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808,693
  • 关注人气:676,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4-28 09:30)
标签:

假论文

杂谈

分类: 2017年
       论文在古代中国本是文人之间显示功底的作为,杜甫在《春日忆李白诗》中就有“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之句,显示出个人的谦谨和与李白的友情;宋朝辛弃疾后来还套用过杜甫这句,他在《送杜叔高》写道:“江天日暮,何时重与细论文。”词写得情真意切,隔八百年读之,仍觉热情扑面而来。

       论文一词由古典文学中的交流言辞转换为当今社会某个学术领域中的研究成果是在西学东渐之后,西方人把他们那套科学严谨的治学理念授予国人,以期国人能与世界在各个领域尤其科学领域共同进步。中国的前辈学者也确实是按西化的路子去践行的,百多年来,国人获得的学术成就有目共睹。

       只是近些年来,论文开始兑汤了,先是兑鸡汤,后来兑鸡精,再后来索性兑水了,最终走向了彻底造假。这次让世界知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一次性撤销了107篇涉嫌造假论文,不仅让国内外学术界震惊,连《人民日报》都义愤填膺地指出,说我们自己有关部门对造假论文惩处不力。

      现在面临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5 09:25)
标签:

冯小树

证监会

罚5亿

杂谈

分类: 2017年
       罚一个人5亿人民币,这数字听着还真有点大。这人名不见经传,叫冯小树,这棵树这下子就不能算小了,创下中国历史上个人挨罚款之最,一夜之间成网红了,大家都纳闷儿,他哪来那么多钱?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棵小树植身于人民股市这片沃土之上,把握着证券市场上的天气预报,甚至能更改或制造天气,让股民晴天淋雨,雨天没有雨伞,而他的亲人却能在这风风雨雨中喝着咖啡捏着足底看芸芸众生瞎忙活。

       这事听着离奇,这棵小树咋就这么大能量呢?原来这个副处级的小官一点不僚,“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这句过去相声里的俏皮话形容这事不贴切但不离谱。各大官网都报道了此事,惊叹任期仅两年零四个月发审委兼职委员竟有这么大能量,巧取豪夺如此多的财富,实在让人不能容忍。故证监会决定顶格处罚冯小树以儆效尤,没收2.48亿,罚款2.51亿,共计4.99亿。

       权利变钱在当今社会是很普遍的一幕,只是这幕有点太那个了,让股民生气都找不到地方。中国股市里这类“小树”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3:02)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几个朋友闲聊,不知怎么说到失眠问题上去了,有失眠症的就表示痛苦万分,典型的特征是想睡时睡不着,该起来时就又困得不行。事情到了这一步,只好去看中医;另有一位做的比较直接,每晚直接服用安眠药,一日不吃,一日不睡。

 

       我表示不理解,我自幼睡眠极好,早年有关睡眠的唯一痛苦就是永远睡不够,有多长时间睡多长时间,睡一个对时很正常,偶尔睡上一天一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一般状态沾枕头即着,戏称拉了闸。别人问我睡眠质量如何,我做如下回答:每天死一回。
   
       朋友有点羡慕嫉妒恨了,认为我这种睡眠对别人不人道,太气人了。他们都说想睡睡不着时,死的心都有。我告诉他们,睡不着是不累,一累就睡眠好。过去在农村时,农民没有一个有过失眠症,白天干牲口活,晚上倒头大睡,没的吃时只能靠睡弥补体力的消耗。今天的脑力劳动太多,体力劳动或锻炼不足,导致虽困仍睡不着,那么不劳动了只好加强体力锻炼。

 

       我有一个先天锻炼的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18 09:11)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前几天,美军憋足了劲向阿富汗扔了个大炸弹,重量将近10吨,这大家伙是美军迄今为止在战场使用过的最大炸弹,TNT当量仅次于当年扔在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美国人给这颗大炸弹起了个女性化的名字——炸弹之母,力图保留一些人性。

       炸弹之母是个新型炸弹,采用高能燃料,爆炸时大量消耗氧气,在相当范围内使氧气耗尽,能迅速抽干附近包括坑道中人员的肺中空气,这种炸弹即便不直接将人炸死,也会让人在缺氧的巨大痛苦中死去。美军自己说,由于阿富汗山多洞多,抽干空气的炸弹之母对敌人心理威慑极大。仔细想想这炸弹很不人道,与生化武器有一拼。

       其实苏联曾研发过这类真空炸弹,目的很简单,想替代小型核武器。因为核武器有国际公约限制,不到彻底翻脸不好意思使用,遂研发个替代物,俄国在2007年试扔了一个,扔的这个弹比美国刚扔的那个还大四倍,相当于44吨TNT的威力,它也有个通俗名字——炸弹之父,按常规理解,父比母个头大些也属正常。美国大炸弹起名时真没什么想法,母随父姓,暧昧地叫了“炸弹之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14 09:08)
标签:

裸贷

女大学生

杂谈

分类: 2017年
       “借”在辞典上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所以生活中单独说借时常常会有误会,到底谁借谁?站在自己角度上,拿别人的钱先用叫贷,把自己的钱给别人用叫借,无论借贷都会生息,朋友之间不计较利息那是一份情谊。

       贷款生息天经地义,少说也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了。春秋时期高利贷就出现了,那时的年利率今天听着有些高,至少50%以上,但仍有人冒风险贷款先用。古代钱币有个特性,计重为准,尤其秦国统一货币之后,秦半两,汉五铢都是计重钱,五铢还是中国历史使用最长的货币,达800年之久,可见计重货币的合理性。那时,朝廷向私人贷钱付息时有发生,原因是计重钱朝廷也无法滥发,十分公平。

       历史上高利息的时代很长,也引发过社会严重动荡,比如北魏,统治者为了安定社会,规定年利率不得超过100%,这一传统认知,导致宋元社会的年利率保持100%成为正常状态。王安石变法中体恤民生,让朝廷放贷农民只收20%的利息,没承想实行不多久就导致腐败频发,新政成为官员致富的工具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11 08:58)
分类: 2017年
       如果找一条中国人与外国人生活上最不同的习惯是什么,我一定选择喝热水。尽管我年轻时候运动完后也大口地喝凉水,吃冰棍也乐此不疲,但中年以后还是热爱喝热水,准确点儿说是喝热茶。喝茶必须热到入口能忍受的温度极限,否则半温不火的茶北京人叫“乌秃”,也说“乌里巴秃”,标准话叫“温吞”,温吞水是也。

       在国外餐厅,只要你屁股一着椅子,服务员二话不说先摆上一杯冰水;如果要可乐或软饮料,你如不事先声明不要冰,老外一定先将冰块装满杯子,然后再往里面倒饮料,给人以诓人之嫌。你想想冰块能比饮料贵么!我一直不明白老外无论是否身强力壮,是否老弱病残,怎么心火都那么大呢,非得冰水镇一下子才能解气?尤其看见早餐厅里喝冰水的老外,心说我们真不是一个爹妈生的。

        我们自幼就慢慢在大人的引导下喝热水,至少一开始喝温水,大人认为小孩子喝凉水易患肠胃病,所以许多孩子自幼与凉水绝缘。加之中医有一套理论,认为凉水伤身,而热水在关键时候又给力,比如冬天冻得要死时,喝上一杯热茶,的确有救命之感,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5 06:59)
标签:

雄县

杂谈

分类: 2017年

       雄县是河北省很不起眼的一个县,属于冀中平原,缺少有特色的自然环境,也没有什么大价值的人文景观,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雄县人自古喜欢出门讨营生,过去有一项生意在北方基本上让雄县人包了,这就是倒腾古董。那时交通十分不便,但雄县人愣是依靠两条腿,蹬着自行车,到处搜集古董,最后卖到北京。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收购古董的只有几家国营商店,每家清晨都排着长队,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只见每个人都扶一辆自行车,车后架上绑着硕大的瓷瓶,商店开门后大声告知今天收购多少多少件,运气好的当天卖掉,运气不好的就又要再排上一天队,等待第二天的来临。那时我经常路过王府井八面槽的一家门市收购部,好奇的看每个人车上捆着的东西,遇上喜欢的就上前攀谈,十天半个月备不住买上一两件,然后就让货主骑车随我回家,银货两讫。


       当时我就发现这些人都是雄县的,因为那时自行车上牌照,和今天的汽车一样,牌照清晰地交待来自雄县。我那时还真不知雄县的具体位置,后来慢慢明白了,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1 13:22)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上海的朋友欢呼雀跃地给我微信,说这次总算拍到上海的车牌了,他感叹地说,世界上最值钱的一块铁皮啊!我仔细想了想,这个世界上还真找不出比这更贵的铁皮了,那什么原因让铁皮比黄金还贵呢,是权力还是资源稀缺?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花多少钱呢?他说,车牌87800,黄牛15000,过10万了。我非常诧异,又问,为什么还要给黄牛呢?不是拍卖吗?他说,自己很难拍到,黄牛有机器。后又补充了一句:说出来都是眼泪,上海人民不容易。我告诉他,北京人民眼泪都哭干了,很多人摇了几年一无所获。因为北京不要钱,所以没有黄牛。


        黄牛发源于上海,据说清末民国拉人力车的都穿黄马甲,上海人就叫黄牛车,除了拉人,有钱人有时塞个小钱,让他们帮忙买个票什么的,久而久之,黄牛就变成了一个职业,游走于江湖。由于上海工商业发达,经济活动多,黄牛屡禁不绝,竟然慢慢成为社会现象,凡事一有黄牛出现,事情基本上就算成了,比如演唱会,黄牛云集说明歌星有市场,比如紧俏商品,有黄牛就不愁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30 13:41)
分类: 2017年
       老有人问我高丽棒子怎么来的?我十几岁时在东北生活过两年,当时就老听东北人说“高丽棒子”,说实在的,我曾一直以为高丽棒子是对朝鲜人(那时没有韩国概念)的赞美呢!你想啊,高大美丽的老玉米棒子,在缺粮的日子里不是赞美是什么?!

       后来慢慢地知道“高丽棒子”不是什么好词了,带有明显的贬意,尤其看到老舍先生《四世同堂》中的描述“日本娘们的开路先锋高丽棒子——高级的奴才”时,才如梦方醒地纠正了以往的认知。那么称谓如此广泛的“高丽棒子”怎么来的呢?

       史学家大学者罗继祖(罗振玉之孙)先生曾在《枫窗脞语》中有考证,其国(朝鲜包括韩国)妇女有淫行,即没入为官妓,所生之子曰“棒子”,不齿于齐民。简单的解释私生子就是棒子,与此类似的有北京詈言“丫挺的”,翻译成白话就是“丫头养的”,即私生子。

       朝鲜人的等级观非常强烈,看看他们的影视剧就有个基本体会。这缘于朝鲜最初的规矩从未被破坏,到了近古时期的明清两代,他们的使团依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26 09:31)
分类: 2017年
       保姆原指宫廷中抚育王室后人的女子,责任重大。《新唐书》有载:师姆在右,保姆在左。这一右一左负责幼儿的德行与起居。后来保姆也渐渐出现于民间富商巨贾以及官宦人家,服务于有需求之人,成为社会中特殊人群。

       保姆的特殊性在于融入一个没有血缘没有亲情甚至没有任何关系的生人之家,融入后,渐渐由生变熟,由生变亲,过去有保姆甚至最终与雇主成为一家人。我的一位朋友当年父母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完全由家中的保姆支撑料理起全家的生活,以致保姆去世时他率队去奔丧,替全家两代人为保姆磕头上香。

       而今天,这真实的故事听着跟天方夜谭差不多。听到的都是保姆们带来的噩耗。保姆趁主人不在之时百般虐待不能说话的幼儿,我多次看见惨不忍睹的视频后不知对我们今天这个社会说些什么好。

       我们还能有办法么?!我们还能回到那人与人相亲相爱以至相信的时代吗?!怎样相信一个生人在你家自由出入,照顾孩子而放心呢?孔夫子两千五百年前提出的“仁”没了,“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