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995,624
  • 关注人气:735,0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今天纯粹的收音机不多见了,手机似乎有替代一切的可能。可我年轻的岁月中,收音机几乎是一切消息的来源。我们在收音机中经常听到振奋人心的各类消息。别说一家人,就是一院子人围在一架收音机前收听广播也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今天,消息的来源都是分散的,也不需要守时的。
 
        所谓守时就是大家到点就知道要听什么广播了。重大新闻都有预告,一般都是晚上八点,收音机里传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字正腔圆地告诉你世界或中国发生了哪件大事;再有就是每天的说书时间,这时刻,你离开家里也依然可以听见那金戈铁马、旌旗猎猎的说书声,因为每家每户都开着收音机,也同时开着门窗。
 
        老式收音机是电子管的,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才开始有晶体管的收音机。电子管收音机声音浑厚,有磁性,过去最富代表性的广播就是“我军节节胜利,敌军节节败退”。电子管收音机开机后不能马上出声,必须预热几分钟,预热时收音机发出嗡嗡的交流声,如果你此时调台,收音机就会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久别了以后猛然想起会感到很亲切。有段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焊洋——铁壶!”这句吆喝声没听过的想像不出有多么好听。虽然只有一句,但神完气足,前两字洪亮铿锵,后两字断崖似收住,迫使人不得不探头下看,如临深谷,倾听空谷回声。
 
       小时候隔三差五地能听见窗外飘进这句吆喝声。我家住在二楼,楼后不太远的地方就是院界,拦着一道铁丝网,铁丝网外挨着一条小路。挑担修理匠常沿着这条小路边走边吆喝。说来奇怪,每次他都能吆喝出生意来。于是撂摊坐好,戴上眼镜,认真地敲打起来。
 
       我隔着铁丝网认真地看他修理。所谓“焊洋铁壶”只是句广告词,铝锅铝盆铝壶漏了都管修,真正的洋铁壶并不多见。那年月洋铁壶已经落伍,新中国大跃进后铝制品多了起来。由于当时的人们信任钢,所以铝制品俗称钢精,钢精锅就是铝锅,一般指熟铝制品。这种产品由于薄,很容易使着使着就漏了,一个极其微小的小洞也能让锅无法使用,只好让挑担师傅修理。师傅先拿起锅对着太阳,马上找出漏洞出,用一小钻将孔扩至为洞,剪下一缕牙膏皮塞入,两面敲打几下,然后烧锡点焊封住,双手捧住笑容满面地递与人家,收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今天买东西只需要带钱,严格说只需要有钱,带不带在身上两可。过去可不是这样,出门买东西钱只是基本条件,看你买什么还需要其它票证。想想也真可乐,那年月怎么这么缺东西不缺钱呢?
 
        粮票在所有票证中首屈一指,凡与粮食有关的食品都要粮票,不论生熟。你到粮店买米买面出示粮票理所应当;可你到餐馆吃饭,凡主食面条、烙饼、米饭、馒头、包子,喝碗粥也一律要粮票。那时进餐馆吃饭不点主食几乎不可能,光吃菜吃多少也吃不饱,最后不吃上一碗饭或两个馒头,这顿饭实在不完美。
 
       去副食店买点心也需要粮票。我爹喜欢吃点心,桃酥、鸡蛋糕是他的最爱。去副食店买点心论斤约,那会儿由于粮票定量供给,粮票显得比钱稀罕,买点心先心疼粮票后心疼钱。我记得买一包带糖渣的饼干需要二两粮票,每次都犹豫再三,实在抵不住饼干香脆的诱惑,才下决心买包饼干。
 
       粮票最神奇的是有地方粮票,还有全国通用粮票。地方粮票就在本行政区内使用,跨地区没人认。全国通用粮票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16 15:41)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单田芳先生驾鹤西归,我写了小文悼念,没曾想一昼夜之间,点击量逾两千万,可见先生的艺术与人格魅力。许多人追忆先生的音容笑貌,和他那独特的嗓音:要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书对今天的受众来说,仅是曲艺的一种,历史上评书的地位极高,远盖目前所有的艺术形式。评书起源于唐代,当时叫“说话”,所以说“说话是一门艺术”;唐代也是“小说”成熟期,二者均有传奇性质,为后来的文学创作打通了一条新路。

       宋元以后,两大元素催生评书,一是商品经济,二是市井文化,勾栏瓦舍是艺术与观众云集之地,当时的盛况远远亲切于今天的网络;明清以后,评书成为百姓的精神食粮,在没有现代媒介的社会中,说与听之间传达着历史、知识、评论、人性、世故、情感;总之,每到生活富足之时,说书人便是人气场所中心,让观众如痴如醉。

       评书早期叫平(评)话,也有叫评词的,可见“评”的重要性。说书人以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杨玉环的名字是我给起的,准确地说,是我借用的。它来观复博物馆时本有名字,是原主人起的,大概叫什么花花一类。花花小时候命运多舛,流浪的日子过过,收养的日子也过过。一位好心的老奶奶最后收留了它,是看见它被狗追的可怜。可后来老奶奶年岁已高,又有病缠身,照顾不了它了,于是我们欣然接纳,让它加入了观复猫的大家庭,并正式有了自己的大名——杨玉环。

        这名字显然与唐明皇有关。据传戏剧是唐明皇的发明,他在梨园排练,杨贵妃前来观看,唐明皇很高兴,自己亲自上阵扮丑角,正巧一泡鸟屎拉在脸上,随手一摸成了三花脸,引得众人哄堂大笑。至此,三花脸成为丑角代名词,也成为梨园行角色之首,丑角不开脸化妆,其他角色都得候着。

       借用杨玉环扬名立腕是因为它是一只三花猫,三花猫多是浑身黑黄白三色杂混,可杨玉环却全身雪白,丝一样长毛十分高贵,只有一条黄尾巴和三花齐全的脸。它来时胆子小,常常独自观察大家,也观察新主人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小时候在部队大院长大,缺乏对农业的认知,所以对地里种东西特感兴趣。“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句俗语我开始以为是谚语,后来才知道是句成语。

      部队大院建设之初都是跑马占地,院子特别大。那时宿舍楼间隔稀疏,尤其我家楼房后面没有房子了,挺大一块空地。我爹勤快,不知从哪儿弄来几枝葡萄,扦插而活,又捡来木头搭了个不大不小的架子,第二年居然结了几串葡萄。

      葡萄花开得小,花开花谢特不起眼,无味无形,然后就结出小如芥豆的果实,一天大似一天,等有黄豆那么大了,葡萄就有形成串了。再大一点儿,我就敢偷偷地掐下一粒葡萄放入口中,那酸不是爽,一辈子难忘。写到这里,得连续咽几下口水,否则口涎如醋。

      葡萄生长迅速,尤其 枝蔓一天一个样。葡萄的蔓梢呈细须状,须尖有个软软的细勾,勾住一处 再打算勾下一处。如果你嫌它的位置不好,欲引导攀延另一处,只需牵根细绳或铁丝即可。葡萄蔓尖特嫩,掐下来可以咀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嘎拉哈是满语,东北地区流行,北京人还是多称呼羊拐。羊拐是羊后腿的膝盖骨,比较其它动物的膝盖骨,羊拐显得方正,约普通麻将牌大小,四方四正的,符合游戏玩耍的规律。

       抓拐还是耍拐文字表达还真说不清,因为北京土话叫“chua(三声)”拐,这游戏女孩子独享,男孩只有看的份。可能是女孩子手巧,一副四拐外加一个沙包,坐在台阶上,沙包翻飞,羊拐任凭摆布,让你眼花缭乱。四个大面各自有名:坑儿、背儿、耳儿或者轮儿、真儿,每个代表一定的分数,最后比试双方决出输赢,高高兴兴偃旗息鼓回家吃饭。

       我们的童年时代男女生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隔阂,女孩子的事没人去掺和,连站在旁边观看都觉得丢人,所以至今我都不明白“耍拐”如何玩如何计分,只知道大致动作就是将沙包往天空一扔,趁它未落下之际按程序规定将羊拐依次摆放好。由于羊拐四个面凹凸不平,不那么容易听指挥,失误频出,错时只好将权力拱手让出,再去期盼对方出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这段往事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说远是八零后肯定不知,说近是我们及上一代人大都知道——换户口。户口有两层意思,计家为户,计人为口。户口簿上有一个户主,剩下的人要填上与户主的关系。在没有身份证的年代(身份证1984年4月6日试行),证明自己唯一的合法证件是户口簿,若出门则需要配上介绍信或工作证。

       中国的户口是按行政区域划分的,大行政区之间不可以任意调动,得层层批准。我年轻的时候有个词汇今天消失了,叫“两地分居”,说的是结婚双方在两个不相同的大行政区内,户口不在一起,夫妻每年可以探亲一次 ,日子过得奇特,见面时行事频频,红光焕发;分开时孤独思念,精神萎靡;于是双方想办法要结束“牛郎织女”的生活——换户口就应运而生。

      大城市比如我居住的北京,户口控制进,不控制出,但那个年月还算开明,可以用外地户口一对一的对换。由于那时个人信息沟通渠道没有,于是乎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小广告,最多的地方是电线杆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臭豆腐分南北两派,南派臭豆腐都是熟吃热吃;北派的臭豆腐主要指北京臭豆腐,只能生吃凉吃,说白了,北京臭豆腐实际上是一种腐乳。过去走街串巷的卖腐乳的也是一臭一香的两个罐子,吆喝声总是臭豆腐在前:臭豆腐——酱豆腐——


       酱豆腐二分钱一块,红红的,煞是好看;臭豆腐三分钱两块,灰绿色,打开罐子就招苍蝇,苍蝇上下飞舞,嗡嗡作响,卖豆腐的手脚麻利地将臭豆腐捞出,放入买者容器。谁买谁一准边轰苍蝇边小步快跑,那股臭味会在胡同的上空中弥漫一阵。


       北京臭豆腐之臭难以形容,凡是没有吃过的第一次闻见它时却很熟悉,屎什么味它什么味;加之颜色犹如腐败之色,很难产生食欲,南方人初次见识,真不敢说家乡逆风还臭三十里的油炸臭豆腐臭了。南方臭豆腐再臭好歹是干臭干脆的,北京臭豆腐除了色不悦人,味重,还软软粘粘的,一抹手感、视觉感均不佳,不克服严重的心理障碍简直无法入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知了是俗称,学名叫蝉。唐诗宋词没少写,最有名的一句倒是南朝梁诗人王籍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句诗千古传颂,甚至限制了后来文人的发挥。

       每到盛夏,知了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上了树,天越闷它越叫,你高兴时它就叫得高兴,你若心烦,它会平添心烦,一刻不停,居高临下地鼓噪,你只有躲开的份,没办法制止它。幼时,曾长久仰头寻声观望,每发现一只就呼朋唤友地指给人家,今天想来,也不知当时乐趣在哪。

       那时最大的乐趣是粘知了。找来两三根竹竿,粗绑细,大接小,扛着一步三颠,神气活现地出了门,大人午睡,我们去粘知了。整个院子都看不见人,每棵大树梢上都传来蝉鸣,知了喜高,大部分竹竿都够不着,偶尔发现一个低处的,立刻收声敛气,蹑手蹑脚地向其靠拢。

       粘知了讲究的是胶。早年的胶是用废弃的自行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