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年之痒

(2011-01-02 19:24:57)
标签:

杂谈

    十年没写小说了。

    最后一篇小说,还是我来北京之前在佳木斯时候写的。

    朋友约我写,我顺口就答应了。可是真的要写,却一下子如梗在喉。这十年来,要写的东西太多了。多得简直不知道从何下笔,每次都是在心里对自己说:等等,再等等,等我挣够了下半辈子的钱,再踏踏实实安静下来,认认真真写部东西。现在看来,物价飞涨,贪心也在涨。想安静下来不太容易,想挣够活一辈子的钱更不容易。

    写小说是个看起来简单的事情,现在只要能认识八百个字的都敢上来掰扯两笔。书店里堆的都是各式各样的小说,但真正写好它,却比登天还难。

    无论是写小说,还是干什么,做到最后比的就是境界。在熟练的掌握和运用一种语言之后,有没有情怀,有没有格局,有没有一颗悲悯和充满善意的心,变成了一个作家最关键的东西。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的肚子里隐藏着什么样的虫子,你一下笔,别人就知道了。有些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装大了还容易露馅儿。你是聪明还是愚蠢,你是真诚还是虚伪?想藏起来都不容易。

    写作的过程,事实上也是个成熟的过程。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小说。你看看你中学时候写的什么,大学的时候写的什么,走向社会后写的是什么?回头看一看,你八十年代写什么,你九十年代写什么,你这个世纪的头十年又在写什么?你关注了什么,忘记了什么。抛弃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欠下稿债的一刹那,突然想写一篇关于老人,关于狗的故事。这是个写烂了的题材,我却感觉到一种隐隐约约的冲动。故事的结尾我已经想好了。写那只狗死了,而老人还活着。老人想去埋掉这只狗,却再也找不到那条狗的尸体……老人扛着一把铁锹,想着昨天晚上那只垂死的狗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慢慢走出了家门,消失在江边的野地里。现在他站在风中,看着江边的树丛,看着大风撕扯着那些枯黄的叶片……他知道狗就死在这片树丛里,问题是他找不到它了。

    我一下子想到了叙述的调子,有了调子,就是有了气质,剩下的,靠你自已掌控了。

    有时候我写很长的东西,常常源于一个头脑中的画面。这个画面是如此地打动我,以至于我想把它写出来。

    这里面是有故事的。是什么样的故事,我会好好编织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