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681,432
  • 关注人气:728,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切面在老概念中是机器轧出来的面条,手工切面叫手擀面。我最初对切面有印象是粮店中的手摇切面机,壮汉师傅们将反复揉好的面团先轧成宽厚的面片,最后放入一个有着粗螺丝纹状的双向轴中,用力转动,然后面条就神奇地落在笸箩里,边轧边撒面粉,然后上秤卖给客人。

       由于切面深受市场欢迎,粮店逐渐有了电动切面机,轰轰隆隆地转个不停,一拨接一拨的客人将切面买走,变成一家一户的中餐晚饭。那时平常人家呼唤孩子跑一趟粮店买切面算是生活的一道风景,我就记得有时候母亲将水上锅烧的时候,才掏出两毛钱和一斤粮票,让我跑一趟粮店买回切面,母亲嘱咐说,快去快回,我先炸酱。

       北京炸酱面今天特别讲究,据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记忆里好久没遇见蚂蚱了。过去住在城里,每年夏天也都能捉到蚂蚱,尤其去郊区游玩,捉蚂蚱是最大乐趣。蚂蚱有好多种,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蚂蚱全世界有超过一万种,中国有一千多种,怪不得有许多蚂蚱叫不上名字。
 
        蚂蚱大概是北方人的叫法,南方人叫蚱蜢,学名蝗虫。蝗虫不好听,总是与蝗灾联系在一起,《诗经》里 好像就有描述蝗灾的诗句。蝗虫有“吃不够”的外号,可见其可怕的贪婪。据说唐玄宗时期有一年闹蝗灾,大臣们对是否灭蝗争论不休。唐明皇抓起一只硕大的蝗虫,说出一句体恤百姓的话:“尔食朕百姓五谷,如食朕之肺腑。”说完一口将蝗虫吞下,弄得大臣们手忙脚乱。
 
        我小时候捉蚂蚱只是为了快乐,长大以后才听说蚂蚱能吃,偶尔当小吃也吃过炸蚂蚱,扎扎乎乎油油腻腻地不算好吃,这实在抵不过童年捉住它的快乐。记得房前屋后捉的蚂蚱都小,捉住 后装入小瓶,看它蹬腿,看它嘴巴瞎嚼,最后看它奄奄一息不再动换时,才发善心地将其放生,也不管它最后是死是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08 11:12)
分类: 2018年
       作文与语言虽同源,但是两套表达系统。从难易程度上讲,学语言易,写作文难。这两年我就见过中国话说得极溜的外国文盲,中国话能说不能写也不能认;在家里还好,不影响与中国人恋爱,可出门就有些为难,必须先认识“男女”两字,否则上厕所必须看图标。

       学语言易是因为你生下来就会有一个母语环境,爹妈以及周围的环境都不厌其烦地教授你听与说,你也很快地呀呀学语,模模糊糊地表达自己的意图,在表达错误时会不断地有人纠正,顶多四五岁时,幼儿表达的精彩很多时候会超越大人。

       按说此时就该学习作文了,但还不行,还需要先学认字,才能让思想成行。在学字的过程中,你的语言天赋会一点点地被限制,必须按成年人规定的语境去说,继而去写。尤其识字够数,可以“作文”时,老师会按事先规定的标准告诉你文章该如何写,好文章的标准是一二三四云云,直到你写出一篇标准的味同嚼蜡的文章来,这时你可能“作文”合格了。

       作文合格与优秀之间有一条鸿沟,这鸿沟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今天焖米饭简单,把米倒入电饭煲,按标准注入水,盖上盖一摁开关,过不多一会儿,满屋飘着米香,随便说个知识,香字本义即为黍香,禾字部首,下面的日字本为甘,意为五谷之香。

       过去焖米饭可没这么简单,首先要淘米。米饭可煮可蒸可焖,凡生米必须经过淘洗,否则吃饭时会有沙子。今天的孩子不知米饭里有沙子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吃饭时被沙子硌破嘴甚至硌碎牙的经历。可这在上一代人的吃饭经历中是常态。

      年轻时吃饭狼吞虎咽,从小吃公共食堂的人大都如此。我在东北那两年正是能吃的岁数,吃饭慢了没等吃完食堂就开始打扫卫生了。所以我们吃饭三五分钟正好,十分钟是大限,再长时间就属于资产阶级的臭习惯。那时候的米饭中没沙子倒是罕见,所以吃饭急了时谁都有“咯嘣”一声经历,咯得眼冒金星,一饭桌人都瞧你。

       在家做饭淘米费时费力,母亲都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将米从碗里拨拉到锅里,在水龙头下反复淘洗,扒拉来扒拉去地挑捡沙子。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六一儿童节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最清晰的是煮鸡蛋和果仁面包。这一天,学校往往组织出游,家庭条件好的家长就去买果仁面包。这种面包与常见的圆面包不同,里面不规则地隐藏着各类果仁,让你边吃边抠。果仁也有软硬,软的有葡萄干、果脯,硬的有核桃、杏仁。吃这种面包一定有惊喜,有时候冷不丁的扣出一大块酸甜可口的果脯,心里乐不可支。


        小时候的六一节就记住了这些,至于去的哪里至今一处也回忆不起来,可见穷时吃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我们这一代人大多喜欢甜食,就是穷日子过得久的缘故,以致今天我仍喜甜食,可又怕胖,每每在甜食面前两头为难。

        出游能买面包带上在全班同学只是少数,家长给蒸个糖三角或烙个芝麻酱饼也很不错。小时候有一事不解,就是很少有同学出游时带包子,肉包子菜包子一律没有人带。后来大点了才明白带馅的包子容易变质,吃了跑肚。记得有一次一个同学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饼干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只有三种,一种是长方形的,上面沾有星星点点的砂糖,好吃得不行;一种是正方形的梳打饼干,梳打饼干有时也写成苏打饼干,咸味,大人比较喜欢;再有就是动物饼干,各类的动物形状,这种饼干便宜,少糖,不怎么好吃,但对于我们这代人已是零食至味。

       据说饼干这种食物是为海员发明的,长期漂泊海上,饼干便于储存,后来这一优点被应用在战争之中,军人背着饼干出生入死,说起来饼干似乎很光荣。对于我们,饼干是贫困年代的大众点心,尤其动物饼干,是每一个孩子童年最珍贵的记忆。

       我小时候饼干有单独包装,只有动物饼干价廉物美,散装上秤,买一斤买半斤主随客便。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动物饼干四毛八一斤,一斤能约(Yao)一大堆,瞅着就让人垂涎,每次与母亲去小卖部,扒着柜台看售货员阿姨麻利称重,嘴里总是先咽几下口水。

       动物饼干买回家,我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将饼干分类,数一数有多少种动物,每种动物各有几块,这时还要防着弟弟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过去每年春天来到的时候,大街小巷会忽然听见一声声清脆哨声。这哨声不是发自于金属的声音,而是发自一种植物的皮——这就是柳哨,过去小说散文诗歌中常有描述。
 
        柳哨的声音虽单一但富于情感,声音又传得很远,再有就是告知公众春天已正式来临。小时候一到垂柳泛青之时,就会怀揣一把折刀,满世界寻找合适的垂柳枝,如果发现粗细如铅笔的低垂柳枝,就会连蹦带跳地抓住死命去拽,直至拽断入怀,才高高兴兴地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开始了制作柳哨的工序。
 
       制作柳哨的选材很重要。枝老了不成,皮硬剥不下来;枝嫩了也不成,皮一剥就破裂,做不成哨。做柳哨必须找到老嫩适中、粗细适度的柳枝,然后在坚硬平滑的地面上,用一块木头,鹅卵石也可以,控制力度地去拍打柳枝,直到用手转动它时感到松动,再用小刀割断上下,边揉搓边用力下拉,一个管状的天然柳哨到手,根据喜欢的长短截断,再选择拍平一头,用小刀削薄,形成簧片,放在口中用力一吹,做得如果好,一鸣惊人。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去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招待饮料中居然有一款带橘子瓣的“饮料”,拧开盖可以带着橘子瓣直接喝,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的至味——橘子罐头。

       橘子罐头在我小时候是病人的标配。去医院或家中探望病人,买上两罐橘子罐头就会显得大方得体。的确,在我小时候一旦发烧,父亲就会打开一罐儿橘子罐头,母亲用勺子㧟(kuǎi)着喂我。那酸甜的水中夹着具有一定质感的橘子瓣,总能使病先好上几分。因橘子罐头好吃,病要是好快了,我还会从心里有点儿遗憾呢!

        过去橘子罐头长期是用广口玻璃瓶装的,一成不变。这种式样的广口瓶被特定地称为罐头瓶。广口罐头瓶在吃完内容后,都会成为厨房的必备:用以腌制泡菜、糖蒜、小菜或放置各类佐料,一溜罐头瓶基本上是家家户户厨房的一道风景。这种广口瓶是用一种很原始的方法封口,即用铁皮加胶圈密封扣死,开启它很困难。那时的罐头刀特别难用,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5 09:01)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周六晚上坐飞机从西安飞北京 ,飞机降落前我前排的一位中年妇女竟然打通了电话,让人在哪哪哪接她。说实话,我当时有些愤怒,重重的敲打她的椅背,制止了她。这位女士心里一定对我不满,觉得我多管闲事。飞机落地后,她自始至终没敢看我一眼,灰溜溜地第一个下了飞机。

        飞机上不让打电话是为了所有乘客的安全,飞机失事多半发生在起飞或降落之时,可这位衣着光鲜,手拎名牌包的女士,连最起码公共道德都没有,飞机还在空中,她已经开机通话,我也不知一个接机的事有那么急嘛?!

        还有一次与此相反,飞机已经开始滑行,前排一个秘书口气的男士不停电话指示一个人为他上司办事。空姐俯身三番五次劝止他,他依然我行我素。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指着他说了粗话。他一看我急了,立刻关机闭目,估计心里骂了我一路。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4 07:05)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歇了,其它奖照发。让全世界文青每年狂欢的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奖歇上一年,此举并不光彩。背后的性骚扰和贪腐丑闻连连,污目污耳,瑞典皇家学院也不想办法删删捂捂,竟让其堂而皇之地在全世界各类平台曝光,这让诺贝尔先生九泉之下情何以堪?

       诺贝尔是个老奖,一百多年了。创立此奖的诺贝尔先生是个化学家,发明了硝化甘油炸药,让战争变得更加高效残酷。最初奖项只有五个,物理,化学,医学,文学,和平,后来增加了一个经济学奖,从没有数学奖。无论数学多么伟大和重要,但诺贝尔就是不设,传说诺贝尔的小女友后来与一位数学家私奔了,此事让老诺至死不娶,可见老诺的情商不是常人,就是要气死一切数学家,一辈子没有奖金拿。

       文学奖与和平奖都不是科学学科,评选时人为因素就大,所以多年以来诟病很多,比如前年鲍勃·迪伦获文学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