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意如
安意如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49,202
  • 关注人气:44,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尼泊尔蓝毗尼,追寻佛陀的足迹

(2016-05-04 16:16:47)
标签:

杂谈

启程去蓝毗尼的时候,是尼泊尔时间的清晨六点。

白日里喧嚣的加德满都此刻异常安静,像妖娆的舞娘裹紧了沙丽沉沉睡去……

酒店华丽如宫殿,穿廊而过,连侍应生都未出现。踏足在密厚的地毯上,仿佛行走在别人的梦中。


昨夜有人在此举行了盛大的本地婚礼,歌舞欢腾,篝火不熄。尼泊尔和印度一样,一墙之隔,就是九重天界和烟火人间。

窗外的楹蓝花不知疲倦的开着,紫色的花树,映着鹅蛋青色的天空。震后的加都,细看着还有疮痍未愈的倦容,但那些美好的小细节依旧鲜活如初。

车经过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博大哈佛塔,那双佛眼依旧含笑温柔。

博大哈佛塔于我而言,是如坛城般的存在,我看见它就仿佛看见布宫,因为那里,每天也会有许多僧侣和藏人在不知疲倦的转塔,转经,当我加入他们的行列,口诵真言,感觉千山万水,我们常在一处。

四年前我来到尼泊尔的时候,是为了转机去不丹,有限的时间里,我浏览了加都所有的知名景点,也去了博卡拉,唯一没去的,是一直念念于心的蓝毗尼。

三年前去印度的时候,赶到菩提迦耶跨年,在正觉塔下长跪安禅,那时升起的念头是,我一定要去蓝毗尼,去到佛陀出生的地方看一看。

如果这是执念,这也是好的执念。

这一次,在好姑娘柔漪的安排下,在亲爱的匡匡和悦悦的陪伴下我又回到尼泊尔,除了来朝拜莲师,拜见贡嘎和明就两位仁波切,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行程里,有去蓝毗尼这一项。

去年的4月,加德满都地震,引发珠峰南坡的雪崩山难,我的朋友都很揪心,哥哥更是亲力亲为的参与了后续很多的援救工作。当朋友圈都在传递加都满都地震的情况时,我一再的回忆起这个不那么富裕,却魅力十足的地方。

世界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十毁其八,博卡拉的户外线路遭到严重损毁,这一切,对这个国力贫弱,以旅游为支柱的国家来讲不算一个好消息。

是在修佛法之后,才更明白世间万事万物息息相关的道理,也更懂得,没有哪一处的苦难是真正与己无关的。你就是万物,万物就是你。我们既不能望而却步,也不能漠然相待袖手旁观。

众生都身处一个巨大的因果链上,差别只是短暂显现的福德和苦难不同而已,如果不能做到无缘大慈,同体大悲,那么终有一天,当我们自己身处苦难和困境的时候,会同样痛苦和绝望。

如果,自私自利能够让我们得到幸福的话,那么,这么多世以来,我们早就该得偿所愿离苦得乐了。而事实上,因为无明和我执,我们困缚在烦恼里,被业力推动着深陷轮回。

佛陀是这个世上我最感激,最崇敬的男人,普通的老师能交给我们知识,而佛陀教予我们的是智慧。同行的小伙伴王政说的对:“聪明靠的是头脑,而智慧,靠的是心。”

也是愈修佛法,愈能感知到因缘的奇妙,当它成熟的时候,你的心会突然灵光一闪,灵机一动,有一种声音会告诉你,就是此刻了。

快有快的好,慢有慢的妙,这时隔四年到来的因缘,默默延续,在此刻瓜熟蒂落,绽放成花。

机缘成熟另外的标志是,会有志同道合的人来到你身边,大家聚在一起,会非常满足开心。

去蓝毗尼的前一天,我们去到帕屏,那是被莲师和他的佛母加持过的地方,他们曾在此地修行。

我腰伤未愈,是被小伙伴们和仁波切的司机贡嘎护送上去的,累得他们吭哧吭哧,他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感激。每一次,在旅行和生活中,我都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善缘,它们帮助我达成心愿,让我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善意温存,也一再的提醒我,要用同样的方式善待别人。无论是一面之缘,还是有很深很深的缘分。

在莲师修行的小洞里和僧人们一起诵经,做短暂的观修。我总是惭愧平时自我感觉很良好,只有在和别人一起修行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散乱懈怠,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不想强调所谓的加持力,复述莲师的神迹,那些都只是表面的花哨而已,对于非佛教徒而言,都只是姑且一听的神话,对真正的修行人而言,山河大地,悉呈妙相,花鸟鱼虫,无非般若。

要参悟的,是一切显相背后的深义,重要的是,有一颗一心向道的心,以及明了这心万般幻化之后的实相。

走得越远,越要记得,是为什么而出发。

坐上小飞机(这一次坐的飞机好像新了一些,哟嘿),哗啦一下到了蓝毗尼。好像只是打了个瞌睡的时间,醒来,已经到了梦想中的圣地。仁波切安排好中华寺的僧人带司机来接我们,省却了许多波折。

蓝毗尼和菩提迦耶很像啊!都是小村落,连发音都一样婉转美妙。可是蓝毗尼却没有菩提迦耶“热闹繁华”,略显破败,如果没有人引路的话,很容易就错过了释迦牟尼出生的圣园。围绕着圣园,各国的佛教机构都建造了各具特色的寺庙。我开玩笑说是,各国驻蓝毗尼大使馆啊。

我们在深圳弘法寺住持修建的中华寺喝了中国茶,吃了斋饭,住持庙务的僧人极和气,长了一双罗汉式的长寿眉。中华寺堂庑阔大,花木扶疏,有中式园林的佳妙,甚大的庙宇,只有九个僧人和义工在打理,里里外外要打理的井井有条,还要不耽误修行,不是不辛苦的。

蓝毗尼酷热少电,物资紧缺,他们在这里生活清减,是货真价实的苦修,十多年了,没有十足的向道之心是坚持不下来的。

饭后去了圣园,僧人说,他们除了早课晚课之外,每天都会到这里来禅修打坐,绕着摩耶夫人庙的遗址,圣池、阿育王的石柱顶礼,在菩提树下禅修,觉得这是莫大的福报。

我们依循僧人日常的足迹一路行来。短暂的时光足堪珍惜,想起佛陀在这里降生,想起佛法在这世上出现,想起有无数人无数世历经艰难依然一心向善,专心向道,想起正法历经了千年依然护持着众生,这些都让人有泪如潮。

此刻我们真实体会到加持,真正的加持是心与心的互证,相通,不是谁的手抚摸了谁的脑袋。再一次贴近佛陀的心,他在这里降生,开始他人生的旅程。他舍弃世俗短暂的物欲和享乐,只身向道,最终证得正等正觉。

我想起那传说,按照当时迦毗罗卫国的习俗,国王的妻子摩耶夫人要回娘家待产,当她行至蓝毗尼时,佛陀降生了。他身上的大智光明照耀十方世界,地涌金莲,托起他的双足。

传说佛陀甫一落地,便会走路、说话。往东西南北各走了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狮子吼:“上下及四维,无能尊我者”。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句话,便出自于此。

佛陀是一无所有的人吗?不是,他生为贵为王子,就算是再小的国家,哪怕是一个村,保证他个人的荣华富贵是没有问题的,他是没有野心的人吗?不是,他要达到的目标,实践的心愿胜过世间所有的帝王伟业。

此刻蓝毗尼的花也开得极好,火红的合欢花在天空盛开,像天女在吟唱舞蹈。圣园中的花种类繁多,好些是我这个植物盲叫不上名字的,所以就不露怯了。只是我想,这圣园里的花也似众生,各有因缘,各显姿态,各呈其美。

佛陀所教授的佛法,从不曾要求我们成为一模一样的人,不是嘛?他指引我们的是走向各自的美好和盛放。

在菩提树下打坐,观想着荷塘生出白莲,那莲花上有佛有众生,身如琉璃,内外明澈 净无瑕秽。

阳光传枝过叶,洒在我们身上。眼前这一株菩提树,是从斯里兰卡的菩提树上分枝而生的,而斯里兰卡的那株菩提树,是从菩提迦耶的母树上分枝而生的。如今这般,辗转归来,也昭示着是佛法的传承延续。

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阿育王所立的残损石柱。佛陀圆寂二百多年后,古印度孔雀王朝第三代君主阿育王与其戒师优婆掘多等来蓝毗尼(Lumbini)巡拜佛迹,并于公元前245年建石柱纪念。阿育王石柱上刻有阿育王的敕文,证实此处确为佛陀诞生之地。

这佛教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护教国王,倾尽一生心力护持佛法,他在位时,组织了佛教历史上第三次重要的结集。当时僧团人数激增,很多外道为求衣食混入僧团,不事正法,僧团中鱼龙混杂,导致一些正常的僧伽管理程序和诵戒仪式不能实行。阿育王请他的老师帝须出面宣讲法义,肃清僧团,恢复了寺院的正常僧务。

第三次结集后,阿育王分派上座部的长老去各地弘扬佛教,所到一处,自成一派。这才有了后来佛教里的经部、有部各个教派,使佛法得到更广泛的延续和流布。

纵然我们没有阿育王那样的力量,却仍然可以全心向善,竭力修行,不问得失,不计成败,只问自心。

——挖掘出人人皆有的菩提心妙宝,未得令有,得而不失。

像一场梦一样,我们在一天之内又折回加德满都,震后的加都依旧杂乱而美貌,人情和善,是热气腾腾的烟火人间。

虽然成住坏空,在所难免。但我们可以无限的趋近的佛陀的心,追随他的足迹,检视自己,是为了找到自己,成为更好的人,不是么?

去除执着和充满差别概念的心,安然的接纳,享受当下的一切。当你越强大的时候,越能包容这世间表面的不完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