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104,116
  • 关注人气:726,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8年
        过去每年春天来到的时候,大街小巷会忽然听见一声声清脆哨声。这哨声不是发自于金属的声音,而是发自一种植物的皮——这就是柳哨,过去小说散文诗歌中常有描述。
 
        柳哨的声音虽单一但富于情感,声音又传得很远,再有就是告知公众春天已正式来临。小时候一到垂柳泛青之时,就会怀揣一把折刀,满世界寻找合适的垂柳枝,如果发现粗细如铅笔的低垂柳枝,就会连蹦带跳地抓住死命去拽,直至拽断入怀,才高高兴兴地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开始了制作柳哨的工序。
 
       制作柳哨的选材很重要。枝老了不成,皮硬剥不下来;枝嫩了也不成,皮一剥就破裂,做不成哨。做柳哨必须找到老嫩适中、粗细适度的柳枝,然后在坚硬平滑的地面上,用一块木头,鹅卵石也可以,控制力度地去拍打柳枝,直到用手转动它时感到松动,再用小刀割断上下,边揉搓边用力下拉,一个管状的天然柳哨到手,根据喜欢的长短截断,再选择拍平一头,用小刀削薄,形成簧片,放在口中用力一吹,做得如果好,一鸣惊人。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去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招待饮料中居然有一款带橘子瓣的“饮料”,拧开盖可以带着橘子瓣直接喝,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的至味——橘子罐头。

       橘子罐头在我小时候是病人的标配。去医院或家中探望病人,买上两罐橘子罐头就会显得大方得体。的确,在我小时候一旦发烧,父亲就会打开一罐儿橘子罐头,母亲用勺子㧟(kuǎi)着喂我。那酸甜的水中夹着具有一定质感的橘子瓣,总能使病先好上几分。因橘子罐头好吃,病要是好快了,我还会从心里有点儿遗憾呢!

        过去橘子罐头长期是用广口玻璃瓶装的,一成不变。这种式样的广口瓶被特定地称为罐头瓶。广口罐头瓶在吃完内容后,都会成为厨房的必备:用以腌制泡菜、糖蒜、小菜或放置各类佐料,一溜罐头瓶基本上是家家户户厨房的一道风景。这种广口瓶是用一种很原始的方法封口,即用铁皮加胶圈密封扣死,开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5 09:01)
标签:

杂谈

 

        周六晚上坐飞机从西安飞北京 ,飞机降落前我前排的一位中年妇女竟然打通了电话,让人在哪哪哪接她。说实话,我当时有些愤怒,重重的敲打她的椅背,制止了她。这位女士心里一定对我不满,觉得我多管闲事。飞机落地后,她自始至终没敢看我一眼,灰溜溜地第一个下了飞机。

        飞机上不让打电话是为了所有乘客的安全,飞机失事多半发生在起飞或降落之时,可这位衣着光鲜,手拎名牌包的女士,连最起码公共道德都没有,飞机还在空中,她已经开机通话,我也不知一个接机的事有那么急嘛?!

        还有一次与此相反,飞机已经开始滑行,前排一个秘书口气的男士不停电话指示一个人为他上司办事。空姐俯身三番五次劝止他,他依然我行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4 07:05)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歇了,其它奖照发。让全世界文青每年狂欢的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奖歇上一年,此举并不光彩。背后的性骚扰和贪腐丑闻连连,污目污耳,瑞典皇家学院也不想办法删删捂捂,竟让其堂而皇之地在全世界各类平台曝光,这让诺贝尔先生九泉之下情何以堪?

       诺贝尔是个老奖,一百多年了。创立此奖的诺贝尔先生是个化学家,发明了硝化甘油炸药,让战争变得更加高效残酷。最初奖项只有五个,物理,化学,医学,文学,和平,后来增加了一个经济学奖,从没有数学奖。无论数学多么伟大和重要,但诺贝尔就是不设,传说诺贝尔的小女友后来与一位数学家私奔了,此事让老诺至死不娶,可见老诺的情商不是常人,就是要气死一切数学家,一辈子没有奖金拿。

       文学奖与和平奖都不是科学学科,评选时人为因素就大,所以多年以来诟病很多,比如前年鲍勃·迪伦获文学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过去没有尿不湿,幼儿都穿开裆裤,为的是随时随地大小便方便快捷。但开裆裤漏风,幼儿的屁股往往被风吹得通红,严重的还皴皮裂口,皴了屁股特疼,家长怕小孩屁股受罪,发明了屁帘,即屁股后面加块门帘儿。

       风筝有千万种,最简单的一种俗称“屁帘儿”,借用门帘儿的名字而已。我小时候风筝都是自己糊制,想办法弄根竹竿,用刀劈开再劈开,劈到不能再劈为止,然后先扎成一个长方形,中间再加固出一个乘号,这个类似对角田字的竹框架就是“屁帘儿”的骨架,糊上纸以后,再在下部粘上三根宽纸条,中间长两边短,然后就神气十足地出门得瑟去了。

       屁帘儿的风筝没那么容易飞起来,飞不起来时就要找它的毛病,加长或截短屁帘儿底下的拖带。每次不反复折腾几下,屁帘儿飞不上天。风筝飞不上天搁谁都急,于是乎就以快跑替代飞不起来的弱点,让屁帘儿短暂地上天一会儿。我小时候老久弄不懂一个道理,风筝能飞的一松手就飞,不能飞的跑断腿也无济于事。你一停下来,屁帘儿就栽跟头似的一头掉在地上,很是狼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们年轻时正处在火药味十足的年代,我又住在军营,加之父辈是战争年代死里逃生的人,个个以不怕死为荣誉,故我们从小就有打架的基因,常常一语不合就动手,熟人之间打架,生人之间也打架,好像不打架枉为男儿身似的。

       我小学四年级时被同学欺负,因为体能明显打不过,就从铅笔盒里抽出铅笔折刀,打开相向,划伤了同学的脸,五十多年前的事记忆犹新。心里已向那位同学道了不知多少次歉,但仍有阴影一片。我至今还记得那位同学的名字,也不知有生之年能否当面道歉。

       在戾气十足的年代,打架是高效解决问题的良策。三天两头地打架一般都是动动拳头,踢两脚到了头。后来不知为什么社会上发展成打架动凶,砖头是标配,我就见过比我们大的中学生,书包里永远放着半块砖头。啤酒瓶汽水瓶也是很合手的打架凶器,至于钢丝锁什么的属于高档凶器,我们摸不着。

       那年月最兴的是打群架,后来很多影视剧描写过这些,但都与实际差一截子。打群架需要事先约架,双方尽可能多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网兜这么实用的东西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我印象中还是大街小巷满视野都是的盛东西之物,静态与动态并存。静态者,冬季悬挂于窗外的鸡鸭鱼肉之类的食物,杂乱地盛放于网兜之中,天然冰箱是也;动态者,大妈大爷拎着去菜市场归来,枝枝杈杈的蔬菜,圆圆滚滚的水果都集中于网兜之中;以一物囊括万物,非网兜莫属。

        最初的网兜都是用粗棉绳纺织的,网眼儿有大有小,大的放大的物件,比如篮球;我爱打篮球的岁月,将篮球置于网兜中,挂在自行车上,一路风行甚是得意;小网眼的网兜可以用来买菜,鸡蛋放在网兜里十分安全,网兜软硬适度,又看得清楚,省得在不经意间碰撞;那年月,人穷志短又好张扬,一网兜肉蛋鱼奶显得日子过得比别人好。

       大概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网兜开始有塑料绳编织的了。我去插队,洗漱用具——脸盆、牙缸,毛巾连同拖鞋一并装入网兜,系紧后拴挂在背包上,这一情景是那个时代全中国的一道风景,那时的青年人都是一个装备,这个装备告诉世界你已成人,要去装扮江山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冯小刚导演拍摄的怀旧电影里多次出现过西红柿,《唐山大地震》、《芳华》里有,《老炮》里有没有不记得了。可见西红柿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西红柿学名叫番茄是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的。在水果缺乏的时代,西红柿就是大众的水果,好看又好吃还便宜。

       可那时西红柿是时令蔬菜,每年夏季丰收,入秋就拉秧了。西红柿下来之际,大街小巷的菜站都是西红柿,堆积如山一点儿也不夸张,最便宜时一分钱一斤,一元钱可以买一百斤。

       这时就有人动脑筋了,我爹就是其中一员。趁西红柿最便宜之时,买下一大筐或几大筐,搬回家制做西红柿酱,做好以后可以吃一个冬天。那时冬天蔬菜都是老三样,白菜萝卜土豆,不仅吃着寡味,看着都不鲜艳。西红柿多鲜艳,下面条时满锅生色,口涎四溢。

       制做西红柿酱并不复杂,先烫后去皮,然后一锅烩。西红柿皮韧性极好,吃到肚子里都不会被消化,所以制酱之前必须剥去。只要开水一烫,西红柿皮立刻离身,剥皮者先有剥皮之快,久而久之就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弹球之“弹”念“谈”,不念“蛋”。今天的小孩子不弹球,一看这俩字第一反应念“蛋”。我小时候,北京的大街小巷广场野地,凡是能挖坑的地方,无冬历夏地都有儿童聚众弹球。尤其三九天,有的孩子冻得鼻涕过了河,边脦(tè)肋着大鼻涕边认真地弹球,这景象充满喜感。(脦肋是北京土话,意为快速吸入。)

       弹球既可以当动词,又可以做名词。名词之“弹球”是大拇指大小的玻璃球,有彩芯的,也有素色的。我们这代人童年的时候,玻璃球是至爱,与今天孩子们喜爱的手机游戏有一拼。拥有较多玻璃球的孩子气势上都高人一等,身边总有许多追随者,一旦出门,呼朋引类,呼啸来去。
       
       弹球的玩法多种多样。规矩的玩法需要事先挖坑作垒,一路打关入禁,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获胜;野路子玩法就是不管不顾打野仗,满地追逐打击,以命中目标为胜。弹球讲究手法,初学者易犯毛病有二:先是执球方式不对,将球塞入弯曲的拇指与食指之间,俗称“大努”;二是弹射时未用拇指发力,而是连胳膊一起用力发出,属于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说来连自己都不信,我早年有过两段养猪的经历。一次在黑龙江空军牡丹江五七干校,那年14岁。另一次在京郊插队,已经成人19岁了。第一次在干校算是给我妈当助手,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母亲那年36岁,在冰天雪地里一个人推双轮车去喂猪,我不在编,可以帮母亲一把,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喂猪,将猪食倒进食槽的一瞬间,看见猪圈里的麻雀漫天飞舞,说不出高兴还是悲哀。

       后来插队下乡当了伙夫,养了两头猪,从小猪仔养起,一年多养成两个大胖子,一个三百多斤,一个二百六十多斤,养猪最大的乐趣是看它进食,猪进食惊天动地,埋头苦干,一副不吃完不罢休的姿态,也不管好吃赖吃,从不挑食。其实仔细观察,猪还是挑食的,如果猪食过稀,它的长鼻子永远浸入汤水中,一边吹泡一边进食,专挑底下稠的,让人看着很好笑。

       每天喂完猪,我愿意在猪圈的矮墙上坐会儿,看着吃饱喝足的猪哼哼,哼一会儿它就会去一个旮旯拉屎撒尿,然后心满意足地找块干净地一躺,尤其有太阳的冬日,黑猪吸热,一直晒得浑身冒着热气,如果我愿意,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