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文华
王文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2,203
  • 关注人气:1,5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王文华,1217日生,射手座。

   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斯坦福大学企馆硕士。喜欢写作和企业管理。

   写作方面,着有《蛋白质女孩》、《吃玻璃的男孩》、《61 x 57》、《倒数第2个女朋友》等爱情小说。以及《宝贝,只剩下我和你》、《斯坦福的银色子弹》等励志散文集。

   企管方面,在纽约工作五年,回台湾后曾任迪士尼电影公司行销经理、MTV电视台董事总经理。

   现在,他常来上海「生活时尚频道」的《大话爱情》栏目当嘉宾。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王文华

这是扫墓的周末。这是我爸爸过世后住的地方。

我爸爸在2000年过世,当时我侄子4岁。

爷爷过世后,我们还是常跟侄子谈起爷爷。有一年,侄子帮爷爷盖了这栋乐高房子。「我想让爷爷住大房子。」他说。

我爸爸是军人,一辈子没住过大房子。我在《空著的王位》写他的想法:饭吃得饱就少吃菜,能坐公车就別坐计程车,房子够住就好,把钱省下来,供孩子多念点书。

因为爸妈的存款,我和我哥都念了很多书。偶然得意忘形时,我爸会提醒我们:「你有的这些不是你应得的,所以谦卑一点、低调一些。自己苦一点、对別人好一些。将来不管成功或失败,別忘了国家社会对你的栽培。」

又是军人在说教了!当年我这么想。如今他走了,每一句都像今晚的冷雨,浸透到我内心。

爸爸走了后,我们纪念他的方式,不只是清明扫墓,还是把他给我们最宝贵的两件遗产:教育和价值观,传给我侄子。

为了好好带我侄子,我大嫂辞去了喜欢的工作。她不觉得牺牲,欢喜地和孩子一起成长,从孩子每天蹦出的新字新词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星期天吃午饭,侄子说:「今天奶奶买了活虾回来,又蹦又跳的,我吓了一跳,因为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王文华

周末了,是「做自己」的好时机!

周一到周五,我们都在「做老板」、「做员工」、做某一个职位、头衔。周末,终于可以做两天的自己。那怕是两天也好。

我也做过员工,虽然最后的头衔是总经理,但本质上还是员工。只不过是薪水较高的员工。

「做头衔」和「做自己」最大的差別是:手机电池的消耗速度。

当我做大公司的总经理,手机像动物园一样拥挤,电池半天就用完了。

当我离开大公司自立门户后,手机像殡仪馆一样死寂,一天下来还是满格。

我失去「头衔」后,一个个检查手机中的名字,发现一半不会再和我联络了。

我的世界缩水了二分之一。也就是说,我曾经有二分之一的人生,不是在做自己,而是在做某个「头衔」。

到了周末,你的电话是不是也少了二分之一?如果是,你也跟我当年一样,有二分之一的人生,是在做某个「头衔」。

做头衔没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角色要扮演,成人生活就是如此。

关键是:卸下头衔,到了周末,还有没有自己?

卸下头衔后,我猛然意识到:当了十年的上班族,我专注於做好公司给我的角色,全心全意让公司的名片发光发热。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王文华

这是我的老家。星期六,我回来。怎么会有外国人?

我在这个小房子长大,那时候窗户大小只有现在的四分之一,墙壁是一片水泥。我拿着木剑,把毛巾当披风,站在窗前,巡逻外面的路人。

但我并不是要守望相助。我站岗,是因为我爸不买电视。每次我吵著要看电视,他就骂:“时间宝贵,那么多事情好做,看什么电视!”

被骂的我只好拿着软掉的木剑,回到这窗口,窃听邻居电视机的声音,就像现在偷用別人的Wi-Fi。

邻居看的是歌唱节目《群星会》,这是那个时代的《我是歌手》。我听听就跟著唱,这是那时代的KTV。

后来爸爸拗不过妈妈,终于买了电视。妈妈喜欢看黄梅调。我放下了木剑和披风,跟妈妈一起看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凄美爱情。我猜我是从那时候,开始写《61 x 57》。

慢慢家里经济情况改善,我们搬到比较大的房子。爸爸把房子租出去,多年来换了很多房客。包括一对年轻夫妇,在附近卖面,存钱买房。

后来爸爸走了,妈妈年纪也大了。我哥在想:怎样让老房子活出新生命?

他想到:让年轻人进来。

他整修了房子:把窗户变大、把树种起来。

最勇敢的举动是:把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收到朋友从布达佩斯寄来的明信片。
我想起Google。
Google最近发表两款智能手机,「再度」进入硬件市场。
强调「再度」,是因为Google之前出过一系列Nexus手机,也曾买下Motorola的手机部门,但都黯然收场。在手机上大家对Google的印象,还是在作業系统(Android),和服务(Google Play)。
Google卷土重来的原因,是「使用者数据」。
过去,使用者进行搜寻,Google就可以收集到数据。
但新科技兴起,找资料不一定要靠Google Search,也可用Siri、Amazon Echo等语音助手,或手机上各式其他APP。Google对使用者的掌控,越来越小。
万一有一天手机制造商不再在手机上预先下载Google的APP,或自己开发竞争性的产品,Google会失去更多数据。
为了重拾掌控,Google必须再做手机。
这跟我们上班有什么关系?
关联就在「使用者数据」。
Google要掌控使用者数据,是因为它要推送「个人化」的广告。
一般上班族虽然不用卖广告,但推送「个人化」讯息,有助於改善沟通品质和人际关系。
举个例子。
有一次我从对一群大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收到读者的谢卡:

「谢谢你送我的书,让我这暑假,有个完美的 『句点』。」

「句点」这个字,让我想起十多年前看的一本书。

那本书的主题是死亡,但其实是讲活着。

作者是Ira Byock,美国一位专门照顾临终病人的医师。

他在临终病床上最常听到的四句话,是:

「谢谢你」

「我爱你」

「请原谅我」

「我原谅了你」

为什麽走到最后,家人会讲这四句话?

因为这四句话,为彼此画下「句点」。

「句点」,是指每段关係的总结。

比如说早上出门,跟家人说「我走了」。没说这句话就闪人,彼此都觉得不踏实。

比如说晚上下班,跟同事说「先走了」。没说这句话就消失,彼此会觉得疏远。

比如说情人分手,会跟对方说清楚。如果不告而别,或藕断丝连,双方都很痛苦。

比如说临终病床,会跟对方说「我爱你」。一生的误解、争吵、纠缠、仇恨都到此为止。我们希望彼此知道:最终,我是爱你的。这样,走的人能安心,活的人能心安。

人都需要「句点」,不管是打卡下班,或永别亲人。一个明确的、完整的结语,可以让人释然。

可惜的是,这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红灯,前面的游览车停下来。我看到车尾八个字:「文华客运、绝对可靠」。

这是那家公司对自己的定义,是它试图建立的品牌。

品牌是一种承诺。这承诺不是一次性的宣称,而是长久的保证。

比如说BMW的承诺是「终极的驾驶机器」。这样写了,它的每个年份、每一辆车,都不敢辜负这期许。

运用在职场,「个人品牌」是我们对老闆、同事、客户许下的承诺。不仅是今天这样,未来五年、十年都是这样。

持续达到承诺,就有好名声,成为抢手人才。

断续达到,就形象模煳,容易被取代。

完全违反,就恶名昭彰,大家都躲你。

我第一次意识到「个人品牌」,是在商学研究所。一位老师问我们:「你希望50年后别人用哪一句话形容你?」

当时我们都还年轻,但老师已经要我们写下自己的「墓志铭」。

没错,墓志铭!七、八十年的旅程,最后浓缩成一句话。

老师要我们写下来,然后「越活越回去」。

意思是以告别人世那天为基准,设定那时候你喜爱和尊敬的朋友怎麽样形容你。

然后以那形容为目标,倒回来,一步一步,思考六十岁、四十岁、二十岁、明年、今年、明天、今天要做什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在美国唸书时,爸爸知道我暑假要到洛杉矶实习,写了封信给我:

「上班时要注意个人服装之整洁、礼节之周到、态度之诚恳、不要一个人去逛街,免遭坏人所骚扰,晚间少出门,绝对避免去风月场所,以免自己身心与健康收到污染。」

我没去风月场所。但经常晚上出门、一个人逛街。

和所有子女一样,我和爸妈曾为他们的价值观争吵过。

为什麽晚上要少出门?

为什麽要为了省钱,把所有的红白塑胶袋都留下,堆在厨房角落,成了蟑螂的温床?

为什麽要省这一点钱?

他们没有回答。

后来我自己找到了答案。

我爸妈都是军人,来台湾时,只有五个大头硬币。

军人发不了财,家裡的一点一滴,都要慢慢存。

我小时候住在松山机场旁的眷村。最大的娱乐,是晚上到村子的广场看露天电影。爸爸看到我的腿被叮得满是包,存钱买了电视。

我小学时,爸爸买了房子。那栋公寓总共四层,爸爸想买四楼。

妈说:「四楼最贵,我们买二楼,便宜一点。」

爸说:「要住就住别人头上,怎麽能住别人脚下呢!」

后来环境又改善了一点,爸爸买了一辆二手车。

买车的目的是送孩子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烂老闆容易辨认:没愿景、没担当、乱发脾气、决策反覆、抢功劳、管太多…

但好老闆长什麽样子?好认吗?

老闆的「好」,有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他能「把自己该做的做好」。

老闆该订愿景、目标、机制、文化,找到对的人,让组织自行运转。

这几件事,在业绩好时,大家都做得到。

业绩不好时,才看得出老闆能不能尽到本份。拍桌骂人、推卸责任,只有在这时才会发生。

所以决定要不要跟一个老闆,至少跟他渡过一段逆境,看他在逆境中是怎样的人。

第二个层次,是他能「帮助员工发挥潜力」。

老闆不须事必躬亲,而是把制度和环境搞定,然后别「扰民」。无谓的程序、报告、会议,都是扰民!整天开会,谁还有空做事?

这件事,在员工表现好的时候也不难,但当员工持续做不好时怎麽办?

这就说到好老闆的第三个层次,也是最难分辨好、坏老闆的层次。

员工持续做不好,老闆还是拍拍肩,给他鼓励?

和颜悦色,让员工自己摸索?

降低目标,让员工找回自信?

回答这问题,得先想我们到底要从老闆身上得到什麽?

自然跟老妈、老婆不同。

跟家人,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带妈妈出去吃饭,起身离开时,20几岁的男服务生,注意到我妈行动不便,主动来帮忙搀扶,甚至一路走出餐厅。

我说:「麻烦你帮我扶一下,我去叫车。」

我走到人行道,回头看他扶着我妈,不走只有三阶、但陡的楼梯,而绕远路走轮椅通道,缓慢、细心,彷彿是自己的妈妈。

我招了一辆车,车停下。我打开车门说:「对不起,麻烦等一下后面那位老太太。」

司机摇摇手,扬长而去。

不同人,不同年纪,对衰老,有不同的态度。

这些年,我爸妈年纪大了,相继生病,所以我一直关心老人照顾。同龄朋友都到了这阶段,因为交换照顾父母的经验,而变得更亲近。

几年前,我办了一个活动,义卖自己的收藏品,把所得捐给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一位匿名的朋友透过第三者,用9万2千1百元(921是国际失智症日),买下我收藏的《征服情海》海报。一年后,他又透过第三者,把海报还给我,并写了一张纸条:

「送回你最喜爱的海报,你为了做好事送它出门,它为你又回来了。希望你像Jerry Maguire一样,一个人(加上一隻鱼),影响另一个人,再影响一小群人,再影响一大群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有一位员工,诗词歌赋都行,随时能上台表演乐器,必要时还会来一段武术。老闆喜欢的运动,他都擅长。你说他在公司会不会红?

相反的,如果有一位员工,从来不笑,一看就是怪咖,应对进退总是手足无措。你说他溷不溷得下去?

前者是水浒传裡的大奸臣高俅。凭着多才多艺、正确时机(皇上在踢足球,他站在旁边,刚好也会踢),得到宋徽宗的宠爱。当上大官,害人无数。
后者是某些Google工程师。Google前执行长Eric Schmidt 说:「Google不是要找最有魅力的人,而是要找最适合那项工作的人。有些绝顶聪明的工程师,就是没有魅力,也没有团队精神,但他就能把那份工作做好。这种人我们还是要。」
Google是多数?还是异数?

Eric Schmidt说,硅谷有些公司,用人甚至有「微笑原则」。他们跟应徵者面谈完后,带他在公司走一圈,如果同事看到他会微笑,表示大家喜欢跟他共事,这位应徵者就录取了。
但Google不信这一套。
因为魅力不等于能力,而人缘常会变成乡愿。不笑的人,有他的原因,未必会影响他的工作表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