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文华
王文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0,130
  • 关注人气:1,5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王文华,1217日生,射手座。

   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斯坦福大学企馆硕士。喜欢写作和企业管理。

   写作方面,着有《蛋白质女孩》、《吃玻璃的男孩》、《61 x 57》、《倒数第2个女朋友》等爱情小说。以及《宝贝,只剩下我和你》、《斯坦福的银色子弹》等励志散文集。

   企管方面,在纽约工作五年,回台湾后曾任迪士尼电影公司行销经理、MTV电视台董事总经理。

   现在,他常来上海「生活时尚频道」的《大话爱情》栏目当嘉宾。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连假结束后,《创新拿铁》一位作者跟我聊。他对介绍创新案例仍有热情,但对文字这种媒体已失去兴趣。


「我该离开吗?」


我想了一想。建议:「要不要试试用别的媒体?比如说用图表、影片、动画来介绍你的案例?」


他眼睛露出光芒,但疑惑:「这会不会违背我们的初衷?」


好问题!


我们常用「莫忘初衷」来鼓励自己或别人。但这美好的四个字,其实有些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假设人生只有一个版本,所以不要忘了当初的设定。


但事实上,当我们作出人生第一个设定(大学科系)时,并不那么了解自己。所以选择标准通常是父母的期待和社会的主流。


随着我们在社会上不断学习、尝试、成功、失败,慢慢会了解到自己先天的限制,或还没发挥的潜力。这时,才知道当初的选择适不适合。


一旦对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当然应该调整设定。对于先天的限制,不必强求。对于自己的潜力,积极开发。一味地「莫忘初衷」,可能错过了更好的自己。


以我为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假结束后,《创新拿铁》一位作者跟我聊。他对介绍创新案例仍有热情,但对文字这种媒体已失去兴趣。


「我该离开吗?」


我想了一想。建议:「要不要试试用别的媒体?比如说用图表、影片、动画来介绍你的案例?」


他眼睛露出光芒,但疑惑:「这会不会违背我们的初衷?」


好问题!


我们常用「莫忘初衷」来鼓励自己或别人。但这美好的四个字,其实有些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假设人生只有一个版本,所以不要忘了当初的设定。


但事实上,当我们作出人生第一个设定(大学科系)时,并不那么了解自己。所以选择标准通常是父母的期待和社会的主流。


随着我们在社会上不断学习、尝试、成功、失败,慢慢会了解到自己先天的限制,或还没发挥的潜力。这时,才知道当初的选择适不适合。


一旦对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当然应该调整设定。对于先天的限制,不必强求。对于自己的潜力,积极开发。一味地「莫忘初衷」,可能错过了更好的自己。


以我为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假结束后,《创新拿铁》一位作者跟我聊。他对介绍创新案例仍有热情,但对文字这种媒体已失去兴趣。


「我该离开吗?」


我想了一想。建议:「要不要试试用别的媒体?比如说用图表、影片、动画来介绍你的案例?」


他眼睛露出光芒,但疑惑:「这会不会违背我们的初衷?」


好问题!


我们常用「莫忘初衷」来鼓励自己或别人。但这美好的四个字,其实有些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假设人生只有一个版本,所以不要忘了当初的设定。


但事实上,当我们作出人生第一个设定(大学科系)时,并不那么了解自己。所以选择标准通常是父母的期待和社会的主流。


随着我们在社会上不断学习、尝试、成功、失败,慢慢会了解到自己先天的限制,或还没发挥的潜力。这时,才知道当初的选择适不适合。


一旦对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当然应该调整设定。对于先天的限制,不必强求。对于自己的潜力,积极开发。一味地「莫忘初衷」,可能错过了更好的自己。


以我为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下节录自 王文华 2017 新书 《空着的王位》,欲购买请搜淘宝网 )


长大很辛苦,我想做一辈子小老鼠。但被呵护的生活,长久下来我不会满足。我昨天就该走进成人世界了,但我拖到了今天。人生迟早要靠自己,我还在等什么?


「最近收入够吗?」


对于实现这些价值观,我没有把握,但极度乐观。


我妈就不一样了。


我爸妈都是军人,严以律己。但对我哥和我的管教,一直很开明。人生的重大决定,都尊重我们。


但尊重,不代表不担心。但他们表示担心的方式,不是命令,而是提醒。


高中时我要念社会组,爸爸提醒:「要不要考虑法律系?」


结果我读了外文系。


念外文系时,跟朋友在地下室的小剧场搞实验剧,爸爸总是买票坐在角落,默默来去。他看不懂我们在演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在演什么),但从不缺席。


有一次我演得太过投入,在舞台上撞伤了头,送到台北长庚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16:32)
标签:

杂谈

​小老鼠就是会钻,我也一样。失败不会让我远离梦想,只是让我换个切入的角度。大浪把我吹得离岸更远,我就换个姿势继续游。



寻梦的路不是直的,天使不会自动停在家门口。飞不起来的时候,我就用走的。不管走不走得到目的地,旅程本身,就是天堂。这份落选通知,是梦想的徽章……


小标:换个姿势继续游


在美国做了五年事,我回到台湾。我在台湾做过几个不同的工作:迪士尼的电影发行部门、MTV电视台、写书、做广播、在台大进修教育推广部教课、主持电视节目、做「若水」。


我起先并不知道这些工作为什么吸引我,久了后慢慢发现它们有个共同点:都能「启发、激励、感动、娱乐」别人。


原来,我的梦想是这个!


写《61 x 57》、《倒数第二个女朋友》、《我的心跳,给你一半》这些小说,为了感动别人。


行销电影《一家之鼠》、主持广播《爱你22小时》、写《蛋白质女孩》,为了娱乐别人。


写《史丹佛的银色子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央厨房」和「产地直送」,不只是餐饮业的做法,也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


「中央厨房」的餐厅,为了降低成本、维持品质,所以统一采买、出料,在各分店做出平价、迅速、标准化的食品。


而「中央厨房」的工作方式,就是迅速、大量、标准化地做事。花最少的时间,达到大部分人可以接受的品质。至于这件事是谁做的,没人看得出来。


相对的,「产地直送」的餐厅,强调把当地、当季的食材,直接送到每家店面,现场新鲜地烹调。他们致力于减少产地和餐桌的距离,由人,而不是机器,来做食物。


所以「产地直送」的工作方式,就是保持新鲜感,没有老油条。针对顾客不同的需求,投入更多心思、感情、创意。每一件工作,都留下自己的印记。


乍看之下,「产地直送」的餐厅,很难赚钱。 「产地直送」的工作方式,很难持久。


但我看到了成功案例。


九年前,三名美国乔治城大学的学生有感于找不到健康的速食餐厅,自己开了一家名为「Sweetgreen」的餐厅,专卖沙拉。如今,全美已有63家店。


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16:14)
标签:

杂谈

​拍这张大头照时,我开始写一本书。今年终于写完了。

三年没出书了。这次就出两本吧。

一本是新书《空着的王位》,写这六年来我学到的事。这是我第四本自传。前三本是《史丹佛的银色子弹》、《开除自己的总经理》、《创业教我的50件事》。


另一本是《61 x 57》。这是我最畅销的爱情小说。市面上绝版了,年轻的读者看不到。我想把静惠和徐凯,介绍给他们 。


如果我们这六年见过,那你是我新书的角色。

如果你看过《61 x 57》,那你是我的旧情人。


这是我高中的毕业纪念册。这六年的故事,从那时候开始...


(以下节录自王文华2017年新書《空着的王位》)


小标:高中时的梦想


其实,梦想学校也不是从「若水」开始。我从高中,就爱上「启发自己、启发别人」的感觉。


那时读了林觉民的〈与妻诀别书〉,深受感动。大爱、小爱、自爱,注定有冲突。在动乱的时代,这种冲突被放到无限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8 14:35)
标签:

杂谈

​有一种人,不需要爱情。三、四十岁了,一个人过得很好。他们的自我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圆,没有別人加入的空间。一个人还能圆满,这是天份。

我没这种天份。我看完电影想跟人讨论,回到家希望客厅已经开灯。加薪时得找人分享,躺在床上懒得数羊。我像一个梯形,等待一个头,和我拼成一个对称的三角形。

过去为了凑成三角,会很努力地追求爱情。努力到相亲,努力到改变自己。星期六晚上,我西装笔挺、换上隐形眼镜、出门前刷牙、臥房还先整理一下。约会的心情像是求职面谈,到了夜店感觉在加班。结果有很多第一次约会,很少第二次。很容易接吻,但很难感受到亲密。

现在还是想恋爱,但方法不同了。我慢慢发现:爱不是一件以量取胜、勤能补拙的事。天女散花,只是要到一堆永远不会打的电话。人海战术,自己感觉越来越像怪叔叔。到了一定年纪,就知道没有最好的情人,只有最适合的。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心碎才搞清楚谁适合我。不适合的,还是当朋友好。

我学到的另外一点是:不适合的人迟早要分手,你扭曲自己或为难对方,只是把分手延后、痛苦加长。爱情不是赌梭哈,没必要猜来猜去。所以我不再美化,自己的优缺点,第一次就让她看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王文华

这是扫墓的周末。这是我爸爸过世后住的地方。

我爸爸在2000年过世,当时我侄子4岁。

爷爷过世后,我们还是常跟侄子谈起爷爷。有一年,侄子帮爷爷盖了这栋乐高房子。「我想让爷爷住大房子。」他说。

我爸爸是军人,一辈子没住过大房子。我在《空著的王位》写他的想法:饭吃得饱就少吃菜,能坐公车就別坐计程车,房子够住就好,把钱省下来,供孩子多念点书。

因为爸妈的存款,我和我哥都念了很多书。偶然得意忘形时,我爸会提醒我们:「你有的这些不是你应得的,所以谦卑一点、低调一些。自己苦一点、对別人好一些。将来不管成功或失败,別忘了国家社会对你的栽培。」

又是军人在说教了!当年我这么想。如今他走了,每一句都像今晚的冷雨,浸透到我内心。

爸爸走了后,我们纪念他的方式,不只是清明扫墓,还是把他给我们最宝贵的两件遗产:教育和价值观,传给我侄子。

为了好好带我侄子,我大嫂辞去了喜欢的工作。她不觉得牺牲,欢喜地和孩子一起成长,从孩子每天蹦出的新字新词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星期天吃午饭,侄子说:「今天奶奶买了活虾回来,又蹦又跳的,我吓了一跳,因为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王文华

周末了,是「做自己」的好时机!

周一到周五,我们都在「做老板」、「做员工」、做某一个职位、头衔。周末,终于可以做两天的自己。那怕是两天也好。

我也做过员工,虽然最后的头衔是总经理,但本质上还是员工。只不过是薪水较高的员工。

「做头衔」和「做自己」最大的差別是:手机电池的消耗速度。

当我做大公司的总经理,手机像动物园一样拥挤,电池半天就用完了。

当我离开大公司自立门户后,手机像殡仪馆一样死寂,一天下来还是满格。

我失去「头衔」后,一个个检查手机中的名字,发现一半不会再和我联络了。

我的世界缩水了二分之一。也就是说,我曾经有二分之一的人生,不是在做自己,而是在做某个「头衔」。

到了周末,你的电话是不是也少了二分之一?如果是,你也跟我当年一样,有二分之一的人生,是在做某个「头衔」。

做头衔没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角色要扮演,成人生活就是如此。

关键是:卸下头衔,到了周末,还有没有自己?

卸下头衔后,我猛然意识到:当了十年的上班族,我专注於做好公司给我的角色,全心全意让公司的名片发光发热。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