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07,724
  • 关注人气:242,7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别人的女儿

(2006-04-29 21:30:23)
分类: 故事
    这是一个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梗概。故事的主人公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我所能做的只有祝福他。
    本文中的人名都是化名。
 
    陈良是一个农民的孩子,老家在辽宁。1988年,18岁的陈良只身一人第一次到北京,在一家拉面馆找到了一份工作。1991年,老家的父母给他找了一位邻村的姑娘,名叫董燕。春节回家的时候,陈良和董燕结了婚。新婚夫妇在家乡没过完蜜月便一起回到北京,又一起在那家拉面馆工作。
    陈良非常爱妻子,总是抢着做家务,因为陈良有做饭的手艺,所以经常想方设法给妻子做好吃的。两人收入不高,陈良从来不乱花钱,唯一的不良嗜好是抽烟,但他总是买最便宜的。
    1994年夏天,董燕怀孕了。1995年,陈良夫妇有了一个女儿,陈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充满慈爱的父亲。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爱读书的陈良特意去买了婴儿护理方面的书,悉心照料着孩子,看着她一天天地长大。
    由于陈良夫妇都是农村户口,按照计划生育政策,他们可以生第二胎,长辈们也时常催促小两口,最好再生一个儿子。其实,陈良自己知道,结婚后,他们夫妇并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但始终没有怀上第二胎。
    2001年,女儿已经7岁,陈良夫妇也都30多了,陈良也有点着急,他怀疑是不是由于身体有病影响了正常的怀孕,便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
    2002年1月,陈良拿到了检查报告。检查报告显示:陈良根本没有产生精子的能力,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可能生育孩子。
    这个检验报告对陈良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自己倾心抚养多年的女儿到底是谁的?妻子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了那种事情?陈良的脑海里闪现着两种可能,一是妻子被人强奸,二是妻子背叛了他。但是,在陈良的内心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第二种可能。然而,陈良知道,最有可能的恰恰就是第二种。对此,陈良一直试图宽慰自己说,即使是那样,妻子也一定是被迫的,或者是无知。因此,在真相还没有清楚之前,陈良就不断地在找原谅妻子的理由。那几天,陈良和董燕都是在眼泪中度过的,曾经恩爱的夫妻整整两天抱在一起痛哭,两颗心都彼此感受到对方的伤害。董燕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再瞒下去只能更加痛苦,她终于说出了真相。
 
    1988年,陈良刚到北京时,只是一个初中文化水平的农民,除了庄稼地里的农活,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幸好一个老乡认识一家拉面馆的老板,便介绍陈良去这家拉面馆找一份工作。
    拉面馆的老板是一个北京本地人,名叫吴堂。吴堂接受了这个老实的农村小伙,并亲自把拉面的手艺逐步教给陈良。陈良并没有把吴堂视为老板,而是当作自己的师傅。虽然每月只有60多块钱生活费,但陈良很知足。他觉得师傅肯教他,就等于送给自己一个终身的饭碗。因此,陈良经常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省出一部分,买点好烟孝敬师傅吴堂。
    聪明好学的陈良很快掌握了拉面手艺,他的拉面很快远近闻名,生意蒸蒸日上。陈良把这家小小的拉面馆当成自己的,几乎倾注了所有的心血。除了拉面的本职工作外,只要有时间,陈良总是不闲着,采购啊,打扫啊,洗碗啊,店里所有的活,陈良都抢着去做。陈良认为这个拉面馆就是自己的家。吴堂答应陈良,在这里好好干几年,将来帮陈良自己开一个拉面馆。在陈良眼里,师傅就像是自己的再生父亲。
    陈良结婚后,他带着新婚妻子又回到北京,吴堂的拉面馆也开始扩张,董燕也就顺理成章地在吴堂的拉面馆有了一份工作。
    但是陈良万万没想到,师傅吴堂居然看上了他的妻子董燕,只是面对恩爱的小两口,一直没有机会。
    1994年6月,陈良同妻子为了一点小事难得拌了嘴,陈良独自出了家门,找到师傅诉说一下心中的郁闷。结果,师傅吴堂说他有一个弟弟在湖北,正好需要给弟弟送一样重要的东西,吴堂委托陈良去一趟湖北,一方面冷却一下夫妻矛盾,另一方面辛苦多年,正好散散心。陈良没有拒绝。
    董燕告诉陈良,就在他去湖北的那天晚上,师傅吴堂来到他家,先是劝她不要伤心,说了一番陈良的不是,然后就开始动手。不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个月后,董燕发现自己怀孕了。后来便有了现在的这个女儿。
 
    妻子的坦白再次让陈良落入深渊,他绝对没有想到,给他的家庭造成如此巨大痛苦的人,居然是自己无比尊敬并视为父亲的师傅!短短几天里,陈良的内心连续两次遭到最深刻的伤害。
    陈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师傅吴堂,但是,他也不清楚自己找吴堂到底想干什么。师傅吴堂断然否认了陈良的质问,根本不承认自己干过那种事情。师傅不容置疑的口气加上陈良平时对师傅习惯性的尊敬,使得陈良不知所措,哑口无言。他只得离开师傅的家,一片茫然和无助。
    一月的北京是最冷的季节,陈良独自站在寒冷的街头,每一阵寒风都好像是长长的尖针,直穿进他滴血的心脏。他左思右想,终于坚信,这么大的事情,妻子绝对不会对自己撒谎,不管妻子做了什么,他都信任她。于是,陈良返回师傅吴堂的家。
    师傅吴堂见陈良去而又返,态度变得更加强硬,甚至威胁陈良当心丢了工作。一贯小心做人的陈良也突然迸发了怒火,动手打了师傅吴堂。师娘立即拨打了110,警察赶来,把陈良带到了派出所。陈良被拘留15天。
 
    从拘留所出来后,无助的陈良碰巧看到了一份报道,介绍有关部门的法律援助事务。陈良立即前往求助。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龚正平听完陈良的遭遇,对这个在北京打工农民的遭遇产生了同情,但是,龚正平不清楚陈良所说的内容真实性到底如何。于是,龚正平答应陈良,先帮他了解一下情况。陈良说,他的要求就是自己得到合理的赔偿,抚平受伤害的心灵,免得自己再次冲动。
    龚正平第一次找吴堂,毫无结果。龚正平开始做董燕的工作,让她详细回忆1994年那个夏天的晚上发生的事情。董燕为了丈夫,痛苦地答应了。律师龚正平从董燕回忆的细节判断,这个女人没有撒谎。于是,龚正平约见了吴堂的妻子,吴堂的妻子对丈夫的不忠十分愤怒。当龚正平第二次约吴堂谈话时,吴堂终于承认,他确实同陈良的妻子董燕有过性关系。
    听到这个终于被确认的消息,陈良有一种遭遇乱伦的感觉。
    但是,吴堂并不认为那个女孩是他的孩子,因为他说只发生过一次性关系,不会那么巧。
    陈良为了反驳吴堂的这种说法,不得不公开医院的检查结果,公开自己的生理缺陷。
    眼看吴堂又处于下风,吴堂的妻子站到了前台。她既恨丈夫的荒唐,又顾及丈夫的面子,便公开宣称说:“我相信我丈夫,是那个女人主动送上门的。我丈夫怎么会看上那个农村女人,那个农村女人是想攀高枝。就算陈良没生育能力,他老婆既然能勾引我丈夫,谁知道她就不会勾引别的男人!”
    陈良听到师娘的这个说法后,顿时感到十多年的师徒之情已经难以继续存在,他甚至考虑不计后果地与吴堂拼命。但是,看到悲伤的妻子和毫不知情的孩子,想到自己未来的责任,陈良强压下自己的冲动。
    陈良最终决定,要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他相信妻子不会撒谎。
    几天后,陈良说服了妻子,和董燕一起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他要控告吴堂强奸。接待他们的民警耐心地听完了陈良夫妇的陈述后告诉陈良:有没有发生性关系和在什么情况下发生性关系是不同的问题。虽然吴堂自己承认了确实发生过性关系,但是,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以后,女方坚持说是强迫,男方坚持说是自愿,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强迫,公安机关是不能立案的。公安机关的答复让陈良非常失望。
    几天后,陈良又惊讶地得知,吴堂及其妻子居然到公安局报案,说陈良企图敲诈!虽然吴堂的报案在公安机关了解事实后同样没有立案,但是,吴堂的这个举动再次让陈良感到无比震惊。
    在律师龚正平的劝说下,陈良的妻子写了一份材料。这份材料里写到:
    我们夫妻感情特别好,我丈夫十分疼爱我,偶尔也拌嘴,为一些小事,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夫妻感情,更加深了我们相互了解。这种恩恩爱爱的日子,我多想一直到老,我感觉我是最幸福的人。谁也不曾想到,2年后,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
    他象野兽一样野蛮,将我强暴了。事后,他威胁我说,如果告诉我丈夫,我们两个工作都要丢掉。他还说,你也别想去告我,我不承认,你也没有证据,你一个外地打工的,能把我怎样?要是(你丈夫)知道了,你也没有好处,弄不好你家破人亡。……
    我当时恨不得死掉,可又舍不得(我丈夫),舍不得这个家,只得自己承受这个耻辱。
    控告吴堂强奸没有实现,2002年6月,陈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吴堂支付7年来孩子的抚养费5万元,以及精神损失费2万5千元。
    师徒对簿公堂,吴堂也立即请了一名律师。吴堂的代理律师金明立即向法院提出:如果不能证明孩子确实是吴堂的,那么,这个起诉的依据就根本不存在。
    鉴于此种状况,法院提出利用DNA技术做亲子鉴定。按照要求,亲子鉴定要采集三个人的血样,吴堂,董燕,还有孩子。为了这个亲子鉴定,陈良的内心再次受到了折磨,他既需要把孩子带到检验单位,又不想让孩子知道来干什么,而且,他的妻子和吴堂都在同一时间来到检验机构,这个场面令陈良非常痛苦。
    那一天,陈良对孩子说,和妈妈一起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好不好?年幼的孩子答应了。到了抽血的时候,孩子问陈良:为什么吴伯伯也来检查身体?陈良无言以对。
    几天后,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吴堂确实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根据这一鉴定结果,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吴堂向其亲生女儿支付自1995年3月到2002年7月孩子的抚养费共4万元,同时赔偿原告陈良精神抚慰金2万5千元。
    对于这个判决,被告吴堂表示不服。被告方认为,抚养费到底是支付给养父还是付给孩子?如果是支付给孩子,那么还有一个孩子的监护人的问题,不能把钱直接交给7岁的孩子吧。如果这笔钱是对陈良过去抚养行为的补偿,那么,从今以后,这个孩子由吴堂自己抚养,陈良不能既得孩子又得钱。
    对于这个判决原告方也同样表示不满,原告陈良及其律师龚正平认为,4万元抚养费是已经发生的,是由陈良多年来垫付的,本来陈良是没有扶养这个孩子的义务的,这笔钱其实是对陈良7年来对孩子所付出的一切的补偿,当然应该支付给陈良,而不是支付给孩子。
    接到一审判决后,被告立即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2002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将一审判决中支付给吴堂亲生女儿4万元抚养费改判为支付给陈良,2万5千元精神抚慰金维持原判。
陈良对此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吴堂虽然也没有提出不服,但是,2003年3月,吴堂在终审判决执行期间反诉陈良,要求将自己亲生女儿的抚养权交给他本人。
    2003年4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吴堂败诉,孩子继续由陈良抚养。
    法官指出,这个判决主要是从孩子方面考虑。孩子已经同养父陈良生活了7年,至今一直认为陈良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果现在告诉孩子她的亲生父亲是别人,对这个孩子今后的生活将造成不利的影响。同时,孩子的养父陈良也表示愿意继续抚养这个孩子,也是法庭判决的依据之一。另外,孩子的生父当年的行为虽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毕竟不符合道德准则,不将抚养权判给生父,也有这一考虑。
 
    官司终于结束了,但是,这两个家庭之间的恩怨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那就是孩子。
    陈良决定永远都不会告诉孩子这个秘密,也永远都会把孩子当作亲生的看待。由于没有儿子,又不能生育,陈良曾经想过领养一个男孩,但是,考虑到现在的这个女儿,陈良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于未来,陈良也做好了打算,将来孩子长大了,万一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也会坦然面对,让孩子自己决定选择生父还是养父。
    在这个故事中另一个遭受巨大痛苦的人,就是陈良的妻子。对于董燕来说,8年前那个耻辱的夜晚之后,她因为害怕没有去报案,试图独自抚平内心的创伤。那时候,连她也不知道孩子不是自己丈夫的,直到陈良去做了生殖功能的检查,这个无助的女人才发现,曾经的痛苦不但最终没能深深地埋葬,而且结出了一个巨大的苦果。
    在事情的真相暴露后,陈良没有打过妻子,也没有骂过妻子,反而对妻子更加体贴。认识陈良夫妇的人都发现,董燕以前还有点小脾气,陈良经常要让着她,现在,董燕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让人们无比地羡慕。陈良说:“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发现自己还是爱着她的,今后也会永远爱她。”陈良夫妇约定,从今以后,谁也不再提这件事情,就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从知道真相开始,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农民工陈良的内心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这样一种伤害,陈良可以选择离婚,也可以选择不再抚养那个孩子,但是,陈良这个来自农村的打工者却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而且他知道,在这个选择面前,自己将承担一份长期的义务,为此,他甚至不惜放弃自己唯一赖以谋生的手艺。他说,每当他再次做起拉面,往事就会不断地涌上心头。
    在这样一场伤痛中顽强地挺了过来,陈良发现自己突然明白了许多道理。陈良说,一个人活在世上,不要有太多的欲望,这样才会活得愉快。自己欲望的膨胀很可能会伤害到别人。
    他说自己还需要时间,他需要时间再去学一份其他手艺,他需要时间让自己的内心彻底平静。
    不久,拉面馆的常客们发现,那个手艺精湛的拉面师傅再也不见了。
    而陈良和他的妻子、女儿在另一个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