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瀾
蔡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1,861
  • 关注人气:3,1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3-29 11:27)
标签:

杂谈

​​

我们甚么时候开始用牙签?

一个叫 Hlusko的人类学家相信原始人已学会了,在他们骷髅的齿糟中发现了凹线,为了证实,他用树枝磨擦黑猩猩的牙齿,发现相同的痕迹。

可能他找到的骷髅是北京猿人吧,到现在,也难看到洋人用牙签,我们去吃西餐时桌上并没有牙签筒,总得向侍者要才拿出来。

到欧美游玩时,我自己带牙签,旅行装的一小排,像纸火柴。也曾经拥有一个很精美的银制品,一根香烟那么粗,一摔就摔出一根牙签来。

洋人不用牙签吗?也不是,我看过他们制造的,用一管羽毛削尖,外型也非常优美。

最初用的牙签也是由英国输入,记得有只鹰当招牌,木制,很容易断,一头尖一头圆,圆的那头可以弯折起来当挖耳朵用器。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相信这种牙签最好,因为不像一般圆形的那么坚固,才不至于把牙齿挖出缝来。

拿来插小食的用途也广,有一些剑形的塑料产品出现,更有人在一头装上纸花,或变为一把纸伞。

牙签筒也有多种设计,最普通也最好玩的是一只木鸟,把它的头一推,就会啄出一枝牙签来。

日本人爱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13:27)
标签:

杂谈

​​

橡胶圈,有时也叫成橡皮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东西。

到底是谁,在甚么时候发明的呢?自古以来,南美的玛雅民族已学会用橡胶制成皮球和其它用具,但是正式记录是在一八四五年,一个叫Stephen Perry的人在伦敦注册的。
那么一个小圈圈,用途可真广。我写完稿,卷起来就圈上带回办公室传真,接触橡胶圈,是每一天的事。
但是为甚么那么难看?永远是那单调的褐色,绝对不悦目。我现在用的,是黄、绿、红和紫色。有些时候还买一些星形、心形和四方形的来用。一有变化,人就开心得多。

找不到最为困扰。每一次要用都得翻开桌上的书籍,浪费时间。放在盒内又被其它文具遮盖,当今,我买了几个胶贴钩,黏在墙上,将大大小小的橡皮筋分类,方便得多了。
小时候,橡胶圈可是我们最大的玩具,伸长食指,把它钩在尾指上,那么一弹,就是我们的手枪。再复杂一点,用根木头削成枪状,一头用几条橡皮筋圈紧,拉起来,夹子压住,装上一粒硬的果实,当成子弹发出,打到对方,很痛,但不伤人。
当年全世界橡胶的生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4 11:38)
标签:

杂谈

​​

每年年初,都要回去祭父。

到了家里,看到还有猫。
「不是把那三十只猫完全送走吗?」
「是呀,」弟弟说:「请爱护动物协会的人来抓,一只是要付十块钱坡币。」
所谓爱护,只爱护到西天去的。这群陪伴着弟弟一家,壮烈牺牲,是为了弟弟的女儿要生儿子,养在家,怕猫毛带来疾病。
「剩下多少只?」
「四只,」弟弟说:「我叫牠们四壮士。」
「是怎么逃掉的?」
「一只躲起来,怎么找也找不到。一只在外面浪荡,一只见到协会的车子就跑,还有一只最聪明,从笼中逃走。」弟弟说。
「迷你呢?」我最开心的是这只认人的猫,一直找我替牠按摩。
弟弟笑了:「牠就是逃掉的那只。」
「还有谁?」
「还有一只叫史蒂文的。」
「迷你是因为生下来时很迷你,所以取了这个名字,叫史蒂文是为甚么?」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2 12:58)
标签:

杂谈

​​

很多旅游点的资源,政府都不会去发展,九龙太子道上的花墟,是其中之一。

大小花店、盆栽、插花用具都齐全,在那里,你可以买到所有与花有关的商品,还有一间小店,卖各种草药,走路鸡鸡蛋和本地泥土种出的香蕉,也很特别。
再走过去一点,就是鸟市场。黎明,这里是金鱼贩卖的集中地。
停泊在路旁的货车,载着大量的姜花,那阵幽香,是清新的。不然也有大批的剑兰出售。一向认为剑兰才是代表香港的花,充满怀旧色彩,带人到另一时空。
来花墟的人,总有一份文化气息。朋友和我都赞同,爱花之人,好人居多。
多少女孩子,都曾经做过开花店的梦。诗歌小说电影之内,花店的女主人,都是漂亮的、好静的、文雅的。
在墨尔本生活时,就认识过一位活生生的花店女主人,她每天清晨老远地跑去批发市场入货,推着辆大人力车,一点也不觉辛苦。
「你是甚么时候开始想卖花?哪来的勇气?」我问。
她笑了:「爱花。爱到执着时。」
道理就是那么简单,和爱一个人一样,你会牺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1 10:46)
标签:

杂谈

​​

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女学者王素琴,荣获美国制造工程师学会的杰出青年奖。

而推荐她角逐的是导师倪亦靖教授。
倪亦靖是倪匡和亦舒的弟弟。
得奖论文主要探讨如何将两种人工智能的方法结合起来,分析跟改良产品的设计和生产过程。
你看到这里,不知道我说些甚么吧?不要紧,我也不知道说些甚么。
十一年前,倪亦靖也被选为美国制造工程师协会的杰出青年。
一九四八年出生的倪亦靖,五岁时随家人来香港,六八年留学英国,七四年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执教,八四年成为公民。
倪家一共有七个兄弟姐妹,亦舒长得最漂亮,而倪亦靖最英俊,不做小说家的话,当演员也行。
记得我带队到新加坡出外景时,倪亦靖一家五口来看过我,他太太是马来西亚人,喜欢摄影和书法,和科学怪人式的教授怎么跑在一起?令人费解。
生的三个女儿可是美丽得不得了,大的一直要我带她当明星,我说等大学毕业再说,现在她大概改变主意了。
倪亦靖在小学五六年级时也对写文章很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12:39)
标签:

杂谈

​​

椅边必有零食,是我看DVD的习惯。带子干、松仁等一吃厌了,要变化,是吃腌制的柠檬。

最常光顾的是永吉街的木头小档「柠檬王」,甜酸适中,软硬极度恰好,是味觉的享受。
每次买个两磅,吃完后没机会经过中环,也曾经在其它著名的干湿货店购买,但一试,即刻分辨得出不同,味道远不如永吉街那一家。

再不能忍受次货,看到零食玻璃瓶已空,今天专程去永吉街买柠檬。
相熟的档主唐崇超看到了我,亲切地招呼,我已从他父亲唐培先生买到现在,算是老顾客了:「现在到处看到你们的柠檬王。」
「都是假的。」他摇头苦笑。
「出了名,才有人假呀。」我安慰。
「连澳门,也用了我们红色的柠檬王三个字做标志,抢去不少生意。」
「没注册吗?」
「注册局说柠檬是共享名,不能登记。」
「用永吉街柠檬王呢?」
「永吉街也是共享的街名呀。」
「把你父亲的名字加上去吧。」我建议。
唐崇超点头:「我会把爸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15:43)
标签:

杂谈

​​

香港人最不会欣赏的是野餐。

「黐线。」如果你向女朋友建议野餐,她一定冲口而出。
说实在的,能够野餐的环境不多。年轻人相聚,只限于郊外的BBQ而已。叫他们野餐,不如吃快餐。
野餐是一种生活情趣,是我到了欧洲经常做的事。偶尔在日本,看见樱花或红叶,也忍不住「野饮」一轮。

住墨尔本的时候,我最喜欢先到超级市场买一瓶有汽红酒,几块水果芝士,一些生火腿和香肠,包好了拿到公园的草地上,晒晒太阳,酒醉饭饱,小睡一阵子。
欧洲人对野餐很讲究,有块专用的地毯,特制的藤篮内装着杯碟刀叉,吃得幽雅。此种情境常在雷诺的画中出现。
没尝试过的人是不知个中乐趣,经验一次,即刻上瘾。友人金锋的太太去波士顿探望她儿子,一抵步即刻被拉到公园,铺了一张毯躺下,听旁边的乐队奏古典音乐,她一生人从没那么好好享受过,从此决定移民。
香港真的没有地方野餐吗?也不是,我在邵氏公司任职时,也常开车到飞鹅山的草地上吃中饭。有时去了西贡,租一艘小艇,让船家撑到海中,挖荒岛上的鬼爪螺当刺身吃,也属于另一种的野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11:27)
标签:

杂谈

​​

最讨厌就是听到那「啧」的一声。

这是遇到不愉快事时发出来的,骂人就开口嘛,为甚么啧啧不停?
八婆打麻将,牌风不顺,大声地啧,这是骂自己或三个搭子?一点也不尊敬对方。那么一啧,低等人格即暴露出来,这种臭婆娘还是少来往为妙。

凡是经常啧的一声的政客,也绝对不可信任,属于毒蝎型的劣等人物,比八婆还要凶残,应该毁灭之。
莫名其妙的是那些电视广播员,还没开口,先啧一下。啧来干嘛?家里办丧事了?发觉BBC的许多广播员都有这个毛病,近来连CNN的也有这种小动作,洋人流行起来,香港土佬土婆也跟风,惹人反感。
讲话讲到一半,来一声「哈」,也好不到哪里去。哈,一点意义也没有,亦不增强语气。哈哈声发个不停,一定是自卑感很强的人,以为这么一哈,就有了权威,这一类的爬虫,在政治界中占的比例最多。
吃东西时,发出「绰绰」声巨响的,也大多数没有家教。正常的父母一听到儿女这种声音,一定喝止。太过溺爱就让他们养成,看得出做家长的是没受过甚么教育的凡夫俗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8 15:16)
标签:

杂谈

你知道香港的家居,最丑陋的是甚么吗?

答案是铁闸。
不管你家里装修得怎么漂亮,门口的那片框框,总是配合不上。
大多数的香港人都居住在公寓里面,本身有个大门,已经很够,但是他们总觉得没有一个铁闸,就失去安全感。那么多的铺子,有那么多的花款给你选择,难道还找不到一只有品味的吗?我告诉你,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当今香港已经没有人做铁闸了,完全在大陆制造,所有的花样,不是俗不可耐就是看起笨笨重重,毫无美感可言。
在邵氏任职时,临时演员之中有一个副业是当小偷的,和他闲聊,才知道香港的铁闸跟本不管用,拆起来很容易。他示范上下敲开,一下子就把整个铁闸抬了起来。
当今你到朋友家,第一个入眼的就是铁闸,皆为数十年前的设计,还经过现代加工,原来的还有一点怀旧味,坏就坏在这个加工,那些土头土脑的匠人以为时髦,弄个几条镀金不锈钢条进去,更不堪入目。
而且,设计铁闸的人爱用尖刺,以为这一来就可防盗,做贼的有那么笨吗?伸手进去给它插?我最讨厌这些尖刺形的花样,又矛又箭,太重侵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6 14:14)
标签:

杂谈

当今银行利息等于一个零。

年轻人,作何投资,才妥当?
黄金是全世界最有风险的、汇丰的股票贵到你买不下手、开店不熟行一下子亏光本、古董字画你又不会欣赏。怎么办?怎么办?万一来一个贬值,储蓄愈缩愈小,老了之后,怎么办?是一个困扰众人的问题。
听说红酒能保值,又有多少钱才能买到?家里没那么大的地方放,本来可以存在外国,但又没有门路,手续更是繁复。
老普洱的回报比红酒高,但是你懂得甚么才是好货吗?某些普洱,再藏个一百年,也没用处。
和你分享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吧!
收藏雪茄。

贵一点的老雪茄,可以贵到七千五百块港币一根。普通有名气的,藏上十五年,二十五枝装,已是十万块钱一盒。
雪茄愈老愈醇,购买年份雪茄的人有个小圈子,不怕卖不出去。
本钱要多少?
当今一盒名牌的新雪茄五千多块,买个十盒吧。再需购一个贮藏柜,把温度控制于十六至十八度之间,湿度是六十五到七十巴仙,这柜子两三万块,可放数十盒。
经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