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844,363
  • 关注人气:735,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8年
       我少年时期有一个全国性的口号“备战备荒为人民”弄得哪儿都是,标语,报纸,新闻,广播,总之每天就是在一个紧张气氛下生活。那时人小,也不知害怕,也不知慌张,直到1969年去了黑龙江,才感到“备战”真不是闹着玩的。
 
      那年春节一过,中苏就在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上开了战。据新闻说,我军把苏军打得屁滚尿流,还缴获了一辆大坦克。庆祝胜利的大会上除了群情激昂外,还宣布要真的“备战”,挖地道,防止可能到来的核战争。于是春暖花开时节,我们和大人一起开挖地道。
 
       这事今天想着辛苦,可当时感觉很好玩。原因是电影《地道战》看多了,似乎挖好后可以钻入地下,拿一杆大枪,一枪消灭一个敌人。在东北挖地道还是很幸福的,因为土好,又软又粘,非常好挖。挖地道先是打竖井,挖到一定深度再横向挖。我印象中竖井就挖个四五米深,然后就横向掘进。横向挖时洞的高度比人略高些,挖个两三米就需要用木棍打支撑,像煤矿的巷道一样。打支撑算是技术活儿,基本由大人做,我们半大小子只负责干挖。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这里说的蜡纸不是包装纸,而是一种过去专门用来刻字印刷的特殊纸。这种纸拿在手中涩涩油油、半软不硬的,上面印有暗格,让你在刻字时可以横平竖直地有个参照。
 
       今天想印几份文件输入电脑指令,打印机就会打印几份。过去可没有这么方便,两三份文件可以用复写纸抄写,如果五份以上,就必须刻蜡纸油印了。蜡纸放在一个硬纸盒里,取出垫上专用钢板,用专用的“钢笔”一笔一划地半写半刻字。我刻过蜡纸,轻重都不行,轻了刻不透蜡印不清楚;重了蜡纸会被刻破,蜡纸破了就不能印刷,前功尽弃。所以刻蜡纸是个细心活儿,还考验耐心。
 
       刻蜡纸就怕错,错一小笔还可以融蜡修改,错多了就必须重写。蜡纸刻笔还写不了连笔字,基本上都要写正楷。我特羡慕打字室的秘书们,人人刻得一笔好字,规规矩矩,尤其印刷出来时特美,内容有时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不知何时,蜡纸渐渐退出了办公行列。现在让谁刻蜡纸油印文件成了天方夜谭。蜡纸的历史应不长,但此蜡纸非彼蜡纸:苏东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四脚蛇是蜥蜴的一种,但它生活在草地里,俗名草上飞。据说这东西长得像蛇,但又多出脚,外号叫“蛇舅母”。想想也真有意思,四脚蛇与蛇沾亲带故。
 
       幼时爱去草地里捉蚂蚱,有时也去残垣断壁里逮蟋蟀,草地砖堆里常常冷不丁地现身一只四脚蛇,其速度如飞,几下就没了身影。每次它出现时,我都被下一跳,可时间长了,也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可怕,遂想捉住一只再仔细观察。
 
       城市边缘草丛里的四脚蛇体型不大,一般十几公分长,我见过最大的也就一拃长。一拃长的四脚蛇比较瘆人,因为它的鼻子眼睛都让人看得清楚,小眼睛露着贼光,滴溜溜地转,一副谁都不相信的样子。如果你试图抓住它,最可能的结局是它断尾求生,甩下一段小尾巴在地上跳动,它却逃之夭夭了。据说这截还能动换的小尾巴是它法宝,用来吸引捕猎者的注意力,以达到自我求生的目的。
 
       我自幼时对蜥蜴断尾充满了好奇:蜥蜴究竟有什么绝招能让自己断尾。人的自裁都要借助工具,剖腹也不能切下一段。可蜥蜴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在打字都用电脑的今天,中文打字机远离我们不过一代人的时间。至少在我开始工作的年月里,几乎每一个像样的单位都有一个部门叫打字室,打字员一般都是心灵手巧长相可人的女性。
 
        中文打字机与英文打字机有本质的不同:英文打字机就一本大书的尺寸,二十六个字母键外加倒车键,熟练使用者打起来声音犹如机枪扫射。记得有部外国电影招秘书就有考打字速度的情节。今天电脑键盘排列顺序就是按老式的英文打字机排列的,沿用旧制。
 
        中文打字机外型可就笨多了,首先体量大,主机占半张桌子,字盘又好几摞。你想啊,常用字四千多,不常用还有几千,七八千个铅字各自独立存在,每个都占相同的空间,用不用都呆着备用。与英文打字机相比,中文打字机傻大黑粗,不招人待见。这种打字机使用的关键是背字盘,每个字在哪个位置必需烂熟于心,打字机的衔字手柄在字盘上游走,找到所用之字立刻摁下,叼起那个字划出一道优美的空中曲线,然后落在纸上,咔嚓一声。整个过程完全可以看成一部机器在工地施工,煞为好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壁虎俗称歇了虎子,这可能是北京地区或华北地区的称谓,科学上算是蜥蜴的一种。可我从小认为墙上趴着的壁虎与草地里出没的四脚蛇根本是两类东西。壁虎一到夏天,城市的老墙上随处可见,尤其傍晚时分,这些看着不雅的爬虫就慢慢布满墙上,等待送上口来的美食。
 
       小时候观看壁虎捕食是纳凉时的重要节目,搬了凳子坐在空场,仰头观望。一般路灯旁边的老房山墙上壁虎最多,多的时候一面墙上趴着十余只乃至几十只壁虎,基本上静止状态,一旦移动也是手脚麻利地并用,闪电般地动一下,然后又静止伺机。
 
       我观察捕食壁虎有时候觉得是与其比耐心。壁虎的耐心超常,很多时候纹丝不动,一直到你盯得眼睛累了,一眨眼的工夫它不仅换了姿势还换了地方。壁虎为了生计,练就绝杀技艺时还练就了耐心。这是人所不具备的,人如果有个绝杀技艺,一般都没了耐心。
 
       壁虎最让我童年不解的是,它居然能在光滑的玻璃上行走。夏天在家里有时发现窗户玻璃上趴着一只壁虎,肚皮白白的,四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第一次见到九连环时,这东西把我气着了。别说全解开它,连看都看不懂这个劳什子。后来读《红楼梦》看见林黛玉也玩九连环,想必这东西有吸引人之处。
 
        九连环都是粗铁丝编的,高级点儿的中间有一块铁板,还有带鈴的。拿在手中无所事事时,可以晃动着出响,发出的声音可以打发寂寞。这东西到底什么时候发明的,众说不一。最流行的说法是诸葛亮发明的,显然当军师就是好,尤其打了胜仗的军师,好事都摊在头上。近两千年来,凡是有计谋的东西多以诸葛亮命名,比如诸葛锁,诸葛婉,诸葛鼓等等。
 
        九连环的解锁方式复杂,大部分人望而生畏,据说彻底解开九连环需要正确走上二百五十六步,错了就解不开。这对于缺乏耐心的人实在要求太高,所以我都不记得小时候解九连环能解到第几步。对于喜欢文学的我,看这科学的“劳什子”实在怕耽误工夫。
 
        后来听到一个说法,说九连环是明朝人发明的,明以前的记载都不靠谱,最靠谱的是明代中期的杨升庵,杨升庵就是写“青山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真没想到家用燃料蜂窝煤来去匆匆,只半个多世纪的生命。蜂窝煤的前身是煤球,煤球存在的历史至少也有几百年了。煤球有个缺点,用时特脏,尤其擞炉子时,搞得满屋灰尘。蜂窝煤发明之后,家用煤炉变得干净省事。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开始,城市逐渐普及蜂窝煤,煤球渐渐退出了城市。
 
        蜂窝煤的发明至今还是个谜。有传说是个山东德州的伙夫发明的,听着不太靠谱。奇怪的是蜂窝煤的适用范围只在东亚,除我们之外,日本、韩国包括朝鲜都用,叫法日韩相同,他们叫“炼炭”,实在不如我们的叫法~蜂窝煤,又文学又通俗,多少还有一点儿语言美感。
 
        早期的蜂窝煤个头比较大,有三圈孔,内圈四孔,中圈八孔,外圈十二孔,后来改良为两圈孔,尺寸也小了不少。当年改的时候母亲老说小煤不禁烧,火力也不如大煤。的确如此,蜂窝煤改良总体上是大改小、厚改薄,有偷工减料之嫌。稍不留神,炉子就会烧乏灭了,这就需要炭煤再度引燃。
 
        炭煤是蜂窝煤中的另类,俗称引火煤,它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9 12:00)
分类: 2018年
  秋天来得忒急了,民国文人笔下的北京之秋最美,可惜持续不了几天。尤其今年,夏日的暑气还没有消退,冬天的寒意不打招呼就贸然登场。这几天,叶子未黄先落,连观复猫都早早回了屋,躺在暖暖的窝里隔窗看景,比我们还自在。

  满街的人着装与冬天差异不大,变得暗淡起来,女人的大围脖捂的只剩下美丽的眼睛;阳光斜射,阴影分出了树的层次,带叶的树木不知为什么比夏天多了沧桑,不言不语,等待更严酷的寒流到来。北京这几天风冷雨骤让人们感到今冬一定难过。

  难过也得过啊,人类的历史就是与自然相依相偎相爱相杀的历史,在没有供暖的过去,也不知人们都是怎么抵御严寒的。我说过,毅力能让我们多出一倍的能力,无论做什么,没有毅力也就没有能力,事倍功半。

  满绿的秋树突然一块块地黄了,黄色本来可以为秋平添美色,可惜今年的秋之黄让人心中疑惑,实在不解为什么同样是黄,今年的黄没有了暖色而多了一股妖气……

  冬天来就来吧,漫天飞舞的大雪,凛冽彻骨的寒风,冰天雪地也不过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洋蝲子在我童年时候一到夏天随处可见。它和毛毛虫有很大区别:毛毛虫一般都细身长毛,爬起来“顾蛹”。“顾蛹”是北京土话,大致意思是描述柔软长形虫的爬行状态,有时候也用来描述人,带有谐谑意味。洋蝲子常见的都是短粗形的,淡绿色为主,爬起来缓慢不易觉察,蜇刺人都是以逸待劳。
 
        洋蝲子枣树上最多,这是件让小孩们最烦恼的事。每年初秋,青枣挂树之时,小孩子准禁不住枝头果实累累的诱惑,总想先摘几颗青枣尝尝。枣树的果实长得怪,基本上越往高处越多,密密麻麻地压弯枝头。想够下几颗青枣,必须躲过洋蝲子这一关,可洋蝲子无处不在,不知在何时何地蜇你一下。
 
       洋蝲子蜇人后果严重。我们小时候几乎人人被蜇过,蜇时先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然后跟着长久的火烧火燎的痛中带痒,洗也洗不得、挠也挠不得,也不知有什么药可抹可治,只好忍着。所以时至今日,我的忍痛本领超越常人,有时候连医生都惊讶。
 
       上树打枣前已知洋蝲子的厉害,但更知青枣的脆甜。在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进入信息时代后,大部分人的信息都来自手机。国际国内大事,各类商业信息,朋友亲人的沟通,通过一部手机即可完成。过去可没这么方便,欲了解国家大事,私人小事,每天看报是必须。我曾对儿子说过,不看报纸很土,没承想我想在就很土。
 
        看报需买报,花钱。报摊上每日新报一出,准有老顾客前去;卖报到处吆喝的报贩是解放前的事情。有单位的看单位的报纸,生活富裕的家庭自己订几份报纸,回家晚饭后看个痛快,可没单位又舍不得花钱订报纸的人去哪儿看报呢,也有地方,就是北京大街上可以找到的报栏。
 
        报栏有大有小。我见过最大的报栏在东长安街上,北京饭店前面的街边偏里一点儿。长长的一溜,那时最重要的报纸,诸如《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在报栏内一字排开。报栏是有玻璃的,有专人在第一时间将报纸装上,每个版都按顺序排好,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看清楚。报纸未到时,准有北京大爷候着,一边聊天一边探讨国家大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与道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