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157,210
  • 关注人气:716,9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小时候看电影常看见人家上树掏鸟,可我小时候除去在大树梢上看见过喜鹊搭窝,从未见过有什么小的鸟巢。那时大院里有几根大烟囱,耸入云霄,每年春夏之际就可以看见喜鹊在辛劳地搭窝。我爹和我讲过他在战争年代掏喜鹊窝的经历,我每每看见烟囱上的喜鹊窝就会浮想联翩。

        掏鸟窝就成了我儿时的梦想。可惜我小时候住的军队大院,多楼房少平房,即便是平房也是锅炉房,房高屋大,一层顶两层。一次我发现一个超高的大梯子架在锅炉房上,就趁中午无人之际,拉上一个小伙伴偷偷去了锅炉房。

        初夏的中午蝉鸣鼓噪,大人都午休去了。我让小伙伴在下面扶住长梯,一个人胆大心细地爬了上去。我小时候登高就本着胆大心细的原则,走一步稳住一步,加之我从小就不恐高,别人恐高我还讥笑他,所以登高是我的拿手好戏。

        等爬上顶端时,就可以清晰地听见小鸟的叫声,大麻雀慌成一团地在头上翻飞狂叫。那时真有点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态势,沿声音寻去,最终找到房檐屋瓦下的鸟窝。右手用力掀起瓦来,左手伸出一摸,往往一窝暖暖的肉肉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9 09:00)
分类: 2018年
        汉字太复杂了,我说了一辈子的一个字“duǐ”,竟然在任何字典里没查到,可现在网络,纸媒铺天盖地地都用着一个“怼”字,凡事稍不如意,一准有人“怼”你。

       “怼”(duì)这个字在现代汉字使用中基本废了,处于休眠状态,查古籍可以遇见。说文解字的解释为:怼,怨也。所以有怨怼一词,也有忿怼一词,这说明“怼”字基本含义,与怨恨结合在一起使用。

        至于今天使用“怼”(duǐ)字,发上音,平上去入之“上”,三声,可三声的“duǐ”字典中没有,不收入。我查了最权威的《现代汉语大辞典》,有三个发音“duǐ”的字,其中一个大家认识“哼”,有四个发音,最后一个念“duǐ”,另外两字写出来也没人认识,意思也不是“duǐ”的意思。

       这就怪了,我从小说的北京方言中的“duǐ”字居然只有音没有字?!北京方言中的“duǐ”的意思是有意识地迎面推搡(行为),引申语言上有意识地迎面不配合,暗含故意成分。还有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5 00:0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送鸡迎狗。鸡犬之声已相闻,旧年翻过即新春。忽觉一夜风光老,却是乾坤大精神。这是我为录制《收藏马未都》狗年特别节目作的新诗。前一句是凑数,后一句是真实感受。这些年感觉日子越来越快,想做事情都来不及去做,年复一年,真的感觉心气老了;但转念一想,这种“老”的确也是天地之精神,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狗年在生肖排序中居十一位,明年猪年再过又开始新的一轮。狗跟人最亲,或者说人跟狗最亲,原因是狗是人类第一个豢养的动物,帮助人在远古时代狩猎采集,度过了人类黎明前漫长的黑暗。狗以对己忠诚不二,对敌勇猛善战著称,所以在人类文明史上一直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可当文明来临之际,人类为争夺财产开始战争,马逐渐显得比狗重要,有关马的成语多是褒意,而狗慢慢成了文化的牺牲品,唯有与马在一起才可以效犬马之劳。我最喜“鸡犬桑麻”这个成语,形容乡村生活的恬静。典出陶渊明的《归园田居》: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我许多时候厌恶城市的喧嚣时,老想起这句诗。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汤婆子过去都是大户人家的必备,入冬之后,再暖和的房间晚上进被窝也冷。那时室内温度十四五度算高的,家中棉衣棉裤穿上棉鞋甚至捂上棉帽是百姓生活的常态。尤其平房,全家靠一个小煤炉取暖,火不旺时室内极速降温,被窝如同冰窖一点也不夸张,这时汤婆子就来救急了。

       汤婆子的名称既科学又文学,汤在古汉语中指热水,恰好又是姓氏;婆子叫着温暖,塞进被窝还多一份感情。这一名称至少在宋代就流行了,大文豪黄庭坚写过《戏咏暖足瓶》两首,其一写道:“小姬暖足卧,或能起心兵。千金买脚婆,夜夜睡天明。”小诗写得风趣暧昧,传达出多种信息;汤婆子(脚婆)置于脚下,价值颇高,睡暖了还有思想,印证了饱暖思淫欲之说。

        汤婆子多为金属制,铜制为上,锡制次之,未见有铁制的,可能因为铁易锈,也会产生铁锈味,所以有钱人以用铜制的为佳,晚上灌入开水,包上厚毛巾或小棉被,在冰凉的被窝里可以热上一宿,早上起来将水倒出来还可以洗漱,一举两得,这是今天的人难以想见的。

  &n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老北京管蜻蜓叫蚂螂,年轻人不爱这么叫,嫌土,就叫蜻蜓。蜻蜓是极为古老的节肢动物,据说史前身长超过一米,翼展两米以上。我也没考证过,如果蜻蜓真能长这么长,那飞在空中还是很吓人的。
       
       捉蜻蜓是我们这代人童年的挚爱。夏天的傍晚雷阵雨一过后,立马拿着自做的纱抄子迫不及待地出了门。抄子构造简单,一根竹竿,一根铁丝揻成一个圆圈,绑牢在竹竿上,然后缝上细纱布,做成口袋状,神气活现地扛着,不用说,谁都知道要去捉蜻蜓了。

       雨前雨后的蜻蜓都会低飞,给了我们可趁之机。捉蜻蜓都挑选宽阔平坦的地方,宽马路大操场是最佳选择。河边树林野地尽管蜻蜓更多,但脚底下跑不开,只能干瞅着,捉不到蜻蜓。

       蜻蜓飞行神速,我长大了才知其速可达每秒十米,那就是人类奔跑的极限。蜻蜓还不好好飞,可以突然掉头,还可以向上直飞,甚至可以倒退飞行,所以捕捉蜻蜓没那么容易,一个傍晚累得筋疲力尽的往往收获无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05 09:37)
分类: 2018年
       接二连三地看到各类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物自杀新闻,原因不同,年龄不同,采用方式不同,但结局都一样,以自我选择的方式自绝于这个世界,踏上归途。

       按学者的分类,自杀有多种类型。利他型~为追求某种高大目标,义无反顾地牺牲自己,古代最有名的就是屈原大夫,舍身取义;自我型~当个人意愿或价值达不到满足时,不再考虑社会的感受,选择自杀,对抗社会压力,放弃生命,像老舍、翦伯赞、傅雷先生都是这样;反抗型~也称泄愤型,或者说失调型,这类自杀有明显目的,对人或对事以死反抗,离婚自杀者多属此类;逃避型~当事态超越自己的控制能力,或坏事败露,一死了之,落得个茫茫大地真干净,最近的创业未果烧炭的,腐败败露在寓所自缢的均属于这个类型;当然,细分起来,还有宿命型,传染型,失范型,怪异型七七八八多种多样类型,当然最多还是疾病型,比如抑郁症。

       自杀是个大白话,古人用词文雅一些:自尽、自裁、自戕、自寻短见等等。司马迁著名的《报任少卿书》中除了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02 09:00)
分类: 2018年
       我在家常常一人站在窗前向楼下观看,安静的院子里有一群流浪猫。流浪猫有其自己的生活,天蒙蒙亮时就会慵懒地走动,等待好心人送来的猫粮。它们三五成群,吃饱了就打打闹闹,累了就找地歇息,高高兴兴地也过上一天。我发现其中有一只花猫不怎么合群,老是独自游走或静卧幽处,仿佛心里有事。

       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这只花猫尾巴很短;我视力很好,远近都看得清楚。这毛色花花的短尾猫让我心里一动,顿生怜悯,然后就唤来博物馆的同事,同事说,带它回博物馆吧!明早六点,试着抓住它。流浪猫都警觉,尤其这只猫比其它猫更胆小,能不能将其抓住是个未知。

        那是个秋日清晨,六点整,我站在自家窗前,俯视寻找它,只见它独自趴在一辆车顶上,然后听到手机短信通知,同事已在楼下。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这只短尾巴花猫竟然径直走到同事身边,温顺地趴下,没能用上诱捕笼,没等我下楼,它已经坐在车上了。

       这就是段花花,因为尾短,所以姓段。我抱了抱它,手感很好,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军大衣在军营范畴内专指军队发的棉大衣,长久以来都是最时髦的服装。过去的男孩子穿军大衣都高人一头,许多怀念六七十年代的影视片都浓墨重彩地展现过这些。

       军大衣在过去军队装备中并不是所有军人都发,只发给长江以北的部队,北方寒冷,其实南方也寒冷,但建国初期国家穷,虽先尽着部队,但也不能大手大脚,故长江以南的军队就受委屈了。

       军大衣让军人以外的人穿着最初都是军队干部子弟,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国元勋们的孩子们还没长大成人,有些还是半大小子,喜穿家长发的大衣,棉军大衣是标配,无论干部职位高低,人人一份,而文革以前授衔校官以上还配有呢子大衣,正式场合方可穿。这种呢子军大衣1959,1964年先后配发过两款,在军队内部并不叫军大衣,叫呢子大衣,俗称军大氅。

       军大衣落入民间装备是全民皆兵的时代,由于军大衣是军队的标配,凡穿上军大衣的人都把自己不当外人,看成军队的一分子。军大衣选用了最好的棉花,所以特别暖和,天寒地冻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25 09:30)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有一个案子我注意了许久,终于有了结果。1月23日,河南郑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死者家属田女士的诉讼请求,并纠正一审法院判令被告杨先生补偿田女士15000元的错误,一二审共计14000余元诉讼费由原告田女士承担。


        尘埃落定。事件简单,被告杨先生在小区电梯里劝一名老汉不要抽烟,虽引发争执,但无肢体冲突,老人情绪激动心脏病发作离世,老人家属田女士遂向杨先生索赔40余万元,一审法院判杨先生酌情补偿田女士15000元。


        天下的事许多无厘头。你在明令禁止的公共场所抽烟,我劝你不要抽,你发病死了,我需要赔。如果这个逻辑成立,凡违法违规违反道德者,都可以以此欺人欺世,耀武扬威。正义就会垂头叹气,不再也无法作声。杨先生出于正义好心规劝老人不在电梯内吸烟,本是行善,但老人不领情不买账不内疚,竟然还与之争执,最后命归黄泉。其亲属哀痛可以理解,但据此打官司就有点儿那个了。


        一审法院和稀泥判被告杨先生补偿原告15000元,这判决实在没有是非,不讲对错。我们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估计今天孩子们听不懂打啤酒是怎么回事,打啤酒就是打啤酒,不是去超市买一打啤酒。今天啤酒无非瓶装罐装,瓶装小资些,罐装大众些,还有些奇特大罐装,放在酒吧调节气氛。

       啤酒进入中国是很晚的事。啤酒本身是最古老的酒种,六千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人就酿造出原始啤酒。清朝末年,啤酒随俄国人,德国人进入中国,当时中国连“啤”字都没有,生按音译造了这么个字,听着像个笑话。中国人很长时间不习惯喝啤酒,还被许多人谐谑地称之为“马尿”。

        我在农村插队时大家一起起哄时买过啤酒,年轻力壮也不知好喝难喝,喝喝就喜欢上了,那时买一瓶啤酒三毛九,退瓶一毛五,喝一瓶实际二毛四。就是二毛四也很贵了,以致我在农村的两年中,从没有喝够过啤酒。

       回城没几年就改革开放了,突然有一天城市的副食店有卖散装啤酒的,散装啤酒特别便宜,打一暖壶才几毛钱,那年月喝啤酒特时尚,北京的大街小巷排队打啤酒成为街头常见的一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