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472,687
  • 关注人气:703,5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7年
       食堂这个词汇出现得很早,最初是佛教僧人会餐之处。史籍记载:僧人入食堂时,威仪齐肃,次第而坐。而我们今天的食堂都是单位提供膳食,有收费不收费两种,吃饭时热闹鼎沸。部队大院,机关厂矿都设立人员称职设备齐全的食堂,这对于单身男女、或家远灶冷的人不啻于一个天大的福音。

       我自幼虽住部队大院,但很少去食堂吃饭,偶尔随父亲去吃一次,新鲜得很,眼睛不够使,东张西望,吃什么都香,尤其看别人盘里的菜,总觉得比自己的好吃。后来到了东北五七干校,连续吃了两年食堂,一顿都没在家吃,因为大人小孩都住宿舍,没有火没有灶的,都过集体生活,两年下来,从心里觉得食堂是家,等回到北京吃母亲做的饭菜有点隔世之感。

       后在农村插队当了伙夫,最艰苦时两个人要做百十号人的饭,好在那时都是一菜一饭,爱吃不吃,也不讲究,能吃饱就行,伙夫能把盐放准即可。在那个不讲究的时代,吃是第一位,偶尔食堂开荤,香漂四溢,半个村都飘着炖肉的香味,令人垂涎。回想起来,很是感慨。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小时候都盼望早一天有一支钢笔。小学三年级前老师不让使用钢笔,防止弄脏作业本。现在流行的各类水笔那年月根本没有,连圆珠笔都不多见。钢笔有两种,一种为蓄水钢笔,另一种为蘸水钢笔。

       蘸水钢笔特古老,从羽毛笔慢慢演化而来的。木杆,上面插有一个薄薄笔尖,笔尖有一点点蓄水功能。一般能写十来个字,还有一种在笔尖里多一个蓄水囊,蘸满水后能写一两行字,方便得很。但蘸水钢笔有一个极大的缺点,就是稍不留神就会滴落一滴,污染纸张,严重时使这页纸作废,所以每个用蘸水钢笔的人都很谨慎小心。

        与蘸水钢笔配套的是钢笔水瓶。常见的是矮矮的圆瓶,还有一种是长方矮瓶,深蓝色或棕色,这种深色的墨水瓶旨在保护墨水不褪色。因为那是为了省电,桌子靠近窗户,墨水瓶如果用无色玻璃,墨水就会被晒褪色。墨水瓶用完必须将盖旋紧,否则墨水极易干涸。我爹特别爱用蘸水钢笔,有蓄水钢笔也不用,由于蘸水钢笔尖薄而扁,字写出来有笔锋,多多少少有点毛笔的意思,那时也没人提什么硬笔书法,也没人讲究钢笔字模仿毛笔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我打记事起家里就有厕所了,还是坐桶,现在说的斯文,叫坐便器。与坐桶相对的叫蹲坑,那年月的蹲坑有两种,高级的与今天的蹲便器大同小异,普通的可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城市里多见水泥砌成的深池,早年还无遮无拦,一览无余,俗称蹲大排,也有横蹲和竖蹲两种,横蹲文明一些,竖蹲尴尬异常;那时北京胡同的公共厕所早起蹲大排算一道风景,充满了屎味与人情味。

       我去农村前基本没上过公共厕所,尤其没上过一览无余还要和邻居聊天的公厕。去农村蹲公厕要过心理关,其次才是技术关。记得刚去农村蹲坑,做贼似地避开人,裤子褪到脚脖子上,生怕拉裤子里。待到能边拉边看报纸,边拉边聊天的时候,我也就离开了农村,但农村的拉屎风格游刃有余地跟我回了城市。

       北京城市的公厕曾长久状态不佳,赶上阴天,气味至少飘出二里地,那时少有人舍得用卫生纸,流行用报纸揩腚。报纸的好处是可以先阅读,上面什么五花八门的消息连夹缝的广告都要看,最后才恋恋不舍地物尽其用。那个年月,凡胡同手拿一张报纸步履匆匆的人,多半不是关心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武装带顾名思义在于武装,全称叫军用腰带。武装带在我们这代人心目中非常明确,是指军官外用腰带。这种腰带并不直接扎在裤子上,而是扎在上衣下摆处,起到束腰提神的作用。
       
        过去在军营大院,凡看见军官们扎上外用腰带,就知有重大活动了。早期外用腰带上还佩枪,手枪套的皮革与皮带同色同质,威风凛凛,连那时电影都极力渲染这个,镇压反革命时一手抚枪一手痛斥的宣传画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久而久之,军官腰带即武装带成为了正义的化身,以致文革初期的红卫兵小将都腰横武装带,杀气腾腾。

      我爹也有一根武装带,他不系时我系过,神气得很,但系在身上并不怎么舒服。那时人穿的衣服都肥大,靠武装带拢在一起,系紧了有小裙子的感觉,系松了又邋里邋遢,十分不好看。这种武装带不是常规皮带系法,皮带扣不设舌头,皮带也不设孔,不靠皮带上的孔调节松紧,只有一个四角有档的扣环,另有一个正中有着八一五角星的扣,斜插入后死死扣住,你不吸气解它,它决不会自行开启。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今天电话人手一部,除了通话还能干别的事情,比如拍照,这在几十年前不可想象。我算方便地使用电话较早的人了,童年时代楼道二层转弯处就有一部公用电话,供此楼此门三五一十五户使用。由于我家住在二层,离电话最近,电话铃声一响,我就会争先恐后地开门出去接电话,尽管那时没一个电话是找我的。


        接到电话问清楚找谁之后,然后就扯着嗓子用尽力气呼叫张王李赵叔叔阿姨,如果没有及时回应,马上就三步并做两步,一步两三台阶地跑去敲开他家的门,大人在家最好,若不在还需返回电话机旁告知对方,停妥后回家继续手头之事。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我离开空军大院。


        后来到农村插队,村里的电话大都是个摆设,用一次还不如不用,着急上火还会耽误事,去叫一个人接电话来回半小时算短的。到了工厂后,每个车间都会设置一部电话,主要为了方便工作,当然每个人都少不了私事。等我调到出版社当上编辑后,办公室七八个人还是一部电话,谁有什么隐私,只要你竖起耳朵认真偷听一会儿,连猜带蒙地八九不离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我童年时没有任何人家里备秤,那年月不会有商家缺斤短两。足秤足尺是过去商家命脉,卖东西时心里先有一杆秤,那是做人经商的基本。

       改革开放后农贸市场出现了,最早叫自由市场,多是卖农贸商品的,蔬菜水果最常见,后来才有的鸡鸭鱼肉。农贸市场久了,猫腻就出现了,一斤短个半两,小小不言的也没人追究。可人心不足蛇吞象,缺斤短两现象日益加重,农贸市场出入口就放置一台公平秤,一为震慑商家,二为客人方便,买完可以上秤称一称,安心幸福地再回家。

       另一头,有人由此开始看见商机了,卖手秤。手秤一改过去老秤有杆有砣的样子,摇身一变成为弹簧秤,上面是个秤盘,下面有一个弹簧,什么东西一勾就知几斤几两。那时的农贸市场忽然某一天起人人带一把弹簧秤,挂在包上,警示商家要有良心,也有少数人真的小气,什么东西都要自己过秤,一秤称不下,分两秤也要称完,搞得商家直撇嘴。

        弹簧秤一改至少两千年的杆秤传统,彻底毁了给秤高高的公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       在电影院看电影是没有看露天电影的那份快乐的,没看过露天电影的孩子们可惜了。我从小军营长大,看露天电影是生活中的必须,每周至少一次,多则两场,赶上节假日连看三天也是有的。偌大的操场晚饭前就支好的幕布,长年固定的银幕架上有绳有环,放映员三下两下就把大幕拉起,然后下班的人们就互相打着招呼,通报电影名,那时的看电影没这么多新片,多为老片子,但大家也都百看不厌。


​       每逢有新电影上映时,我们就无心吃晚饭了,急急忙忙拿起椅子板凳马扎去占地方去了。操场各色坐具与大呼小叫的孩子们构成了上世纪最为和谐最为壮观最具人情味的场景。占不到好地方的孩子们最愿意去银幕背面观影,左撇子的李向阳让人觉得更过瘾。电影开始时一般先有新闻纪录片,十分八分钟的,象相声的定场诗,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正片开演时每每都有极高昂的音乐和极强烈的厂标,仪式感很庄严,至今忆起仍存有几分激动。


       看露天电影有两怕,一怕风二怕雨。微风刮起的时候,夏秋还算美事,但若刮四五级大风,那银幕就会变成魔鬼,鼓肚吸气地一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现在出行带照相机的人越来越少,手机的高清照相功能基本上全线替代了相机。加之手机储存空间越来越大,一天照多少张照片都很随意,不像过去照相是件很隆重的事。

       我们这代人最早的相片大都是在照相馆照的,照相馆的师傅就会说一句话:笑一下,然后摁动快门。我小时候去照相馆最讨厌这句话了,凭什么没来由地“笑一下”,我就不笑,所以我的早期照片都严肃得像谁欠我钱似的。

       后来去工厂时有一段日子迷上摄影,那必须要有照相机,那时的照相机有120和135的两种规格,120的一卷胶卷一般能照12张,而135的一卷胶卷至少能照36张,当时我们都是自己冲卷晒照片,135相机显然合算。我先后有过几台135国产相机,使用起来区别不大,如果和今天的相机比较起来,老式相机真的是需要技术,比如凭经验看太阳看乌云看早晚自行设置光圈速度,今天的摄影爱好者听着都新鲜。

       最令我怀念的是我曾经自己制作过一架古典式箱式相机,这是一架与旧时照相馆一样的大座机,光圈可以缩至F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今天没有人再染布染衣了,染布店也绝迹有三十年了。过去的洗衣店叫洗染店,以染为主,以洗为辅,洗衣也是洗名贵换季衣服,能在家洗的没有人会拿去洗染店去洗。

        过去衣服都是土布染的,穿久了肩头膝盖等处容易掉色,掉色后显得穷气不精神,不似今天许多牛仔服成心要砂洗作旧,越掉色发白越有价值,早年衣服掉色是穷的表现,所以许多人的衣服掉色之后就去洗染店染色后翻新,先蒙自己再蒙别人。

       洗染店分洗部与染部,染部永远热气腾腾的,深蓝色水随地流淌,深如墨水的大缸里显得神秘,一条穿得发白的裤子入缸浸染,再经过高温蒸煮,最终清洗定型,让旧裤子焕然一新,又能冒充新裤子混上一年半载。那时候,染衣染裤大部分都是藏蓝色,全国统一色,走到哪里既不生疏也不突兀。

       除洗染店外,在家也能染。去化工染料店买上染料,我记得叫靛青,但不确定,然后回家煮水泡开,将要染的衣裤放入,要不停地翻搅,否则会染不均匀,深浅不一。如果染得不匀,这衣裤就废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6 10:34)
分类: 2017年
       中午吃多了,晚饭就不吃了化化食。回家前先去足底按摩店,准备享受一下,谁知按摩店不景气,就剩五六个按摩师了,至少要等上一小时。我觉得不划算就告辞出来,溜达回家。

       马路对面有家小超市,灯光温馨,想了想,脚指挥大脑过了马路,进入小超市。至少有几年没进这家超市了,原来记忆中的图书杂志一角没了,有点儿扫兴。只好慢慢闲逛,没有丝毫购买欲。看见有意思的地方掏出手机拍张照片。此举可能引起一对青年男女的注意,两个人嘀嘀咕咕地盯了我好久。

       走到卖牙膏的地方,发现牙膏比想像的贵,品种还多,许多外国牌子都不认识,挑来选去,在下面找到竹盐牙膏,原来用过,有点咸味,感觉还不错,随手拿了两支;再往前走,看见了卖酒的柜台,各种各样的酒。本想挑一小瓶清酒,回家独酌,可惜都是超大瓶装的,够五个人喝的,只好放弃。忽然想起好久没喝黑啤了,遂挑了两款小瓶精装黑啤酒,比牙膏贵多了,一瓶顶两支牙膏;又一想,喝酒得有小菜,就去卖罐头的地方,抬头意外地看见酸黄瓜,立刻涎水流了满满一嘴,边咽边取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