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天飞大话西游
李天飞大话西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9,627
  • 关注人气:9,0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鱼海棠|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片子乱得深沉

(2016-07-18 19:46:03)
标签:

杂谈

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唱红和唱衰中,贫道一咬牙,一狠心,去看了《大鱼海棠》。

贫道对剧情之空洞,是早有耳闻的。对于抄袭宫崎骏《千与千寻》、《猫的报恩》,也是早有耳闻的。贫道完完全全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看的。因为天天有人说,12年啊,12年啊,国产动画的良心之作。所以,贫道觉得,那些都不重要,只要拍得靠谱!

然而看过之后,想起一首《如梦令》:银幕曲终人散,故事不好不烂。最是不能言,元素混搭瞎窜。凌乱,凌乱,且待回家吃饭。

有人会说:你懂什么?这里面都是传统文化底蕴,满满的中国元素,不懂就回去多读书。那今天我们就讲传统文化底蕴。

最开始的时候,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解说:45亿年前……哦,原来片子要讲一个远古洪荒的故事。

贫道主动调节了频道,开始预备着盘古、伏羲、女娲……以及天地混沌如鸡子的大黑暗,甚至准备耶和华的串场。

然后椿和湫在海边碰到了嫘祖。诶?嫘祖,轩辕黄帝的太太,她发明了养蚕,所以在那里织布。于是我立即批判了自己的弱智,想:哦,故事总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嘛!这不奇怪,故事本身,大概发生在5000年前。

然后湫背出了庄子的《逍遥游》,靠,起码是战国以后的事!

然后椿跑到鱼婆住的如升楼,门口有这样一副对联:“是色是空,莲海慈航游六度;不生不灭,香台慧炬启三明。”先不说对联这种形式是五代之后的事,起码佛教是东汉才传到中国来的。

如升楼的佛教对联

然后贫道又想起村民们在放鞭炮,椿在人间游历,看见了人间的万家灯火,烟花齐放。有火药!而且仙界凡间都有火药,这这这无论如何也是宋朝之后的事情了!

然后,贫道又忽然意识到,一座座圆圆的围屋生怕你看不见,早就眼前晃悠了半个小时了!

这座片方引以为豪的围屋 ,更是时代、地域指向性都极强的一种文化符号。 围屋大概起源于宋元时期,真正的鼎盛要在明甚至清代中期,直到民国还有建造的。像影片里这样宏大整饬的围屋 ,无论如何也是明代的建筑了。

大鱼海棠|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片子乱得深沉

而围屋这种东西,是地方特色特别强的一种民居。只分布在福建、江西、广东三省的客家地区。就像窑洞只分布在西北,蒙古包只分布在草原,竹楼只分布在西南。围屋这个元素一出来,立即就把时空限制在明代之后的客家文化带。

“金母长生”匾,江西安远县东生围有此牌匾。

而两次出现在镜头里的牌匾“金母长生”,更是暴露了这围屋的真实年代。这是江西安远县东生围的旧存匾额,东生围落成于1849年的道咸之交,这个时候,鸦片战争已经开始!

所以,当湫从高高的窗户上扔下一个花盆来的时候,美丽纯洁的椿应该回头来一句:“你鬼寻等哩,係me!”这样才更够味嘛!

大鱼海棠|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片子乱得深沉

所以,拜托,你给我讲了一个郭德纲的相声啊!

  • 想当初元朝末年,至正天子荒淫无道,普天下刀兵四起狼烟滚滚(原来是讲元朝的),安徽人朱元璋揭竿起义,推倒大元建立大明(原来是讲明朝的)…… 随后闯王进京,李国贞棋盘接对马,铜棍打死吴后部,刘宗敏霸占陈园园,消息传到山海关气坏了吴三桂,杀父夺妻之恨是焉能不报,下沈阳请清兵(原来是讲明末清初的)……在咸丰年间,高丽国王进到大清国两桌铜器。礼王爷赏了你曾祖父……就是一个耳挖勺。(靠!原来是讲咸丰年间耳挖勺的,扯那么老远干什么?)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低头翻翻手机,忽然又看到一个《大鱼》的宣传网页,有这么一句话:“为什么《大鱼海棠》是发生于45亿年前的故事呢?因为中华上下五千年不够椿活的。”

贫道彻底凌乱了!

为什么这样的大凌乱?因为中国文化是一个巨大的集合,它纵向上跨越了几千年的时代,横向上又涵盖了几千里的地域。这里,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地域,都有它特别的文化元素!

这些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文化元素差异极大,不是一句“满满中国风”就涵盖得了的。

同是中国元素,我们不能把青铜斝用在景阳冈的酒店,也不能把青花瓷用在鸿门宴的饭桌。不能让岳飞杀敌的时候拿一柄武王伐纣的直内戈,也不能让秦王上朝的时候戴一顶万历皇帝的翼善冠。韩信身上不能穿一件麒麟的补子,张良手里也不能盘一串蜜蜡的佛珠。

你掏出一片甲骨来,那恐怕就是商纣王的跟班。

你拿出一个肉夹馍来,那靠得住是个会喊秦腔的主。

你端上一碗烩面来,那十有八九是河南老乡。

所以,不同的文化元素,唤起的是不同的地域、时代的感觉!就算商纣王算作今天河南安阳人,他的御膳里,宁肯有手抓羊肉,也不能吃扣碗酥肉或道口烧鸡!

假如片子这样处理了,就会跳戏,违和。

可以说,现在的影视拍摄,只要有相对靠谱的智囊团队,这种与时地不符的元素一般都能避免。远的如央视版的老三国演义,近的如甄嬛传,虽偶有穿帮,但也算不离大谱。

然而,幻想故事,就可以乱搭么?

我们只要看看吉普力的电影就可以了。室町时代的 《幽灵公主》,现代城市边缘的《平成狸合战》;《千与千寻》虽然魔幻,但仍然拍出了传统和现代交织的感觉;甚至《哈尔的移动城堡》四个空间:工业革命的欧洲、奇幻的天际、风云变幻的荒野、现代文明来临前的渔村小镇。为防混乱,特意用一个四色轮子切换。

而《大鱼海棠》,彻底的把上下几千年的东西烩在了一起,与其说是客家围屋,不如叫东北乱炖。

当然,从理解之同情的角度出发,应该可以把故事的环境(虽然不是人类的环境),大致定在清到民国这个时间段里。女主椿一身典型的民国女孩打扮;而牌匾上的颜体字、鱼婆的肃静回避牌,以及晃了一下就消失的“诰封某某大夫”上面的扁宋体字,按照明清公堂摆设的鱼婆房间,用册页制度装订的生死簿,“如升楼”前清代意味颇浓的佛教对联,椿的红漆小抽屉,以及里面各种各样的民国小玩意,都把时间指向清甚至晚清到民国的时间。然而这些背景,和故事情节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如鱼婆的“诰封大夫”又是哪个皇上封的(一般这是荣誉性的封赠)?难道只是为了让我们看一个近代民俗博物馆?

民俗博物馆?

一个最大的可能,若非有特殊含义,就是片方并没有把故事的背景搞清楚,只是一厢情愿地为我们讲故事。而围屋这种怪异形状的民居,比起陕北窑洞、蒙古帐篷、北京四合院来,更容易炫人眼目。

画工,我们领情了,片方的努力,功不可没;然而设定,该吐槽还是得吐槽。

道具不能凌乱,神仙人物就可以随便混搭吗?

答案是:也不合适!

因为虽然都是我们中国人的神仙,也有上古、中古、近代之分,也有全国、地方之分,也有神格的不同,法力的大小,宗教的不同,信仰群众的范围。

不得不说,《大鱼》对人物的设定,还是很用心的。这句公道话,必须得说。这里面涉及到《庄子》、《山海经》等等古籍,确是片方用了心思找出来的。

但是,用了心思,并不能代表可以忽视整体的凌乱。

因为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人、神、仙、鬼,是分得很清楚的。《大鱼》用掌管灵魂的鱼婆( 鼠婆)取代了阴间的功能,这个没有任何问题,对于一部崭新的电影,可以接受——况且片方把每一个灵魂都放在了带有佛教装饰的小龛里,这寓意着度化、解脱的点睛之笔,我们很领情。但是把每个人的灵魂都当作一条小鱼,这个小清新玩得就有点出格,因为人死了灵魂以鱼的形式存在,传统文化里没有这样的先例,这就难产生共鸣——人死了是鱼,鱼死了又是什么呢?

当然,鉴于片方宣称的“试图向观众展现那条游弋在每个中国人血液和灵魂中的大鱼—— 鲲”,虽然这个解释怎么看怎么像没读懂古书的,但也能理解这个设定。但最关键的问题,就出在里面的神仙世界的设定上。

因为无论中国人,还是印度、日本,在东方文化圈里,人,是凡间众生;神,是主管天地;仙,是遨游物外:并没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居于人神之间,且掌管宇宙的规律。所以,当作解释设定用的开头老年椿的那句话:“我们既不是人,也不是神,我们是其他人。”就不知道在说什么。

况且这里的“不是神”的“其他人”,要么是人,要么是神。比如嫘祖,是人间伟人而成为蚕神。祝融,是上古部落或火神。后土,是大地之神。这些明明掌管宇宙规律的中国大众耳熟能详的神,而且是法力极高、地位极崇的上古大神!却在开始的时候自称“不是神”!这种大违和实在是令贫道不断跳戏。以至于看到嫘祖、祝融……一个个出来的时候,贫道还以为那个“其他人”的世界还没开演。

然而这些上古大神,作法时竟然需要龙王面具——这种文化符号,指向为人间的傩祭、祈雨、驱鬼所用的东西,是凡人戴的用来扮神的物件。明明一个个具有相当的神力,反倒需要借助这种扮神的物件。而被扮的龙王,在神谱中的地位,要比这些大神低不止十个档次!就好比玉皇大帝想下凡巡查,放着满朝銮驾不用,难道还得化装成土地爷?

民间的傩祭

所以,要么你就另起名字,要么你就参照那些大神,给予剧中人相当的地位!就算把这些人当成上古的巫师,那也得还他们一个上古的环境设定。

其实还是另起名字好,客家信仰地方小神一大堆呢。想想祝融、后土、赤松子……七窝八代地挤在一座晚明的福建土楼里,用着晚清的桌椅板凳,民国的锅碗瓢盆,这是希望工程募捐还是啥?想想都为我们中华民族千秋万祀崇奉的伟大神灵觉得憋屈!因为土楼实在不是什么太平盛世的产物,它向内开门,墙围在外,相当于堡垒或营寨,是有聚族抵挡强盗的设计意图的!

后土,是要住地坛的。祝融,是要住火神殿的。赤松子,是要住山川风雨坛的。嫘祖,是要住先蚕坛的……这些地方,要么皇上皇后亲行大礼,要么地方大员岁时致祭。庙貌尊崇,閟宫清肃,馨香上达,万民仰止……放着好地方不呆,你们在这种土楼里窝个鸟啊!!!

这才是后土爷爷该住的地方

所以,幸亏是动画片,如果是真人版,等于《大鱼海棠》请来了一堆大咖,当群众演员使唤,这份闷气,谁受得了!

剧组很上心,我们很领情,内容很凌乱,是在“中国元素”这样大招牌下面的深沉的凌乱。《大鱼海棠》或许触到了我们民族的某些底蕴,但远远没有拍出我们民族的精神。

为什么?答案很简单:传统文化真正被重视,这才几年?创作者对传统文化的开发和把握,还没有到达精耕细作,信手拈来的水准。放眼望去,举国上下搞的“传统文化”,小到一块招牌,大到游乐园区,基本上都是这种混搭风。

所以,只要“最美中国风”这样的话还在,我们离精准把握传统的精髓就还差得很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