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筝
王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7,872
  • 关注人气:1,7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歌

《天使的脸》(未混音版)

我的官网
我的链接

朵屋

大美妞

曹小方

俺家小宝

张禹凌

会唱歌的小小姑娘

祁又一

一个说自己是流氓小朋友的盲流小朋友

喳小喳

才华横溢地女青年

端端妈

绝对闺蜜,干闺女她亲娘

野猫卡卡·我的小尾巴

我喜欢的小屁孩 一个有点坏的好小孩

王磊

外型显年轻的长发师叔

王大东

午后大道东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2-16 23:59)

早上起来疯着头发听俩喊麻麻帮我挤牙膏帮我洗脸我穿什么麻麻帮我穿……终于都弄好,下楼做早饭,期间他到厨房问“老婆我的戒指放哪了?”我说不知道。最快速度做好早饭想给自己冲杯速溶咖啡,却发现还没烧水。早饭原样摆在桌上,大的小的都玩各自的没人理会。忽然就怒了,乱吼一气,然后无论他们怎么表现都沉默不语。心里不断对自己说这不是我要的生活。不,不是。刷锅洗碗擦桌子扫地,木然的上楼,面壁,觉得体内雌激素水平不稳定到人要爆炸了。

过了几分钟,他进屋搂住我,说快倒霉了心情不好是不是?腰疼?头疼不疼?我给你揉揉。想着刚才自己的暴躁,羞愧又委屈,几乎要哭了。顺从的坐进他怀里,感受他的手指在腰椎和颈椎上慢慢揉捏。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是我要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9 21:19)
标签:

杂谈

看了《天将雄师》。从电影的角度出发,中肯的打7.9分。不是历史片,别纠结为什么罗马的王子要打大汉朝。不是剧情片,别在意成龙为什么要在汉朝当一个通八国语言的部队指导员。成龙61岁了,他依旧塑造着不小心当了大英雄的不那么大的人物,但这一次,是电脑时代来临后他最好的一次。

无疑也是导演李仁港最好的一次。

两个美国男演员非常认真的完成了角色,别问我为咩罗马人讲一嘴美式英语。以前看译制片看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讲上海式普通话不是照样看的很起劲。

阿德里安是最大的惊喜。他用忧郁阴冷的眼神创造了一个天性残暴的君王,气场强大到刺死自己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谅解了。

这是部好看的电影。如果你看imax

版的依旧值回票价。

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5 19:32)
标签:

杂谈

关于一帆风顺
08年,我拿了大大的奖。最佳唱片,最佳制作人,最佳女歌手。公司联系我上一档很有名气的访谈节目。录影之前编导打电话搜集资料,问:最困难的时候?答:啊~哈哈,好像一直都还挺顺利的。问:最受打击的时候,想放弃的时候?答:啊~哈哈,好像没有过哎,一直都挺开心的。问:被别人排挤,被委屈,被欺负?答:啊~哈哈,好像也没有⋯⋯
当然察觉到人家不太开心,气氛越来越尴尬,连我自己也垂头丧气。这个人,一点故事都没有,该怎么访问。就只坐在那哈哈笑吗?
可是我,真的没想起来什么。
老师说做台前的人,最忌讳没有故事,没有故事就没有谈资,访问的话,只好说些婆婆妈妈的事。讲自己的委屈会有人理解,有人陪着掉眼泪,兀自的讲自己如何一帆风顺会被讨厌,或者像没头脑就高兴一样,寡淡的,说了还不如不说。什么是心路历程。你只是记得“程”,没有“历”没有“心路”谁帮的了你。
于是我们都猜到了。访问取消。
其实我是真的觉得,读书,学音乐,毕业可以做音乐,还发表作品,有人愿意唱你写的歌已经很难得。到自己当歌手,出唱片,能有一片舞台完全属于你,更是太幸运的事,怎么还会有抱怨。怎么可以。
当然不是没哭过。更何况我这样爱哭。可就算哭了很久,还是会忘记。回想时,也并不觉得委屈了。
有一次在浙江演出。都是很大牌的明星,我刚刚发了第一张唱片,去锻炼。还没开始就下大雨了,很多演员歌手被耽搁在来的路上,可观众都在台下穿着雨衣等,演出务必照常。于是开始的时候我就被告知要提前上场因为第二个节目歌手没到。我去了。露天的大舞台除了台上有顶棚,台口没遮没挡。就那样淋着。因为没助手,就我自己,连伞都没有。第一个开场舞一完我刚准备上,到了一个明星,人家要唱完就撤,于是我再回候场区准备下一个上。这一个唱完了,下一个也来了,可下下一个没来,我就随时待命。一个歌手2到3首歌,10分钟左右,我等了一个又一个再一个再一个。开始觉得好冷啊,浑身都发抖了,化好的妆早就掉了,衣服湿透裹在身上,狼狈的一塌糊涂。就找到导演说,我回休息室等吧?好冷啊。导演却说你不能走,要在这里待命。那好吧。继续等着。这时去机场接我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了,去找了伞帮我打着,还拿毛巾让我擦擦脸,我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冲他笑,他拽着我就走回了休息室。
他说他们在欺负你你知道吗?你再没名气也是他们请来的演员,凭什么让你淋着雨候场让腕儿们演了就撤?我楞了。我还以为,和他们一趟飞机来的,他们拿我当自己人。
想了一会儿,我觉得他说的对。就给联系我的经济打了电话,把过程讲了。我说要么我现在就唱要么我不唱了回北京。
又过了会儿有人招呼我,说到我了。我就出去,拿了麦准备。结果发现,台上正在唱的是阿妹。阿妹啊!我看着她的背影和她手里会发光的手麦激动起来,天!我在阿妹后面唱!我在阿妹后面唱哎!可是,我在阿妹后面唱,还会有人想要听我唱吗?
是什么时候哭的?上台后,主持人忽然说,为了演出能顺利进行,我看到她一直在雨中候场,这个小妹妹还是新人,让我们为她的敬业和坚强鼓掌!
我就哭了。哭的几乎要唱不出来。我不理会导演让我退到安全区的手势冲到离观众最近的地方,和他们一样被大雨淋着,就没有人知道我的脸上淌的是泪水。
一面流泪一面保持微笑一面唱歌的样子,你没试过吧。试过之后我觉得,也不是多么难的事。
这个,算是坎坷吗?
一定要告诉你的事,那个给了我很大鼓励和温暖的主持人,叫李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4 21:41)
标签:

杂谈

关于计划

小时读书,每学期开始都要写计划。计划本学期的科目目标,每天的学习时间,多久作业多久复习多久预习,计划名次,我要考到年级第几名,班务计划,我要在我所在的班级职务上做多少事情,为同学们达成怎样的有效服务。计划写完一事两份,一份交班主任一份交父母。
记得爸免不了用“马歇尔计划”来形容,我也仿佛没受到什么打击。谁会认真的写那些用来交差的计划呢?也许写的时候,连一点点的想象力都没用到。“我要考到年级第一名”。从来没实现过。
在一次采访中我曾说,结婚和当妈妈的时间都是大学就规划好的。看着主持人惊讶的表情还骄傲的补充一句,我的计划,好像都实现了呢。仿佛我真的是少年持重,一步一个脚印胸有成竹的活到现在。如果真的是那样,这人生还真是简单又无趣。
我们都计划过人生吧?老师说,要每个小朋友都在纸条上写出自己的理想。对,那时,叫理想。我写了很多年我长大要当一名医生。麦兜说“我的志愿,是当一名校长。等收齐了同学们的学费之后,就去吃火锅⋯⋯”
我是想要说,谁都些许认真的计划过要一个怎样的人生吧。
考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哪怕只是为了远离每天都在身边念你的父母。 学一个起码好奇的专业,就算毕业后的工作毫无干系。爱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随便爱上了一个什么人,却在意念里把他描绘成当初计划的那样。对他很好,虽然很多时候,他没有给出想象中的回应,自己依然觉得尽兴。干一个怎样的工作,办公室最好可以晒得到阳光,桌上养一株小小的植物,楼下有好喝的咖啡店,电梯宽敞,邻座有十指欣长的女同事,上司有洁白和蔼的笑容。
那时我计划上音乐学院,离家不算太远,如果考上了,可以让爸爸送我一辆摩托车,穿黑色靴子,戴头盔,风驰电掣。后来音乐学院的确发了录取通知书,可我心思早已飞到可以一边穿军装一边上大学的北京。我计划要当一个身材消瘦气质成迷的女生,眼神忧郁,手指苍白,飘来飘去,才华横溢,在琴房呆一小会儿就能写出极少人听懂的深奥乐章。我想象着男生侧目女生景仰的盛况,入学军训。头发被剪成齐耳,体重迅速飙升到65公斤左右,近视眼,课代表,演小品,搞活动,我迅速而热情的投入了大学里最常见的积极分子生活忙碌不已。并且,全班就三个男生,安能为我侧目。
计划的时候,往往是因为不够懂得。不够懂得,于是一厢情愿的设计,不够懂得,才心怀期许。
我想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要从大学开始延续到生命结束,要一生只爱一个人,要一见钟情,天崩地裂。大一的冬天同学介绍我认识个邻校的毕业班班长,高大好看的那种,却哪知道恋爱该怎么谈。我甚至不清楚他是不是喜欢我,我有没有喜欢他。两个人在一起最多是讲笑话给对方听,哈哈大笑后各自手插兜向前走。大二开学我便和他分手,以为和手插兜向前走一样简单。我并没有说清楚分手的理由,没有告诉他我只是看到他坐在那打游戏的样子,两个膝盖一磕一磕的,像是很难和我天崩地裂的那种。
他哭了,不看我,低低的叫我名字。我忽然难过,撒腿就跑。
仍旧是分了手,莫名其妙的伤了心。
我计划过恋爱为生,永不结婚。
计划过挣到一些钱之后去流浪,在每一个途经的城市生活一个月,认识些陌生又可爱的人,用相机拍下他们的笑脸。
想要组一个大篷车一样到处表演的乐队,两辆房车装人,两辆集装箱车装音响灯光设备。全世界去演出。计划过当编剧,写小说,还非常想要去考一个行医执照。
于是我和好朋友结了婚,幸福的宅在家里用更多的时间发呆,生了一个宝宝,又生了一个宝宝,明明是内向自闭却去演了激情澎湃的音乐剧,在台上跳舞,痴缠,痛不欲生....我曾说誓死不在舞台上扭屁股,更何况是穿的艳光四射的大扭特扭.....
岁月在总是规划人生和总是有意外发生的过程里慢悠悠过去。总是在偏离自己的想像之后发现,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6 22:32)

几个故事

 

曾经写过一个故事,一个身材很好的女孩子很爱她的男朋友,可是男朋友娶了别的人。

她反复的问他反复的问,为什么不我?总是没有一个她认为合理的回答。

直到她看到了新娘子

新娘子生着干净的脸庞平淡的线条,用极其温良的表情对着她笑。那样子好像挂在他家的白窗帘。

是这样啊,她想无论外面的光有多强烈白窗帘都是可以把它们折射到别处去的那么透明又那么聪明的用沉默把一切都对付了可谁又能说那不是她的本能?

也许,他就是想要个纯粹的窗帘,自己又是蕾丝又是百的让他忽略了她的本身。

他还以为我是个沙发套。

或者是个钢琴罩。

总之不是他要的,可以从容却不刻意的把光折射到别处去的那个,窗帘。

算了,她躺在家里的浴缸里仔细的想,既然他不要她,她还是可以到别处当窗帘的么。

到一个装修的和自己风格相似的家里,丝绒坠地风风光光的当,不就是当窗帘么。

可是,如果下一个人要的不是窗帘呢?

如果下一个人,他说,他其实是想要个地毯?

  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喜欢带上我和他的一圈朋友一起玩。有四五个男孩加一个爽利的女孩。那个夏天,女孩正在经历一场谈及婚嫁的异国恋情。她告诉我说,如果真要嫁了,嫁之前要和要好的朋友们每一个都一起过一夜,算是和青春告别。或者她忘记了我的男朋友也是要好朋友里的一个。我也忘记了,只觉得这个告别宣言又侠义又悲壮,并且非常温暖。

 后来她真的要嫁到国外去了。她也当真的用那样的方式和大伙告别,我紧张的想起,轮到我的男朋友我是该沉默还是理解还是抗议。

 我却没问。不知道是因为我真的理解到放任的程度还是我怕他们笑我想太多。总之我当作不知道。于是我始终不知道她是否和他告别了。

 当然他们会告别的吧?不会因为我的存在改变吧?我只是后来加入的女朋友,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过一夜只是告别方式,无关爱情或别的什么,至少他们是这样想。我也是理解的。

 哝,于是这个告别的故事我一直都记得。

认识一个外型和事业都不错的男孩,岁数不小却依然是孩子性格,单纯、冒失。有个很多年的女友,却不结婚。女朋友常被他气的离家出走,他也不知如何认错,分分合合。一次两人又吵架,女朋友照例走了,他出门工作遇到个从前认识不算熟悉的姑娘,一起晚餐后他把姑娘约回家看碟。无论动机是不是看碟,事实上真是。开瓶红酒,聊天,看碟。正看着,女朋友开门回来了。一瞬间三人窘住。男孩紫了脸,顿一下,忽然搂住姑娘的肩膀对女朋友说"我要和她结婚!"姑娘吓一跳,瞪眼看他,见他冒汗,也不知其中缘由,索性没讲话。女朋友看了看两人,甩一句"好的"转身离开了。之后他用极其浑噩的表情打算和姑娘继续看碟,姑娘不肯,回家了。男孩毫无头绪自己当时为何冒那样一句,应激反应也太差。但说也说了,自知理亏,便打电话给女朋友道歉,几次均无人接听。大概半月后,女友回家,一切照旧,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他几次想解释,女友都沉默不接话。又过半月,他买了戒指回来,第二天,两人去办了结婚手续。再没有人提起那回事,甚至,他都忘记了那个女孩儿的名字。

 

一个女孩和曾经的异性好友恋爱了。做好友的时候,他曾经告诉她好多事,比如追过哪个哪个,被哪个哪个追过, 和哪个哪个有哪样的故事发生,两人好了以后,女孩总会忽然想起来。

喂,我记得那个谁谁,你们好像有一腿的哦那你们再见面,不觉得尴尬么?男孩支吾着不回答,她却觉得越发有趣,她现在知道我们俩在一起了没有?可我觉得她还是看你好久哦?说明对你还是有想法吧?如果她再约你,你怎么说呢?哎,她不会猜到我知道你们的事吧?

她甚至会盯着故事里的女孩发呆,想起他说的一些细节忽然扑哧笑出来。弄得大家都好尴尬。男孩很头疼,认真的和她谈跟她保证让她别多想别吃醋别瞎猜。她笑着说我明明不是吃醋。我真的不是吃醋。我就是觉得很好玩。

哪里好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17 19:17)

初恋

 

  没想到,写到这里居然卡壳了。写字的电脑放在有镜子的桌上,于是对镜子里的人撇了又撇嘴唇。啊哈,你这个以爱为生的人,居然没有拿的出手的初恋啊  是那个画画的男生?那个发誓永远不让你再见到的话剧男孩?好像都不算吧懵懂的你,也并不是讨厌和他们在一起,只是不喜欢被靠的太近。为什么男生女生不可以好好朋友,为什么一定要牵手呢。

 大一的冬天,同学介绍一个邻校毕业班男生给你,高高的个子,穿件驼色的羽绒服。你在军装外面套了白色棉衣,两个人步行到很近的另外一所学校去看法国电影展。看完出来,居然下了很大的雪,路都白了。你站在一个冒热气的井盖上说“天下一笼统,井上黑窟窿”男孩笑着指自己又指你说“我的身上白,筝筝身上肿。”俩人笑过,就熟络了。

 每次见面第一件事,是先把最近听来的笑话互相分享。他讲:一个黑人第一次来中国,吃饭的时候看不懂菜单,不会说中文,服务员也不会英语。他发现旁边桌上有一个一样不会中文的白人。白人叫来服务员,学母鸡叫又指指自己腿中间,服务员就给他端来了鸡蛋。黑人大喜,也叫来服务员,学母鸡叫,指腿中间,一会,服务员给他端来松花蛋。

 几乎每周都有话剧看。到小剧场去看孟京辉,看牟森的几乎晦涩的舞步。他有次居然偷偷溜到宿舍找你,那被严防死守的女生宿舍啊,天知道他怎么穿过大妈X光一样犀利的视线混进来。他实习是要穿白大褂的,于是逃课时就把白大褂脱下来藏好,你帮他洗了,装作很贤惠又很轻描淡写拿给他。其实那是你生平第一次给别人洗衣服。全世界都算上的第一次。

 每个周末他都要回家见父母,就把呼机手机放在你这里,因为他爸爸说“大学生用呼机,该开除!大学生用手机,该枪毙!”

 他夸你下巴好看,说知道么,你的下巴可以作我们颌面外科手术的标准模型。又笑你没鼻尖。你说懂什么啊,我还小,经常捏捏就会长的。他说“这个,应该要从你爷爷开始捏才行。”

 他说筝筝,你的牙齿一定要修修。等我毕业了帮你修吧。你说只要不疼,随时可以修的。他说很贵地。你问多贵?他说,你家新买的空调加上我家新买的空调再来一个冰柜才够。

 在校对面的咖啡馆里,他讲给你他的初恋,高中同学,成绩好人漂亮,和他分手是因为和别人在一起了,你不知为什么就使劲流眼泪,跟他说别难过,下一个女朋友一定会对你好的。上帝知道,你真的不是说你自己,你或许只是想要安慰他,或许觉得他需要一个对他好的女朋友。但你哪笃定自己就会是个好的女朋友,你什么都不懂。

 他约你去见他爸爸妈妈。你答应说啊。又犹豫又胆怯的去了,买了水果在楼下不肯上去,自顾自吃掉一整串荔枝。

 暑假你带他回西安去兵马俑,法门寺,他说喜欢吃“酿”皮,比羊肉泡馍还好吃。夜晚他穿整套的格子睡衣系着所有的扣子躺在你小时候睡的小床上,伸不直腿。对你爸爸妈妈恭敬极了,妈妈说,是个好孩子。

 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因为你怕和男生靠太近?人家都腻在一起,你却只是和他手插兜向前走。每当他想要吻一下,你就被羞涩和不情愿充满,避之不及。猫鼠游戏玩多了,你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羞涩还是厌恶。

 一天在河边走,他照例来抱你,追追跑跑终于被他捉到,天已经黑了。大片树丛后面,他抱的越来越紧,呼吸也越来越重,你滚烫着脸不敢看他,干脆看星星。忽然,他握着你的手触到一片陌生之地,任你再傻也猜到是什么,你惊恐之极却又挣不脱,他喃喃的说什么你完全听不见,心里乱作一团,眼泪大颗大颗流下来。

 他放手后你用看仇人的眼光看他,转身往学校走,把握过他的那只手像是残了一样控着,不许他再靠近。他就在不远处跟着,看着你用奇怪的姿势怒气冲冲走回学校。你冲进水房洗手,也不记得洗了多少遍。

 这个是分手的理由吗?这么难以启齿的理由。

 也不是。后来你们和好了。你还和他的朋友一起去了郊区玩。坐长途车的时候他躺在你腿上睡的很香,口水在你的黑色裤子上印了一圈黄白的渍。

 是因为这个吗?流口水的男朋友不是好男朋友?

 你告诉爸爸,你要和他分手是因为他太不成熟了。你认为自己的孩子气是暂时的,而他的孩子气将会是长久的,你不想和一个明明大自己好几岁却像个弟弟一样的男孩子嘻嘻哈哈的谈恋爱,恋爱,不应爱是轰轰烈烈的么。爸爸没有拦着你,只是说,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选择吧。

 于是你去找他说分手。你以为很简单,却忽然很难过。他不会拒绝你,于是答应你。他说了很多话,都是你从前不知道的。最后他像平时一样用一边的肩膀撞你一下,叫你的名字,“筝筝”“筝筝啊”你忽然心里钝钝的疼。你想到分手就结尾了,他再不会用肩膀这样撞你了。

 你撒腿跑掉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10 17:12)

 

有关于寂寞及其他

昨天对朋友说,如果你感觉寂寞,是因为你对生活仍旧不满足。

看我,已经几乎遗忘了寂寞。

寂寞是生活的停顿,就像地面上偶尔裂开的缝隙。

如果听任自己从那狭小的缝隙陷漏下去,就是深渊了。

我们要学会从缝隙处轻巧的跳过,直到视野里不再出现它,再看时,真的已经粘合,只剩小小一道痕迹。

也许你能明白。

相对于寂寞,我更怕热闹吧。越是热闹的场面,我越是生出格格不入的孤单。越是热闹,就越惴惴不安。这些年,把能躲的热闹都躲了,渐渐的,朋友只剩下十年以上的,新认识的寥寥无几,听到名字,记得见过几次,却无从了解,没有联络方式,都被自己躲掉了。

我告诉朋友,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可预知的生活,平静淡泊,对我是幸福,对你却也许不是。我喜静,安于现状,生活对于我,已是足够。

你的理想让你拥有很多的愿望,很多的目标,你活泼热情,洒脱外向,这些都是与我不同的。

我只怀有小小琐碎的期待,期待他能少些压力,孩子乖巧听话,期待父母健康,期待自己的小小音乐世界能继续。

我没有成就大事业的情怀,没有野心,惧怕竞争。

所以别羡慕我,或者,我们羡慕的,都是和我们不同的幸福。

其实我偶尔也失落。

我不知道。

我只是心里有一口井,总是深在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封掉,或者真的打出点水来也好。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吧。

我偶尔想要躲进去,只有我自己,安静的躲着。

有时候觉得,我没有别的了,已经都被分享了。

关于井的事情,好像没办法说的很清楚,但我觉得那可能就是我的最后的自由。只剩下这一点了。

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我以为无论做什么,只做自己喜欢的,无论穿什么,穿自己舒服的,不爱吃的不吃,不爱的人不爱,选择权就是自由。其实不,选择是痛苦的。因为有些时候我们并不确定自己想还是不想,要还是不要。

所以我走不能回头的路。

上路就不能回头,不用左顾右盼,不能再惦记别的,反倒单纯爽利。

那个西瓜地里选西瓜的测试,我选第一眼最喜欢的西瓜,然后便认定它是最好的,最适合我的,绝无后悔。就像我选他。

他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在一起的日子,走路牵着手,看电影牵着手,无论谁开车,也都牵着一只手,有时他话很多,往往是开心轻松的时候,有时他不讲话,往往是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我便说很多话。不在一起的日子,每天打一通长长的电话,两个都带着耳机,边聊边忙自己的事,忙着忙着忘记了,对方也等着,过许久,"喂"一声,还在。

也有生气的时候。却记不清楚原因,只记得很快就和解,我不会吵架却擅长冷战,他对我总是很宽容,不管是谁不对,都先认错。有次全家人出去玩,我把全家人的证件和现金锁进酒店保险柜却全然忘记,到下一个酒店入住时找不到证件怪在他头上,直到自己想起来。他却一点都不生气,一直安慰我别急。他,真的是最好的。

最难得他懂我。爱热闹却肯陪我宅在家里,陪我听爵士,一起喝咖啡看书晒太阳。他肯把所有的摇控器都给我,任由我一秒钟换一个台换到他头晕。各自看书的时候,都不讲话,我偶尔抬头看他,看家, 想,这就是我要的,最常态的爱情和最常态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

 

亲爱的人,你睡了吗?

我睡不着,就爬起来给你写信。我觉得肚子上的伤口已经基本不大痛了,只是木木的,周围还很痒,因为手术前被了皮的嘛,现在它们已经争先恐后的要长出来,很不甘愿被防水贴和纱布挡在里面。

 

今天看到你在微博里说我不再属于你,坐着哭了很久,一定比你哭的久。人家说产妇哭将来眼睛会坏掉,我也忍不住。怎么办?!不吓你了,你那么好的飞了几万里来看我。我,其实,想紧紧的抱着你,告诉你我一直都在。

 

我一直都在这里,在你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像从前一样,把所有的心事都交给我。说一天一夜三天三夜都可以。

我只是先长大了,我长大的比你快一些,我有了他和孩子们,背负了更多的东西,不再能陪着你奔跑。

此刻,大象正在我身旁安睡,看他天使般的脸庞任凭再桀骜的人也会心无旁骛,更何况是原本就这样没出息的我。

你了解我的。连他都是你帮我选的,你最了解我。

 

记得那次光在你那住了大半年我告诉你说我有被遗弃被替代的感觉吗?似是开玩笑的,却很多真实感受,说完了自己又难为情。做妈妈的人了,还像小女生样。我无奈自己不再能和你整日陪伴,又不情愿你和别的好友朝夕相处越来越近,超过我们。像现在,大象又往我肩上和心里多了很多重量,我一面幸福一面担忧的想,我能完全给你的时间更少了,光就要把你抢去了。

 

从前你总是更依赖我,我总是担心你。担心别人不了解你,担心你不设防,太相信,担心你平白的受了委屈也装作没事,担心别人对你不好。你看似强大火爆,其实柔软细腻,充满纯真幻想,是个傻小孩。我担心你不会照顾自己,在我心里你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爱摔跤,爱丢东西,柜子一打开衣服就倒出来把你埋进去,吃什么都说好吃,笑起来没心没肺。

 

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照顾我了?吃饭记得给我夹菜,记得给我添杯热水,教我要多出去走开拓视野,帮我选老公,我生一一你甚至自己做燕窝给我,现在又拖着箱子飞几万里要来伺候我坐月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从一个需要很多爱的孩子变成一个会给人很多爱的大人。

 

我有些欣慰又有些惶惑,我不确定这样好还是不好,虽然成长是必须的,但毕竟是疼的,像我被推进手术室被划开身体才能拥抱我的孩子一样,要付出疼痛的代价才能换来。亲爱的,我仍习惯去承担你,去经历你经历的,去安抚你难过的,去欣喜你憧憬的。你依赖我,让我有成就感,觉得自己是你不可失去的。

 

我从未向你提起,你是我的骄傲。我多骄傲有你这样的朋友。你那样勇敢,火热,坦诚,你对音乐的独特见解,你对艺术的用心,对舞台的掌控,你天生的火辣,你的执着,你的努力。相信我,你越来越好,我就似我越来越好般兴奋开心。亲爱的,你是我的寄托。

 

别再说我不属于你了,你这样说我会觉得愧疚。我害怕我会无暇顾及你的情绪,错过你的任何一些你想要和我分享的事,我害怕有一天从别人那里得知你的恋情,从八卦杂志上看到你原来昨天哭过,那样我该有多失落。不能分担你的难过,不能支持你的决定,不能在第一时间听到你喜欢了某一个人表示我的态度,不能在你冲动的打算把自己嫁给一个忽然求婚的二货(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原谅我这样称呼他)时劝你无论如何交往半年再决定。

 

写到这里,我笑了。感谢上帝让我们拥有彼此,感谢你让我分享你的一切,感谢你是除了我妈之外第一个抱我女儿的女人,感谢你替我选了个好男人,(虽然他怕我们整晚聊天会影响我伤口恢复不许你今夜睡在我身边)亲爱的,我就在这里,在你身后,永远不会离开。

 

我爱你。

我要睡了。替你亲亲大象。替你祈祷最靠谱的爱情快点来。

 

 

晚安。

                                                                     你的王小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1 01:09)
标签:

杂谈

关于宝贝的爸爸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的样子了。影绰的,仿佛是站在个大桌子前面望着我。新年,我围一条喜庆的长围巾,站在台上唱歌,唱的什么忘记了。
他是朋友的朋友,于是,缓慢的我们也成为朋友。有段日子他电话多起来,说想让我帮忙他选一只小狗。路上,我发现他笑的样子很单纯,原本大的眼睛可以在笑容里变成两弯极细的月牙。并未察觉他喜欢我,甚至觉得陌生。和电话里的熟络放松不一样,我仍旧是慢热的性子,难免生涩。
后来,我们仅是保持联系,他仿佛提过可否交往,我沉浸在自己的热火朝天的生活里,恍惚听到却忽略不计。偶尔冒出个念头给他介绍女朋友,跟女孩介绍时会用“高帅富”这样的词句,其实也都是转述朋友的语气罢了。见面很少,我记得的,只是那双笑起来极弯的眼睛。
非典时期,老师车祸,我每天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往返跑医院,几天后开始发烧,是他开车把我送到医院的发烧门诊。送进去即被隔离拍胸片,看着穿着防化服的医生视死如归的表情回头望他,他坐在隔离带外面的车里,大声喊着别害怕,两个月牙闪闪的。
朋友们拿他和我开玩笑,说他需要一个我这样一个迟钝兼难搞的来安定自己。我笑笑,并不当真。我想要的,是一个一样沉浸的在音乐里对未来一无所知却充满憧憬的幼稚的家伙。他的年龄,成熟,一切尽在掌握的气质,会让我惶恐,觉得不安全。或者我连这些都没想,只是劈头盖脸就觉得完全不合适,不需要尝试。
又过去些年。断续的联络,偶尔煲很长时间的电话,在电话里充当彼此的知心大哥大姐,无话不谈,却极少见面。有时聊很晚,冬天,我咳嗽,他命令我去喝水不许挂电话,我便去喝,他还问,喝了多少,一杯喝完了没有,我也乖乖回应,某次聊到我几乎睡着了,他说很想和喜欢的人一起生几个孩子陪伴她们成长,问我生几个好,我朦胧着说孩子嘛,两个最好,他哈哈大笑,我迷糊着,不明白他笑什么。有时忽然几天就没了电话,又一日大早打来大声的唱京剧。
那时我想,他不是认真的吧。
之后我遇到纠葛的感情问题。完全困住,不知怎么办,也没有人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他发现了,把哭的灰头土脸的我接到他家,抓把鱼食给我,说来,帮我喂鱼。我就坐下,一边流泪一边喂鱼,看着鱼一次次热闹的聚在水面再“噗”的散开。他沏茶,避重就轻的跟我聊天,我不时说两句,不时沉默。
好久,我终于打算把一个长长的自以为跌宕起伏的故事从头讲起,深呼吸,抬头看他,他歪椅子上睡着了。
朋友都说,我是一根筋的,脑门上写着“跟你丫死磕”五个大字,压根不懂得什么是放弃。 喂鱼后我兀自断了和他的联系。执拗的想要把自己已然没有希望的纠葛继续下去,我不想任何人阻拦我。
以为自己心无旁骛,却开始在一辆似曾相识的车牌擦肩时恍惚。旁人问我看什么,我知道我是忽然想起他。坐车时忽然很自觉系安全带,因为他那么多次嘱咐过我,他曾为我系过一次,是,最亲密的接触了吧。
又过了些日子,我偏执的故事果然结尾了。
我和他有了第一次的正式约会,吃饭,看电影。他说结婚吧。我说嗯。
结婚那天起大早,我穿条幼稚的黑色学生裙,他穿深兰色薄皮衣,是登记处的第一对。中午请爸爸妈妈公公婆婆一起吃饭他举着红酒杯表态,脸和红酒差不多颜色。头一天理的发,脑袋看着怪怪的,像个鸡蛋。他说新娘子不能下地,就抱着我上楼下楼,抱不动就抗着,两人都笑的快岔气。
我搬进他的家,每天面对他,三只狗,两只会聊天的鸟和一池子鱼。新婚早晨抱着衣服蹑手蹑脚从房间出来,听一个苍劲的声音问:“干嘛去啊?”吓的慌不择路。其实是鸟。
告诉朋友说,结婚前我们手都没拉过,走五六十年代的风格。是真的。
从认识起就叫他各种外号,从未喊他大名。结婚后,站在楼上想叫他,居然找不到一个既顺口又顺理的称呼,憋的脸通红。
从我们认得到结婚是六年。从结婚到现在又是七年。不在身边的日子依然会煲很久时间的电话,每个星期约会一次,帮我开车门,催我写东西,帮我修改歌词,走路时挡在来车的方向。我挺大肚时会请假陪着我。我哭了会帮我擦眼泪。
很多时候我都会很想说你为什么那样好?为什么爱上我?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偏偏是你?以为他会深呼吸讲长长的故事给我,抬头看他,他早睡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87天啦!

2005年11月22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5年11月22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你好,是我,我是王筝》

2010年03月11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311篇
图 片 数 13张
访问人数 2484101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5年呢。

  • 我今天的心情:

    满足。爱着相爱的人。唱着想唱的歌。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