。多么思念们啊,愿你们不要再遭遇灾祸!)

国人尚且哀悯如此,可想而知,痛失至亲至爱的宣姜闻讯之后是怎样的痛不欲生。如果说,以前她是刻意选择麻木的活着,那么现在的她,真正是心如死灰。

尚有一丝天良未泯的卫宣公在杀死自己两个儿子后很快也因为愧疚而病死了。然而,宣姜的故事并未结束。

发生在宣姜身上的故事,一直让我觉得,认真的读历史就可以满足关于人生的各种想象,明白这个世界的曲折和辽远,不必生编硬造许多悲喜。

伋和寿还有卫宣公都死了以后,宣姜的阴谋家小儿子朔如愿当了皇帝,成为卫惠公,但好景不长,卫国的贵族趁他外出之际,拥立旧太子伋的同母弟弟黔牟做了国君,做贼心虚的朔,吓得不敢回国,流亡到了齐国。

而宣姜,这个所谓的“不贞之妇”,“红颜祸水”再次落到了任人处置的处境中……人生如蚁、谁都无法预知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

宣姜的哥哥齐襄公也是一朵闪闪发光的奇葩,他和亲妹妹乱伦的事,我打算下个章节浓墨细表。

也许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放纵肆意的人,他想出了一条“妙计”:让死去的卫太子伋的同母弟弟昭伯迎娶宣姜,完成他哥哥的当年未娶宣姜的遗憾。以慰亡灵的名义,巩固两国交好。(哎哟我去!好一条绝妙好计!去你大爷的!)

面对这种乱到头上草青青的情况,正常人都不会想当接盘侠,昭伯也是!他拒绝了这一提议。可卫国时而义正言辞时而臭不要脸的“贵族”们不想得罪齐国,居然同意这个荒谬的提议,还设计强迫昭伯与宣姜同房。

命如蒲草身不由己的宣姜还能做什么?好在她嫁与昭伯没受太大的委屈,她与昭伯先后生下了五个孩子:齐子、卫戴公、卫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其中不乏出色的子女,看起来也不全然是两两无情。

五个子女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许穆夫人,她是《诗经》中为数不多的女中豪杰。著名的爱国诗篇《鄘风·载驰》就是她的作品。当她那个不成器的哥哥卫懿公因好鹤亡国,她不顾许国君臣的反对,只身回国,招募军士,安顿臣民,共度时艰。许穆夫人有勇有谋,她一边安定人心,一边派人向齐国求救。在齐国的帮助下,卫国出现了转机,很快复国,还延续了许久的国运,一直苟延残喘,风雨飘摇的卫国神奇的成为春秋诸国中最后被灭掉的小国。

我说不清楚,人这一生所经历的无数变数是否暗含宿命。

我不知道宣姜回望来路时,会有怎样的怆然和感慨,但我相信,人生经历的每一次变数,都意味着一次再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