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1,106,127
  • 关注人气:696,8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8-18 06:5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唐诗人杜牧文采飞扬,诗作多以七绝流传,如《清明》、《秋夕》、《江南春》、《泊秦准》、《山行》、《赤壁》等,其句多脍炙人口。他一生为官,不尽得意,在官场辗转之余经常出入青楼,喜与歌妓周旋,因此留下不少佳作。

       唐文宗大和年间,杜牧三十出头,正值年富力强,在当时的经济文化重镇扬州待过两年,他这段日子没少与青楼女子往来,眉来眼去,放浪形骸。有学者认为杜牧怀才不遇,人生感伤,只好游戏人生,消磨意志,借酒放荡,故佳作频出。杜牧写道: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诗写得放荡但不龌龊,写得颓唐但不低沉,诗人之所以成为大诗人,此诗可证。

       古人比今人早熟,心智比今人强大,过去青楼女子按今天标准许多还未成年。杜牧在扬州天天周旋于酒楼歌肆,想必遇见过国色天香之歌妓,有遇就有分,所以他写下了流传千古的《赠别二首》: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其二: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5 09:3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我对史实认知有如下观点: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我最怕有历史老师或学者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一个“历史真相”,误人子弟往往就从“真相”开始。历史是一个客观存在,后人对它可以有一个主观判断,这个判断如果除去看客心态外,可以称其“史观”。

       举例说明:司马光砸缸。这个故事自宋以后妇孺皆知,只能说明司马光(《资治通鉴》编纂)天赋异禀,处理危机能力过人。我从小学听此故事未曾怀疑过它的真伪,也和常人一样欣赏着故事的传奇。

       可后来读《宋史·司马光传》,才知道宋史由元末蒙古学者蔑里乞·脱脱主编的,此时北宋的司马光已故去近三百年了,做个比喻,间隔时间大约如同我今天写《雍正传》。《司马光传》开篇有一句话很重要:“光生七岁,凛然如成人。”就是说司马光七岁之时已是一副令人敬畏的姿态,人格端正。我们虽没见过司马光,但都见过七岁(虚岁)的孩子,这“凛然如成人”之句显然溢美。关于“砸缸”文字如下:“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活。”文字洗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军挎是军人的书包简称,因为军人不允许将书包单肩背着,必须左肩右斜挎在身上,所以这个油绿的军用书包就有了响亮的名字——军挎,军挎早期有别于普通民用书包,在社会上高人一等,因为建国初期军人地位至高无上,军用物资也就顺势沾了便宜。

       军挎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月作用不容小觑,它代表着正义,顽强,富有,还有一股不解的牛逼。牛逼这词不好听,但没有什么词可以替代,如同那个年代没有什么书包可以替代军挎一样,背着军挎,在社会游走时别人会高看你一眼,连打架背军挎者都先让人胆寒三分。

       在最为动荡的日子里,出门什么都可以不带,但军挎必须上身,左肩右斜地整理好方可出门。至于挎包里放什么不重要,放两本世界名著的不一定是文青,多半是小流氓;而放一把菜刀者反倒可能是个文青,那时的文青不需具有小资情调,必须具有一定的煞气。

       我见过最夸张的是,有人一年到头地在军挎里放一块整砖,最初用报纸包裹上,后来可能是报纸不耐磨,容易将书包磨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08 09:30)
分类: 2017年
       我对阴阳脸的猫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它似乎代表人类的内心与情绪。人讲究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自有文明以来。人类就在拼命学习如何掩饰内心,让表面与内心拉开距离。

       可猫不然,在猫的文明中还保留着质朴的表达,不理你就是不理你,凶你就凶你,再不服就上爪上牙,看你服不服?!赶上这种长着阴阳分明的脸,就让纠结一直纠结在脸上,气死虚伪的人类不偿命。

       韩昏晓就是一副可人疼的阴阳脸,求助人大大咧咧地报告喜讯,有如此这般的一只猫,好得不行,美得不行,柔得不行,你们收留否?当然收留了,眼缘是个说不清的东西,看一眼就能决定,凡看上三天五夜还犹犹豫豫的肯定没有眼缘。我不信第一眼看不上,后来越看越喜欢越美的话;这不可能,越来越最多是个熟悉,很多东西看熟了就不计较其它了。眼缘就讲究第一眼。

       韩昏晓第一眼就让我心动。于是乎人马奔出,浩浩荡荡迎亲,谁知半路来了个噩耗,韩昏晓得而复失,从救助人怀里跑了,重归江湖,这令人沮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03 09:3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去西安公务,驱车去了白鹿原。白鹿原这些年太有名了,虚构的文学作品让真实存在的地方出了大名,白鹿原算一个。白鹿原是西北地区的一种独特地貌,称之“塬”,特指黄土高原因年代久远冲刷形成的高地,呈台状,四边陡,顶上平,白鹿原就是离西安仅几十公里的最具文化特征的塬,因汉文帝灞陵位于塬上,故白鹿原亦称灞陵原。

       陈忠实先生用了六年时间写就长篇巨著《白鹿原》,获茅盾文学奖。此小说至今几乎改编了所有大众可以接受的艺术形式,电影、电视剧、话剧、舞剧、歌剧、秦腔、连环画等等,尤其电视剧的播出,让《白鹿原》成为街头巷议的话题,让黄土高原的众生相艺术再现在公众面前。

       我当文学编辑时与陈忠实先生见面聊过天,他中年之时已是一副饱经沧桑的脸,抽烟似乎是他最大的嗜好,一根接一根是他的生活状态;那些年,文学至高无上,陕西作家群挟陕西方言之利,倚陕西文化之势,大有席卷文坛之意,惜今日再无此景,当年陕军东征的壮观不复存在。

       今日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冰棍的名字质朴,现在叫雪糕,听着就小资就矫情。冰棍的灵魂在冰,尤其在酷暑难耐的夏天,一根冰棍带有的凉爽不光是生理上的,更多是心理上的。那年月,全社会没有空调,赶上夏天三伏,室内与室外一样热,甚至室内更热,苦夏一词就是这么来的,今天这词都废了,没听人再说过。

       家里有冰箱不过三十来年的事情,我童年的时光谁家也没有电冰箱,冬季阳台上窗户外就是天然冰箱,夏天的所谓冰镇西瓜实际上是冷水泡的。夏天仅有的凉爽就是吃冰棍,很长一段记忆中,红果冰棍三分钱,小豆冰棍五分钱,牛奶冰棍也五分钱,最好的是鸳鸯冰棍,也叫双棒,一毛钱。估计儿时的物价大部分都忘了,但所有走过来的人都深刻地记住了冰棍的价格。

       红果冰棍由于价廉,深受孩子们的欢迎。价廉的红果冰棍最大的好处是耐吃。冰棍对孩子们的诱惑很难抗御,尤其牛奶小豆这类很甜的冰棍,三两口就咬碎下肚,而红果冰棍由于低糖(实际上没糖,甜味来自糖精)很硬,小孩们都愿意吮吸,含在嘴里感受冰凉,感受那一丝丝的红果酸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8 09:17)
分类: 2017年
       连续乘坐飞机出门,次次要安检,最奇怪的是转机未出机场仍需再次安检。有时尽管疲惫,也会耐着性子配合机场安全检查,我知道安检人员天天如此比我们还不易。

       我坐飞机的历史久远,最初在机场时候机时几近无人,我不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无安检,即便当时就有安检也松弛得很,没有仪器,象征性问问就放行了。直至1983年有个沈阳人叫卓长仁带着手枪登机劫持飞机去了台湾,安检才算飞机出行的必要程序。美国9·11恐怖事件之后,安检手段陡然升级,又上仪器又动手,从头到脚搜个遍。9·11事件周年那天我在美国机场安检,感觉能脱的都脱得差不多了,光脚拎裤子地狼狈不堪,有些美国妇女安检时也不检点,一身肥嘟嘟的肉十分不雅,她自己不怎么在乎,反倒让周围的人不堪。

       这些年安防等级一升再升,各类高科技手段都用上了,可安检人员的工作强度并没有降低。说实在的,安检时最辛苦的不是我们这些常常出行的人,而是机场安检的工作人员,他们必须按规定认真细致一丝不苟地走完流程,亲手摸脖子到攥脚腕子,每天的劳动强度只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9:30)
分类: 2017年

    上海酷暑,气温超过40℃,打破145年来的气象纪录,我庆幸我不在上海。但这一天我在景德镇,为中央台国庆节日站台。拍摄厂地为古建筑无空调,要自行上下楼梯,稍稍一动则满身大汗,我算耐热的,看拍摄时的其他人,个个汗流浃背,脸如淋雨。

    全国都热,连内蒙古草原的赛马都热晕,狗都热毙,今年40℃的高温界线,不少地方都有临近或突破。有个段子说,幸亏后羿射去九日,幸亏开利发明了空调,否则不知日子还能过不能过?

    早年有个词今天远去了,叫“苦夏”,说的是暑热难耐,吃不下睡不着,需要熬过去。尤其南方,湿气重,不似北方,室外再热,阴凉处或室内尚可忍,南方则室内比室外更难捱,一入暑天无地躲藏,所以三伏天时,许多著名的城市最著名的街景就是暑天夜间满马路睡觉的市民。

    我在杭州、上海、重庆、武汉、南昌、长沙等等城市都看见夜晚满街酣睡、喝酒聊天的人群,看见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为孙儿们摇扇轰蚊的亲情画面,那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1 09:11)
分类: 2017年
       北京人说的大背心是对跨栏背心的昵称,暑天满街都是。打我记事起,跨栏背心就是夏天男人的时尚,经年不变,且都是白色的。尤其北京大爷,左手托一西瓜,右手摇着大蒲扇,见谁都打招呼,高兴时背心还卷至乳头之上,此画面定格为童年记忆。

       背心这一简易服装起源于汉朝。汉朝叫“裆”。汉朝有一书生刘熙在《释名•释衣服》中解释过:“裆,其一当胸,其一当背也。”到了唐宋之后,俗称“背心”。背心明清之后又喜欢称坎肩,马甲等,最牛的是清朝的“军机坎”,讲究十三扣,又称“十三太保”。只有朝廷要员才能获准穿着,后来竟变成了官员的礼服,频频出现于正式场合。

       跨栏背心与中国古代背心不同,比其更加省料,更加贴身;有一说它最初出现时就是为跨栏运动员设计的,还有另一说跨栏乃“挎篮”,如同民间挎篮于肩买菜一样,不管哪一说都不影响此背心的流行。尤其男孩子的青春期,练上些日子,浑身疙疙瘩瘩的肌肉,煞是好看,很吸引女孩子。

       后来不知从哪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0:28)
标签:

台北故宫

分类: 2017年
       台北故宫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宣布,70000件最重要的馆藏品免费释出图像,供任何人或单位商业使用,而且均为高清大图。这包括公众熟悉的台北故宫三宝翠玉白菜,肉形石以及毛公鼎,还有举世闻名的快雪时晴帖,汝窑莲花温碗。在暑热难耐的夏日,对于喜爱传统文化的人来说,这是个难得的福音。

       台北故宫说,此举目的是为了让公众分享囯家宝藏。除中国人外,外国人亦可以使用,以便中国文化传播。他们甚至更希望借此扶持文化创意相关厂商,加强文创产品的竞争力。

       放弃一己私利,弘扬民族精神,在信息时代,台北故宫此举高瞻远瞩,襟怀大度。不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向全世界彰显中华文化精神。这已是世界流行大趋势,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荷兰国家博物馆等许多世界一流博物馆均已做出表率,将人类文化遗产无偿回馈社会,任凭任何人及单位享用其藏品的知识产权,以身作则,引领信息时代。

       共享是我们所处时代的特性,文化自信成为我们民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