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丹青
毛丹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572,768
  • 关注人气:215,8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公告

 

毛丹青,外号“阿毛”

中国国籍。

 

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87年留日定居,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游历过许多国家。2000年弃商从文,中日文著书多部。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专攻日本文化论。

 

博客以日常生活为主线,随想随写,不完全拘泥于对日本文化的细节描述,有时写其他,许多目的是为了了解日本人。欢迎网友交流,入驻微博或者发纸条。博客文章均属原创,谢绝商业利用!

 

来信请直接发往;阿毛邮箱  

 

新浪微博
更多连接

毛先生与知日群芳谱

日本每日电视台播送

一条畅游在日本海里的鱼

《北京青年报》人物在线

日本与我的日常

大连外国语学院讲演实录

阿毛博客〈日文版〉

毛丹青日文博客

日本文艺春秋出版
日本法藏馆出版
日本朝日新闻出版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
上海锦绣文章出版
ALC东京图书
北京文津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台湾桂冠图书出版
博文
标签:

杂谈

​​这些年,在日本非虚构文本类型的书籍中,先后翻译了三浦友和​《相性》〈人民文学出版社〉、见城彻《异端的快乐》〈湖南文艺出版社〉、故人黑木奈奈《把未来交给未来的我》〈中译出版社〉,我之所以选择这些书籍介绍给国内,唯一的理由是第一时间阅读时的直接感受,因为好书往往从一开始就会抓住你不放。一般来说,第二时间的读后感容易被减弱。

 

故人黑木奈奈的书就是这样,她年仅33岁因患癌症而去世,生前出版的这本书,光看书名《把未来交给未来的我》就让我感动,因为在她去世前4年,我最爱的表妹也是因患癌症而去世的,享年也是33岁。​这层个人的原因也许在我阅读之前就已经变成了一股动力,更何况当我读完原著时,其中有关人生的思考让我久久回味。随后,跟东京的出版社联系的同时,也向北京的出版社提出策划,没过多久,这本书的中文版就决定下来了。其实,我作为图书的策划以及译者,基本的流程都不过如此,专此感谢中日两国的业内好友,承蒙不弃,让我每回的心愿都能得以实现。今天想介绍一本新书,简要写明如下。

 

作者是国谷裕子,一位在NHK电视台担任了整整23年新闻节目的最著名的女主播,出演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2 10:14)
标签:

杂谈

多年在日本的大学执教,每年都要体检,而且是在樱花盛开的季节,很容易记住。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心情会好一路,但万一收到精密体检的通知书,心会乱,因为不知道哪个器官出了毛病。

 

两年前经历了一次手术,​住院住了近一个月,深感每年体检的重要性。不过,这些经历要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现在也不怎么留意。其实,日本的体检分两个部分,一个叫“健诊”,另一个叫“检诊“。

 

所谓“健诊”,是指检查你的身高、体重、血压,还包括验血和验尿以及其他,看上去就跟体检百科一样。与此相比,所谓“检诊”是为了检查你是否有肺癌、胃癌或者其他特种疾病。“健诊”是面向全日本的,包括外国留学生在内,每年同样在樱花开的季节接受体检,但“检诊”并不是对谁都实行的,据说全日本每年需要“检诊”的人还不到“健诊”人数的一半。

 

说起来,“健诊”的制度最早是从长野县开始的,而这个县目前是日本男性平均寿命最长的县,女性是冲绳县。2015年,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是女性87岁,男性80岁。1945年日本战败,粮食短缺,民不聊生,乡村没有医生,平均寿命女性53岁男性50岁。为了解决医生的问题,从东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在日本的大学里任教很多年了,这期间教了不少学汉语的日本学生,有的学生毕业后考上了外交官,成为了中日两国政府要员来往时的高级翻译。我的学生全是大学三年级或者四年级的,重点又是提高用汉语写作的能力,所以跟一般刚学汉语的学生不一样。​这是一批有日式思维的学生,这么说也是理所当然。因为日语毕竟是学生们的母语。

 

所谓“日式思维”,按照我个人的理解,是指“不抽象不夸张,专注细节与过程,见树不见林,宁愿往小了写,也不愿往大了发挥“,这一思维反观我自己的成长,尤其明显。如果要不是30年前离开了中国的学界,我的行文也许跟上述的日式思维截然相反。不过,我是近20年前开始用日语写作的,作为日语作家出道,与日本文坛打交道,逐渐受到实地的日语以及日本文化的长期熏陶,字里行间也不免受其影响,比如;文章有意识地削减主语也许就是一个例子。

 

日本学生用汉语写作文时很容易先写中国的事情,觉得那么写才像写了真正的汉语一样,但我一开始并不主张这么写,这就像写一个跟你没有任何实地感触的内容一样,建立在虚拟世界上的构想是不牢固的。对于日本学生而言,写汉语作文最关键的并不在于语法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隔28年,2016年秋天,美国著名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把远藤周作的小说《沉默》搬上了银幕,引发日本媒体的热议。这个故事发生在17世纪江户时代的“禁教”期,两位葡萄牙传教士偷渡日本布教,被捕后遭遇了种种磨难,最终被逼到一个两难的终结,即“信教”,还是“弃教”。整个故事的情节波折,信仰与背叛、坚贞与隐忍以及酷刑与圣洁,所有这些元素经由唯美的映像语言被表达了出来,值得看下。

 



 马丁?斯科塞斯导演在东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最早读到这本小说《沉默》是1988年,因为讲的是天主教的故事,所以一直想拍成电影,其实这个故事最抓我的不是别的,而是异域文化的激烈冲突。”〈《映画速报》2016.10.19〉

 

远藤周作是日本家喻户晓的著名作家,大正12年出生,平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31 09:29)
标签:

杂谈

​说来奇怪,每年到了最后一天,大部分人都会总结马上要过去的一年,有欢乐有悲伤有郁闷,也有奔放,但这些年对我来,偏偏是找回30年前记忆的最好的时机,就象移居日本这30年根本就不存在一样,时空倒置的感觉有时会非常逼真。其实,历史往往会被时间打出若干个洞眼,让两端的私人记忆对接起来。 

 



1986年,我在北京获得过表彰,并且从胡耀邦总书记手里接过了奖状,当时是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至于是什么厅,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我获表彰当然有其理由,而这个理由并不是哪个个人所能给出的,因为当时是一个新开启的大时代,同时也是中国打开国门走向世界的开始。

 

​我是1985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考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刚到所里报到,就听到了一个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英国歌手乔治?迈克尔​在2016年圣诞节期间于家中病逝,享年53岁。这位才华横溢的创作型歌手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访问过中国,成为了改革开放后进入中国的第一支西方摇滚乐队,影响很大。

 



昨天接受了路透社的电话采访,谈了下1985年北京工体威猛乐队演唱会的情景,记得当时好像是由北京大学组织了一批在校生去看的,至于为什么有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不过,看现场的震撼至今不忘。对于那个年代的中国而言,威猛乐队的音乐也许超越了音乐本身,他们带来的是一个我们从来就不知道的西方。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段,我们的文化生活忽然闯入了一群从未见过的华丽元素,银幕上的硬汉高仓健和北京展览馆音乐厅吉他弹唱的佐田雅志都是一个个的事例。除此而外,还有卡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节子是日本著名的女影星,2015年病逝,享年95岁,大往生。最新一期《新潮》杂志首次刊登了一篇她的短文,引起业内的广泛注意。据说是1946年写的,其中有这么一段。

 



 “在列车上,看见了一名青年用短刀把座椅的衬布割下来擦皮鞋,而旁边的女生只是微笑而已。同样在回家的列车上,看见一名年轻的女子抢了一个座位,而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年轻的女子对这位母亲说,让我替你抱下小孩儿吧。这时,站在旁边的一位很绅士的男子突然怒吼,有抱孩子的这份好意,你把座位让给人家不行吗?你难道不是年轻人吗。”

 

原节子接下来的文字大意是:战败前的日本人总以为自己是值得庆贺的最优秀的民族,很自恋,但战败后,日本人开始变得自卑,到处可见点头哈腰的人群,我看过太多的这类现象,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听起来,这虽然有点儿像一个假设,但我经常会遇到这类场合,无论是我的日本学生,还是有很多年交情的好友,但凡聊天聊多了,必然会说到日本文化,就象日本人是世界上最关心别人如何说自己一样,这类话题果然不会降温。

30年前刚到日本时,下飞机找机场巴士,找到后需要等一段时间,并没什么紧迫感,四周看看也新鲜,但这时,帮人往巴士行李架上装行李的老员工忽然问我:“你觉得日本怎么样?”

不用说,一是他看出了我不是日本人,二是他的确很想知道别人觉得他的国家怎么样。说来也奇怪,我当时开口就说:“空气里好像有一股很浓的大酱汤的味道。”

听罢,老员工满脸苦笑,无语,从我面前走开了。

自打那以后,无论到哪个国家,一到机场就会被当地的味道吸引,这也许是我的嗅觉超常。到柏林的时候,觉得有熏香肠的味道。与此相反,到新西兰的时候,没觉出绵羊的味道,反倒是绿草茵茵,空气清新扑鼻,很爽。

再后来,阅读了不少有关日本文化的原著,大都是日本学者写的,其中包括嗅觉在内的五官描写非常多,几乎囊括了日本文化的方方面面。

比如;柳田国男的《远野物语》就是一个例子,其中有很多怪异的传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遇到不少中国留学生问我日语的问题,其中比较多的是“如何叫对方”,他们刚学日语时,总是喜欢用“あなた”称呼对方,但自打留学之后,竟然发现没有日本人这么叫别人,即便是有,也是几位上年岁的老奶奶,老爷爷是不这么叫的。

其实,我自己也有类似的体验,比如:当我们写信称呼对方时,一般常用的是“貴下”“貴台”之类,但写给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或者是后辈时,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对此不了解的中国学生刚学日语就对日本人直接说:“貴様”,结果变成了一句地地道道的骂人话。

无论是“あなた”,还是“貴様”,如果按照我们的语言习惯来说,绝对是正确的,不仅仅是“你”,包括“你们”,说成“あなたがた“也不为过。至于“貴様”,则是充满了敬意,没有什么悬念。

跟汉语比较,日语不太使用第二人称,生怕说的不到位会惹烦对方。其中更绝的是大阪话,居然把“自己”当成了第二人称。比如这样的问句:“自分はいつから来たのか”

其意思不是说的自己,而是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主客倒置,超级独特的语言现象。

我认识一位日本教授,他是专门研究语言文化的,在他的著书里曾经写过这么一段:“世界上恐怕没有其他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20 12:11)
标签:

杂谈

明年2月下旬应邀回母校北京大学为博士生做讲座,题目是《日本文化论》。这类讲学方式在日本被称之为“集中讲义”,一般长度是3天8节课,一节课90分钟。时间上大致都会配置在寒暑假之前的时候,中国与日本的大学作息表不一致,每年调整起来需要花费一番功夫。去年因日程上的安排,结果提前了1年,2014年12月底提前完成了北大2015年的讲座,还过了新年元旦,其实也挺好。


解读某一个异域文化是个复杂的工程,更何况现代科技的发达已经使很多解读的方法翻新了,如何面对,如何让其中的知识转化成我们的智慧一直是我希望能够达到的目的。目的不复杂,而且越简单越好。​简单地说,解读日本文化可以分两个层面,一个是肢体类的,一个是头脑类的。所谓“肢体”,讲的是制度,外围可视性的元素,而“头脑”是隐型的,从外界是看不到的。如果能用两个层面介入日本文化中的大批的个案,也许能为我们刻划出一个清晰的轮廓。即日本文化何以成立,其特点又是什么?


我在北京上小学时,有个跳级的制度,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说成绩优秀的学生可以从4年级直接上6年级,其中的5年级可以免了。起先很好奇日本是否也有同样的制度,结果被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