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天飞大话西游
李天飞大话西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8,25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仙话和神话斗争中体现的端倪,就是秦始皇的对神发起的讨伐行动:

  • 始皇乃西南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风,几不得渡。上问博士曰:“湘君何神?”博士对曰:“闻之,尧女,舜之妻,而葬此。”于是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树,赭其山。

大神们的威严不再,普通凡人敢动手动脚了!

  • 始皇出游……并海上,北至琅邪。方士徐巿等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鲛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

对于当时人来说,海里的大鱼,无论是鲸鱼还是鲨鱼,都是“恶神”的化身,然而秦始皇竟敢用连弩射它们,做梦都和海神打仗。这其实说明,神的威严,在秦汉之时已经下降了许多了。

意识形态领域,神不去占领,仙就会去占领。神的威严下降,必然导致仙的地位上升,这就是从秦始皇到汉武帝不断的海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认为野外和隐秘之处,生活着各种妖精,所以,认识它们,知道它们的长相,为它们编名单,就成了神秘文化爱好者一以贯之的爱好。其中最著名的有《白泽图》、《百鬼夜行》等。

这张七十二精表,出自《太清金阙玉华仙书八极神章三皇内秘文精宗章》,这部书据称出自陈抟老祖,实际上应成书于北宋,主要讲的是道士入山修炼应该注意的事项,去什么洞天,提防什么鬼怪。

《三皇秘文》这个名字,葛洪在《抱朴子·登涉》里就提过(详见今天的另外一篇推送《神山攀登指南》),主要也是为入山旅行者提供一张精怪名单,今天看来,颇有看《百鬼夜行》的感觉,而且,写玄幻、修仙的大神可以用作素材。

——————————————

天皇君曰:五方天鬼之外,一切小灵并属精魅之宗,虽怪之异,无以助正气之德,皆属私神魔精之类,以吾之御印,以吾之御咒,随即见形,可以役使如家奴仆焉。吾之法者,使其神也,如烈火焚其秋毫,役其鬼也,若海波漂其枯叶。正神之外,正鬼之外,有七十二精,后以细述焉。此鬼天不收,地不管,五岳不御,山海不拘,不从大德,不助真风,好杀好乱,淫邪食血肉,不正之鬼,号曰私神名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贫道要公布一个重大消息:

今晚,今晚,就是4月9日(周日),以及10日、11日连续三天,中央电视台会播出一部李玲玉老师与我主演的纪录片,它叫:

《西游记张掖寻踪》!

上面这张标题图,左边那位,就是86版《西游记》中的玉兔公主李玲玉,无数人小时候心目中的女神。

而右边那位脚踩风火轮的,就是贫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

昨晚到今天,突然被“雄安新区”四个字刷屏。

我对这件事太关心了!

因为我是河北霸州人,以前叫霸县。西边就是雄县。两个县接壤,两县县城相距仅20公里。

朋友圈里所有的霸州人,也都在疯转关于“雄安新区”的消息。还有人问:为什么不是“雄霸新区”?

您可能觉得“雄县”、“霸县”,听起来有什么关系。对了,因为这两个县,是五代时期周世宗伐辽的时候建立的。一个叫雄,一个叫霸,其实就是朝契丹人吆喝,给自己壮胆。

如果设新区,应该设“雄霸新区”才对嘛,我家的房子也好噌噌地涨价。

我霸州老家村里,奶奶原来住的房子,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院子。它有多大呢?大到需要东头养一条狗,西头养一条狗。两条狗会在半夜12点的时候互相换班。

我第一次带我女朋友回家,她被这座大院子镇住了,认定我是一个土豪。她说:“哇,你家的院子比我家学校的操场都大。”

然而那就是一个旧学校,周转用的,后来村里收回去改建了。

所以我今天一直YY:

要是能把这个大院子留到现在多好……

要是雄安新区改成雄霸新区多好……

一打开朋友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马上就是清明节假期了,所以,我要讲一期我亲历的灵异事件。

以下所有内容都保证真实,关于我自己的,绝非编造。关于别人的,也经过了反复验证。

关注我公号、看过我文章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我在求真、辟谣、考据上的较真程度,以及对谎言的仇视。所以,这一点可以放心。

我一岁左右的时候,我爸爸妈妈睡两边,把我放中间。

有一天晚上,我爸爸刚躺下睡觉,就奇怪地问:“哪里来的声音?”

我妈妈也听见了,说:“好像是过火车的声音。”

然而八十年代初期我们那个小县,不要说不通火车,汽车都没几辆。

他俩开始寻找声音从哪里发出的,但怎么也找不到。

最后安静下来才发现,声音竟然来自我的脑袋里!

此后一直到三四岁,据我爸爸妈妈说,我脑袋里经常会发出类似过火车的声音,五岁后就消失了。

但我从来没有自己听到过这种声音,所以觉得这事特不靠谱,就反复问我爸爸:“你听到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你耳鸣呀?”

我爸爸说肯定不是,因为不是一次两次,而且我妈妈也能听到。

“或者是屋子外面经常有什么动静呢?”

我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贫道虽然天天讲神仙鬼怪,其实并不是崇拜他们,只是作为一种文化在研究。

但,不等于贫道没有崇拜的神。

贫道崇拜的男神,其中一个就是王羲之!

对我来说,这真是五体投地的崇拜!

剩下几个是谁,以后会慢慢公布。

为什么会提到男神,因为今天是农历三月三日,微信圈里很多人都在谈论“上巳节”。

过去这天,人们都在水边洗濯污垢,祭祀祖先,叫做祓禊、修禊、禊祭,或者单称禊。修禊日应该源于很古老的巫术传统,但已经不可考了。后来演化为郊游、踏青、一起嗨。

其实严格来说,今天的丁酉年癸卯月丙辰日,明天才是丁巳日,所以如果说“上巳日”,指三月上旬的巳日,是明天不是今天。这有点像复活节,规定是春分后月圆的第一个星期日,不能固定在哪一天。只是大家习惯了记“三月三”,三月三就渐渐取代了上巳日了。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春天,王羲之和一群朋友在兰亭这个地方“修禊”,喝酒写诗,王羲之为这次聚会写了篇文章,就是《兰亭序》。

据说王羲之的真迹《兰亭序》已经为唐太宗殉葬了,世上流传的都是摹本或临本,而以冯承素的摹本最逼真。过去没有照相技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山东于欢捅人这件事,开始听说了,很愤怒。假如真像媒体描述的那样,他妈的谁敢对我亲人这样,换我一样捅人,管他坐牢不坐牢,偿命不偿命!因为对亲人的侮辱,是不能讨价还价的。

然而整个微信朋友圈,都被喊打喊杀喊叫好的媒体文章刷屏的时候,我就有点警惕了。

我警惕的,并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各家自媒体写手的职业精神。因为我在无数种场合,在微信文章的标题上,在评论区的点赞榜,都看到了同样的一句话:

  • 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马雅可夫斯基

这句话几乎连篇累牍的出现在各种媒体上,而且几乎都理直气壮地充当了立论的根据。比如随便一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

前几天在网上讨论如何读书。

有人说碎片化阅读很好,可以利用碎片的时间看看微信文章,增长知识;

也有人说就要定好计划,一本一本完整读下来,这样才有条理。

这个问题,贫道有一个小时候的故事。

  • 贫道小时候喜欢自己做玩具,而且不喜欢买现成的玩具,什么军舰、飞机、赛车,都是自己手工DIY出来的。
  • 11岁那年,想做一艘军舰,缺一个小铁片,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找了一块磁铁,用绳子系着它,出去玩的时候,在身后拖着走,希望能吸上一些什么东西。
  • 一来想碰上合适的铁片,二来也只当好玩,所以一路上故意不看它。等回到家,拎到眼前一看,大吃一惊。
  • 因为那块磁铁已经膨胀了好几倍,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刺猬!上面螺丝、螺母、铁丝、铁片、弹簧甚至钢珠,七七八八,无所不有,都是这一路上吸附上来的。
  • 我把这些东西清下来,不但找到了一块合适的铁片,别的七七八八的东西还充当了很多做玩具的材料。

这件事启示了11岁的我,因为我发现,迅速找到这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今天的人,凑一堆喝酒。古代的文人,凑一堆写诗。

写诗和喝酒,看上去虽然一个很雅一个很俗,其实本质上都差不多。

如果把古代诗人的聚会比作一个酒场,那么诗才,就是酒量。友好互动,就相当于敬酒。比拼诗才,就相当于斗酒。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唱和”。而且,写诗和喝酒往往是掺和着进行的,所以管这个有个名词,叫“文字饮”。宋朝的张耒有句话:“爱文字饮与俗人沽酒同科。”

在酒场上,光靠酒量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看身份,看地位,看技巧。既要喝得开心,还要暗分高下,还要增进交情,这是酒场的规则,也是诗坛的规则。

现在我们来选几组历史上有名的唱和,看一看诗坛和酒场是如何高度一致的。

第一组:贾至、王维、岑参、杜甫

攒局理由:公司例会。

  • 贾至:“我提一杯啊。一个呢,同志们聚一起不易;二个呢,公司换届,李总对咱很照顾。我先干为敬,您几位随意。”
  • 王维:“我干了!”
  • 岑参:“我也干了!”
  • 杜甫:“我……也干了!”
  • 贾至:“王老师是望天空啊,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贫道姓李。

姓李,对一个人来说,听起来不酷也不炫,因为这个姓实在太普通太普通了。不过也好,这个姓不孤独,从小到大,班级、宿舍、办公室……至少会碰上一个同样姓李的人。

金庸武侠小说的男主,要么“郭”,要么“杨”,要么“段”,要么“韦”,甚至连“萧”、“胡”、“狄”、“令狐”这些外族姓都有,甚至连姓张的张无忌都有,就没见过姓李的。当然这也怪张三丰没有收一个姓李的徒弟。

男主不姓李也就罢了,毕竟还有别的书里的“李逍遥”、“李寻欢”在。女主更不好姓李。一般来说,“林姑娘”、“萧姑娘”、“韩姑娘”……听起来白衣飘飘俏影含芳,如果是“李姑娘”,不知怎么会想到赤练仙子李莫愁身上去。唯一有一位《白马啸西风》的“李文秀”,我想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名字。

上次去甘肃拍片子,贫道和另外一位出镜的老师都姓李,制片姓李,监制姓李,地方接待的姓李……简直到了陇西李氏的大本营,以至于互相只能去掉姓,称呼名字。因为喊一声“李老师”,保证有四五个回头的。

张和李是历史上的两大姓。现在说“张三李四”,有人问一和二属于谁呢?其实一和二也属于张和李,因为这个意义,最早的说法是“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