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主留言:


你若简单,这世界再复杂也与你无关!


博文

股利贴现的非成长模型,核心是股利或分红,核心指标是股息率,低pb低pe是维护股息长期实施的卫兵,而成长只是卫兵嘴里虚幻的必胜口号。

我们保守投资人只讨价还价,不会提醒卖家你的东西真好还会成长滴,应再卖高价。所以,我们只肯付给有极大概率能作为现金回报的部分对价,其他部分不考虑作价。

保守投资人的视角就是端详价格值还是不值,这不是勉强的事,也不能胳膊肘外拐,向着卖家说事因为我们不是非买不可。等到市场恐慌之时,有的是被挤兑得丢得满地的金条,我们从容捡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雪球上大家今天翻到我04年的关于茅台的“幼儿园”文章了,如果你有耐心从04年文章读到16年,你就会能知道全部成长秘密,那有多好,最好不要对幼儿园是的文章过多依恋。

但我看了也很兴奋,我对我年轻时候的誓言从不后悔说出,因为没有当时跟定优秀企业的信念,也不会演绎成现在较为成熟的把手型价值投资风格,这信念没有动摇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下跌的市场中,能看出什么价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朋友桑迪是位飞行员。别人问他当飞行员怎么样时,他总是这么说:“长期无所事事,偶尔胆战心惊。”投资管理人的工作也是这样,过去几周就令投资管理人胆战心惊。我们看到了负面消息满天飞,价格如瀑布一样坠落。以前,投资者觉得打八折的股票和 79 美元的原油价格合理,现在价格下跌了,他们却开始担心股票和原油的风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 年,当我将近写好《投资最重要的事》这本书时,有幸与芒格共进午餐,他说了句关于投资的话:“投资本来绝非易事。认为投资容易的人都是愚蠢的。”


芒格一如既往言简意深。比如前 8 个字,虽然投资要取得平均成绩很容易,但要实现卓越回报绝不轻而易举。约翰.加尔布雷斯多年前说过类似话:世上没有什么可靠的赚钱之道。如果有,大家恐怕都争先恐后去学习了,普通智商的人都能变得十分富有。


接下来那句说的是什么?“认为投资容易的人都是愚蠢的。”它承接上句所说,投资者费尽心机寻找特别的、能带来高回报的投资机会,而正是大量买盘提高了资产价格,降低回报,认为投资是易事的人忽视了投资的复杂性。市场有多种功能,其中一种,就是消除获得超额回报的机会。


打个比喻:Ed 来电,给我车开价 1 万美元;然后他把车卖给 Bob,要价 2 万。如果 Ed 足够幸运并且我和 Bob 都答应,一夜之间他就赚了一倍。但如果我和 Bob 都能掌握二手车市场信息,Ed 拿下这个交易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多数市场中,“透明度”往往可以揭示价格,明显的“错误定价”不会发生,我认为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六、资产配置的重要性

对于多资产投资组合来说,分散投资的主要过程就是大类资产配置的过程。许多学术研究比较了资产配置,个券选择,择时以及其他因素对投资组合风险收益的P154影响。Gary Brinson等人在1986年[132]和1991年[133]的两份著名研究表明,平均看来,资产配置决定了投资组合收益方差的91.5%,个券选择4.6%,择时1.8%,其他因素2.1%(如图10.5所示),值得注意的是,Brinson研究的是投资组合的方差,而非收益。


图10.5–投资组合方差的决定因素



Roger Ibbotson和Paul Kaplan在他们2000年的一份研究[134]中试图解答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长期以来投资收益的变化有多大比例是取决于SAA或者投资政策(investment policy)的。换句话说,这个问题问的是SAA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解释投资组合的上下波动。他们给出的答案是90%。这个问题与Brinson的研究方向是一致的,Ibbotson也认同了Brinson的研究结果。有意思的是,投资组合对资本市场(以标普500指数为代表)的暴露解释了投资组合收益波动的75%,因此,相对于SAA来说,对于资本市场的暴露可能更能解释投资组合收益的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通俗点讲,分散投资就是说不要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分散投资是这么一个过程,即我们去找到不同的风险来源,然后根据这些风险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组合的过程。只要投资标的并非完全相关,我们就能从分散投资中获益。有不少投资标的表现出高相关性。比如,不同公司的股票波动趋于一致,因为公司盈利受同样经济环境影响,而折现率也受同样利率环境影响。而公司债和股票的波动则不一致,应为影响公司债和股票表现的经济因素和影响方式不一样。经济下滑对于股票来说不是好事情,因为股息或盈利增长会随之下滑,但对于债券来说是好事情,因为经济下滑意味着更宽松的利率环境和通胀环境。现金资产与股票的相关性极低,因为现金资产能产生稳定的正现金流,而股票的收益是波动的。


当投资者一致规避新兴市场风险时,他们会卖出风险资产,买入安全资产躲进避风港,比如买进政府债券、美元、瑞士法郎以及黄金,这时新兴市场股票就会同向波动。所以,一般当股票市场空头占据主导地位时,股票之间的相关性会增强,因为股票都在下跌。当证券之间的相关性增强时,组合经理的主动管理是无法创造额外收益的,因为所有证券都在同向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下选摘芒格的投资法则,红字部分是我最认可的,其他的段落可以推敲,重点一句:我们必须学会和敢于做我们自己,不能轻信任何一个大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BusinessInsider网站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芒格(Charlie Munger)在谈到投资时说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任何说它是容易的事的人都是愚蠢的。”


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马克斯(Howard Marks)对此完全同意。他在其新发表的15页的题为“这并不容易”的备忘录中得出了与芒格一样的结论。


在他的备忘录中,他对市场常常引用的16个市场智慧和经验法则进行了列举,并且分析这些东西是多么得错误。


马克斯写道:“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陈词滥调的集合,这些投资神话无处不在,但却不能带来什么帮助。这一事实使得投资者陷入复杂、具有挑战性的环境。”


以下是这16条法则以及马克斯对每一条的评论:


1.盈利证明投资者做了一个好的决定


问题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


“我在沃顿商学院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鉴于未来事件的不可预知性,尤其是世界上存在很多随机性,很多合理的决策可能产生亏损,而很多错误的决定却能够盈利。因此一个丰年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持人:前面说到了 AIG。AIG 现在上了新闻。你确实想把 AIG 拆分。你是要星期四去见 AIG 的 CEO 吗?


伊坎:他来见我。


主持人:他来见你,不是你去见他。你们会说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们?


伊坎:我们很友好。我和他会面的花销,说了你们都会笑。这次,我只请他去我的办公室。我们买 Family Dollar(折扣零售商)的时候,CEO 是从田纳西州来的,我们一起在我家吃饭。我知道他是个好人,我们有说有笑。我递给他一杯马丁尼。他说:“谢谢,但是一会咱们要开会,我得保持清醒。”我说:“你不喝也没用。”(笑)


主持人:现在是提问时间。


提问:你认为其他机构投资者会支持你吗?你上周写了一封关于 AIG 的公开信。我想问一下,其他机构、资产管理人,是否会支持你关于 AIG 的计划?


伊坎:我之所以公开说,是因为我觉得 AIG 显然就该拆分。在这种十分明显的情况中,大家知道,这么多年,我已经因为这个出名了,帮基金赚了不少钱,所以它们就会听我的,确实听我的。很多时候别人说没用,我说就会有人听。另一方面,我想听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股利贴现的非成长模型,核心是股利或分红,核心指标是股息率,低pb低pe是维护股息长期实施的卫兵,而成长只是卫兵嘴里虚幻的必胜口号。

我们保守投资人只讨价还价,不会提醒卖家你的东西真好还会成长滴,应再卖高价。所以,我们只肯付给有极大概率能作为现金回报的部分对价,其他部分不考虑作价。

保守投资人的视角就是端详价格值还是不值,这不是勉强的事,也不能胳膊肘外拐,向着卖家说事因为我们不是非买不可。等到市场恐慌之时,有的是被挤兑得丢得满地的金条,我们从容捡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雪球上大家今天翻到我04年的关于茅台的“幼儿园”文章了,如果你有耐心从04年文章读到16年,你就会能知道全部成长秘密,那有多好,最好不要对幼儿园是的文章过多依恋。

但我看了也很兴奋,我对我年轻时候的誓言从不后悔说出,因为没有当时跟定优秀企业的信念,也不会演绎成现在较为成熟的把手型价值投资风格,这信念没有动摇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下跌的市场中,能看出什么价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朋友桑迪是位飞行员。别人问他当飞行员怎么样时,他总是这么说:“长期无所事事,偶尔胆战心惊。”投资管理人的工作也是这样,过去几周就令投资管理人胆战心惊。我们看到了负面消息满天飞,价格如瀑布一样坠落。以前,投资者觉得打八折的股票和 79 美元的原油价格合理,现在价格下跌了,他们却开始担心股票和原油的风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 年,当我将近写好《投资最重要的事》这本书时,有幸与芒格共进午餐,他说了句关于投资的话:“投资本来绝非易事。认为投资容易的人都是愚蠢的。”


芒格一如既往言简意深。比如前 8 个字,虽然投资要取得平均成绩很容易,但要实现卓越回报绝不轻而易举。约翰.加尔布雷斯多年前说过类似话:世上没有什么可靠的赚钱之道。如果有,大家恐怕都争先恐后去学习了,普通智商的人都能变得十分富有。


接下来那句说的是什么?“认为投资容易的人都是愚蠢的。”它承接上句所说,投资者费尽心机寻找特别的、能带来高回报的投资机会,而正是大量买盘提高了资产价格,降低回报,认为投资是易事的人忽视了投资的复杂性。市场有多种功能,其中一种,就是消除获得超额回报的机会。


打个比喻:Ed 来电,给我车开价 1 万美元;然后他把车卖给 Bob,要价 2 万。如果 Ed 足够幸运并且我和 Bob 都答应,一夜之间他就赚了一倍。但如果我和 Bob 都能掌握二手车市场信息,Ed 拿下这个交易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多数市场中,“透明度”往往可以揭示价格,明显的“错误定价”不会发生,我认为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六、资产配置的重要性

对于多资产投资组合来说,分散投资的主要过程就是大类资产配置的过程。许多学术研究比较了资产配置,个券选择,择时以及其他因素对投资组合风险收益的P154影响。Gary Brinson等人在1986年[132]和1991年[133]的两份著名研究表明,平均看来,资产配置决定了投资组合收益方差的91.5%,个券选择4.6%,择时1.8%,其他因素2.1%(如图10.5所示),值得注意的是,Brinson研究的是投资组合的方差,而非收益。


图10.5–投资组合方差的决定因素



Roger Ibbotson和Paul Kaplan在他们2000年的一份研究[134]中试图解答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长期以来投资收益的变化有多大比例是取决于SAA或者投资政策(investment policy)的。换句话说,这个问题问的是SAA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解释投资组合的上下波动。他们给出的答案是90%。这个问题与Brinson的研究方向是一致的,Ibbotson也认同了Brinson的研究结果。有意思的是,投资组合对资本市场(以标普500指数为代表)的暴露解释了投资组合收益波动的75%,因此,相对于SAA来说,对于资本市场的暴露可能更能解释投资组合收益的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通俗点讲,分散投资就是说不要把所有鸡蛋放进一个篮子。分散投资是这么一个过程,即我们去找到不同的风险来源,然后根据这些风险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组合的过程。只要投资标的并非完全相关,我们就能从分散投资中获益。有不少投资标的表现出高相关性。比如,不同公司的股票波动趋于一致,因为公司盈利受同样经济环境影响,而折现率也受同样利率环境影响。而公司债和股票的波动则不一致,应为影响公司债和股票表现的经济因素和影响方式不一样。经济下滑对于股票来说不是好事情,因为股息或盈利增长会随之下滑,但对于债券来说是好事情,因为经济下滑意味着更宽松的利率环境和通胀环境。现金资产与股票的相关性极低,因为现金资产能产生稳定的正现金流,而股票的收益是波动的。


当投资者一致规避新兴市场风险时,他们会卖出风险资产,买入安全资产躲进避风港,比如买进政府债券、美元、瑞士法郎以及黄金,这时新兴市场股票就会同向波动。所以,一般当股票市场空头占据主导地位时,股票之间的相关性会增强,因为股票都在下跌。当证券之间的相关性增强时,组合经理的主动管理是无法创造额外收益的,因为所有证券都在同向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下选摘芒格的投资法则,红字部分是我最认可的,其他的段落可以推敲,重点一句:我们必须学会和敢于做我们自己,不能轻信任何一个大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BusinessInsider网站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芒格(Charlie Munger)在谈到投资时说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任何说它是容易的事的人都是愚蠢的。”


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马克斯(Howard Marks)对此完全同意。他在其新发表的15页的题为“这并不容易”的备忘录中得出了与芒格一样的结论。


在他的备忘录中,他对市场常常引用的16个市场智慧和经验法则进行了列举,并且分析这些东西是多么得错误。


马克斯写道:“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陈词滥调的集合,这些投资神话无处不在,但却不能带来什么帮助。这一事实使得投资者陷入复杂、具有挑战性的环境。”


以下是这16条法则以及马克斯对每一条的评论:


1.盈利证明投资者做了一个好的决定


问题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


“我在沃顿商学院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你不一定能从结果中辨别决定的质量。鉴于未来事件的不可预知性,尤其是世界上存在很多随机性,很多合理的决策可能产生亏损,而很多错误的决定却能够盈利。因此一个丰年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持人:前面说到了 AIG。AIG 现在上了新闻。你确实想把 AIG 拆分。你是要星期四去见 AIG 的 CEO 吗?


伊坎:他来见我。


主持人:他来见你,不是你去见他。你们会说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们?


伊坎:我们很友好。我和他会面的花销,说了你们都会笑。这次,我只请他去我的办公室。我们买 Family Dollar(折扣零售商)的时候,CEO 是从田纳西州来的,我们一起在我家吃饭。我知道他是个好人,我们有说有笑。我递给他一杯马丁尼。他说:“谢谢,但是一会咱们要开会,我得保持清醒。”我说:“你不喝也没用。”(笑)


主持人:现在是提问时间。


提问:你认为其他机构投资者会支持你吗?你上周写了一封关于 AIG 的公开信。我想问一下,其他机构、资产管理人,是否会支持你关于 AIG 的计划?


伊坎:我之所以公开说,是因为我觉得 AIG 显然就该拆分。在这种十分明显的情况中,大家知道,这么多年,我已经因为这个出名了,帮基金赚了不少钱,所以它们就会听我的,确实听我的。很多时候别人说没用,我说就会有人听。另一方面,我想听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