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7,718
  • 关注人气:2,9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严正声明:
 发现一些网站转载本博客的文章,声明如下:任何人任何网站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转载本博客上的稿件。转载需经本人同意!
身份
 一个生活简单的男人;一个从20世纪流浪到21世纪的跨世纪民工;一个时刻总结异化和寻找荒诞的犬儒者;一个记录时代精神策反的装傻族。生于七十年代,早年以鼓捣西方哲学为乐,尤喜西马、精神分析和后现代哲学。近年开始关注中国隐形文化,主要包括古代人的情感问题和古代民间秘密社会。只关心风月,不谈其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康德说,他需要女人的时候,他养不起;在他养得起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了。这句话是不是康德说的,很难考证了,不过这句话被引用的频率很高。这句话很像一个老年嫖客的年终总结,我肯定,康德一生没有在妓女那浪费过一粒粮食。不是他缺乏这个兴趣,就是缺乏这个能力。所以,这句话估计是后人演绎的段子。
      实践证明,不管是怎么艰难刻苦的历史阶段,还是具有丰功伟绩的君主,或者是影响全世界的思想界巨人,人们记住,并口口相传的,不是核心的事件和思想片段,而是这些历史阶段或人物的风流韵事。多年前,我一直提倡一个观点,但很少有人附和我:色情读本是最人性化的。尤其是类似康德这样的人,大多数人只知其人之名,其他一无所知,就是专业领域的人士也对康德的学术体系一问三不知,遑论那些普通人了。人们不会关心康德的形而上学,更加关注他的私生活,比如,人们知道康德终身未婚,每天走固定的路线,从家到学校,邻居拿他的节奏当钟表了。我和很多人的兴趣有不一致的地方,也有重合的部分,我除了关心康德的形而上学问题,也关注他下半身的形而下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年前,思考过诗歌和哲学的关系,写了若干篇文章验算诗歌和哲学的距离,发现所有文体中,只有诗歌是神和人世间的使者,诗人是离神最近的生灵。而神学是哲学的直接来源之一,诗歌切换到哲学的距离最短。当我为我的发现沾沾自喜没多长时间,读到了巴迪欧的书,发现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他谈论诗歌和哲学关系的角度和我思考不同,但我已经没有了初期的意气风发的成就感了。我思考的问题,人家早就思考过了嘛。

      前些年,我一直在纠缠哲学和文学文本的差异性。没有受什么人启发思考此问题,大约读到很多文本给我带来的困惑,写过不少文章探讨过这个问题,记得有好几个人在问我,为什么要分哲学文本和文学文本?我认为这是两种不同的文本,哲学是关于形而上的学科,而文学更关注世俗的人性。这两个学科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在尼采和海德格尔的努力下,文学和哲学的交融性很强。此后,哲学转化到具体学科中,如文学哲学、医学哲学、艺术哲学、科学哲学、环境哲学、建筑哲学等等。作为独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4 18:02)
标签:

杂谈

​       很久很久以前,我拥有人生第一台PC机386时,充满了好奇。当我用386的CCED系统写作时,几乎崩溃了,什么都写不出来。当时认为我终生都不会采用电脑方式写作,在稿纸上爬格子才是写作。潜意识里觉得,技术是对传统人文精神的背叛。后来换了486,再后来就没有爬过格子了。前些年换了智能手机,怀疑手机表达不出思想意图,两年前我尝试用手机写作,现在基本习惯了。引用作家邱华栋一句话:“只有一种文学,不存在什么简牍文学、碑刻文学、宣纸文学和胶版纸文学。以媒介来划分没有太大意义,文学比拼的,还是精神的价值,是与当代人的精神状态有关的。没有精神的深度的文学,就没有价值,管它是网络文学还是纸媒文学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永生之城》(小说集《情史失踪者》一篇)在阿乙创作的作品阵列中,不具有代表性。我单独把这篇作品抽出来,是因为《永生之城》在我阅读文学的刻度表上,满足了非法拆解的条件。这个条件是形式符合逻辑顺序结构,但叙事内容违反了顺序逻辑。作品忠实地维护着作者的意义,当被我借助到实验的暗室里,任何非法添加的元素都是合法的,去完成非法拆解。组装的意义和作者甚至作品的意义想对立,分不清影子和原型的位置,换句话说,文学肉身经过替换后,原初场景和重演场景只有镜像关系,没有了作品和作者的统一的关系。作为读者,作者创作对于我只是一个简要的指示,我所生产的是文学叙事不显现的必要性。作品不是客体,读者全等于我的时候,我是客体,同时也是主体。注意,我说的是全等于,不包括非我之外任何一个人,当然不包括作者本人,阿乙,是我分析象征体一个寓言文字串。
     任何文学都依靠虚构,但任何虚构都依靠非虚构。在一个文学作品综合意义框里,谁是虚构?谁又是非虚构?按惯常理解,文学叙事是虚构的,但作家没有任何义务指认出非虚构和虚构的标签,对一个群体或方式的阅读是虚构,但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之所以为文学,是没有固定的评价标准。有时候,激昂、创伤和标新立异的手法,甚至跌宕的情节、永恒的文学隐语都不是那么重要。作家写作需要激情需要责任感。读者阅读也需要激情需要责任感。有激情有责任感的作家会培养一大批有激情有责任感的读者。

我从不苛求任何文学都有文学预警的属性,但文学和社会的关系是无法割裂的。任何文本都有其预留信息和剩余价值,也许作者没有那么写,但无法阻挡我这么读。很久没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读一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厌恶那种别人昏昏,我独察察的状态。人活在世,需要有那么多目标,那么多理想来充实操蛋的生活吗?需要那么明确的边界对自己实施桎梏吗?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我很向往混沌的生活,别人称之为我暧昧。世事该明不明,该暗不暗;权力不该作为使劲作为,该作为又推诿扯皮。

医生拒售堕胎药的伦理困境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一个恪尽职守的好医生,虽然事件荒诞不经,但那种世俗之风对我内心世界的煽动,却极其猛烈。说晚间,有个老妇人敲门,索要堕胎药,医生没给,大致意思是说,医生是救人的,怎么能给人堕胎呢,这和杀人差不多;第二次,这个老妇人还是要买堕胎药,医生依然拒绝了。后来,医生梦见一个吊死女鬼对他进行控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8 10:21)


    民间自古有“天打雷劈”一说,隐喻对恶人的诅咒。雷公这个神仙,自古就在民间潜意识里调整不公、罪恶和忤逆。希冀风调雨顺,求雷公恩赐;现实遭遇不公,求雷公惩罚恶贯满盈之徒。读野史杂记,南朝《幽明录》中记录有个叫舒礼的巫师,死后在阴间被问是何职业,答之“事三万六千神”。很久前,我曾查阅古文献,看中国古代到底有多少个神,一地下组织祠堂供奉
200多个神,已经让我意外了,大多之前没听说过。想不到有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11:31)

   我所说的妇女节没“三八”,和国际无关,而是中国古代历史中消失的妇女节。中国古代的妇女节到底是哪一天?目前,我查到古代涉及妇女节的有四个,真正符合当代妇女节寓意的典故只有一个,这个典故发生在我的家乡。即九月初七,是真正意义上中国古代妇女节。
                            不伦不类的七月初七
    节日的纪念大都是对起源的背叛、逃脱,甚至遗忘。我们现在熟悉的节日,大都源自苦难、死亡和灾难,大到国家庆典,小到一个人的出生,均如此。之所以成为一个节日,把客观的时间主观化,可计算,是因为节日起源的当事者抵抗不了巨大的恐惧。后世基本把节日演变为纵欲、狂欢的消费主义庆典。
    流传最广的一个说法是中国的情人节,即农历七月初七这天,民间叫它“乞巧节”或“女儿节”。历史记载,乞巧始于汉,流于后世。最早记载的是《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具习之。
    说乞巧节是情人节,为后世演绎,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的阅读判断中,阿乙是离西方文学最近的作家之一。弥足珍贵的是,从我最初接触到他作品,一直到这部小说集《情史失踪者》,他始终尊崇内心的写作,这样作家凤毛麟角。因此,其小说大都带有文本探索的文学印迹。羞辱感、宿命观和诗意暴力三大隐蔽的叙事策略(诗意暴力此前分析过,下文不再赘述),构成阿乙诠释内心混沌的荒谬叙事经验。阿乙的小说越来越内敛,隐蔽的叙事策略里携带着旗帜性的撕裂。再加上阿乙新作强化把西方文学叙事经验和农村生活经验焊接到一起,类似《情史失踪者》这样,读不到日常的故事。阿乙一直在探索适合自己的文学暗器,他经营的文学,超越了小说与故事的传统关系。我不敢说读懂阿乙小说内部隐语,因阿乙小说逐步从内部的雕刻转向外部结构的表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6 12:39)

     狗血意味着不靠谱、荒诞不经,这种语言的异化和流变匪夷所思。动物之血液和现在的意指的关系基本脱离语言分析的范畴,即在能指层,狗血没有欺骗、虚幻和天马行空的隐喻,尤其是在所指层,狗血的意指即使删除能指层,也没有生发不靠谱、荒诞的符号意义。

汉语中有大量的隐语和暗语,读者象特务接头,看完,微微一笑,心知肚明。 “狗血”网络意指含义,首先从网络上查找源头,网上解释是由“够shi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