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603,974
  • 关注人气:736,4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8-12-22 10:00)
分类: 2018年
       一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日终于又到了,阳光正午时刻居然照到了我的桌子上,连楼下走廊里也有了清亮的阳光。冬天屋内的观复猫们都尽享阳光的温暖,它们和人一样,都知道冬日阳光的重要。

        自宋以后冬至就渐渐成为了百姓重视的节日。只是西历实行以来,传统一天天地被挤压,几代人下来,非传统成了主流,传统倒成了受气的小媳妇。好在这些年传统文化抬头,有点儿“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感觉,传统文化的节气越发有市场。

       冬至的民俗在北方就剩下了“吃饺子”看来什么也比不了吃,当然,天气若好的话,人们也会出行体会寒冷。北京颐和园的十七孔桥,一年人最多的一天就是冬至日,一到下午人头攒动,各种长枪短炮地对准冬至日最神奇也最为壮观的景色:夕阳西下之前,将温馨的阳光毫不吝惜洒落,穿过桥洞,构成一年一次的奇观。

        这奇观被称为“金光穿洞”,自然景色极美,文学名称起得极不美,毫无美感的名字几乎把美景糟蹋了;可社会就是喜欢俗。我想了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8 07:00)
标签:

改革开放

分类: 2018年

    “改革开放”四个字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固定词汇,它代表着一代人的梦想,生于改革开放那年的人,今年居然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了。而这四十年,对于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是最有价值的一生经历。

       仔细想想,新中国建立到改革开放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年呢,可改革开放到今天都已经过去四十年了,日月如梭,光阴似箭。1978年,我,还没有结婚,踌躇满志,精力旺盛;打篮球跳起轻易能摸到篮筐;那一年,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我没坐过飞机,也没有出过国,只有充满肌体的荷尔蒙无处释放。写作是那一代人的唯一出路,改变命运全凭一支笔,全国十亿人千军万马地在走一座独木桥。

       77/78两级高考录取率仅有2%;那一年恋爱要偷偷摸摸的,结婚还需要单位批准,街道同意,商店凭结婚证特批卖你一个大衣柜。那年月,没有未婚同居,更别提奉子成婚,未婚先孕几乎是个人的灭顶之灾,打胎要单位介绍信,避孕套是单位计划生育委员掌控要发你几个,这虽然免费,但很尴尬。

       那年月,男人谈论最多的是吃,女人谈论最多的是穿,男人吃一顿大饭会吹牛几天,女人买双新鞋会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实在记不清有多久没戴手表了,大概是手机上有计时器手表就不愿意戴了。本来手腕子上多个累赘就别扭,表带松紧都不是,紧了勒,松了掉,反正没舒服过。当手机有了计时功能,手表就放在抽屉里了。
 
       幼时看大人手上戴块表觉得十分神气,至于时间好像没那么重要。我就见过大人新添置手表后,一天老是问别人几点了,边问边显摆自己的新表。如果别人笑他几句,他就说:我只是对对你的表准不准。
 
       日子穷时,手表是个人最重要的财产,当时全国商场里卖的最贵的商品就是手表了,北京商场里卖的最好的手表是上海牌的,这让北京人很丢面子。我小时候质量好些的商品都是上海生产的,连奶糖都是上海大白兔的最好。我就不明白大白兔产奶么,为什么奶糖不叫大白牛,偏叫大白兔呢?
 
       上海牌手表在五十年前一百二十元一块,这在普通人挣三四十元的年代,这一百二十元算是天价,所以买得起手表的人非常少。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南京出了款紫金山牌手表,价格超便宜,只要三十二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刺绣本是一门古老的手艺,往往是女红的专项,过去缝缝补补对待嫁的妇女而言,是最起码的手艺。女红亦写作女工、女功,可见这是女子的功夫,与男子无关。《汉书》记载: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源也。两千年前的古人认识比现代人深刻,话说得重。

       今天生活中除少数爱好者外,再没什么人没事学刺绣了,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忽然兴起一股刺绣风。最初好像是绣红太阳放光芒,后来又有手艺高者绣毛主席像,再有就是绣毛主席诗词手书,绣得多的有“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有“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还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反正那段日子几乎家家户户都绣这绣那,以表忠心。

       绣活没有想象得那么难,我也绣过。一块布,一个绷子,将布绷紧,用拓蓝纸将图案描好,然后一针上一针下地按图索骥;绣活时只需顾上不需顾下,上面不出边线,排列整齐,下面乱些无妨。绣活练就的是一分耐心,心浮气躁不行,得心无旁骛,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过去的老澡堂子都备有木制拖鞋,一进更衣间七零八落地散落得到处都是。更衣前先要挑选一双新旧程度差不多的,这样穿着时心里才会舒服些。木制拖鞋俗名木趿拉板,随鞋形制成约寸厚一块木板;前部钉上一根厚厚的寸许宽是厚帆布或胶皮带带,穿上极不跟脚,趿拉趿拉地动静很大。加之幼时脚小,走起步来如脚镣一样受限。
 
       木趿拉板的好处是不怕水不打滑,那时还没有塑料拖鞋呢,澡堂子就靠它营生。两块鞋形木板使上几十年也最多换换帆布带,特别禁使禁造,尤其它与地面发出的嗒嗒声音,传递着一种远古的气息,一上脚就觉得天地不一样。
 
       我原以为木趿拉板就为澡堂所设。成人后看电影,发现日本人出门也脚踏木趿拉板,他们叫得还典雅——木屐,我们叫趿拉板,一雅一俗,相应成趣。再仔细一看,日本木屐底下有齿,两道横向,矮人还显得高一些。我本以为这鞋齿就是用来增高的,后来才知齿是用来防滑的,上山或走泥泞之道时尤其好使。
 
      别看今天中国人不穿木屐了,澡堂子里的木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改革开放初期,有个意大利鞋商兴奋地对我说,中国有十亿人口,每人每年买一双鞋,这生意就做不完哪!我瞥了他一眼告诉他,中国十亿人至少有八亿自己做鞋,不买现成的鞋。看他半信半疑的,我就拉他进入北京的胡同,指着随处可见的纳鞋底的大妈说,看见了吧,自己做鞋,先纳鞋底!
  
       意大利鞋商反复念叨着“纳鞋底纳鞋底”离开了中国。他无法理解一个农耕民族千百年来养下的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女红是古代妇女的必修课,不会缝缝补补,使不了锥子纳不了鞋底不能算一个好女人。做衣做鞋在过去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举足轻重。
 
       过去一个会过日子的人家,没有丢弃的东西。不能再穿的衣裤,破床单被褥,凡是旧布都要收拾起来,留着做鞋。做鞋先要打袼褙,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一层叠加一层,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罢手,等完全干燥后揭下,按鞋样大小依次画好,剪裁成型,叠压在一起,开始纳底。
 
       纳鞋底在几十年前是全中国大街小巷乡间村里随处可见的一景,极富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过去家庭过日子仔细,凡是有点儿价值的东西都要弄了罩子罩上。大至床罩、沙发罩,小至电视罩、电扇罩,反正能罩的一定先罩上再说,最夸张的我见过冰箱罩,开一回冰箱掀开一回,特别麻烦。

       

       把东西罩起来本意是爱惜东西,又能防尘。北京风沙大,刮一回风家里一层尘土,投好几回抹布才能全擦干净。那时的大部分人家索性将怕脏又心疼的东西罩起来,顺便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好看。

       

        那时的人审美都质朴,罩子图便宜的用普通布做,讲究点儿的就用金丝绒。金丝绒又叫天鹅绒,在强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据说这东西是蚕丝加胶性物质纺成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绒绒感觉,摸如肌肤之滑;所以又叫天鹅绒,如天鹅之羽毛,闪着贵气。

      

       金丝绒做罩子比较贵,一般家庭舍不得用它做沙发等大件的罩,只能买一小块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项

分类: 2018年
       自打我有记忆,上厕所就是抽水马桶,所以自幼养成了坐马桶苦读书的陋习。很奇怪,小时候坐马桶多长时间也不腿麻,现在有时坐长了,起身需要定会儿神,有时还要扶墙等会儿。想想腿麻也算是一种人生体验。
 
       自幼坐便,长大后蹲便要过两关。第一关是心理关,第二关是生理关。我十八岁那年下乡正赶上冬季,北风呼号,冰天雪地,但上厕所要去旱厕。所谓旱厕就是露天厕所。农村过去的旱厕一般都脏,气味很大,大到令人窒息。但没有办法,我们必须适应农村的生活。当时给知青的口号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但旱厕里确实没什么可以作为的。对我来说,脱裤子脱到哪里都是问题:只脱下一点儿,将将到胯部,总觉得会拉裤子里;往下脱下多了,裤子会掉在地上,地上极脏,万一沾上什么秽物,那这几天肯定不愉快。因此我去厕所时就带把铁锹,先铲土垫垫,找块相对干净的地方,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曾一度试图将裤子全脱下抱在怀里出恭,因为实在怕别人看见笑话,才放弃了这念头。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门帘的历史已不可考,推测战国时期就应该有使用,否则运筹帷幄一词会孤立存在。门帘最初一定是竹制的,所以古字写簾。由竹簾改为巾帘是后来的事了。古人分得清楚,在旁曰帷,在上曰幕,透气曰簾(帘)。

       中国门帘与日本门帘不同,中国门帘一般为一块整布,而日本门帘则分为左右两块,俗称裤衩帘子。还真别笑话日本门帘,人家那是唐式,早年从中国学去的。而我们这种门帘呢,到了宋代多挪作他用,当了酒家店铺的幌子,用以招徕客人。

       我小时候住房普遍拥挤,所以家家户户必备门帘。家人之间、邻里之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心理界线,为的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门帘一般采用半截状,易用易洗易换,反正好处多多,讲究的还在门帘上绣活,莲池鸳鸯,岁寒三友什么的。我记得我家门帘上绣的是毛主席手书“学习”,繁体字,龙飞凤舞。

       后来有一阵子住筒子楼。筒子楼就是走廊两侧或一侧都是单间房,从走廊路过时,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现在排队的机会往往是接受检查,比如去机场安检过关,去博物馆看个展览什么的,还有看病。过去排队基本上都是为买东西,尤其紧俏货,排队几个小时乃至半天一天的,是家常便饭。

      排队时间长了有两种现象即会出现,一是加塞一是占地。占地往往是用东西,过去最常见的就是马扎或小凳子。人不知去哪儿了,小凳子顶替默默地排队。那时的人老实,也没有人把你的小凳子扔了,队伍一旦挪动,还有好心人帮你随队移动。等快到时这人一准会出现,比闹钟还准。

       儿子上幼儿园时,他妈想让他学门音乐,三十多年前流行手风琴。我们家两站地有个乐器店,当时远近闻名。但手风琴是紧俏货轻易买不到,平时没货;一旦有货商店会提前张榜通知,一般会提前个几天。但提前几天就把人快折腾死了。有有毅力的,至少提前三天搬个凳子坐在商店前,全家人轮流吃饭睡觉,就是为了开门买第一票。      

       随着时间临近,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