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344,378
  • 关注人气:709,9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7年
        夜壶的名称起得文雅,实际上就是夜间撒尿的容器。过去人家住得窄仄,家中有厕所的是少数人。赶上住胡同的,离厕所远的要走上五分八分钟,半夜三更的谁肯去厕所方便?尤其寒冬腊月天,出被窝都要下决心,甭说踏上远途只为撒泡尿了。
 
       夜壶就应运而生。夜壶式样五花八门,最讲究的是医院为病号准备的:男用的如同古代的“虎子”,大口深膛,尿上两三泡也没事;女用的有点儿怪,个儿大如马桶圈,很浅,拿着很乍眼,一般人都不知是何物。所以家庭中少有人用医用女便盆,都以痰盂代替。

        过去家中都备有痰盂,今日不见了。当时痰盂是文明的象征,可不是落后的证据。几十年前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国元首,两个大沙发之间必须置放一个痰盂,聊着国事备不住还吐一口痰呢!外国没痰盂,早年痰不知吐哪里,大概不好意思吐就偷偷咽了。

        痰盂由于接尿,也有俗称尿盆的。尿盆不一定只接尿,有时也接大便。尤其家中有小孩,每到方便之时就会唱戏般地哼唱,妈妈我要拉屎,妈妈我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钓青蛙与钓鱼不一样,钓蛙不用钩,这是没钓过青蛙的人所不知的。小时候钓青蛙的经历永远历历在目,抹不去甩不掉。钓蛙前只需要准备一根竹竿,一根小线即可。小线是一种专门的白色细绳,通常是妇女用来纳鞋底的,细香般粗细,极其结实,用手是不可能扽断的。准备好一切后,约上几个人就兴高采烈地出发了。

        早年我住的空军大院南边有一大块湿地,野生状态,无人管理。夏天芦苇丛生,水鸟杂鸣,到了雨季蛙声此起彼伏,赶上雷雨前声若擂鼓,听着就让人兴奋。我们闻声而去,待走到水边,先找木棍在软泥上掘开,挖到蚯蚓后挑红色细小的捏在手里,用小线反复折绕,将蚯蚓团团捆住,又留有它扭动身体的余地,如不放心,再将蚯蚓带线放入水中,反复抽洗几下,红红的蚯蚓如中了魔法一样舞动身姿,将小线另一头拴在竹竿上,长短适中,然后就漫无目标地将蚯蚓甩出,一上一下地轻微抖动,等待青蛙王子的出现。

        钓蛙与钓鱼不同,一饵到底,无须换食,也不需要久坐的耐心,一般抖动个十几二十下,准有一只青蛙一跃而起,准确无误地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连环画是个官名,俗称小人儿书。这个小人儿读音必须儿化,否则成了小人了。小人儿书早年是每个孩子的至爱,那时的儿童没有今天这么纷杂的生活,内心干净,不像今天,也不知网络游戏是成就了一代孩子还是坑害了一代孩子。

       在读字为主的时代,读图显得奢侈。小时候尽管小人儿书便宜,但也不是每个家庭都买得起的,一本小人儿书便宜的一毛来钱,贵的几毛钱,在牙膏皮只能卖出三分钱的岁月,买本小人儿书得搜罗好几个牙膏皮卖掉才能如愿以偿。

       那时候没有一个孩子家中能有看不完的书,一本小人儿书必须在小朋友之间借来借去,直至前后卷角,缺损,脱页,最终残缺不全,即便这样,小人儿书仍是孩子们的最爱,交换着看是解决供应量不足的办法。再有就是租借,租小人儿书的摊押上两毛钱,一本两分钱,可以借去一天,而这一天这书就没闲过,在好朋友之间传来传去,直到第二天准时准点地还回借书摊,才又挑上另外一本周而复始。

       我记得实在没钱的时候一分钱书摊也会出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家庭渍菜是过去老百姓节省过日子最常见的方法,每当一入秋,各家各户就有意无意地准备渍菜,北京俗语叫腌咸菜。北京的腌咸菜与东北的渍酸菜不同,能成为渍菜原料仅有雪里蕻,白萝卜和芥菜头。其实芥菜头与雪里蕻同属,只不过芥菜头吃根茎,雪里蕻吃茎叶而已;至于白萝卜本可以生吃凉拌热炒炖煮熬汤,但都不如腌制的入味,尤其刚刚腌好的白萝卜,咬一口嘎崩脆,咸辣开胃。

        腌萝卜的优点是具有情节。先挑好大根的白萝卜,长如胳膊,俗称象牙白,洗净切条晾晒,半干发蔫时入瓮,边洒盐边洒辣椒面,母亲有时还要小资地放些糖,然后封口等待半月,心急时一周十天亦可,待启封取出香辣干脆的萝卜条时,装盘白里有红,我有时白嘴可以吃上一盘,辣得喝上几杯凉白开才能了事。

        雪里蕻则是另一副天地。入秋时节,一卡车雪里蕻装得如小山般地拉到空场卸下,扒成大堆上秤。那时家家买一大堆,回来洗净泥土择去枯叶,晾干之后层层码在缸内,边码边洒盐,最后在上面放块大鹅卵石,看着它一天天瘪下去,渍出的水一天天浸上来,最终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5 10:14)
标签:

红黄蓝幼儿园

虐童

分类: 2017年
       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的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24日郑重发表声明,我本以为该公司会诚恳道歉,痛心疾首地承认自己的不足,谁知该声明择词闪烁,避重就轻,多少还有一些火气,这让人听了十分不爽,我只好以我过去当编辑的职业精神,剖析此声明了。

       声明附后,有五段。第一段开篇不是认错,而是以春秋笔法说,“我公司新天地幼儿园国小二班部分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反映怀疑其孩子在幼儿园受到侵害。”公司→幼儿园→国小二班→部分家长,四层关系,层层递减,先将自己择清;然后用“报警”而不用“报案”字眼,紧接着多用了“怀疑”一词,将事情带入迷茫而不似有事实在先;第一段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需要各方耐心等待,我们无能为力;

       第二段用了极为中性的表述,“我公司对此事高度重视”,而不是深深痛心;然后试图推脱,“在结论未明之前,首先如何如何,尽量将此事件对孩子们的影响降到最低,”注意此处用了中性词“影响”,并未用“伤害”一词;接着笔锋一转,“另一方面安抚全园教职员工情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4 09:36)
标签:

油腻

杂谈

分类: 2017年
        油腻这个普通词汇这些日子火了,先跟中年男人沾上边,后又贴上了女人,谁也没跑得了。过去说人肥头大耳是油,说人油头粉面是腻,加在一起就是油腻,想想倒也十分贴切。

       油腻的感受几乎每个人都有过,好日子每天都是,吃得油腻忽然成了常态,每天为减肥发愁;过去穷的日子里,吃得再油也不腻,吃得再腻隔顿还能吃。孰不知,居然有一天全社会都开始怕油腻:先是生理的,少吃减肥;后为心理的,见到某一个或某一种人,心里就油腻得不行,感觉非常不适。

       于是好事者开始总结油腻男女的特征。油滑腻歪是这些年这些日子累积的状态。有钱没地用,有劲没处使,有心没有力,只好靠消磨时光打发日子;保温杯泡枸杞、烘焙点心加瑜伽,悠哉闲哉地过日子,想不油腻都不成。于是乎,碍眼了,有人看不上了,油腻行为被总结上榜,洋洋洒洒,每个到了年纪的无论男女都能沾上点儿,回避不得。
        
        其实“油腻”这个词汇出现得很迟。宋人说油腻还有如胶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小时候吃糖是个挺奢侈的事,没见过谁吃糖能管够,不管什么糖,连凭本供应的红糖白糖没有一家大人敢让孩子肆无忌惮地吃,以致至今我还特爱吃糖,什么甜食都是至味。

       除红糖白糖这类食用糖外,水果糖牛奶糖酥糖都是童年时的最爱。水果糖之脆,牛奶糖之香,红虾酥之酥,个个都是美好的回忆,但有一种糖,其记忆有些怪,这就是麦芽糖,小时候也叫关东糖。关东糖老人也有叫灶糖的,每年只在过年时有售,这糖是用麦芽熬制的,趁冷不趁热,趁热无法食用,所以一到快过年了,满街都是卖关东糖的。

       麦芽糖为何叫关东糖的,我也不清楚。据说这糖早年从山海关以东传入关内,因而得名。后来十几岁时去东北,过年时看见街头关东糖堆积如山,才知北京卖关东糖的都是小打小闹,蒙孩子的。

       在东北时看见过熬糖,卖糖的一边卖一边熬。在我看来,熬糖胜过卖糖。东北冷,熬糖大铁锅热气腾腾,师傅手执铁铲,翻来覆去地挑动糖稀,直到熬尽糖中水份,才大呼小叫地喊一声“撤火”,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布店

分类: 2017年
       现在很少有人买布做衣服了,即便订做衣服,也是直接去制衣店,量体裁衣,选样定制;至于面料,制衣店会提供样本,厚厚的一大本,小小的一块料子,丰俭由人,看中哪块料子店家会剪下一小块给你备查,然后马上算出价钱。过些日子请你试穿一回,然后象征性改动一下,择日取衣,皆大欢喜。

       而过去,做衣比买成衣普遍,原因是做衣便宜,去布店扯一块布料,双幅单幅自然有明白人会计算出用料多少。我记得单幅布料做裤子需要买两个裤长,双幅的买一个裤长就够了。但我小时候很少买双幅的料子,因为双幅多半是毛料子,比布料高出一个等级。

       布店曾是城市中最温馨的场景,各色面料按材质用途价钱分门别类地陈设,一匹一匹地上架码好,待客人看中哪块面料,售货员便从架上将那匹布撤出,放平至柜台表面,任凭客人再寻思抚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掸子是被吸尘器挤出历史舞台的,过去家家户户都置备掸子。掸子有好多种,最常见的是鸡毛掸子,好用又好看,插在掸瓶上算是家中一道风景。由于鸡毛掸子非常普及,大江南北随处可见,所以有关鸡毛掸子的俏皮话就多,比如电线杆上绑鸡毛——掸(胆)子不小;掸子没毛——光棍一条。
 
       攒鸡毛凑掸子的俚语是过去勤俭持家的精髓,后来社会含义有些走偏了。鸡毛掸子虽然多数是鸡毛做的,但鸡身上的毛仅脖颈上的毛可用,攒上一把漂亮的掸子怎么也得上百只公鸡的翎毛。过去走街串巷的小商贩用糖豆换鸡毛,就是集一家一户过年过节过寿日宰鸡拔下的翎羽,最终绑成一把漂亮无比的掸子。
 
       鸡毛掸子多是黑红两色,色深禁脏,白鸡毛掸子中看不中用,时间长了落土难看。我小时候天天看母亲拿一把掸子掸这掸那,然后去阳台使劲抖抖,让灰尘在空中飘散。小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鸡毛能吸附灰尘,其他东西都不好使?长大后偶尔看到书上说,掸子历史非常久远,夏朝君主姒少康发明的,他看到受伤的野鸡拖行后,身后灰尘干净,于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7年
       杀猪是过去乡村喜庆文化的代表,只要一杀猪,满村就充满了喜庆。先是杀猪的消息不胫而走,后是大人小孩地跑去看热闹。杀猪倌则是个职业,走街串巷地为有需求者服务,没人给钱,只给点猪下水作为报酬,至于杀猪倌是吃是卖是送人自便。
       
       我在农村看过几次杀猪,那猪的确不幸,不似今日的屠宰场。今日的屠宰场待杀的猪成群结队互相壮胆,谁也不知大难临头,然后洗澡静心,突然过电昏厥过去什么都不知;可农村宰猪,那猪大概一星期前就知道来日不多了,哼哼唧唧的很是苦闷。因为猪发现突然多了生人在它面前指指点点,说些肥瘦相间的话。这堆人里准有一个暗藏杀气的屠夫,猪是生灵,真的也从内心痛恨这一天。

       可这一天肯定会如期到来。大清早,猪吃完临刑前的最后一餐,就会被轰出来过磅。早期的过磅就是大杆秤,大肥猪四蹄攒扣,倒挂金钟般地被读出斤两,然后放平于一板之上,等待那致命的一刀。

       这时,旁边的大铁锅已烧热一锅开水,杀猪都是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