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主留言:


你若简单,这世界再复杂也与你无关!


博文
标签:

杂谈

 沃伦·巴菲特与查理·芒格无疑是金融史上最伟大的一对投资大师。任何不能尽可能多地汲取这二人的智慧和成功经验的投资者都是愚蠢的,或者用芒格最喜欢的词汇来形容:“神经不正常”。 

  但是这种研习及其真正的乐趣并不在于学习他们如何持久地让财富高速增值(尽管这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而是通过聆听他们的教诲更加深入地了解人类的境况、世界的情形、理智地思考,以及最重要的,如何让生活更为充实、幸福,并对他人有益。 

  向巴菲特学习并不困难,关于他的文章和著作已经汗牛充栋,而他本人也经常发表文章和演讲,并在公共场合现身。但是芒格更为低调:关于他的书仅有两本,而他本人很少公开发表意见。因此,芒格的天才与其对巴菲特的深远影响很少为人所知,尽管后者很乐意承认这一点。 

  尽管芒格寡言惜字,但他开口说话时通常字字珠玑,让人忘记他已经是一位80余岁的老人。我们曾介绍过他于1995年在哈佛法学院所做的关于人类误判的演讲(详情请登录Gemag.com.cn查阅2007年10月下号《人类误判心理》一文),同时在伯克希尔·哈撒维公司与西科国际公司的年会上,人们也经常能看见从芒格身上迸出的智慧火花,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我不明白深研和浅研是什么意思、如何区分?比如我们与某人交往,一些人从常识与定性分析,经过短时间了解就基本知道某人是否可交往;而另一些人喜欢深度剖析不断了解细节,才可确定某人是否属于可交往类型。 

         但很难说两种哪一种是有深度的,老佐想,买股需要选股跟踪等待价值等几个大步骤,那深度研究是为了什么?难道简单定性分析解决不了该股是否入池的问题吗?

       其实价值投资的核心是价值深度,深度研究并不能解决长期投资的问题,需要深度研究的企业最好先观察,并不适合长期投资,需要投资的标的总是那么简单而显而易见,但难的是不要立即行动,要等待足够的安全边际,而深度研究的结果往往要么是渴望研究成果证实可以立即猛扑上去,要么浪费了一大段时间,仅是研判了企业短期向好的一小段趋势而已,行走间抛弃了价值投资要素,变成了成长趋势研究,可靠性概率大为下降,最后变为妄测未来聊以慰藉。

       因此,巴菲特说过好企业只需五分钟研究,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很确切,但平素里累积的选股经验和严苛的条件,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承希:老佐,请教一下,往往我们为了5%的股息买入确实价值很低估的企业,结果市场先生瞬间给你跌个15%,短期看很是得不偿失,如果再加上股价长期低迷,综合下来收益率甚至不如存银行,比如过去几年的港股、国企指数,不论从收益率还是心理压力上都是不尽人意,唯一的亮点在于股息可以低价买入更多的股份,可是这种积累要以10年周期才看的到收益,而且还需市场配合价值回归,可是人生有几个10年可以等待,同样的资金08年之后在北京买套房子平均收益远超我们平时研究的价值股,为何随便买一套房子,我个人觉得很没技术含量,却比花那么多精力研究的个股收益高,不知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佐罗投资札记 说:你好,其实安全边际很多人都知道去寻找。但是问题在于,当自己估算了个股或者指数的安全边际之后,仍然是个股和市场的持续下行,甚至击穿设定的安全边际,这时候就动摇了,如何能够坚信某某地方就是安全边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Michael Moritz是美国风险投资家,著名的风投公司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的合伙人,

  他于1986年加盟硅谷最著名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并在投资领域成就卓著:他在雅虎投资400万美元,取得约40亿美元回报,在谷歌投资1250万美元,获利约50亿美元。本文是一篇老文章,但依然很有价值。

  Michael

  Moritz给创业者的建议:

  第一,你要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Google的口号是Act differently,苹果公司的口号叫Think  Different,这是极富智慧的总结。

  第二,创业的核心问题是你能为你的客户做什么。你的产品能为客户提供什么?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第三,不要好高骛远。如果你正在开创一家公司,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今天能生存下来,然后生存一个月,接下来一个季度,然后全年,然后担心来年的事情。

  第四,你要注重细节,这是所有成功者的特质。许多成功的创业者,都对各自行业的技术和生意具有巨大的兴趣和深刻的理解,他们往往都是沉浸在这个领域的细节之中的人。对于那些只想“捞一把”的人,细节看起来太琐碎了,很难令他们产生兴趣,或者感到兴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坚持考验耐性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人们以为急切地做事便是提高效率,很多事情当你回头看时,会得出结论:急于求成,还不如慢条斯理地坚持那些看似最笨的方法效率高。急功近利者,往往会事与愿违地慢慢步入险境,因此,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aupost 集团的总裁塞思· 卡拉曼过去24 年来取得了20% 左右的年均回报,只有 一年出现过亏损。这篇关于塞思· 卡拉曼投资策略和操作的摘要主要是基于他在哥伦比 亚大学商学院所作的客座演讲以及他的书《安全边际》,其中很多章节都不是卡拉曼的原 话,而是我们对他的投资方法进行提炼之后所作的摘要(下文是从《超级投资者》9 月刊 独家选登的摘要)。

  寻找错误定价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Baupost 的做法,那这个词就是‘错误定价’。我们寻找由 过度反应引起的错误定价”,塞思· 卡拉曼说。

  在Baupost,我们不停地问自己:“我们今天应该研究什么?我们不断打电话与人交 流,不断收集信息。你永远无法掌握完美信息,因此,你需要研究、研究、再研究。有时 候,我们翻查《价值线》。如何充分地收集信息非常重要”,卡拉曼说。

  “寻找被迫出售、供需失衡。”

  “投资者无法预测企业价值何时将上升或下降,估值的时候永远要保守,要给最糟糕的清算价值和其他方法得出的估值相当大的权重。”

  “当投资者以充分低于潜在企业价值的价格买入股票的时候便建立了安全边际,在一 个复杂、不可预测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伯纳德·巴鲁克,1870年生于南卡罗莱纳州,纽约市立学院毕业,巴鲁克既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又是善于把握先机的股票交易商,既是手段灵活的投资商,也是通晓经济发展的政治家,投资鬼才,投机大师。

  巴鲁克提出应该注意投资对象的三个方面:第一,它要拥有真实的资产;第二,它最好有经营的特许优势,这样可以减低竞争,其产品或服务的出路比较有保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投资对象的管理能力。 

  巴鲁克告诫道,宁肯投资一家没什么资金但管理良好的公司,也别去碰一家资金充裕但管理糟糕的公司的股票。巴鲁克也相当注意对风险的控制。他认为必须经常在手里保留一定的现金;建议投资者每隔一段时间必须重新评估自己的投资,看一看情况变化后股价是否还能达到原来的预期。他又提醒投资者要学会止损:犯错势在难免,失误后唯一的选择便是要在最短时间内止损。巴鲁克对所谓的超额回报并不以为然,他告诫不要试图买在底部、卖在顶部。他说:“谁要是说自己总能够抄底逃顶,那准是在撒谎”。他也提醒投资者要谨防所谓内幕消息或者道听途说,投资的错误往往由此而铸成。因此也有人为巴鲁克叫屈,认为他之所以被称作“投机大师”的原因之一,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化简什么?坚持什么?

   保守投资的字面意义是这样理解的:保,保护本金不受损;守,守住复利不断增长的净值曲线。于是,深度价值投资便在这两项的思考研究上逐步展开了,凡是有损于这两原则的都需要改善或摒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阿什顿表示,由于没有足够大的购买群。这样的公司就有可能永远被低估,直到它的增长率为负为止,那时候它们将更加被低估。这种被不断低估的风险在价值圈理论中就被称为“价值陷阱” ] 

  沃伦·巴菲特曾说,学习众多投资大师的智慧和经验是投资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而作为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信徒”,得克萨斯达拉斯市的对冲基金经理泽克·阿什顿(Zeke Ashton)也是这句话的实践者。 

  2002年8月,阿什顿以不到100万美元的起始资金,创建对冲基金圣特尔资本(Centaur Capital Partners),目前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已发展至1.1亿美元。旗下的旗舰基金——圣特尔价值基金(Centaur Value Fund)自成立至2011年底,获得了364.1%的累计收益率,同期标普500指数仅累计上涨72.9%,纳斯达克(微博)综合指数也只上涨了108.8%。 

  “价值陷阱” 

  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阿什顿希望追逐任何可能产生价值的东西。他在谈及自己的投资风格时这样说道:“乏味就是一种美丽。”不过,他的投资方法并非如他所说是完全乏味的。 

  尽管理论来源是巴菲特,但他尽量不使自己受限于任何一种规则,这一点也令他看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标签:

杂谈

 沃伦·巴菲特与查理·芒格无疑是金融史上最伟大的一对投资大师。任何不能尽可能多地汲取这二人的智慧和成功经验的投资者都是愚蠢的,或者用芒格最喜欢的词汇来形容:“神经不正常”。 

  但是这种研习及其真正的乐趣并不在于学习他们如何持久地让财富高速增值(尽管这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而是通过聆听他们的教诲更加深入地了解人类的境况、世界的情形、理智地思考,以及最重要的,如何让生活更为充实、幸福,并对他人有益。 

  向巴菲特学习并不困难,关于他的文章和著作已经汗牛充栋,而他本人也经常发表文章和演讲,并在公共场合现身。但是芒格更为低调:关于他的书仅有两本,而他本人很少公开发表意见。因此,芒格的天才与其对巴菲特的深远影响很少为人所知,尽管后者很乐意承认这一点。 

  尽管芒格寡言惜字,但他开口说话时通常字字珠玑,让人忘记他已经是一位80余岁的老人。我们曾介绍过他于1995年在哈佛法学院所做的关于人类误判的演讲(详情请登录Gemag.com.cn查阅2007年10月下号《人类误判心理》一文),同时在伯克希尔·哈撒维公司与西科国际公司的年会上,人们也经常能看见从芒格身上迸出的智慧火花,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我不明白深研和浅研是什么意思、如何区分?比如我们与某人交往,一些人从常识与定性分析,经过短时间了解就基本知道某人是否可交往;而另一些人喜欢深度剖析不断了解细节,才可确定某人是否属于可交往类型。 

         但很难说两种哪一种是有深度的,老佐想,买股需要选股跟踪等待价值等几个大步骤,那深度研究是为了什么?难道简单定性分析解决不了该股是否入池的问题吗?

       其实价值投资的核心是价值深度,深度研究并不能解决长期投资的问题,需要深度研究的企业最好先观察,并不适合长期投资,需要投资的标的总是那么简单而显而易见,但难的是不要立即行动,要等待足够的安全边际,而深度研究的结果往往要么是渴望研究成果证实可以立即猛扑上去,要么浪费了一大段时间,仅是研判了企业短期向好的一小段趋势而已,行走间抛弃了价值投资要素,变成了成长趋势研究,可靠性概率大为下降,最后变为妄测未来聊以慰藉。

       因此,巴菲特说过好企业只需五分钟研究,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很确切,但平素里累积的选股经验和严苛的条件,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承希:老佐,请教一下,往往我们为了5%的股息买入确实价值很低估的企业,结果市场先生瞬间给你跌个15%,短期看很是得不偿失,如果再加上股价长期低迷,综合下来收益率甚至不如存银行,比如过去几年的港股、国企指数,不论从收益率还是心理压力上都是不尽人意,唯一的亮点在于股息可以低价买入更多的股份,可是这种积累要以10年周期才看的到收益,而且还需市场配合价值回归,可是人生有几个10年可以等待,同样的资金08年之后在北京买套房子平均收益远超我们平时研究的价值股,为何随便买一套房子,我个人觉得很没技术含量,却比花那么多精力研究的个股收益高,不知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佐罗投资札记 说:你好,其实安全边际很多人都知道去寻找。但是问题在于,当自己估算了个股或者指数的安全边际之后,仍然是个股和市场的持续下行,甚至击穿设定的安全边际,这时候就动摇了,如何能够坚信某某地方就是安全边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Michael Moritz是美国风险投资家,著名的风投公司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的合伙人,

  他于1986年加盟硅谷最著名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并在投资领域成就卓著:他在雅虎投资400万美元,取得约40亿美元回报,在谷歌投资1250万美元,获利约50亿美元。本文是一篇老文章,但依然很有价值。

  Michael

  Moritz给创业者的建议:

  第一,你要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Google的口号是Act differently,苹果公司的口号叫Think  Different,这是极富智慧的总结。

  第二,创业的核心问题是你能为你的客户做什么。你的产品能为客户提供什么?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第三,不要好高骛远。如果你正在开创一家公司,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保今天能生存下来,然后生存一个月,接下来一个季度,然后全年,然后担心来年的事情。

  第四,你要注重细节,这是所有成功者的特质。许多成功的创业者,都对各自行业的技术和生意具有巨大的兴趣和深刻的理解,他们往往都是沉浸在这个领域的细节之中的人。对于那些只想“捞一把”的人,细节看起来太琐碎了,很难令他们产生兴趣,或者感到兴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坚持考验耐性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人们以为急切地做事便是提高效率,很多事情当你回头看时,会得出结论:急于求成,还不如慢条斯理地坚持那些看似最笨的方法效率高。急功近利者,往往会事与愿违地慢慢步入险境,因此,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Baupost 集团的总裁塞思· 卡拉曼过去24 年来取得了20% 左右的年均回报,只有 一年出现过亏损。这篇关于塞思· 卡拉曼投资策略和操作的摘要主要是基于他在哥伦比 亚大学商学院所作的客座演讲以及他的书《安全边际》,其中很多章节都不是卡拉曼的原 话,而是我们对他的投资方法进行提炼之后所作的摘要(下文是从《超级投资者》9 月刊 独家选登的摘要)。

  寻找错误定价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Baupost 的做法,那这个词就是‘错误定价’。我们寻找由 过度反应引起的错误定价”,塞思· 卡拉曼说。

  在Baupost,我们不停地问自己:“我们今天应该研究什么?我们不断打电话与人交 流,不断收集信息。你永远无法掌握完美信息,因此,你需要研究、研究、再研究。有时 候,我们翻查《价值线》。如何充分地收集信息非常重要”,卡拉曼说。

  “寻找被迫出售、供需失衡。”

  “投资者无法预测企业价值何时将上升或下降,估值的时候永远要保守,要给最糟糕的清算价值和其他方法得出的估值相当大的权重。”

  “当投资者以充分低于潜在企业价值的价格买入股票的时候便建立了安全边际,在一 个复杂、不可预测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伯纳德·巴鲁克,1870年生于南卡罗莱纳州,纽约市立学院毕业,巴鲁克既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又是善于把握先机的股票交易商,既是手段灵活的投资商,也是通晓经济发展的政治家,投资鬼才,投机大师。

  巴鲁克提出应该注意投资对象的三个方面:第一,它要拥有真实的资产;第二,它最好有经营的特许优势,这样可以减低竞争,其产品或服务的出路比较有保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投资对象的管理能力。 

  巴鲁克告诫道,宁肯投资一家没什么资金但管理良好的公司,也别去碰一家资金充裕但管理糟糕的公司的股票。巴鲁克也相当注意对风险的控制。他认为必须经常在手里保留一定的现金;建议投资者每隔一段时间必须重新评估自己的投资,看一看情况变化后股价是否还能达到原来的预期。他又提醒投资者要学会止损:犯错势在难免,失误后唯一的选择便是要在最短时间内止损。巴鲁克对所谓的超额回报并不以为然,他告诫不要试图买在底部、卖在顶部。他说:“谁要是说自己总能够抄底逃顶,那准是在撒谎”。他也提醒投资者要谨防所谓内幕消息或者道听途说,投资的错误往往由此而铸成。因此也有人为巴鲁克叫屈,认为他之所以被称作“投机大师”的原因之一,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化简什么?坚持什么?

   保守投资的字面意义是这样理解的:保,保护本金不受损;守,守住复利不断增长的净值曲线。于是,深度价值投资便在这两项的思考研究上逐步展开了,凡是有损于这两原则的都需要改善或摒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阿什顿表示,由于没有足够大的购买群。这样的公司就有可能永远被低估,直到它的增长率为负为止,那时候它们将更加被低估。这种被不断低估的风险在价值圈理论中就被称为“价值陷阱” ] 

  沃伦·巴菲特曾说,学习众多投资大师的智慧和经验是投资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而作为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信徒”,得克萨斯达拉斯市的对冲基金经理泽克·阿什顿(Zeke Ashton)也是这句话的实践者。 

  2002年8月,阿什顿以不到100万美元的起始资金,创建对冲基金圣特尔资本(Centaur Capital Partners),目前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已发展至1.1亿美元。旗下的旗舰基金——圣特尔价值基金(Centaur Value Fund)自成立至2011年底,获得了364.1%的累计收益率,同期标普500指数仅累计上涨72.9%,纳斯达克(微博)综合指数也只上涨了108.8%。 

  “价值陷阱” 

  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阿什顿希望追逐任何可能产生价值的东西。他在谈及自己的投资风格时这样说道:“乏味就是一种美丽。”不过,他的投资方法并非如他所说是完全乏味的。 

  尽管理论来源是巴菲特,但他尽量不使自己受限于任何一种规则,这一点也令他看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