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840,034
  • 关注人气:667,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新一季正在改版,敬请期待!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2-27 09:23)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国籍在古代人心中没有具体概念,知道自己的户籍,知道自己叫什么就可以了。过去的人不遇灾年不遇战争的话,很少长途迁徙,绝大部分人一辈子的活动范围就方圆几百里,仅有极少数的人走出家乡当个商人,即便为官也罕见背负朝廷重任出使,最有名的当属汉武帝时的使节张骞。
 

       张骞当时持节出使西域,估计也没什么国籍概念,被匈奴一扣就是十余年,其间穿越于西域诸国,大月氏、乌孙、安息、大宛、康居、大夏、大食、身毒等国,那时没有护照,持节即可前往,张骞此行为中华民族带来的福祉至今仍惠泽子民。

 

       每一个正直的中华民族子孙都有强烈的祖根的概念,落叶归根不仅是一句成语,还是一种文化。中国人自古就认为我们与别人不同,所以中国人不承认双重国籍,你若取得别国国籍,就自动放弃了中国国籍,这一点不商量,因此苦恼今日很多中国人。

 

       美国人可不管那么多,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大国,特别欢迎移民,没有移民就没有美国,移民帮助美国建立了强大的美国。美国人不傻且鸡贼,入美国籍的优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8 13:06)
分类: 2017年
       我成年前从未去过南方,所以对南方的橘子印象深刻。橘子颜色醒目,北方水果中只有柿子可与之媲美;其次是橘子需要剥皮才能入口,不似北方的苹果鸭梨什么的,洗洗就能吃。

       橘子好剥皮但易烂,与橘子有亲缘关系的广柑易储存但剥不下皮,每次吃时都需要动刀,切成几瓣才吃得痛快;后来有一年不知从哪来的甜橙,剥皮比橘子费点劲但能剥下来,如嫌麻烦也可以用刀切成几瓣吃;最后认知的是父亲出差广东带回来的沙田柚子,个大皮厚,父亲剥开它时全家都围在一起使劲,柚子入嘴酸甜可口,直到今天,我仍记得沙田柚子当年的美味。

      在橘、柑、橙、柚之间存在着一些内在不易觉察的差异,同一形态的水果剥皮时如此大相径庭,这令我十分诧异。几十年来,我时不时地想起怎么简单区分这同类水果的差异,谁知越想这个问题就越陷入其中,这两天朋友送来两个貌似柑的蜜橘,极易剥皮,又颠覆我对柑的认知;还有就是过年的盆景金橘,剥皮是不可能的,得连皮一起吃,吃起来口感还是近橘不似柑。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4 09:33)
标签:

情人节

撒狗粮

分类: 2017年
 
       网络时代能将新造的生词迅速传播,过去的生词可以望文生义,今天不行,生词一般都十分费解,“撒狗粮”即为一例。

       第一次见到此词比“小鲜肉”还费解,小鲜肉我望文生义地估摸了大致意思,只是性别弄错了,我最初以为“小鲜肉”用来形容年轻女子,因为过去的风月小说常常让各类大爷搂着女人叫“肉肉”,谁知世道变了,男子肉肉了,加个小字更惹人疼。

       “撒狗粮”准确意思是一对男女当着单身狗秀恩爱,这词造得生动且尚准确,一个“撒”字含义丰富,控制数量,控制场面,控制情绪,撒点儿就够,意思到了,秀一下即达到效果。问题是你们秀恩爱撒了一地狗粮,让单身狗情何以堪?

       社会急剧变迁,让单身男女迅速增加。“单身狗”由最初的嘲讽变成后来的自嘲,让“单身狗”莫名其妙地风光了起来。在单身狗看来,“撒狗粮”极其危险,要想死得快,人前秀恩爱。尤其许多公众人物高调撒足狗粮之后,突然又宣布分手,返身加入单身狗队伍,这让“撒狗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9 13:44)
标签:

黄慕兰

杂谈

分类: 2017年

 

       和宛翊认识三十多年了,接触的日子时密时疏。人和人的关系无论怎么说都与今天的商业关系密不可分,有事情做,在一起的时间就多,恨不得每天见;没事情做,想起来就隔空打个招呼,想不起来就等过年过节时送一声问候。

 

       聊天的内容决定人的关系亲疏,凡聊不深入,海阔天空者大都是相识未几,相互摸不准心思。如果关系近,聊天的内容百无禁忌,该问不该问的都问,该答不该答的都答。老熟人聊天的好处是可以回忆旧事,有影无影地消磨时光,没人纠结细节的准确,也没人追究旧事是否真实。

 

       几年前有一天宛翊找我,随手给我带了一本书,红皮黑字,装帧朴素,书面上印着五个宋体字《黄慕兰自传》。说实在的,在宛翊递给我书之前,我真不知道黄慕兰是谁,第一反应是个江湖女侠。我随手一翻,书前有照片多幅,尤其扉页那张棕色的照片,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眉宇之间的修养决不是今日中国可以得道的。我这些年特别关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6 08:28)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规则在文明形成后逐渐完善,制约社会,可不知为何在我们当今社会常常表现出乏力,而破坏规则的现象倒是随处可见。大部分人破坏规则是因为破坏比遵守有好处,还不会受到惩罚;久而久之,蔑视规则的人越来越多,都觉得规则是对无能耐之人设定的;在如此功利的时代,谁守规则谁吃亏。

      

       我们的社会就陷在这样一种氛围中艰难跋涉,每个人在谴责别人犯规时常常自己去犯另一种规,这使得社会秩序让人不甚舒服。喜拥挤不排队,闯红灯乱停车,垃圾扔得哪都是,随地吐痰不吐地毯上已是好人了;至于工作中,公共场所里,好像凡规定都是用来破坏的,很多不该成为规矩的规矩在今天也会成为不同单位不同场景的规矩。


       “禁入”是天下最常见的规矩,出国时常见“私人领地,禁止入内”,可我们即便写上“内有猛兽,禁止入内”也挡不住人翻墙越脊如燕子李三。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凡国外画线禁入的地方,我们必定设置栏杆,比如马路上,围栏是中国马路最壮观的一景;凡国外设置拉线的地方,我们必定是焊死在地上的铁栏杆,必须做到以兽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3 07:3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一年最大的假期没啥感觉地就过去了。走走亲戚,放个花炮,睡俩懒觉,约几顿饭,最多再逛逛庙会什么的,七天就没了。上班时的日子可没这么快,一天熬一天的,好容易熬到周末立马就又周一了。七天长假一年就两回,春节这回挤前扣后的还能多出几日,但也说没就没了。


       假期后倦怠的精神难以振奋,收翅的鸽子再度放飞都先叫膀。养鸽子的人都知道,鸽子从笼中抓出放飞,头几下都十分费力,翅膀用力扇几下才能高飞,才能在蓝天中翱翔;鸽飞“啪啪”的叫膀声听着特过瘾,没听过人头一回听特神奇,会啧啧称赞。


       人心其实就是个鸽子,收放虽说可以做到自如,但毕竟收与放是两个方向,收总是比放舒服且容易,一旦收了就不愿或懒得再放。贪图安逸是富裕时的本能,无所谓高低好坏。人的重新振奋与鸽飞的重新振翅没什么不同,都需要努一下子力,只不过鸽飞振翅可看见并听到叫膀,人的振奋看不见听不到只有自己内心有所感觉。


       春节对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7 08:00)
分类: 2017年

      禽类鸡为首,源于古人豢养鸡的历史久远,究竟有多远,目前还是个谜。考古工作者在各类旧石器文化中多次寻找到鸡的遗骨,说明中国人养鸡的历史至少有五千年以上了。

       鸡目前还是世界上饲养最多的动物,存栏量有220亿只之多,这个数量大到不可思议,把其它豢养动物马牛羊猪狗猫全加起来也没有鸡这么多;全世界各民族吃鸡几乎没有禁忌,所以每天有近一亿只鸡以各种烹调形式为人类提供蛋白质,可人类浑然不觉,还不买账,总觉得吃什么都应当应份。

       鸡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形象非常正面,不似今日背负恶名。公鸡母鸡各司其职,公鸡报晓,守时不失;母鸡产蛋,一生奉献;至少在汉代,文人就指出鸡有五德,文武勇仁信,与人之五德“温良恭俭让”相媲美。由于公鸡之羽绚丽多彩,鸡的艺术形象被塑造多多,鸡的文化也非常繁荣,从诗经中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到成语故事“闻鸡起舞”;从三星堆的青铜鸡,到著名的“鸡头壶”;孔子说,杀鸡焉用牛刀;老子说,鸡犬之声相闻;庄子说,望之似木鸡矣;先贤与鸡都有文化瓜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3 17:0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庄太极来观复博物馆时浑身的长毛擀毡在一起,无论如何也梳不开了。围着她的姐姐们都发愁,而她和没事人一样四脚朝天。身上的毛成为毡子也不知她难受不难受,如果她一直这么流浪着,是不是注定一辈子浑身都不舒服?

       庄太极毫无悬念地被剃去了全身的毛,只留下她那张独特的脸,给她保留一点点尊严。庄太极来时瘦弱体轻,剃去一身毛发之后显得可怜巴巴的,细脖大脑壳走来走去,像是舞台上几乎不让穿衣服的模特,努着劲走来走去地表演。

       庄太极左右分明的脸庞向世人说明这个世界就是这等样子,半江瑟瑟半江红。半冷半热的社会对谁都一样,避寒趋暖,丰俭由人。在庄太极的眼睛中,“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为庄太极取名时就是考虑了这层意思,让她和先贤庄子随了姓。庄太极确实也活着无忧无虑,不媚谁也不怵谁,连频频出手的小二黑她也不卑不亢,而小二黑跟谁都老炮般地横行,唯独与太极相安无事,还形影不离。

       庄太极让观复猫相信了相生相克相爱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9 08:3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我一直对我的出生十分好奇,直到成年后的某次与母亲聊天,才知道我竟然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后来偶遇一位301医院的医生,闲聊中得知我的出生病历可能还在,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托她帮助在医院档案室查找,很快地有了消息,病历完整,为我接生的是叶惠方大夫,301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已退休多年,长寿健在。

       

       这事让我欣喜,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说,细节她全都记不清了,甚至连我出生的时辰都说得模了模糊,至于其它数据母亲就更记不清了,只是说反正重量不轻,个子不小。母亲这样一说,反倒让我更加想见到我的接生婆叶惠方大夫。一打听,又掐指一算,叶大夫为我接生那年三十九岁,虚岁四十。

       

       于是我暗下策划,等到我六十岁生日那天,只做一件事,专程去看望叶惠方大夫。计划就这样一天天地逼近,直到2015年3月22日的到来。那天,我买了鲜花,拿上我一套新书,在书的扉页上郑重地写道:“感谢叶惠方大夫,六十年前为我接生。”当我按约定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6 07:59)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7年

       在中国城镇或者乡村,随处可见路边嗑瓜子的闲人,或站或坐或蹲,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闲来无事,手握一把瓜子,边嗑瓜子边丢皮,每个人都嗑得津津有味,还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故瓜子还有一别称:闲嗑;说得刻薄点儿的叫:穷嗑。

       

       这一两年,这瓜子嗑到网上来了,最初叫“吃瓜子”,表示此事与我无关,我仅是旁观者;后来简称为“吃瓜”,再加上群众二字,意思马上就神奇起来。此“吃瓜”非彼“吃瓜”,路边吃西瓜的不在此例。

       吃瓜群众构成了今日中国网络最丰饶的局面,凡事参与,凡事不参与;参与者仅到“吃瓜”之份上,忍不住时顶多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话,再不行就骂骂咧咧了事。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起哄不犯法,满足口舌之快,只要自己找地宣泄了,痛快了,就舒服了。

       

       吃瓜成为中国网络社区的常见心态,只关心发生的事情,不关心事态的前因后果。对待社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总觉得与自己无关,继而闲嗑,自己嘴里有味无肉,不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