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大连商报记者李媛媛对作家全勇先的独家采访。

 

1.    在《昭和十八年》中,我们可以读到日本兵训练满洲的国兵时喊口令让他们互相打耳光;在《恨事》中,我们可以读到劳工们被冻死,个个龇牙咧嘴,笑得狰狞……这些细节在您的小说中处处可见,是艺术加工还是真实存在?资料从何处得来?

答:这些细节都来源于回忆录,史志和一些民间的传闻,当然也有在史实基础上发挥想象力的成份。日本人训练很严格,自己人都打,更不用说对国兵了。另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随着一声黑哨,在小武基国安足球训练场举行的足球友谊赛,天狼星白队和红队比分定格在6:2。上半场,白队前锋何小天首开纪录,禁区前推射得分。中场大将祁又一又一又一又下一城。白队后卫在禁区内勾倒红队右前卫,载判未予理采。上半场结束前,红队前锋商兵器大力攻门被门将挡出。老当益壮的精神领袖丁天门前补射,扳回一球。

下半场开场,红队发起猛攻。球队超龄老将全勇先,接到年纪最小的九零后中锋顺顺门前横传,门前大力轰门得手,将两队拉回同一起跑线。

 稍后,红队中场外援魏强禁区外远射,直奔球门右下脚,被门将档出。紧接着,白队后卫禁区内手球,裁判假装没有看见。混战中,白队队员王成国兽性大发,禁区内搂抱对方前锋,老全念他是天狼星球队的赞助商,没有顺势倒地。

再战二十分钟,红队后卫仿佛集体休假,瞬间人去楼空。被何小天,小杰单刀赴会,各日两球。这场比赛中,造成红队失败的最大原因是后卫集体玩忽职守,提出严厉批评。

 红队进攻方面也乏善可陈,球员盘带过多,互相之间没有传接配合。好多球员单打独斗,不传球,不跑位,至使比赛陷入被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1 13:00)
标签:

随笔

湄潭镇的中心广场,有一个欧式的老建筑。已经据今一百三十年的历史。它是清末光绪年间,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贵阳教区修建的天主教堂。这是个看起来很有味道的老建筑,使湄潭看起来是个有过西方文明浸渍的城镇。中国当今的建筑已经失去了风格和美感,急功近利和浮躁的社会风气已经变成了一种难以驱散的气味。它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把人们变得粗鄙和聒噪。在城市的中心睁开眼睛,你根本分不出石家庄和佳木斯,大连和上海,武汉和长沙……体制扼杀了个性,扼杀了美和艺术。美有千姿百态,丑陋和粗鄙却都是一个样子。

湄潭的老教堂并不巍峨,却让一条街,一个广场,甚至是一个城镇安静下来。你站在他的面前,就像站在一个有尊严的老人面前一样,瞬间让你不敢造次。在它面前,你必须学会低声说话,踮着脚尖走路和收敛你的放肆。只有怀着敬意,让你的目光低顺下来,你才能发现它的安静,它的从容,它的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祖述宪

 

我的博客原先想是涉及医疗文化多个方面的,但现在成为狂犬病咨询专业户,被恐狂读者的问询所紧密包围,而且问者的问题答案显而易见,完全可以通过阅读解决的,但他们就是不愿动脑筋,认真阅读和思考,只求别人下判断。多数问者甚至不提自己居住的地点和环境,动物饲养的方式和动物的状态,令人无法提出意见。但是,尽管你的问题可能有特殊性,但是如果你仔细阅读这些材料,相信大都能够解决。

狂犬病传染的基本前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勇先

我准素食已经差不多快十年了。所谓准素食,就是偶尔吃点鱼虾,还有鸡蛋。偶尔也吃点肉边菜,但绝不吃大块肉。不吃有思想的,通人性的,跟人关系铁的动物都不吃。每次饭桌上被人问起,我都想办法回避掉。有时候说是为了健康,有时候说是天生不喜欢肉味。我知道,我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那个理由。如果说是为了慈悲,不得招多少人的白眼:就你?慈悲?那你吃鱼不?吃虾不?吃蛋不?吃菜不?……植物也是有生命的,有痛感的,你有本事连菜也别吃,只喝水。靠,水里还有微生物呢,你就别装了你……



我确实懒得去争论这些,本来我就是个嫌麻烦的人。因为吃素,再去费口舌真是不值当。说真的,我挺害怕那些质疑的目光。人家一盯着我看,我就心虚了,露怯了,感觉自己特别不是个东西。不但怪,还装……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9 09:42)
标签:

杂谈

我是黑龙江人,对哈尔滨一直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情感。它曾经是个有品位有格调的城市。我喜欢哈尔滨人的豪爽和热情。喜欢这个城市的人情味。我记忆中江边那些白俄罗斯的老太太,奔跑的孩子,还有趴在洗衣服的主人身边那些懒洋洋的大狗,都是我童年生活中的一些画面,深刻在脑海中。那时候人们没有现在这么冷漠和浮躁,吃狗肉的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多。那时候吃狗好像是件不太仗义的事,没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也许是曾经的异域文明带来的烙印。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是念旧,洋气,有着浓郁的欧洲情调和不同于国内其它本土城市的人文情怀。公园里那些悠扬的手风琴和优美的歌声。让人感觉这是个有艺术气质的,有情怀的城市。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地方开始浮躁起来,财富渐渐变成了人们惟一的追求。人情开始变得冷清和淡漠。虚荣和浮躁慢慢弥漫街头。有一阵,突然兴起了吃狗肉之风。人们脸上的表情变得不那么友善,大街小巷上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狗肉馆。好多人的脸上开始出现了骄横和粗卑的表情。好多女士们开始围狐领儿,窗貂皮。这个城市厚重的品格渐渐发生了变化。市井味越来越浓重,艺术气息变得薄轻和寡淡。从前的哈尔滨变得渐渐陌生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凌晨一点,我在上海东方卫视看到《悬崖》的结局,感到万分遗憾。开年大戏,只能把一个残缺的故事,呈献在观众面前。

《悬崖》剧本完成的时候,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认可。在拍摄前,就已经签了续集的合同,所以在成稿的时候好多线索,台词,都已经在剧本中打好了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开机前给主创人员的一封信

 

   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感受。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东一嘴西一嘴,天马行空。这样感性地交流,或许更有助于我们之间的沟通。这里面有我的编剧阐述,亦有我内心深处的偏执和梦想,我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先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戏?我创作这部戏之前,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冲动缘于我对历史真实的向往。我要把当年自己埋在厚厚的资料堆中追寻历史真迹时的那种感动,传达给观众。

    从前我一直生活在黑龙江,多年来对满洲国时期的历史素材非常感兴趣。当年的腥风血雨,残酷和悲壮屡屡让我震憾。这些震憾来自于真实,来自于史料中那些貌似无心,却掷地有声的对真相的描述。而我们现在所有关于东北的影视和小说作品,大都是虚假的,造作的。一部份缘于僵硬的历史观,一部份缘于作者对那个时代的不了解。我要写一部特殊背景下的情感故事。写一部以人性的真实为出发点的谍战故事。

   “真实”是它的生命和本剧存在的基础。无论事件,每个人的情感和行为,都要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3 23:25)
标签:

杂谈

 

                  人为什么要活着?

 

                                  爱因斯坦

 

    我们这些总有一死的人的命运多么奇特!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只作一个短暂的逗留;目的何在,却无从知道,尽管有时自以为对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深思,只要从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我们的幸福全部依赖于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其次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
  我每天上百次的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是以别人(包括生者和死者)的劳动为基础的,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并且时常发觉自己占用了同胞的过多劳动而难以忍受。我认为阶级的区分是不合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