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全职太太
全职太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6,657
  • 关注人气:3,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信仰
A hundred years from now it will notmatter what my bank account was, the sort of house I lived in, orthe kind of car I drove...but the world may be different because Iwas important in the life of a child.
公告
 
 
文字是样非常神奇的东东。
 
有了这些美丽的小方块 ——
 
您可以淋漓尽致地爱我;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恨我;
 
惟独——
 
请不要“拷贝粘贴”我……
 
我去过的地方
搜博主文章
似曾相识
访客
加载中…
特别推荐 
同在蓝天下

绿卡族的脚印

博文
(2017-01-14 15:14)
标签:

杂谈

昨天,1月13号早上,我在微博里发表了下面一篇文字。


一夜之间雪花般的评论、转发和留言让我近乎彻夜难眠。

​

“因为房子在我爸的名下。近70岁的我妈需要带着不能走不能站丧失了语言功能的我爸一起办理卖房手续。


房地产交易中心没有上门服务这一说。

我妈叫上两个朋友,花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把我爸抬到了沈阳房产交易中心,对方办事人员因为中介填表有错误立刻脸拉成长白山,然后一百个不情愿地从没有电梯的三楼办公室下到停车场,见到倒在后排座椅上我爸,只问了我爸一句话就说:“听不懂,不行,不给办,去办监护人再说。” 然后就走了。

接下来的数天,冰天雪地的沈阳,我妈去法院,去律师事务所,去街道办事处,去残疾人联合会,去公证处······

没有一个办事人员能够明确地告诉她应该怎样办监护人;连如何办理监护人手续的文件或正规程序都拿不到。

因为:

中国的民法规定赋予监护人身份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精神疾病类患者、另一种是未成年人。

我爸神志清醒,只是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不符合要求。

我妈再次回到房产交易处说明情况,苦苦哀求对方给我爸这种情况脑萎缩后期的老人一个出路。哀求他们用选择题的方式让我爸能够用简便地方式确认住址和个人意向。

对方那位女性办公室主任说:“过去没有先例,不能就为了你们破例!去训练他,让他把话说清楚了再来办!

勉强只剩下吞咽功能的我爸,如何能恢复语言功能?

我妈绝望了。

这个时候,房产中介和我妈说:“你出钱吧,我们找人把这事儿解决了。”

这个时候,某律师事务所和我妈说:“5000块,我们代理办监护人。”

在中国,连民法都规定不能实现的事情,贿赂,便可以实现。

当这个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真真切切地落在我们这样屁民肩上的时候,除了悲愤就是无奈。

我苦笑着对我妈说:“身体更重要。至少,咱还有条出路。”

电话的另一边,我妈流着泪说:

“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把你送出国。这些源源不断地,因为生活在这里就要遭的罪和忍受的屈辱,你都不用再面对了,你的下一代更不会有如此绝望的感受。我和你爸,死也瞑目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生活。”

我握着电话,哽咽得无法发声。”


感谢所有关注这件事情、帮助转发、参与讨论,出谋划策的朋友们,还有许多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的专业人士们,谢谢大家,赋予我和我的家人无比强大的力量,让我们重新感到温暖。


评论和留言中,很多朋友询问事情发生时候的具体情形和目前为止的进展情况。


在此,我将我母亲于1月9号(周一)在沈阳市沈河区房产超市所遭遇的事情详细介绍给大家。


2017年1月9日,我母亲和她的两位朋友带着身患系统性脑萎缩合并二级帕金森症的我父亲来到沈阳市沈河区房产超市办理房屋更名手续。


我父亲不能走不能站立并且丧失了语言功能。但是神志清晰,有独立自主的思维能力和判断能力。我父母从未分离,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我的爷爷奶奶已不在世,卖房是我父亲的意愿,原因是现房没有电梯,我母亲膝盖有病变,已难以承受每天上下楼的需求。


我们的买主是一对来沈阳创业的外地夫妇,希望能在沈阳安家立业,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我母亲此前去沈河区房产超市(父亲名下的房产属于沈河区受理)预约了时间,并且说明了我父亲的情况,沈河区房产超市在三楼,没有电梯。我母亲希望负责人可以下楼到车里向我父亲询问问题。

当天更名窗口的两位负责人都姓张,在场的中介在填写表格的过程中填错了行,递交上去之后对方一下子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抱怨中介把表格填错了,随后跟随我母亲到楼下的车里,见到躺倒在后排座位上的我父亲说:“说你家地址。” 对于我父亲这样几乎丧失了全部语言功能的患者来说,家庭住址是一句非常长的句子。我父亲正尽最大努力回答着,但张姓的负责人只听了开头,并且没再给我父亲任何机会就迅速地下车离开说:“都脑萎缩了,听不懂,去办监护人吧。”就上楼了。


第二天,1月10号,我母亲到了户口所在地的皇姑区法院办理监护人手续,法院的接待大厅负责人告诉她要去社区办理。

我母亲到了社区,社区负责人说:“我们只开居住证明,不办监护人,去找残联问问。”

我母亲找到残疾人联合会,那里的负责人告诉她残联也办不了监护人手续。

我母亲先后两次联系了沈阳市第一公证处和沈阳市第二公证处,那边的负责人告诉她由于我父亲语言不流利,不能够办理公证。


随后的时间,我母亲再次来到沈阳市沈河区房产超市,找到当天下楼的张姓负责人后,刚刚说了几句无法办理监护人的情况之后,张某就让我母亲去找另外一个张姓负责人。

我母亲又去见另一位窗口负责人,另一位张姓负责人听了几句就不耐烦地说:“那就等他死了办继承!”

我母亲再三请求,这位指点我母亲等我父亲死后再办理的张姓负责人让我母亲去找他们的领导。


领导是一位姓刘的女士。我母亲提议让我父亲用选择和卡片排列的方式回答提问,因为我父亲可以用手选择和拿起卡片。这位刘主任立刻否决了,让我母亲去医院来我父亲“神志清楚”的证明。后推脱让我母亲再去找张某,说她说了不算。我母亲又回去找张某,张某又让我母亲再回去找刘主任,来回推脱了数次。


当时已接近午餐时间。张某离开窗口走去吃饭,我母亲走到他跟前哭着恳求他给我们一条出路,对他说办不成监护人,因为我父亲是神志清楚并且有思维判断能力的。

张某一边走一边说:“那你为啥不对他们说你丈夫是迷糊了,糊涂的人!”


我母亲年纪大了,跟不上张某的脚步追着他和他讲话,张某撇下一边哭一边追赶着他的我母亲,大步流星地去吃午饭了。


我母亲再次回到刘主任的办公室,刘主任对我母亲说:“我们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回家好好做功课,训练你丈夫把问题都回答清楚了再来!”


目前我父亲的状况是勉强还有吞咽功能,如何能训练成流利回答问题?


我母亲绝望了。


事后,我母亲再次抱着一线希望去医院找医生,询问是否可以开具“患者头脑清晰”的证明。医院的医生回答说:“不可能啊,这样的证明谁来盖章啊!那样的证明要找鉴定机关做医学鉴定才行。”


此时,中介找到我母亲说:“你能不能出点钱把这事儿办了?”


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对我母亲说:“5000块,我们代理办监护人。”


……


目前,我母亲制作了大量的卡片、拼字甚至数学题,预约了下周四再次去沈河区房产超市的面试。


期待这一次对方能够给我们家一条出路。


我恨不得买张机票回家陪伴我母亲一起奔波,但是我母亲坚决不同意。她认为我回去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只能由一个人的无奈变成两个人的无奈而已;她担心我的两个孩子离开妈妈时间太长,她会更有压力,更上火。


在我们走头无苦的时候,我写了开头那篇文字。



说实话写完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应该期待什么。那种心里面空空的、冰凉的无助感令我们不知所措。


感谢微博这个平台,让许许多多愿意帮助我们,愿意帮助和我们一样有类似经历的普通百姓的朋友们;以及那些愿意团结起来,共同发出声音,让我们的周围变得更加美好的朋友们能够走到一起,给予彼此最强大的支持和力量。


谢谢你们!




2017年1月14号

于东京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上学时候的运动会,那叫竞技体育的大会!

美国小学的运动会叫 Field Day,没有跳高跳远,更没有800米!

——纯粹就是一游乐场!




妹妹也可以跟着乐呵。


不分年级不分班级,大家一起乐呵。


这个,叫相扑!




老师带着孩子们一起载歌载舞。


三个好朋友。

为啥要穿游泳衣参加运动会?


那是因为有能让浑身上下湿透的欢乐项目!

为了那些已经湿透了但又晒干了的小伙伴们;还有那些还没有湿透的小伙伴儿们,附近的消防局派了一辆消防车给小伙伴儿们助兴!

这下子都保证都湿透了!



运动会在灭火用喷水枪下,接连不断的尖叫声中结束了!


美好的运动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9 22:28)
标签:

杂谈

前几天由一篇美国夫妇领养中国儿童的文章,发表了一点感想。


很多朋友看到我的评论之后,对我的好友一家表示怀疑,怀疑是否是后天教育的缺陷。


很抱歉我没有一一回复。请允许我在这里做一些说明和补充。


当时我的好友这对美国夫妇14年前从广州领养女婴的时候,和上文中的一些画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手续上女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见到孩子的时候孩子浑身疹子,而且头部有一个大大的突起物。夫妇两人当时都懵了。但没有放弃,立刻带着孩子在当地求医未果,带回美国后继续求医,数月后孩子终于好转。


逐渐的,在和孩子共处过程中发现孩子对食物格外地敏感。


每次吃饭的时候和打仗一样,六亲不认,用最快的方式(双手一起吃,连餐具都不用。)把她面前的食物全部吃光。对周围的人或事一概视而不见。


夫妇两个以为孩子小,没有格外的留意。但是日后每次用餐都如此,则令夫妇逐渐担忧。渐渐地孩子长大了,又可爱又漂亮。平时非常爱她的父母,但是,唯独在吃饭的时候,觉得不和父母分享她的盘中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拿走甚至接触她的食物。


一次偶然的机会,这对夫妇结识了一对在加拿大的领养了当年和他们的女儿来自同一个孤儿院、比他们的女儿大好几岁的女孩的夫妇。我的这位好友抱着很多很多的疑问,迫不及待地希望能够和这对加拿大的夫妇见一面。


两家人如愿以偿得见面了。


那个大一些的被加拿大夫妇收养的女孩子一看到我的好友的女儿,马上泣不成声。


她告诉我的好友,当年在孤儿院的时候是他们的女儿一直是她照顾着的。


随后她告诉了两对夫妇当年孤儿院里的一些情况:


孤儿院里大一些的孩子都需要照顾小的婴儿。孤儿院里奶粉根本不够吃。所有婴儿都饿着。我好友收养的这个孩子是所有婴儿里面哭声最响亮时间最长的。每次她一哭,孤儿院里的阿姨们就对这个照顾她的姐姐吼,这个姐姐倾尽全力也没有任何办法让她吃饱。每顿饭她都把自己的那一份喂给她这个小妹,但这个小妹依旧饿得哭声撕心裂肺。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吃的能给她了,于是这两个姊妹经常抱在一起、一起哭……

这次她们见面,这位姐姐看到自己当年的小妹变得又健康又漂亮,满脸都是开心的泪水。


含泪听完了加拿大夫妇领养的中国女孩子的述说,我的好友夫妇回到美国后立即请了一名儿童心理学专家帮助她们引导女儿。


心理学家告诉他们,婴幼儿阶段的饥饿所导致的PTSD需要很长时间的调整才有可能有所改善。但是所谓的改善,也不能抚平孩子的心理创伤。充满爱的家庭,循序渐进和长期的心理引导是必须的条件。


直到现在,我的好友都在带领她的女儿每周接受心理师的治疗。


在“食物”这个问题上,他们的女儿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但是,孩子依旧吃饭非常的快;去别人家做客的时候,依旧经常还没等大家都坐下来,她就已经吃完了……


至少孩子现在吃饭只用一只手,而且很有礼貌地使用餐具。


我在博客和微博一直主张,孩子是家长的一面镜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优秀的孩子;只有不优秀的家长。


但是,通过接触和了解一些收养了中国孤儿的美国家庭的故事,我不得不说:


收养孤儿院的孩子,是另外一个无比艰难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1 20:21)
标签:

杂谈

五年了······

五年前的今天,和随后数月的日日夜夜,至今在脑海中清晰难忘。

今天的日本,举国上下为震灾和海啸的遇难者祈祷和哀悼。

五年前的东京,我们三岁的老大在玩玩具,我在给刚刚满月的老二喂奶。

在日本十几年了,突入袭来的地震并没有让我震惊,只是打开了落地窗,随时准备带着孩子们去家门口的公园避难。地震幅度没有特别厉害,随后的余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随后从新闻了解到海啸和福岛核电站事故。

核电站距离东京200多公里。我们开始担心。

核电站事故后上级立刻给孩儿爸配备了随身辐射读取器。东京这边的美国政府职员和家属随着核电站一天比一天糟糕的报道人心惶惶。

福岛核电站第一次小型爆炸发生之后,美国政府的专机第一次到达了位于东京的横田基地,正式开始帮助主动要求撤离的美方家属。但是驻日美方雇员不允许撤离。

我每天一边读着辐射值,我一定坚定地告诫自己要相信科学,我们一直没有申请撤离。

直到有一天,日本政府宣布东京水源有污染。

面对三岁的老大和刚满月的老二,当天晚上,孩儿爸签署了所有手续,和我们在达拉斯的堂姐通了两个小时的电话,把我和两个孩子送上了飞往洛杉矶的政府专机。

整架747,全都是妈妈和孩子······政府已经为每一个家庭准备好了从洛杉矶转机的机票,每个妈妈都将在洛杉矶转乘美国国内航班飞抵各自的亲属家避难。我们到达洛杉矶之后当天飞往达拉斯的航班已经没有了,上级给我们安排了酒店,因为孩子们小,还给我们安排了临时随从人员帮助照看孩子,直到我们第二天登上飞往达拉斯的航班。

在达拉斯避难的日子一点儿也不好过,因为孩儿爸一个人留在了东京。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看新闻,读数据,打电话······

两个月之后,美国的使馆和军方数据均显示日本关东地区的辐射值完全恢复了正常,水源也不再有污染。我和两个孩子迫不及待地回到了东京和孩儿爸团聚……

2011年8月,我们被调回美国生活了四年。

去年年初,组织上再次问我们是否愿意回到日本驻寨几年。

网上,众说纷纭。有说福岛的核辐射仍旧在杀人的;有说日本太平洋海域的所有海洋产品,以及所有瓜果蔬菜都高辐射的;有说东京有辐射,连孕妇都不能旅游的——听上去一个比一个可怕。

可是,面对组织上的调令,我们不假思索地回答了YES。

我们不是不要命。

驻日美国政府无论是使馆还是军方无时无刻都在检测者辐射数据,这些数据,我们随时可以查到。这些数据也被公布在网上,所有人都可以浏览。目前的数据显示,除福岛县辐射值依旧高于寻常之外,其他地区数据都与震灾之前别无两样。

(上两图是日本今天全国各地的辐射值)

(上图是北京今天的辐射值,是东京的近三倍)

(上图是年度各国平均辐射量。即使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中国年度平均辐射量也高于日本)

(上图是中国环境保护部发布的国内主要城市去年12月20日的辐射值。把单位换算一下的话,对比日本各地的和辐射值,由于中国国内的污染、PM2.5、吸烟人群数量等各种原因,中国大部分城市的辐射值都高于日本)

一些朋友私信问我:“想去日本旅游,日本的核辐射安全吗?”、“正在备孕或正在怀孕中,去日本安全吗?” 

——只要不去福岛县,日本任何其他城市都比国内大城市更安全。一直在存在污染的国内大中城市,还不如来日本备孕和度过孕期生活,这里的环境更健康,更安全!

日本的水源、土壤、食品也有无数NGO在检测,这些NGO都是非政府组织,和日本政府是否愚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日本对所有外国检测组织都开放。日本本国的食品管理非常严格,有问题的产品根本想买都买不到,更别说市场流通。

(以上三张图显示的是由各国NGO随时监测的今天日本各个地区水源的放射性物质数值。所有地区包括福岛在内的水源都不存在任何放射线污染)

今年,是我在日本生活的第16年。

不能说自己是日本通,但至少了解一点日本,了解一点日本是个什么样的民族。

这个民族,宁愿花费大价钱进口木材,也不愿意砍伐国土上的任何一棵树,一定要把一片片地森林留给子孙后代;

这个民族,宁愿支付着世界前几名的高额房价,憋屈着住在狭窄不堪的房子里,也不愿意占用一亩的固有耕地;

这个民族,宁愿不顾石油公司的破产,宁愿不接受外国石油公司的投资,宁愿支付高出他国几倍的油价,也要求所有石油化工企业必须付出巨大代价实现成品油高度过滤,实现燃油产品达到可呼吸的严格环保标准;

这个民族,为了保证食品安全,所有从亚洲其他国家进口的蔬菜、水果、稻谷、海产品都必须是由日本企业,由“日本人”在当地经营管理,并且实现日本标准控制各项农药和其他数据指标之后才允许进入本国市场,这也直接导致日本的食品价格一直高居不下;

这个民族,由于邻近海域其他国家的滥捕,在成年带鱼和大马哈鱼尺寸大幅降低的年度,日本政府宁愿倒贴渔民一整年的收入,并承诺无息贷款也要力保鱼苗健康和种群数量……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因为日本人的抗议,日本政府先后关闭了几乎日本国内所有的核电站。

而日本,这个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国家,这个位于地震带火山带上的小小岛国,这个由于国民的压力而不得不关闭几乎所有核电站的国家,我至今从未经历过停电。

日本,这个国家的信誉和魅力,这个民族的强大和自信,是我们选择再次回归的原因。

爱上一个国家,首先需要的是——信任这个国家。

日本,值得你信任。

日本,加油!

(部分图片出自Yahoo.J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微信号: Yaoyao_US)


蓓卡的小学,每学年有两次和当地日本学校的文化交流活动。

一次是去附近的孤儿院慰问;另一次是去当地小学和同年级的孩子们共同生活和学习一天的交流访问。每年,当地孤儿院和当地小学的日本小朋友们也会来我们的美国小学回访。


这次,我和三年级的美国小朋友们一起在当地的一所日本小学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早上九点,日本小学的校车到美国小学来接这群迫不及待的美国小朋友们。

美国孩子们每个人都准备了脱鞋,毛巾和亲手做的小礼物。一些美国家长不知道应该准备什么样的脱鞋,类似塑料凉鞋之类的都统统登场了!

我们拜访的这所日本小学是东京一所大学的附小,坐落在宁静、森林遍布的郊外。从停车场往远处望去,除了山丘和森林,就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这所小学的入学需要考试,很多孩子们慕名考入这所小学,一些孩子们每天需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电车加上校车上学放学。

整个学校分为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几栋教学楼。




大部分美国小学都是一层楼或至多两层楼,看到日本小学的楼层,很多美国小朋友们都感叹:好高啊!每天要爬这么多楼梯吗?

两位日本小姑娘用英语致欢迎辞。

日本孩子们的英文越来越好! 这次回日本,我深有体会。越来越多的日本孩子英语发音不再青涩,很多日本同龄孩子都可以轻松地和我的两个女儿用英文交流。





日本学校一如既往的干净得一尘不染、地板如明镜,可以照人。

欢迎辞结束后是游戏时间,日本小朋友们为美国孩子们准备了各种日本传统游戏。

蓓卡最先参加的叫公主、王子和下里巴人桥牌游戏。抽到公主和王子的可以留下手中的牌,抽到下里巴人的,就要把手里的牌统统丢回带牌堆里,谁最后剩的牌最多谁赢。







日本小学三年级有两位来自英国的外教。也参加了孩子们的游戏,帮助日本小朋友们用英语解释游戏规则。但似乎语言交流并不重要,孩子们看看互相的眼神,很快就明白了游戏规则。








桥牌游戏之后是“学习”时间。

这次美国小朋友们需要学习的是日本书法。

尽管蓓卡的小学有日本文化课,在日本文化课上孩子们学习了日本假名的读音和书写,但是蓓卡还从来没使用过笔墨纸砚。

日本小学的老师提前用英语在黑板上写好了说明,还贴了很多范例!



在正式使用宣纸书写之前,小朋友们需要使用把宣纸的硬纸板准备好,画上自己喜欢的花边图案。这个,不难!






日本的老师和小朋友们非常耐心地,用英文一字一句地教美国小朋友们如何使用笔墨纸砚。这个???有点难度!



蓓卡听了半天如何握毛笔,开始写的时候,郁闷了一会儿,又回到了握铅笔一样的姿势!喂!REALLY?



有一个假名写错了!

日本小朋友们和蓓卡说写错了没关系,看上去照样很好看!书法嘛,重要的是风格!REALLY?



酷爱音乐的蓓卡,书法的花边都得是音符。。。






书法课上了一个多小时,孩子们回到了娱乐室。

这次日本小朋友们为美国小朋友们准备了日本传统体育项目——丢口袋,接木球和陀螺。









陀螺又让蓓卡郁闷了。这个真的有点难度。从缠绳子开始就要一丝不苟。



日本小朋友很友好地一次又一次把绳子缠好了给蓓卡,让她抛陀螺。




陀螺太难了,咱们还是玩敲积木吧。谁能把下面的积木敲出去一个,又不使上面的积木倒塌,谁厉害!









玩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饿了!

一些美国家长因为孩子吃不惯日餐,为孩子们带了便当。我和蓓卡这两个日本胃太期待日本小学的午餐了,我们预定了两份定食。

餐厅里所有管理餐饮和负责送餐,盛饭盛菜盛汤的,都是日本孩子们。孩子们带着帽子,穿着围裙,认认真真地做着各种餐前准备工作,然后给每位订餐的小朋友送去午餐。

日本小学的午餐太好吃了,端到面前之后就开吃了,根本没想起来拍照。

餐后的清洁也都是孩子们自己来做。食堂里有很多自动贩卖机,卖面包的,卖饮料的,还有零食。但是这里的日本小学生不允许使用自动贩卖机。



下午是课外活动时间。日本小朋友们教美国小朋友们跳冲绳手鼓舞蹈!

人家先演示一遍。





然后,美国小朋友们就硬着头皮上场啦!



手鼓和舞蹈结合在一起的动作相当有难度!





不过重要的是美国小朋友和日本小朋友在一起跳舞——这码事儿!


一遍又一遍,美国小朋友们的动作在进步。

一遍又一遍,日本小朋友们给美国小朋友们鼓掌欢呼。




可惜时间过得好快,我们需要启程了。


日本小朋友们致道别辞……







天空飘起了雪花,小伙伴们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道别。






依依不舍…… 谢谢你们送给我们的,如此美好,如此令人难忘的一天。








美国孩子们默默地登上了回程的校车,冲着窗外的日本小朋友们不停地挥手说着谢谢和再见……









纯净无暇的友谊跨越了语言、跨越了肤色、跨越了国界、跨越了历史。





期待我们明年的再次相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信号: Yaoyao_US)


蓓卡的小学,每学年有两次和当地日本学校的文化交流活动。

一次是去附近的孤儿院慰问;另一次是去当地小学和同年级的孩子们共同生活和学习一天的交流访问。每年,当地孤儿院和当地小学的日本小朋友们也会来我们的美国小学回访。


这次,我和三年级的美国小朋友们一起在当地的一所日本小学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早上九点,日本小学的校车到美国小学来接这群迫不及待的美国小朋友们。

美国孩子们每个人都准备了脱鞋,毛巾和亲手做的小礼物。一些美国家长不知道应该准备什么样的脱鞋,类似塑料凉鞋之类的都统统登场了!

我们拜访的这所日本小学是东京一所大学的附小,坐落在宁静、森林遍布的郊外。从停车场往远处望去,除了山丘和森林,就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这所小学的入学需要考试,很多孩子们慕名考入这所小学,一些孩子们每天需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电车加上校车上学放学。

整个学校分为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几栋教学楼。




大部分美国小学都是一层楼或至多两层楼,看到日本小学的楼层,很多美国小朋友们都感叹:好高啊!每天要爬这么多楼梯吗?

两位日本小姑娘用英语致欢迎辞。

日本孩子们的英文越来越好! 这次回日本,我深有体会。越来越多的日本孩子英语发音不再青涩,很多日本同龄孩子都可以轻松地和我的两个女儿用英文交流。





日本学校一如既往的干净得一尘不染、地板如明镜,可以照人。

欢迎辞结束后是游戏时间,日本小朋友们为美国孩子们准备了各种日本传统游戏。

蓓卡最先参加的叫公主、王子和下里巴人桥牌游戏。抽到公主和王子的可以留下手中的牌,抽到下里巴人的,就要把手里的牌统统丢回带牌堆里,谁最后剩的牌最多谁赢。







日本小学三年级有两位来自英国的外教。也参加了孩子们的游戏,帮助日本小朋友们用英语解释游戏规则。但似乎语言交流并不重要,孩子们看看互相的眼神,很快就明白了游戏规则。








桥牌游戏之后是“学习”时间。

这次美国小朋友们需要学习的是日本书法。

尽管蓓卡的小学有日本文化课,在日本文化课上孩子们学习了日本假名的读音和书写,但是蓓卡还从来没使用过笔墨纸砚。

日本小学的老师提前用英语在黑板上写好了说明,还贴了很多范例!



在正式使用宣纸书写之前,小朋友们需要使用把宣纸的硬纸板准备好,画上自己喜欢的花边图案。这个,不难!






日本的老师和小朋友们非常耐心地,用英文一字一句地教美国小朋友们如何使用笔墨纸砚。这个???有点难度!



蓓卡听了半天如何握毛笔,开始写的时候,郁闷了一会儿,又回到了握铅笔一样的姿势!喂!REALLY?



有一个假名写错了!

日本小朋友们和蓓卡说写错了没关系,看上去照样很好看!书法嘛,重要的是风格!REALLY?



酷爱音乐的蓓卡,书法的花边都得是音符。。。






书法课上了一个多小时,孩子们回到了娱乐室。

这次日本小朋友们为美国小朋友们准备了日本传统体育项目——丢口袋,接木球和陀螺。









陀螺又让蓓卡郁闷了。这个真的有点难度。从缠绳子开始就要一丝不苟。



日本小朋友很友好地一次又一次把绳子缠好了给蓓卡,让她抛陀螺。




陀螺太难了,咱们还是玩敲积木吧。谁能把下面的积木敲出去一个,又不使上面的积木倒塌,谁厉害!









玩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饿了!

一些美国家长因为孩子吃不惯日餐,为孩子们带了便当。我和蓓卡这两个日本胃太期待日本小学的午餐了,我们预定了两份定食。

餐厅里所有管理餐饮和负责送餐,盛饭盛菜盛汤的,都是日本孩子们。孩子们带着帽子,穿着围裙,认认真真地做着各种餐前准备工作,然后给每位订餐的小朋友送去午餐。

日本小学的午餐太好吃了,端到面前之后就开吃了,根本没想起来拍照。

餐后的清洁也都是孩子们自己来做。食堂里有很多自动贩卖机,卖面包的,卖饮料的,还有零食。但是这里的日本小学生不允许使用自动贩卖机。



下午是课外活动时间。日本小朋友们教美国小朋友们跳冲绳手鼓舞蹈!

人家先演示一遍。





然后,美国小朋友们就硬着头皮上场啦!



手鼓和舞蹈结合在一起的动作相当有难度!





不过重要的是美国小朋友和日本小朋友在一起跳舞——这码事儿!


一遍又一遍,美国小朋友们的动作在进步。

一遍又一遍,日本小朋友们给美国小朋友们鼓掌欢呼。




可惜时间过得好快,我们需要启程了。


日本小朋友们致道别辞……







天空飘起了雪花,小伙伴们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道别。






依依不舍…… 谢谢你们送给我们的,如此美好,如此令人难忘的一天。








美国孩子们默默地登上了回程的校车,冲着窗外的日本小朋友们不停地挥手说着谢谢和再见……









纯净无暇的友谊跨越了语言、跨越了肤色、跨越了国界、跨越了历史。





期待我们明年的再次相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养个熊孩子真心不容易,如果养两个以上,更是操碎了心。


这10个小招数能让作父母的日子过得轻松些,不光能帮着省钱,省时间,最重要的是——省神经!

 

1,浴盆里的洗衣盆



一堆大大小小的玩具不会飘得到处都是!


2,用热胶棒封住小黄鸭的出气孔



 

这样小黄鸭会永远地飘在水面!而且不用担心里面存水和发霉。


3,防锁橡皮筋




 

熊孩子再也不会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上了!


 

4,电话号码手链




 

熊孩子们在公共场所跑丢了,捡到的人可以立即找到父母。

 


5,家务游戏




 

熊孩子们从小必须做家务,但家务也可以做成和游戏一样!



 

6,牙牙仙子的赏钱




 

简单的一点点亮片就可以让牙牙仙子的赏钱变得充满魔力。



 

7,神奇的咖啡杯盖子




 

再不担心吃了冰棒后的熊孩子衣服上的各种黏糊糊的颜色了。



 

8,给卫生纸划上界限




 

从小引导孩子养成节约的习惯。



 

9,最便宜的防夹手措施




 

游泳池浮条!



 

10,保姆留言相册





 

每次请保姆都要写很多留言和注意事项,这个模板太给力!






翻译编辑自:26 Original Parenting Hacks To Genuinely Help Parents And Ease Up Things Around The Hous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出版社为了鼓励教育,鼓励孩子们阅读,和蓓卡的小学合作,为所有的孩子们免费出版一本由他们亲手创作并且绘制的图书。

 

孩子们每个人都拿到一套出版自己的图书需要的编辑材料。里面有封面设计、每页的绘画、每页的文字还有结束时的作者介绍。孩子们可以自己创作任何形式任何内容的图书或绘本。


 

蓓卡想了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拿定主意写什么。我给她建议,如果不好做决定,可以把自己的主意列成一个单子,然后用排除法选择自己最喜欢的。

 


蓓卡果然把她所有的想法都列了出来,最后她最喜欢的是“ Our  Wild Visitors”——关于我们院子里野生动物的“纪实文学”。

 

蓓卡以为创作一本书非常简单,上来就直接往最终成稿的稿纸上写。我什么也没说,错别字一大堆改来改去,最后稿纸都被橡皮擦破了。我依旧什么也没说。当她还要继续这样写第二页的时候我叫了暂停,问她在动笔之前是否阅读了说明;刚刚完成的第一页她自己是否满意;是否打算就这样交稿印刷成书。她咬着嘴唇一声也不吭。

 

我和她一起坐下来,仔细阅读了制作说明,我给蓓卡讲解了什么叫草稿,什么叫修订,什么叫终稿。但是我对她说,这些只是妈妈的建议,供她参考,如果她选择草草了事,我也会尊重她的选择,但我也同时警告她,如果选择草草了事的结果就是当她拿到成果的时候,她很可能会为自己的作品感到羞愧。

 

蓓卡听了很不情愿地说:“要写那么多遍,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

 

我让她把她最钟爱的绘本拿过来对她说:

“这本书,这么出色,让这么你喜欢,这本书的作者也同样经历过很长很长时间的构思,然后很多很多遍的修改,很可能经历的修改和努力要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多才能把书写得这么好。美好的事物背后绝对没有捷径,被别人看上去非常出色的成绩背后一定有主人公艰苦的努力。”

 

 

蓓卡选择了要做出和她最心爱的绘本一样的成绩而努力。


 

第二天,我到学校向老师重新要了首页的稿纸。


 

蓓卡花了一个周末把初稿写出来了。我和她爸爸帮助她修改了错别字。


 

第二个周末,蓓卡把错别字订正后重新写了一遍,并且添加了很多新构思,内容更加丰满了。稿子的内容成型之后蓓卡开始画每一篇稿纸对应的图画。



 

第三个周末,蓓卡按照说明使用油彩笔完成了终稿,并且把上个周末未完成的绘图都完成了,开始着色。

 

第四个周末,所有的绘图和稿件一一做好排版,一遍一遍的阅读做最后的细节修订。

 






一个月下来,四个周末,每个周末蓓卡花几个小时的时间琢磨如何把她的第一部图书做得出色。每次她在工作的时候我都会告诉她,我为她的坚持和努力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

 



今天,我们拿到了出版社印刷好的蓓卡的第一部完全由她自己创作的绘本。绘本里的每一篇文字,每一张插图都是蓓卡亲自绘制的。

 

一本不到20页的小小的绘本,凝聚了蓓卡四个周末辛勤的汗水。

 



拿到手的时候,蓓卡激动得一遍一遍地读了又读,让妈妈读,让爸爸读,给妹妹读!在视频里给外公外婆读!孩子幸福地享受着付出之后收获的喜悦。


 




因为这本书蓓卡是奉献给外公外婆的,所以我们额外付费给孩子的外公和外婆也订了一本,给外公外婆邮寄到中国去,不知道中国的外公外婆拿到外孙女为他们亲手绘制并出版的的人生第一本图书的时候,该有多么开心!

 







非常感谢此次的出版社为孩子们所做的一切。

 






在美国,有很多企业都为教育提供给力的支持。

 

在蓓卡读Kindergarten的时候我们城市的海洋公园给小朋友们提供了近距离接触海洋生物的机会,孩子们一遍听海洋生物科学家讲解,一遍可以摸到海洋哺乳动物身上的毛发;

 

德州的博物馆把恐龙化石带到各个小学办展览,在蓓卡学校的体育馆里,孩子们第一次亲手摸到了恐龙蛋化石,亲眼近在咫尺地观察到了众多和恐龙一起生存年代的动物植物的模样;

 

位于这个城市的大型汽车制造商 Toyota 为孩子们提供了在他们的工厂亲手操作机器人,亲手控制流水线的机会……

 

孩子们的梦想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第一次”当中成熟和放大……

 

 

教育不光是学校和家长的责任,教育需要整个社会的参与、鼓励和支持。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参与到教育中来,给孩子们更多的梦想去选择,给孩子们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

 


Education is a gift.

 

教育,需要我们所有人的馈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国

孤儿

领养

情感

分类: 激情岁月


几次想提起笔写写我的好友Heather,几次打开早已准备好的名字为HeatherWord文档都不知从哪里下笔。围绕Heather的故事太多了,和Heather一起经历的不寻常的太多了,每每想起她,闭上眼睛,我的脑海里都会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幕接一幕地闪现着感动和美好。

 

认识Heather是七年前的夏天。我们都随丈夫的工作在东京生活。有一天我去超市买菜,超市门口摆着救助流浪猫NGO(非政府组织)设立的志愿者服务站,鼓励附近的居民协助流浪猫绝育。在一群热心忙碌的日本人当中,我看到一位带着志愿者名卡的金发女性。我留意地把车窗拉下来,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Heather也注意到了我,望了望我的美国政府车牌号,对我招招手,送给我一个典型的美国式微笑。

 

下车后我们很自然地打了招呼,Heather以为我是日本人,当我告诉她我是中国人的时候她显露出一副中了彩票般的表情,开心得不得了。把我的邮箱地址和手机号码一齐要了过去,说改天一定一起吃饭……

 

改天就是第二天,一大早Heather就约了我去她家玩。一进门就看到两只大猫飞一样的跑上楼。Heather是个喵星人爱好家,家里随处可见喵星人的玩具。我问是美国带过来的还是在日本养的。Heather告诉我一只是从美国带的,患了癌症被遗弃的,她带人家做了手术,如今又活蹦乱跳了;另一只有一只眼睛失明了,是她在日本领养的遗弃猫。


Heather家的NeneDoremon

 

说完了猫,Heather告诉我前一天当她知道我是中国人时为什么那么开心。Heather不能生育,三年前她和她先生申请了领养中国孤儿,估计不久就会到他们的排期了。Heather希望有机会认识中国人,教她一些汉语和常识习惯,因为他们需要去中国把孩子接回来。

 

三年!当时对国际领养一无所知的我说怎么需要等那么久?Heather告诉我,因为他们申请的是健康的婴儿,所以排期非常长,一般都要四年左右。我很俗气地问了价格,Heather说美国中介、中国官方收费加上孤儿院的各种费用加起来一共34万美元。其中包括必须支付给孤儿院的捐款5000-6000美元。但是这些费用都是可以返税的。我又问为什么选择中国,Heather说和俄罗斯、墨西哥等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孤儿没有那么多母亲吸毒、酗酒等先天问题。

 

此后我和Heather这两个主妇经常有空就会聚一聚,吃吃饭,交流交流汉语和中国的事情。我从心底感谢Heather收养中国孤儿。认识了Heather之后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个期盼,期盼着Heather和她先生接到中介来信说他们的孩子已经在中国等着他们的那一天。

 

那一天,终于来了。

 

刚刚过完2009年圣诞节,Heather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她激动得哭了出来,告诉我美方中介把孩子的照片发给他们了,告诉他们三个月之内就可以出发去广东东莞完成领养。电话里让我赶紧把邮箱打开看看孩子的照片,看看她们未来的女儿有多漂亮。我睡眼朦胧地打开了照片,照片里是个大眼睛,皮肤颜色有点深的,头发不多的中国宝宝照片。我对Heather说恭喜他们,孩子好漂亮。

 

Heather开始每天几乎神不守舍,在网上寻找各种途径想帮助她未来的女儿。让我帮忙写信给东莞的孤儿院多关照她的孩子;在网上联系自称是可以帮助外国领养家庭传递金钱、物资用品等给即将领养的孩子的中国公司和个人。Heather让我给人家打电话,对方根本不接电话,只邮件往来,然后Heather就要按照对方要价付款,给孩子“特殊照顾”,转交奶粉、衣服和其他营养品。我旁敲侧击地提醒Heather有点不靠谱,但即将作妈妈的Heather哪里会听,给对方汇了200多美元,还邮寄了几张她和她先生的照片和孩子的衣服,之后激动了好几天。

 

两个月之后Heather和她先生踏上了东莞之旅。他们在中国期间我接到Heather打来的唯一一次电话来自广州的一家医院。Heather让我帮忙翻译给当地的儿科医生,说孩子的头上和身上有皮肤病,需要医生的帮助……我在逛街,帮他们到手机没电,然后赶紧求助于我当时所在的一家书店,用书店的电话帮助他们看完了医生。

 

这次电话翻译之后我开始很不安,Heather是个很坚强的女性,但电话里的她听起来是那么紧张和无奈。

 

一周后终于见到了Heather和他们的女儿ArielHeather告诉我Ariel八个月大,我有点惊讶,Ariel在我看来也就是是三四个月大。大眼睛小嘴巴,淡古铜色的皮肤,很漂亮的小姑娘,可一直在哭,头上和身上涂满了药。我问孩子为什么病了,Heather说接到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他们等不及回来看美国医生,直接在办理移民手续的广州领事馆附近的医院看了儿科医生,医生给了药,涂了一周也没好。Heather好告诉我孩子的听力好像有问题,对周围的声音不太敏感。

 

我一听就着急了,我说你们不是等了四年领养健康的宝宝吗,孩子为什么没有健康证明。Heather告诉我孩子有健康诊断书,有体检表,什么都有,还都是英文的,上面的记载都是正常的。Heather说她不想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赶紧带孩子看美国医生,我说好。

 

几天后Heather打电话来说他们必须回美国本土一次,去更大的医院做检查。距离东京最近的医院在夏威夷,他们已经买好了第二天就飞檀香山的机票去做各种检查和看医生。

 

从檀香山回来之后Heather的黑眼圈看上去好了很多,脸色也不那么煞白了。医生说孩子的听力没有问题,但是因为营养不良和长期的卫生问题,孩子的双耳生满了霉菌,医生在全麻的情况下做了处理,孩子的听力慢慢会好起来的。再次见到了Ariel,皮肤病也好多了,头上居然长出了头发,哭声也不那么嘶声力竭了。

 

Heather从檀香山回来之后就让我帮她写一封信给Ariel的孤儿院,告诉他们Ariel的近况,信中也提及了曾经给Ariel捎带的钱、奶粉和营养品的事情。我一一照着她的吩咐写好了,发给了孤儿院。Heather一只期盼孤儿院能给予她初为人母的一点点肯定,但孤儿院一方却杳无音信。我非常理解Heather,我也理解中国式沟通,我告诉Heather,孤儿院不是Ariel曾经的家,此时此刻才是Ariel的第一个家,暂别过去可能对HeatherAriel未必是件坏事……

 

20112月,我生下了老二。Heather的先生被派到一个岛国出差数月,我出产后尽管有妈妈在还是忙得晕头转向。Heather就每天都给我们煮饭,送饭,帮我们收拾打理家;带我家老大去图书馆去公园去博物馆,一连两个星期Heather都象家人一样围在我们身边。我妈妈临回国前问我:“这个金发美女是你们雇的吗?”我说不是,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

 

20113月,日本关东地震、海啸、核泄漏。

 

在东京的美国人人心惶惶,我们是政府内部人员,每天都能拿到确凿的数据,但是家有小孩子的也都很紧张。尽管数据一直显示安全,而且美国要求所有政府职员都不允许撤离,但是当时已经每天都有专机帮助自主决定返美的政府家属撤回美国本土。

 

 

那天,日本政府发布了东京的水源有污染,我决定带着孩子们撤离。我和Heather说一起走,Heather告诉我她已经拜托老乡把Ariel送回她的娘家了,但是她不会离开的。我以为她想陪丈夫。于是我一个人带着三岁的老大和两个月的老二回到了达拉斯。在达拉斯,通过Facebook我了解到Heather和另一位我们的朋友Susan一起,这两个美国女性和一群同样执着的日本人,每天餐风露宿地往返于福岛辐射区和东京之间寻找那些被匆忙撤离的主人遗弃的猫、狗和其他动物,帮助这些动物们撤离辐射区。并且通过FacebookTwitter和其他NGO官网呼吁人们捐助和领养辐射区被遗弃的宠物。



(我们的朋友Susan



Heather在福岛核辐射区救助被遗弃的宠物犬)

 

 

电话里,我对Heather说:“把你救助的动物的照片都保存好!将来给Ariel看,能够有这样的妈妈,Ariel该有多么骄傲和自豪!”

 

两个月之后,我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东京,我先生即将结束在东京的任期回美国本土工作。

 

临行前我们再次见到了同样回到了东京的ArielAriel两岁多了,我们一起吃饭。饭桌上,我说不清具体是哪里,但是Ariel总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她的眼神,她吃饭时不使用餐具的姿势,她的一些突然间的爆发性的小动作……

 

当妈妈的直觉很神奇。

 

我们搬家到了德州,半年之后Heather和她的先生也离开了东京,去了首都华盛顿。又一年过去了,有一天电话里和Heather聊天,本来大家聊的是在东京的一群朋友和多么想念日本的生活,突然Heather扭转了话题轻描淡写地说:“Yaoyao你知道吗?Ariel被诊断为自闭症。”

 

这个让Heather一家期待了四年的中国女儿被诊断为自闭症了……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反复鸣响了好久好久,我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个世道对Heather如此的不公平!

 

“本来到华盛顿之后我在一家政府医院找了一个工作,(Heather是注册护士)现在辞职了,在家全心全意照顾ArielAriel长大了,更可爱了,作妈妈原来这么幸福!对了,我申请了读特殊教育硕士,拿到资格之后我可以更好地和Ariel交流,真希望能成为她的好朋友,你说是不是所有妈妈都想和女儿作朋友?和女儿一起逛街,一起做指甲?你是不是也一样?”Heather继续若无其事地说。

 

我赶紧说:“当然,你和Ariel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即使你不读那个硕士也会成为朋友的,你是那么的爱她……”

 

 

第二年的感恩节,Heather全家来德州做客。再次见到Ariel的时候我就感叹,原来,爱,能如此地改变一个孩子!Ariel尽管不能和我们交流,但是她象一只快乐的小鸟在家里四处奔跑,脸上流露着无比开心无比自由的表情。头发又黑又亮,大大的眼睛更加炯炯有神,玩累的时候就趴在爸爸妈妈的肩头沉沉的睡一觉,醒了之后继续在自己的世界里幸福地游走……



(快乐的Ariel

短短的感恩节假期结束了,Heather一家也要回华盛顿了。

 

临行前Heather给我一个熊抱告别,只听Heather在我耳边轻轻地说:“Yaoyao,我们已经申请了再领养一个中国孤儿,这次我们不会等那么久了,因为我们申请领养一个有残疾的婴儿。我们想给Ariel一个妹妹,我们不希望Ariel孤单的长大……”

 

我的眼睛里全是眼泪……

 

Heather回华盛顿不久,我就接到了一封附有来自中国的一个9个月婴儿健康诊断书的邮件。诊断书上最显眼的地方写着四个字:轻微脑瘫。

 

Heather问我那个中文诊断书上说的是什么,她想确认一下和中介的翻译没有出入。我如实地回答了她。她很不好意思地问我怎么想。我毫不遮掩地告诉她我很为她捏把汗,很担心他们即将面临的“脑瘫”这两个字。但是Heather很乐观地说:“没关系,孩子们没有必要完美,和Ariel一样,无论Willow有什么样的缺陷,我们都会一样爱她,Ariel也会一样爱她的妹妹。”原来,妹妹的名字都起好了。

 

 

201410月,Heather在华盛顿为未来的小女儿Willow找好了儿童神经外科的医院和医生,早早预订好了各种检查和各种Willow可能需要配备的设施,11月,Heather一家三口再次飞往中国,来到贵阳,领养了10个月的被诊断为轻微脑瘫的Willow



Ariel和妹妹Willow


Ariel一样,Willow也营养不良并且浑身皮肤病。这次Heather有经验了,早就准备好了皮肤的药和耳朵的药。Willow回到华盛顿之后立刻被带进了神经外科专家的诊室。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和诊断,专家告诉Heather一家一个令人震惊的好消息:“Willow的脑组织没有任何创伤或缺损,Willow的姿势和运动不协调现象很可能是肌肉发育的问题。”

 

电话里,高兴得语无伦次的Heather不停的和我重复着诊室里医生对她说的那句话:“不知道中国的医生是如何诊断的,我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这个孩子有脑瘫。”我心里默默地感谢上苍,如此地厚爱我的好友,给了他们一个健康的孩子。

 

但是,由于Willow的肌肉发育障碍,她仍旧需要日常理疗和训练,医生说需要继续观察,未来可能会发现神经系统的疾病,这些都需要防患于未然。

 

 

美国的理疗师大部分医保只支付20%-50%Willow每周需要理疗三次。Ariel的自闭症特殊学校和心理治疗师的费用也非常大,Heather一家一下子需要承担大额医疗费用。Heather需要照顾两个孩子不能上班,还要读书,于是Heather的先生从联邦政府引退,一家从首都搬到了居住和生活消费比较低的德州。



HeatherWillow


今年2月,我们和Heather一家再次团聚了。我们第一件见到了Willow。皮肤病还没有痊愈,但是已经十分粘着爸爸妈妈不肯放手了。Ariel也出落成大姑娘了,一家四口幸福得不得了。



Willow和爸爸)

 

Heather让我帮助她给WillowFoster Family(临时抚育家庭)写信表达她对他们养育Willow半年多的感谢。并且给他们发去了Willow的近照和美国医生对Willow的重新诊断结果。对方可能是因为在贵阳,网络不是特别发达的原因,每次给Heather的回复都不到10个字。“来信收到”“谢谢”“看到了”再后来渐渐的就一个字的回信:“恩”“好”……

 

Heather至今保留着从中国领养两个孩子时孩子们身上的每一件物品,每一张表格,每一张照片,每一张机票存根,每一个出租车收据,每一个地铁公车车票;标记着他们一家所到之处的每一张地图。

 

 

她告诉两个孩子,中国是她们出生的地方,她们将来一定要去中国寻找自己的根。Heather在读特殊教育学的同时还选修着中文,她自己一边学习一边教两个孩子说中文;每年Heather都会问我哪天是春节,哪天是中秋,哪天是元宵节,到了中国的节日,她就会带两个孩子去中国城,去中餐馆,去那些看得到中国元素的地方,她们的妈妈希望她们不要忘记,她们是这些元素中的一部分……



ArielWillow

 

 

在这样静静的夜里,终于慢慢道完了我和Heather这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妈妈之间的一些故事。


 

我时常想,一定是因为曾经的我不相信博爱,所以上苍才赐予我Heather这个好友来指引我——

 

 

让我的心灵更加纯净;让我的人生更加美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4-08 08:40)


距离这个学期结束还有不到八周的时间了。我们拿到了蓓卡倒数第二个成绩单。

 



美国小学的成绩单最重要的部分是左上的阅读水平。蓓卡所在学区不允许给孩子评定超出同年级阅读水平的等级,超出了,无论超出多少一概评定给为规定最高等级的 +。孩子的阅读等级不够,老师也不会把孩子们的等级评价到指定的低端位置,只会在评定该当等级的 -。阅读评定的下面是参考的孩子需要达到的评定等级。

 

蓓卡的学区允许孩子跳级到高年级上阅读课。美国的小学太重视阅读了。蓓卡每天的阅读课都和二年级阅读特长班里的孩子们一起上。刚开始的时候那些二年级的优等生们不太喜欢理财一年级小豆包的蓓卡,快一年下来,蓓卡结交了不少二年级的好朋友。其实蓓卡的阅读等级可以和三年级一起上阅读课,但是我们考虑了很久,觉得孩子心理差距有可能导致孩子自卑,反而影响孩子的进步,所以我们和老师决定让蓓卡去和她的年龄更接近的年级上课。

 

 

再往下是语法、数学、科学和社会知识。

 

然后是体育音乐美术。

 

右上角是出勤率。

 

出勤率下面是除阅读外所有评定等级的说明。

 

右下角是品德和责任感。分别是:

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专心程度;

同他人合作;

尊敬他人;

听取并遵循指令;

接纳并履行责任;

遵从学校和班级的规定;

恰当的与年龄相符的行为;

 

 

第二页是教师评语。

 



美国的老师总会想尽办法夸奖孩子!

 

这是老师给蓓卡的评语:

Rebecca is such a joy in my room! She is very bright, sweet student and a hard worker! Keep it up Rebecca!

I am very proud of Rebecca! She always has a smile on her face and is ready to learn!Keep up the GREAT WORK REBECCA!

 

到了美国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学校的老师能够拥有这么多用来赞美孩子们的语言。这些话语是我在童年的时候几乎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一个老师居然动不动就开批判大会,让她不喜欢的小朋友站到讲台上,让小朋友自己检讨,然后让其他孩子们检举揭发台上小朋友的缺点和过失。想起这些,看到今天蓓卡成绩单上老师的留言,我总是百感交集。

 

蓓卡有很多缺点,但无论在学校还是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都没有批评过她。

 

蓓卡的老师和孩子们讲话的时候,如果孩子们做得不够好,老师最常用的词汇不是No,不是Mistake,或者Wrong;而是If I were you, I probably would……;或者 I suggest you ……;或者 If ……might be better.。在美国的小学,所有老师的办公室就在孩子们每天生活的教室里,孩子们和老师是平等的。老师不是高出孩子们一个等级的成年人或者施令者,老师不是绝对正确的,对老师最恰当的描述是:孩子们学校生活的Helper。老师的职责是传递知识,帮助孩子们独立学习,帮助孩子们拥有快乐校园生活。

 

 

这些成绩单上赞美之词和孩子们的成绩也没有任何关系。

 

即使是成绩不都是E不都是A,甚至很多成绩都落后的孩子们的成绩单上也都写着类似的文字。美国的老师总是寻找到孩子们的优点,然后把这些优点和鼓励的话语写到孩子们的成绩单上。

 

让孩子们和家长感觉到每一个孩子都是那么特别;即使成绩不够出类拔萃孩子也值得拥有努力之后的成就感;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值得所有人尊重的,都是值得学校和老师珍惜和感恩的个体。

 

蓓卡的老师经常让我由衷的感动,也让我非常地羡慕美国孩子的童年生活。

 

 

每次蓓卡拿回来成绩单,都会同时拿回来一些我们学区内饮食店的打折券或免费就餐卡。

这次蓓卡拿回来的是Orange Leaf 连锁乳酸冰淇淋店的免费就餐卡。就餐卡上写着每一个A都可以免费领取一盎司的冰淇淋!蓓卡成绩单上的A(小学的AE=Excellent)有三十多个!都全家吃好几次的了!

 



上次蓓卡拿回来的是赠送给全A优等生的免费比萨饼和免费快餐店的全家就餐卡。

 

尽管这些企业也在为自身宣传,但如此支持教育的举措让我非常感动。

 

对于我们成年人来说一个不到10块钱免费的比萨饼,几块钱的免费冰淇淋太渺小了。但是对于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这些是她努力之后的成就和价值。

 

我们每次都会带着蓓卡去吃她挣得的免费券的餐馆就餐,作为给那些支持教育的企业的回报和感谢!衷心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能够加入到支持教育,鼓励孩子们取得好成绩的队伍中来。没有教育就没有未来。

 

但我们每次都会偷偷地把那些免费券换掉,用信用卡或现金付款。

 

因为我希望把这些孩子从小靠自己的本领挣到的点点滴滴都标记好日期,然后收藏起来。将来孩子大了,出去读大学了,想念她们的时候我可以拿出来看看……

 

 

每一张免费的不足为奇的餐饮券,都刻着孩子成长的足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