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浪花

(2018-09-23 20:48:10)
标签:

奧克蘭

分类: 人生無限公司
浪花

  奧克蘭機場的飛機跑道是伸入大海的,像赤臘角機場一樣,降落時的前奏是海面上的浪花,飛快地朝著機尾狂奔,而天空的雲朵呈現事不關己的超然,一動也不動的和我一同注視著這些浪花要去的方向。那些回不了頭的浪花,一個個消失在視線所及的機尾後方,有的在機翼劃過的瞬間就已碎裂,彷彿還聽得見它的最後一聲吶喊之後就被大海的藍給淹沒了。


  就當距離那些浪花越來越近,近得好像一伸手就能觸摸得到它們的時候,機輪的震動結束了這場緩慢又凝重的內心戲,那些一個個上了場又消失的浪花們,離開的時候會不會有遺憾呢?


  我知道,帶著遺憾的其實是我,只因能在這城市的時間實在太少,輪子著地的時間正好落在這城市休息前一個小時,比雪梨多兩小時的時差讓還以為的悠閒消失了。港邊的魚市場在這時早已清潔完畢拉下了鐵門,日與夜交界的瞬間,沒見著倦鳥,而是趕著路的人們正準備到碼頭邊的酒吧狂歡,和成群的人舉著手機抓石墩上的寶可夢的景象,這時我才意識到紐西蘭牛羊放養的綠地和雄偉的景色似乎無法在這次短暫的邂逅中獲得,只好踩著失落的腳步回程飯店。


  離開飯店探訪魚市場時還得打開地圖才能避免走冤枉路,而回程的路上其實只要抬起頭,就能見到奧克蘭天際線上的顯眼地標。我知道這次下榻的飯店就在天空塔的附近,而這座塔卻也是曾在城市留下的唯一記憶。多年前經過塔下時曾嚷嚷著要從塔上跳下,只用一條彈性的繩索作為與人間的唯一連結,但那時膽子小聲音大,發出聲音的人最後都沒上去,更何況沒有發出聲音的人,他們光看到從上頭跳下的人腿就發軟,抬起頭的時候更因害怕而暈眩。最後這座塔就成了勇氣的象徵,八年過去,再次回到這還是沒人能拿下這聖杯。


  昨日在碼頭遠遠的看見這座塔,曾想過乾脆一躍而下,讓這生死邊緣的恐懼做為這城市的回憶,但想想又作罷,不願未來當孩子問到奧克蘭這城市時,只留下一個生死瞬間的話題,而少了那些人們口耳相傳且讓當地人驕傲的自然壯闊與人文關懷。


  落筆的時刻距離返家的時間只剩十幾個小時,心思還想著某天能到皇后鎮的森林裡探險,或是基督城的河上泛舟,但我知道現在我的這些念頭已化作陣陣浪花,翻騰在我無法平靜的心海,而明日,它們就會消失在飛離這美麗國家的機尾後方了。它們會有遺憾嗎?如果沒有,一定是我又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了,但那一定不包括我從天空塔上跳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籠子
后一篇:混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籠子
    后一篇 >混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