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279,021
  • 关注人气:659,0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全新升级 点击观看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6-12-09 17:00)
分类: 2016年
       原始人类没衣服可穿,男女裸体谁看谁也不稀奇。后来有一天实在太冷了,不知是谁先捡了块吃剩下的兽皮兜上自己,衣服出现,温暖产生,文明继而发展。文明产生之后忽然麻烦来了,先是衣服式样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贵,阶层就分出来了;后来又加上审美,千奇百怪地争雄斗艳,最终结果是衣服脱不下来了,脱下来就不文明了。

       在文明社会里,裸体于世俗社会中属于不文明行为,可是不文明行为(裸体)比文明行为(穿衣)经济价值高,典型的例子是美院的人体模特比其它类型的模特多挣钱。西方人看脱衣舞表演至少要付小费。脱比穿有经济价值是文明始料不及的,尤其今天发生的“裸贷”有点不可思议。

       没钱没资产质押的女大学生们,脱光就能立刻变现,而且裸体的价值还与颜值相关,长的好看些的女生因此能多贷些钱出来,可穿着衣服一文不值,再好看也不值钱,没人放贷。这项金融服务仅限于女生,男生没戏,脱得再光,再做什么高难动作也没人理你,可见男女有别。

       这事有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07 09:21)
分类: 2016年
       大凡艺术家们都假装不在意外形,可这外形大体只两类,一类长发,一类秃头。长发的常寡言,秃头的都能喷。究其原因有二:一是艺术家自认为与众不同,内心与众不同谁都看不见,外形与众不同一目了然,所以艺术家很在乎外形;二是艺术家认为艺术本身不大众,高高在上,夏虫语冰,井蛙话海,都有局限,艺术家难以为伍,强调自己用外形予以区分。

       长发艺术家大都年轻有为,艺术与长发一同飘然于世。我自幼对各类长发艺术家心向往之,以为长发之下必有思绪万千,否则艺术怎能奔涌而出?我年轻的时代,男子长发还十分另类呢,社会另眼相看,故令他们养成寡言之态,越寡言越牛逼。

       秃头艺术家则需要更上一层楼,一夜之间尽断三千烦恼丝,抛却万丈红尘梦。入乡随俗般地将艺术包装放下,实际从内心推高,以秃头抗拒长发,表明另类中的另类而已。我中年后遇到的秃头艺术家多属这类,图口舌之快者非喷字不能尽兴表达。

       大艺术家则不然,与平民无异,不与头发较劲,混在人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04 13:34)
标签:

聂树斌

杂谈

分类: 2016年
  一个人之死的新闻持续了11年,而他死去已21年了。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人叫聂树斌,成为冤魂之后的第十年因偶然因素(王书金交代此案为其所为)轰动全国,为使冤魂洗冤,他的亲人与他素昧平生的义士持之不懈,终于,终于,终于沉冤昭雪。

       一个无辜的生命止步于21岁,风华正茂的他只因为骑了一辆“蓝色自行车”,路过了某一处,在经过了所有的司法程序后,无争议无权利地倒在来自脑后的枪声之下。我们无法猜想聂树斌在行刑前头脑中都想了什么,但有一点我们清楚,他头脑里只剩下恨,不再有爱。

       人类有司法以来,试图利用司法维护社会正义,保障社会秩序;在道德之下,利用司法打造了社会的最后一道底线,突破底线必定受到司法相应的惩罚,甚至剥夺生命。司法的高高在上本应尊重生命、善待生命,但从古到今,从外到中,到处都有利用司法制度“合法”地草菅人命,让生灵涂炭,令文明蒙羞。

       聂树斌以及许多类似聂树斌的冤魂冥界游荡着,孤坟野鬼般地警示世人。聂父21年来不给其子上坟,其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28 08:00)
分类: 2016年
       创新从来都是说比做容易。人类的大脑相差无几,聪明人与笨人是有点儿差距,但聪明人之间的差异就不大了。人类古往今来的创新都基于前人发明的基础,凭空而来的难有;而新发明就在于在旧秩序中发现可乘之机。

       这正是所谓机遇。十二年前的某个夜晚,我忽然被一个想法激动,随后立刻与儿子越洋通话,让他帮助在全世界范围内查询,其结果是这个“突发奇想”从没有过,于是我们就开始花钱聘请律师注册专利,忙得一塌糊涂。

       这就是分享式拍卖的发明,我们私下称之“马氏拍卖”,将交易中产生的利益分配给每一参与者,不让少数人独享,是分享式拍卖的宗旨。我自三十多年前就前往世界各地参加拍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海外拍卖市场伸手的人,深谙拍卖市场的利弊得失,享受其利也同时享受其弊,发明分享式拍卖算是水到渠成之举,应了古人“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之训。

       分享式拍卖(马氏拍卖)集自古以来人类六种交易方式于一身。坐店、拍卖、分红、期货、传销、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25 08:00)
分类: 2016年
       住在城市的楼房里,最苦恼的事莫过于邻家装修。我说的邻家是指整个楼里的所有住户。今天盖楼的技术特好,都是钢筋水泥框架,然后填墙入框,使楼成为一面大鼓,墙薄如鼓,所以一旦楼内有人装修,全楼如擂鼓一般过上一段日子,刚一消停,马上就有另一户和传染病一样又开始了,周而复始,我住进此楼十余年,几乎没有间断过。

       过去我也住楼房,老楼房由于是红砖砌成,墙厚墩实,加之过去盖房没有建筑标准要求,全凭良心盖,所以房盖得结实又厚重,隔音效果好;可现在盖房有了部颁标准,开发商就按最低标准来,我所住的房子楼板只有10公分左右厚,被装修队凿穿过数次,在客厅不能跳跃,一跳满屋晃荡,头皮发麻,脚心出汗,后背发凉,心悸目眩。

       装修是中国最普遍的城市现象。国人装修的第一步是拆,先把能拆的不能拆的都拆下,哪怕后来再装上呢!拆除的垃圾在楼下堆上十天半个月是好人,有的装修垃圾一堆就是永远。改造房屋结构也是常态,不改不显得自己是设计大师,野蛮装修由此应运而生,跟夏天的野草一样,谁也管不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22 09:40)
分类: 2016年

        川普在一年前的意思不是美国总统,而是四川普通话,还有广普,闽普,各种普。川普话十分有魅力,带着四川麻辣味的普通话,听着过瘾,最享受的就是川普话版的《让子弹飞》。

        “让子弹飞一会儿”,这句经典台词使用在美国新当选的总统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前些日子美国大选成为全世界媒体和自媒体的狂欢,各类牛人牛单位都牛哄哄说着自言自语,尤其美国的各类调查公司一通忙和,结果没一个贴谱的。我看美国新闻台大选之后的访谈节目,主持人严肃又揶揄地说,你们在大选日九点之前都告诉我及公众,希拉里99%以上当选,可是现在的结果是……

         川普以290票对228票大胜希拉里,让全世界大跌眼镜。这说明美国的选举制度透明而公平,英雄不问出处,不管是谁,只要获得多数票即可当选,不论你的前世今生。川普一天没有从过政,但不妨碍他成为美国(世界第一强国)的第45任总统,而美国也未见得在川普的领导下就一定不好。川普以其鲜明的个性傲视同侪,让所有老牌政治家寒了心破了胆。按常规,川普这副劲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18 09:36)
分类: 2016年
       马都督随我姓随我名,可一点儿都不给我长脸。它是一位老奶奶的至爱,可惜老奶奶年事已高,体弱患病,照顾不了它了,我们才从老奶奶那里把它隆重地接了回来。回来第一件事就叫照例起名,由于马都督体魄肥硕两腮丰腴,我就让它随我了,希望它将来有都督之风范。

       马都督有两条非常长的眼线,有登台唱戏的感觉,加之它是个三角眼,眼角下垂,天天像是心事重重,别是一番风度。凡人不理的人不是天才就是庸才,我希望马都督是个天才,一身华丽的外表再配上一颗躁动的心,那观复博物馆猫们就有新的领导者了。

       可惜啊马都督,一来就打架,断送了自己美好的仕途。马都督可能觉得自己出身高贵,看不起前世流浪的小二黑,加之在它眼中,猫的毛色重要,自己如虎斑一样的外表是傲视同侪的资本,黑猫,一身黑,等于没颜色,所以马都督死也看不上小二黑。

       两雄相争在所难免。决斗是马都督首先发起的挑衅,其喉咙里发出的警告声碜人,可小二黑跟没听见一样照样闲庭信步,在它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15 08:40)
分类: 2016年

       小二黑是被一个大学生塞在书包里来到博物馆的,它一来就东张西望,不怯场不认生,很是适应博物馆的环境。猫主人是学设计的,大学即将毕业,这个黑猫在校园陪了他几年,他实在舍不得抛弃它远去,思来想去,只有放在观复博物馆才能让他放心,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主人带着猫一同来叩门。

       我当时不在北京,工作人员微信问我是否收留它。博物馆不是救助站,没能力过多收留流浪或弃养的猫,黑包包走之后,我一直念黑包包的旧情,便应允先收留这只黑猫,并没有给它起名,大家顺口就叫二黑,时间一长,想起抗日题材名剧《小二黑结婚》,二黑不知哪天起就变成了小二黑,也就没人再给它起大名了。
小二黑的前辈黑包包是观复博物馆最上得了台面的猫,当年拍杂志封面时哪只猫都扭扭捏捏地不甚配合,就黑包包让干嘛就干嘛,一副明星坯子的模样。果不其然,后来它和我一起上了三联周刊封面,说实在的,它比我能出风头。

       二黑是个自来熟,有黑包包的遗风,没有一般猫的戒备,它一点儿不拿自己当外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11 09:54)
标签:

乾隆御制枪

分类: 2016年
       满族人保持骑射技艺都是作为祖训的,每个皇子如过不了骑射这关,别说接班,连平常日子都不好过。从康熙帝到乾隆帝,满族人的这个看家本领还真不是花拳绣腿的摆设,而是实实在在的武功。乾隆皇帝晚年还亲自撰写过《十全武功记》,自诩“十全老人”,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乾隆帝所说的十全武功是:“平准葛尔二,定回部一,打金川二,靖台湾一,降缅甸,安南各一,二次受廓尔喀降,合为十。”乾隆爷得意的这十次武功相隔四十五年以上,它保证了清朝政权的稳定及领土的完整;想想皇帝们御驾亲征时的浩荡气派,背弓搭箭骑在马上的神完气足,就知道大清国不好惹。我每次看见戎装的皇帝画像时,就想一个问题,他干嘛不背枪啊,不是有枪吗!

       十八世纪的枪已经相当完善了,只是不普及而已。乾隆帝的御制火枪做了不少把,把把精致之极。不知何年何月何故,其中一把流落到了英国,上面錾金刻有“大清乾隆年制”,并还有“特等第一”字样,此枪乾隆帝使用过无疑,因为乾隆爷当年使用完还写过《虎神枪记》,晚年也还曾赋诗回忆用枪的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6年
       《知日》是一本以书代刊的出版物,逢双月出版,主要介绍邻国日本的方方面面。认识原口纯子许多年了,她早年在《人民中国》(日文版)任编辑,前些日子忽然约我写一篇有关清酒的文章,勉为其难,粗成此篇。刊载于最新出版的《知日》,喜欢清酒的读者不妨一读。
 

清之酒 酒之器

       壶这个字左右对称,源自实物象形。《说文解字》释为:昆吾圆器也。昆吾,汉族人传说的远古人物,相传为陶器发明者,由此推论,最初的“壶”应为陶器。早期土陶器疏松,用之盛酒恐不能胜任,故早期酒器多为青铜。

       青铜酒器尊、罍、觯、觚、斝、爵、觥、卣最为常见,汉以降式微,只在文字表达中残留部分先秦酒文化,如李白诗句“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欧阳修《醉翁亭记》“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只可惜羽觞和觥这样有情趣的酒器离我们远去了。

       中国古酒皆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