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瀾
蔡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0,250
  • 关注人气:3,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5-02 11:08)
标签:

杂谈


在花墟的店中,看到染了颜色的花,五颜六色­。问小贩是怎麽种的,他们说剪断了茎,放在­颜色水中浸,自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家伙,好一个「自然」,自然个屁,人工染­色,还说自然! 
今天看报,还有一则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报导,­说有人把颜料打针入全身透明的鱼,看起来鲜­豔可爱,买回家养,不到两三天就死去,颜色­水还从尸体中流出来! 
我最不能接受这些假东西,憎恨得要命,要是­有谁拿来给我,一定被我破口大駡。 
讨厌的还有假花味的香精,计程车里大佬摆了­一瓶在驾驶盘前,一阵阵不自然的所谓「香」­味飘出,但一点也不香,臭得要命,我即刻打­开窗,不吸外面的空气,会晕倒。 
别以为香精只模仿花气,它还学水果味,许多­贱价的糖果,又柠檬又橙,其实都是人造,饮­料更恐怖,有些桃水,根本没有桃。 
东西一假,假得兴起,连食物也做假,很多人­到旋转寿司店去,叫一碟蟹柳,又肥又大,又­鲜又红,说是甚麽阿拉斯加螃蟹脚,还不是普­通的鱼饼拉成丝做的,连那些鱼饼也只有很少­量的鱼,淀粉类加上香精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7 09:49)
标签:

杂谈

早年前的《国际先驱报》报导了一则新闻:在­法国尼斯,有一个叫狄米雪的女人,嫁了一个­已经死去的情侣。
有这么一条法律吗?在一九五九年,南部的水­坝爆裂,洪水淹没了整个城市,数百人死去。­当年的总统戴高乐去灾场巡视时,有个女的向­他哀求,要嫁给已经安排好婚礼的死者。 
「我答应你,小姐,我会记得你的。」戴高乐­说。 
很快地,国会立出一条新法,承认那位小姐的­婚礼。之后,有很多失去情侣的人都向政府申­请结婚。 
但是法律是有限制的:第一,和死人举行婚礼­者,必得将要求寄给法国总统。第二,要是总­统考虑,就会将请求交到律政司处理。第三,­由律政司又交到管辖申请者的地方官。第四,­地方官会约见死者的亲属,要是不反对的话,­案件才算受理。地方官审核之后再把案件一关­过一关,最后交到总统手上,一切没问题,总­统才会正式签字批准。 
尼斯的狄米雪经过正式申请,终于在二○○三­年得到准证。她等至○四年二月十日才和死去­情人结婚,因为这是丈夫的三十岁生日。 
婚礼上,狄米雪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4 16:13)
标签:

杂谈

记得沙士那段时间里,大家的脸都拉得紧绷绷­,目光呆滞,当今已雨过天晴。 
香港人还是缺乏礼貌和笑容,邻居也不打一声­招呼,去到外国的一些地方就知分别,他们不­管你是甚么国籍,朝早安,夕晚安。你好吗挂­在嘴边,如果你不是这么哈啰来哈啰去,就融­不入他们的社会。 
在国外也常在电梯中遇到陌生人,总是和你 small talk闲聊一两句。老一辈的,在走廊碰头,也来一­鞠躬。 
这就是旅行的好处,旅行教导我们:友善是应­该的,而且要主动才行。 
我的礼仪和人生观都是从旅行学回来的,拉丁­民族的热情、南洋人的不在乎、西欧的优雅、­中国东北的好客、南美洲人对死亡的乐天看法­,等等等等。 
我并不介意主动向别人打招呼,对方不瞅不睬­,只显得他们没有教养。我更主动替游客指路­,因为我旅行时也得过他们的帮助。微笑,更­是我得到的一件犀利武器。 
香港人都那么暴戾吗?有时我站在街上,看到­有人走过就向他们笑一笑。对方迟疑了一剎那­,也都笑了,笑得很灿烂。认得我也好,不认­得的当我是个傻子,但已消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1:16)
标签:

杂谈

​​

人生要忍的东西实在太多,不能控制的,像娘要嫁人,一点办法也没有,对付天要下雨,我们可以打伞呀。

香港一年之中总有几天很冷,但只是「几天」,大家都忍住了。御寒工具少得可怜,都没有中央暖气设备,最多开个电炉或吹把热风,生活上的享受,寒酸得很。
年轻时捱苦,冻热都不要紧。到了收成期,花点钱改善生活,无可厚非。香港的冷天虽短,但是何必忍受不必要的忍受?
寒冷的这几天之中,最好是买齐所有制造热气的器具,像油压式的暖炉,或电线发热器。市面产品中有个有如一把风扇发热出售,左右送热风,很好用。

当今的冷气机也有热气设备,购买冷气机时加多一点钱罢了。一时的节省,得不偿失。
浴室里面最好有把太阳光灯,一开了整间温暖。毛巾架买能通电的,不然磨擦起来冷冰冰,感觉也不痛快。这不止是舒适的问题,冲凉洗澡时太冷的话,来个伤寒,看医生的费用已够你购买这些设备,而且免掉三数天发高烧昏沉沉之苦,多么值得!
如果你肯再花多些,那么在装修期间在浴室地板上铺发热线,效果更佳。
天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0:47)
标签:

杂谈

​​

从录音书中,我听了很多本Anne Rice的小说。此姝最擅长写吸血殭尸。题材虽通俗,但文字清新,富有诗意,听起来比阅读精采。

最出名的是处女作《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被哥普拉改编成电影。大导演选出来的故事,不会坏到哪里去。

从此有一连串的作品,称为《吸血鬼年表》(The Vampire Chronicles),作者乐此不疲,不断地写这一类小说,最近作品有《Black-Wood Farm》和《Blood Canticle》。
那么多书之中,我最喜欢的是《Violin》,她从一个丈夫刚去世的妇人写起,如痴如醉地描述那女人内心的空虚和痛苦,不能自拔。至到有一天,她听到楼下有个黑衣人拉小提琴,才知道前世的一段和魔鬼的恋爱。
听这本书的时候,同时播放柴可夫斯基的《Violin Concerto In D. Op.35》,是人生一大快事。
Anne Rice生长和生活在纽奥连,她的小说背景很多都以此地为背景,除了说故事,她对历史、宗教、哲学的研究很深。以此为骨干,写出人生、幻想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12:19)
标签:

杂谈

​​

明朝家具,线条简单,轻巧耐用,保留至今,犹如昨日,十分迷人。

一爱上了不可收拾,但我们拥有的多属仿制品,有钱人也很少够品味和胆识去买一件真的。其实,比起同年代的外国家具,明式的价钱还是便宜。
如果你不是专家,很容易受骗,整条荷李活道上上百家古董店,也难找到一张真的明朝椅子。当今,在香港哪里购入?
中环亚毕诺道三号环贸中心七楼,有家叫「嘉木堂」,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去买,一切家具都有来龙去脉的考据和引证,女主人伍嘉恩本身是位明朝家具鉴赏家,绝对不会有假货。
说到明式,大陆的王世襄最有权威,他的著作《明式家具研究》受世界藏家重视,最近荷兰女皇还特别颁发一个奖状,王先生年事高,不出门,由他的弟子兼好友伍嘉恩前去领取,不久之前港台制作的海外杰出华人纪录片中也报导了此事。
今天去「嘉木堂」,看到大厅中摆着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桌面打开,中间露出一个棋盘,设计和花样竟然有点像外国的Backgammon,洋人自称公元前三千年已有人玩,可能是在唐朝时输入中国。这种称为「双陆棋」,当年很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1:58)
标签:

杂谈

​​

多年前,完成了一件心愿,那是跑到荷兰的海牙博物馆去看Vermeer的「少女的珍珠耳环」真迹。

天真的表情,纯朴的衣着之画中人,竟然戴着那么大的一颗珍珠。珍珠外形几乎胡涂,看到的只是一点反光,寥寥几笔已表现无遗,实在是一幅不朽巨作。
当今有个叫 Peter Webber的导演以这幅画为灵感拍成电影。演画家的是英国当红的Colin Firth,画中少女由Scarlett Johansson扮演。
Vermeer一生的记载并不多,他的作品在十六世纪时没人注意,至到两百年才被法国人重新发现,所有印象派画家都惊为天人。
这个少女是谁?有人说是他的大女儿,但根据年份推算,大女儿只有十一岁,不可能是她。导演和编剧创造了一个叫Griet的人物当画家的模特儿,与他有一段水深火热的爱情。
「这故事是讲艺术和金钱的斗争,权力和性的抗衡。」导演半开玩笑说:「其实,我对描写性的方面最有兴趣。」

和当年的其它画家不一样,Vermeer并不靠画宫廷作品赚钱,他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9 11:27)
标签:

杂谈

​​

我们甚么时候开始用牙签?

一个叫 Hlusko的人类学家相信原始人已学会了,在他们骷髅的齿糟中发现了凹线,为了证实,他用树枝磨擦黑猩猩的牙齿,发现相同的痕迹。

可能他找到的骷髅是北京猿人吧,到现在,也难看到洋人用牙签,我们去吃西餐时桌上并没有牙签筒,总得向侍者要才拿出来。

到欧美游玩时,我自己带牙签,旅行装的一小排,像纸火柴。也曾经拥有一个很精美的银制品,一根香烟那么粗,一摔就摔出一根牙签来。

洋人不用牙签吗?也不是,我看过他们制造的,用一管羽毛削尖,外型也非常优美。

最初用的牙签也是由英国输入,记得有只鹰当招牌,木制,很容易断,一头尖一头圆,圆的那头可以弯折起来当挖耳朵用器。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相信这种牙签最好,因为不像一般圆形的那么坚固,才不至于把牙齿挖出缝来。

拿来插小食的用途也广,有一些剑形的塑料产品出现,更有人在一头装上纸花,或变为一把纸伞。

牙签筒也有多种设计,最普通也最好玩的是一只木鸟,把它的头一推,就会啄出一枝牙签来。

日本人爱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7 13:27)
标签:

杂谈

​​

橡胶圈,有时也叫成橡皮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东西。

到底是谁,在甚么时候发明的呢?自古以来,南美的玛雅民族已学会用橡胶制成皮球和其它用具,但是正式记录是在一八四五年,一个叫Stephen Perry的人在伦敦注册的。
那么一个小圈圈,用途可真广。我写完稿,卷起来就圈上带回办公室传真,接触橡胶圈,是每一天的事。
但是为甚么那么难看?永远是那单调的褐色,绝对不悦目。我现在用的,是黄、绿、红和紫色。有些时候还买一些星形、心形和四方形的来用。一有变化,人就开心得多。

找不到最为困扰。每一次要用都得翻开桌上的书籍,浪费时间。放在盒内又被其它文具遮盖,当今,我买了几个胶贴钩,黏在墙上,将大大小小的橡皮筋分类,方便得多了。
小时候,橡胶圈可是我们最大的玩具,伸长食指,把它钩在尾指上,那么一弹,就是我们的手枪。再复杂一点,用根木头削成枪状,一头用几条橡皮筋圈紧,拉起来,夹子压住,装上一粒硬的果实,当成子弹发出,打到对方,很痛,但不伤人。
当年全世界橡胶的生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4 11:38)
标签:

杂谈

​​

每年年初,都要回去祭父。

到了家里,看到还有猫。
「不是把那三十只猫完全送走吗?」
「是呀,」弟弟说:「请爱护动物协会的人来抓,一只是要付十块钱坡币。」
所谓爱护,只爱护到西天去的。这群陪伴着弟弟一家,壮烈牺牲,是为了弟弟的女儿要生儿子,养在家,怕猫毛带来疾病。
「剩下多少只?」
「四只,」弟弟说:「我叫牠们四壮士。」
「是怎么逃掉的?」
「一只躲起来,怎么找也找不到。一只在外面浪荡,一只见到协会的车子就跑,还有一只最聪明,从笼中逃走。」弟弟说。
「迷你呢?」我最开心的是这只认人的猫,一直找我替牠按摩。
弟弟笑了:「牠就是逃掉的那只。」
「还有谁?」
「还有一只叫史蒂文的。」
「迷你是因为生下来时很迷你,所以取了这个名字,叫史蒂文是为甚么?」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