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212,934
  • 关注人气:735,4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8-10-19 12:00)
分类: 2018年
  秋天来得忒急了,民国文人笔下的北京之秋最美,可惜持续不了几天。尤其今年,夏日的暑气还没有消退,冬天的寒意不打招呼就贸然登场。这几天,叶子未黄先落,连观复猫都早早回了屋,躺在暖暖的窝里隔窗看景,比我们还自在。

  满街的人着装与冬天差异不大,变得暗淡起来,女人的大围脖捂的只剩下美丽的眼睛;阳光斜射,阴影分出了树的层次,带叶的树木不知为什么比夏天多了沧桑,不言不语,等待更严酷的寒流到来。北京这几天风冷雨骤让人们感到今冬一定难过。

  难过也得过啊,人类的历史就是与自然相依相偎相爱相杀的历史,在没有供暖的过去,也不知人们都是怎么抵御严寒的。我说过,毅力能让我们多出一倍的能力,无论做什么,没有毅力也就没有能力,事倍功半。

  满绿的秋树突然一块块地黄了,黄色本来可以为秋平添美色,可惜今年的秋之黄让人心中疑惑,实在不解为什么同样是黄,今年的黄没有了暖色而多了一股妖气……

  冬天来就来吧,漫天飞舞的大雪,凛冽彻骨的寒风,冰天雪地也不过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洋蝲子在我童年时候一到夏天随处可见。它和毛毛虫有很大区别:毛毛虫一般都细身长毛,爬起来“顾蛹”。“顾蛹”是北京土话,大致意思是描述柔软长形虫的爬行状态,有时候也用来描述人,带有谐谑意味。洋蝲子常见的都是短粗形的,淡绿色为主,爬起来缓慢不易觉察,蜇刺人都是以逸待劳。
 
        洋蝲子枣树上最多,这是件让小孩们最烦恼的事。每年初秋,青枣挂树之时,小孩子准禁不住枝头果实累累的诱惑,总想先摘几颗青枣尝尝。枣树的果实长得怪,基本上越往高处越多,密密麻麻地压弯枝头。想够下几颗青枣,必须躲过洋蝲子这一关,可洋蝲子无处不在,不知在何时何地蜇你一下。
 
       洋蝲子蜇人后果严重。我们小时候几乎人人被蜇过,蜇时先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然后跟着长久的火烧火燎的痛中带痒,洗也洗不得、挠也挠不得,也不知有什么药可抹可治,只好忍着。所以时至今日,我的忍痛本领超越常人,有时候连医生都惊讶。
 
       上树打枣前已知洋蝲子的厉害,但更知青枣的脆甜。在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进入信息时代后,大部分人的信息都来自手机。国际国内大事,各类商业信息,朋友亲人的沟通,通过一部手机即可完成。过去可没这么方便,欲了解国家大事,私人小事,每天看报是必须。我曾对儿子说过,不看报纸很土,没承想我想在就很土。
 
        看报需买报,花钱。报摊上每日新报一出,准有老顾客前去;卖报到处吆喝的报贩是解放前的事情。有单位的看单位的报纸,生活富裕的家庭自己订几份报纸,回家晚饭后看个痛快,可没单位又舍不得花钱订报纸的人去哪儿看报呢,也有地方,就是北京大街上可以找到的报栏。
 
        报栏有大有小。我见过最大的报栏在东长安街上,北京饭店前面的街边偏里一点儿。长长的一溜,那时最重要的报纸,诸如《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在报栏内一字排开。报栏是有玻璃的,有专人在第一时间将报纸装上,每个版都按顺序排好,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看清楚。报纸未到时,准有北京大爷候着,一边聊天一边探讨国家大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与道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麻花辫曾经是年轻女子或女孩子的标准发型。这是有道理的,女子年轻时秀发量多且油亮,如果任其蓬勃发展,显得张扬,所以要束缚一些,编成辫子,既有节奏感,又有约束相,很符合那个时代的特性。
 
        麻花辫每个女孩都要学会自己编,先是母亲教授,头发一分为二,其一再分三股,从左从右编起随自己顺手。女孩子都愿意对着镜子编辫子,自己扭着头看自己,殊不知有时候别人也在扭着头看你梳头。
 
        女子梳头是有文学意象的。花木兰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李商隐的“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苏东坡的“小轩窗,正梳妆”,李清照的“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描述的都是女子梳头,可见女子梳头对男子的诱惑。
 
        女孩子都梳两根小辫,年轻女子有时候别出心裁梳一根大辫子。一根大辫子需要几个先决条件:先是发量要足,稀稀拉拉的头发梳一根辫子不如不梳,太细不成体统;再有就是头发要长,最好长发及腰,一根大辫子才显得风姿绰约,如果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现在大部分人在家洗澡了。如果从小在家洗澡,就不习惯在公共澡堂裸露身体,偶尔去公共澡堂会浑身不自在,左遮右挡的;而过去的人大部分在公共澡堂洗澡,家中不具洗澡条件,也就没有这份感受。我小时候虽住楼房,但卫生间也没有洗澡设备,告别幼儿坐大木盆洗澡的日子,就随父亲去澡堂洗澡。
 
        部队的澡堂都差不多,男部比女部大,因为部队大院男多女少比例失调。澡堂并不免费,澡票门口有人收,五分一毛的,后来最贵时也就两毛钱。一进屋就是更衣室,一人一格,设有门而不上锁,更衣柜前有条状长凳,小孩站在上面脱衣穿衣,同时挨大人溺爱或指责。
 
        洗澡必备的东西是脸盆毛巾肥皂,用香皂的属于资产阶级臭思想,弄不好因为这个哪天会挨批斗。早年澡堂有木屐,一块鞋形木板,约寸厚,上面前部钉上一条硬板带,穿起来很不合脚,踢踢踏踏动静很大,俗名“趿拉板”。后来塑料拖鞋风行,趿拉板就退居二线了最后消失了。
 
        那时的澡堂要节水,所以每个人先在大池子泡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皮革虽是个很常见词汇,但在古语中它明确为两类东西:皮是带毛的,革是不带毛的;裘皮大衣带毛而穿,西服革履脚下锃亮。理解了词汇的本义,才好理解为什么叫人造革而不叫人造皮。
 
       中国人自古就对珍贵皮革感兴趣,“龟珠角齿皮革羽毛”历史上都是珍贵之物,农耕民族的物化理念几千年来根深蒂固。过去电影里一拍到当铺的情节准拿皮革说事:“虫吃鼠咬,光板无毛,破皮烂袄一件。”久而久之,加深了百姓对皮革的认知,穿皮鞋的看不起穿布鞋的,皮大衣比棉大衣高出去不止一个等级。
 
        人造革依赖这样的文化背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大放异彩。凡是有皮革出现的地方,人造革就会忝列其中,以光洁的表面功夫欺骗世人,以廉价的姿态抢占市场。最先打入市场的是人造革皮鞋,按当时推广的说辞,人造皮鞋“外观鲜艳,质地柔软,耐磨耐折耐酸耐碱”,它只有一个缺点就是透气性差。一堆优点就一个缺点,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便宜,还不是一般的便宜,是相当的便宜,所以那时人造革鞋大有替代皮鞋的趋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供销社曾是中国最庞大销售系统,无处不在,对百姓就是家杂货店。部队大院里都有军人服务社,性质与供销社基本相同,加之早期军人几乎都是从农村跑出来干革命的,回老家看见供销社很亲,就顺嘴管军人服务社也叫供销社。很奇怪,当时没人叫商店,可能是因为建国初期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运动动静太大,把大家弄怕了。
 
        小时候的供销社(军人服务社)虽然在部队大院里,但离家还要走上一会儿。我记得跟在母亲身后,看着她与各种人边打招呼边走,偶尔也招呼我一句。最让人起急的是,她遇上一个熟人,没完没了地聊天,还不停地笑,把我丢在一边,让我心烦。
 
       可一进供销社就高兴了。母亲看她的,我看我的。有两个柜台很吸引我:一个是文具柜台,铅笔、橡皮、转笔刀、尺子等等,十分诱人,尤其是橡皮筋,好大一堆。对我们这种论个数的小孩子,看着一堆不属于自己的橡皮筋也莫名其妙地兴奋;另一个是食品柜台,最好看的是 罐头,水果罐头、鱼罐头、肉罐头,圆方高扁的都有。小时候缺嘴,一直认为罐头是天下最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火镰取火让今天的年轻人看就是一个笑话。从中掏出火石,捏上点儿火绒,再反复快速击打火镰刃口,待火绒冒烟出火星时,双手捧着鼓腮紧吹,最终燃起火苗,点燃一袋烟。这事过去还不到一百年,至少在我儿时还隐约记得见过这很喜剧的场景。
 
        今天的取火多数都依赖电打火,简易的打火机还可以利用机械摩擦点燃油气。火柴因为不安全加之土相很难见人使用了。火镰就更别说,早变成收藏品了。
 
       火镰起源何时不可考。从钻木取火到阳燧取火,再到火镰取火,这还算是一次科技大飞跃。按一般推测,火镰是中古时期发明的。读古典小说《水浒传》就有关于火镰的描绘,当时主要功能还是点火炮。至于点烟乃是明清以后的。明末烟草引进中国,使得火镰大放异彩。富商巨贾、王公贵族让火镰用尽珍贵材料如宝石等装饰,在贵金属上运用雕镂等工艺极尽奢侈地去表现。从某种角度上讲,当时火镰是身份的象征,与近代奢华的打火机类同。
 
        清代以后,火镰基本定型:刃口在外,因刃厚不伤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萝卜在艰苦日子里是看家菜。首先萝卜耐储,搁上一冬天,储存得当,水分不失,一刀切下去还是嘎嘣脆。过去北京地区最常见的萝卜有三种,首推心里美,绿皮玫瑰红瓤,生吃凉拌最佳,“萝卜赛梨,打嗝塞屁”说的就是心里美;再有一种叫卞萝卜。卞萝卜皮红瓤白,切下去发艮,艮是土语,意为坚而不脆;这种萝卜只能熟吃。至于卞萝卜为什么姓卞,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一种白萝卜,俗名象牙白,顾名思义,白皮白瓤,生熟两便。每次母亲切象牙白时总先给我们一人一片,然后自己也搁嘴里一片。
 
        我家楼下葡萄架后还有一块闲地,我爹闲时用铁锹翻了翻,培成了七八垄,然后拎水挖坑点种,在夏天湿闷的日子里,弄得背心都湿透了。我在一旁手忙脚乱地帮忙。我爹说,这萝卜两天就发芽,一天一个样,等秋天就可以吃了。
 
        我最初以为种的是心里美萝卜,谁知它长出来之后,根部有个小白球,每天见长,不变颜色。后来问爹,才知种下的是象牙白。象牙白萝卜有点儿神奇,一半力气向下长,一半力气 向上长,只两个月,萝卜露出地面的就有小一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今天纯粹的收音机不多见了,手机似乎有替代一切的可能。可我年轻的岁月中,收音机几乎是一切消息的来源。我们在收音机中经常听到振奋人心的各类消息。别说一家人,就是一院子人围在一架收音机前收听广播也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今天,消息的来源都是分散的,也不需要守时的。
 
        所谓守时就是大家到点就知道要听什么广播了。重大新闻都有预告,一般都是晚上八点,收音机里传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字正腔圆地告诉你世界或中国发生了哪件大事;再有就是每天的说书时间,这时刻,你离开家里也依然可以听见那金戈铁马、旌旗猎猎的说书声,因为每家每户都开着收音机,也同时开着门窗。
 
        老式收音机是电子管的,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才开始有晶体管的收音机。电子管收音机声音浑厚,有磁性,过去最富代表性的广播就是“我军节节胜利,敌军节节败退”。电子管收音机开机后不能马上出声,必须预热几分钟,预热时收音机发出嗡嗡的交流声,如果你此时调台,收音机就会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久别了以后猛然想起会感到很亲切。有段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