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18)

(2008-03-29 08:54:21)
标签: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叶振华

陆霞

舞尽幸福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18)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十八章: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昏黄的灯光下,他右手握笔撑着下巴思绪游走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交叉口,采集着朵朵鲜花、颗颗珍珠、粒粒宝石——不由自主地在纸与笔之间霎时就流出了一条欢乐的小溪,那“恋”的妙不可言、“情”的至深心处、“爱”的欲说还休……回忆构成了这夜晚奇丽的风光,或急或缓走在恋爱的过道上,那味道似醇香的美酒入人心脾、醉人心神啊!

   八月,随着陆霞的预产期越来越临近叶振华就愈难抑制自己将要做父亲的喜悦心情。于是,他在《缘分周刊》的“人间真情”版上发出了一则“在期待做父亲的日子里”的征心情的通知,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邮递员又做了一回“扛运工”。周安的脸上喜气洋洋的,因为《缘分周刊》在营造爱情气氛的同时也积极扩展了“缘分”两字的含义,极大的关注了社会故事、人间真情……为此,在上海乃至全国的杂志行列中位列了排头兵——《缘分周刊》在刚刚结束的非文学杂志评比中获得了“最受读者欢迎的优秀杂志”称号,并且各兄弟杂志的主任、社长及一些读者代表还在会上就叶振华发起的“找寻世纪末的爱情”、“各方真情暖孤心——颗颗爱心献东北姑娘”、“上海千万人帮千家——爱心颗颗情系东北老乡”、“新世纪新一代大学生的恋爱情结”以及这次的“在期待做父亲的日子里”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与评说,特别在读者中反响是别样的强烈……
   陆霞的预产期据胎儿的情况医生诊断在10月15日到18日之间,这消息无疑对他们来说是喜上眉梢。10月16日,是他们结为“秦晋之好”的一周年纪念,如果在那天小宝宝恰巧降世的话,那真是双喜同贺啊,少之又少的奇事啊!
   “霞儿,你说……你说我这个做父亲的在离孩子出生前一月的时候才去帮他(她)想起个好名字,是不是太晚了些呀?”晚上叶振华依旧这样搂着她喃喃地问道。
   “还算你有心——没忘了还有这一件头等重要的大事!你呀……”陆霞别过头去叹了一口长气又嘀咕道,“等你呀,我的孩子恐怕出生时要做‘无名氏’了哟……离一个月你才想起……想起还有这么一个环节……”
   “我亲爱的霞儿,你……你今天是怎么啦?你有没有仔细想过这一个月的感念——一个月就是30天就有720个小时,43200分钟,2592000秒的时间哪,凭我俩的才学还找不出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吗?”
   “好,你……你现在有了吗?一秒,两秒,三秒……”陆霞忍住笑倚在他的胸膛故意刁难了起来。
   “霞儿,我……我不是……这意思!”叶振华被她这意料之外的举动搞得哭笑不得,“我说还有2592000秒的时间是让我去翻词典、阅经典、寻古籍、览电脑觅一个好名字还是有足够多时间的。你……你却到哪里去了?”
   “你居然这样说我……我……我能想到哪里去啊?这还不都怪你自己把时间讲得这么细又……又没说清楚……”
   “怪我,怪我,都怪我……这行了吗?”叶振华下巴缓缓地摩擦她的秀发思考了一会儿,“那依你看,我们应取个怎样的名字给孩子?是希望型的、祝福型的、还是……”
   “振华,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陆霞笑着避而不答他的问题却抬头僵持了一会儿问道。
   “……这……这怎么说呢——男孩儿调皮捣蛋一些、女孩伶俐乖巧一些……但你与我的爱情结晶无论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都喜欢!”
   “这……你这等于没说嘛!”陆霞笑了,“那比较……比较而言呢?”
   “真要我说嘛——更喜欢女孩!你不要抢着又问我为什么……”叶振华先用一个热吻堵上了她的嘴,“因为你想呀,女孩儿如你,那我十几、二十年后不就能享受两份的贴心与温情了吗?再则一个女孩儿相比父母在她身上所花费的费用总要少一点儿吧……如果……如果是男孩儿的话,那我的家庭负荷就要大了——因为三十年后取老婆或许要买飞机啦!”
   “那如果……如果偏偏是男孩儿的话,你……你就不要了吗?”陆霞听完后便忍不住脱口而出质问道。
   “如果我命中注定今生有一个调皮捣蛋的儿子的话,那我只有变成工作的‘奴隶’了……”他望着天花板沉重地说。
   “没……没这么惨吧?”她抬头瞪眼望着他无奈的表情,“凭你和我还供不起……供不起一个小小的娃娃吗?”
   “供得起?”叶振华在被窝里扳起了手指,“我给你算算啊——你一怀孕我们就花去了四、五万;婴儿出生到上幼稚园前我节约点算它三万;从幼稚园到大学毕业单是教育费也得十四、五万;如果是男孩子还要给他买房、买车至少也得一百万吧……对了,万一他……他比我们都行还要去出国留学的话起码还得要加上十万!这样模模糊糊算起来至少至少在他身上要花费近一百三十万人民币啊!凭我们……就凭我们现在每人五、六千元的月工资一年也只有十四万,还有四位老人、还要日常开销……我不变成工作的‘奴隶’又能怎样呢?这还是按现有的市场价估算的,二、三十年后谁又能知晓其发展变化到底有多么深刻呢?霞儿,只有希望我们的国家快快发展、快快强大起来……”
   “那我们还是……还是不要孩子,做一对快活的另类夫妻吧……”陆霞换了个姿势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叹了一口气……
   “霞儿,你这……这不是叫我要成为那种无赖的丈夫吗?”叶振华板起了脸紧紧地搂着她道,“其实,我在胸中早已埋好了为我们宝贝孩子‘猎财’的一个绝佳计划……”
   “你……你这一句话古古怪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你难道……难道要辞掉记者的职业去下海经商还是开公司做老板啊?”
   “写书——当——一——个——业——余——作——家!”他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我想过很久觉得是该动笔的时候了。我们传奇的爱情、我们各自的经历以及我们将来的种种美好的图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想和展望……我想把这些写成一本书,你觉得怎样?”
   “我也有体会……振华,我能做你的写作参谋吗?”陆霞一听他要将他俩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写成书,自己的脑海就思绪万千了起来!他们的恋爱、他们的结合、他们的孩子以及他们的未来也在她的脑海里时时浮现与梦幻着,这一句不觉恰巧引感了那一根敏锐的神经……
   “参谋?你要做我的第一参谋?好啊!其实,我俩的生活就是要由我们共同来承担、去开创的呀!”叶振华若有所思着。
   “那……你书名想好了吗?是用恋爱式的、生活式的还是展望式的或干脆是你、我还有腹中的孩儿的名字里各取一个字组合而成的?”陆霞顿时禁不住滔滔不绝起来。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他低头看着她一刹那诧异起来的表情微笑道,“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这是你打动我心扉的第一句话,使我克服了自己的自卑心理与你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这话我又巧妙地送回了你好几次,使你常常化悲为喜、化怒为和——她已经成了我俩爱情的调和剂、润滑油。如今细细想来,这话也不失为一句至理名言啊!而且……而且是我们俩独有的一句至理名言……”
   生活就是和你这样常常捉着迷藏玩。你说怪不怪,有些事儿你天天盼、日日望它这会儿发生,他偏偏给你提前了或退后了一、两天;而有些事情你算准了或抱着无侥幸的心理,他却偏偏选准了这一天……陆霞因享受了一门式的优质服务九月刚过,她便住进了那家似“五星级”宾馆式的医院待产。2001年10月16日——他们结婚的一周年纪念日,叶振华特意早早地请了假跑去陪了一天的老婆。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上午他们还依偎着漫步在医院的小花园里笑笑说说,可一到下午她腹中的宝宝便不听话地使坏乱窜起来——经几位妇产科医生联合诊治确定她下午即将分娩!
   啊,老天,我亲爱的神啊,你待我是真的不薄!10月16日,我和她结婚的一周年纪念日,你却看我们还不够浪漫、还不够幸福、还不够传奇,你还要让我受宠若惊……我就要……就要做父亲了,我就要……就要做父亲了,期待了整整整整8个月,今天……今天终于有了真正的意义!孩子,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来迎接你的出世,我的叶志康!叶振华热血沸腾情不自禁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双方父母的电话,激动不已地诉说着这一喜讯……他恨不得把这一切难以表述的心情告诉同事好友,告诉全世界!
   陆霞即将要被推进产房,叶振华握着她的手俯下身子吻了吻额头喃喃地对她说:“霞儿,你知道吗?霞儿,你知道吗?我此时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我此时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男人呀!你放松一点儿……放松一点儿,别害怕——想想如今真的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当妈妈了……母亲是一个多么亲切、多么崇高的称呼啊!放松点儿,你平时坚持做的孕妇体操会使你顺顺利利分娩的。我——爱——你!霞儿,这是我第三次对你说这三个字了——我们跳舞时一次,我们结婚时一次,现在周年你又要临盆了……但愿这三个字能如我在你身旁给你勇气、给你力量、给你喜悦……”
   刘梅娟、叶光达、赵桂玲、陆锦文都赶来了,他们匆匆握过一下手她就被推进了产房。此时他们五人或站或坐或踱步在手术室门前喜悦地等待着,外面依旧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里面却是悄无声息的……叶振华瞧瞧表,此时恰巧是自己与陆霞去年拜天地的时候,一个人踱步到廊下倚着仰望天空。忽然云遮雾绕阳光不见了,远处隐隐传来隆隆的雷声,这一场景多似一年前的此时啊!叶振华忽然预示到了什么,他双手合十于胸前默默地念叨起了:“如果这是祸,就烦劳老天爷下一场甘雨化险为夷;如果这是福,就烦请老天爷闪电划空惊雷三声以告之。”一道亮晃晃的闪电成上半弧状一划即过,继而三声惊雷势不可挡声声俱响——这是在叶振华叨念完的一刹那风云突变的。他听到了幸福的声音,他与上天似乎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应……
   一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女婴在这三声惊雷过后平平安安的出世了,叶振华双手合十于胸前又向着东方深深地鞠了三躬。然后疾步跑进了产房握着妻子已被汗水浸得湿腻腻的右手,她现在是多么的疲惫。能不疲倦吗——她刚才完成了一个女人最自豪、最神圣也是最痛苦的洗礼!他俯下身子吻着她的额头用肢体语言表达着他最真挚的慰问、谢意、体贴与敬佩……
   孩子的降世给这个农家一下子带来了不少喜气——父亲的烟戒了,母亲的脸笑得那么灿烂;岳父、岳母也常来逗逗他们的外甥女……陆霞躺在床上受到了极其严格的呵护,叶振华被迫在房内另摆了一张钢丝床给母亲睡,而自己却被赶到了孩子爷爷的被窝里……亲戚、同事及好友闻得喜讯纷纷或三或两结伴来看望,整个家都围着孩子及陆霞转,从未有吃醋感觉的叶振华见到此情此景心里不免有点儿酸酸的,不由自主地又有了“我下辈子也要做一回女人”的奇怪念头在脑海中翻滚……
   每天上班之前,叶振华总是要亲亲还在熟睡的女儿。不料,这一天性使然的举动被陆霞看见了老是微微地埋怨着“有了女儿你就忘了老婆”,于是,他又摇着头无奈地过去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和脸颊……他这才渐渐体悟与感受到作为一个男人已经承受了许多压力况且自己又是一个有望能被评上“中国十佳丈夫之一”的好男人就更加左右为难了——现在女儿还小,妻子已微渐吃醋了,将来……他不能想象,但有一条现在就能可以明确的,就是将来自己心中的天平很难再如此平衡了。
   生活没有因此而放慢她的步伐,时间老人依旧不快不慢地将岁月更转。叶志康这个小可爱吃着母乳渐渐成长,在经历三朝之后又迎来了满月。家里热热闹闹断断续续地没有中断过,亲戚、朋友来了一批又去了一伙儿……11月16日,叶振华特约了一辆大众出租车把她们母女大包小包地送回了娘家,从此,他三天两头往长宁赶,陆锦文回家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他们常常备下佳肴小酌一番,论些时事、展些国家发展、说些案件缘由、描些社会动态……
   夜晚,叶振华铺开稿纸进行着《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的潜心创作——这是他对妻子的承诺,说是到2002年10月16日时这本浸润着浪漫初恋、美满婚姻与可喜未来的家庭式自传的书将出版作为结婚两周年及孩子一周岁的礼物献给她们。昏黄的灯光下,他右手握笔撑着下巴思绪游走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交叉口,采集着朵朵鲜花、颗颗珍珠、粒粒宝石——不由自主地在纸与笔之间霎时就流出了一条欢乐的小溪,那“恋”的妙不可言、“情”的至深心处、“爱”的欲说还休……回忆构成了这夜晚奇丽的风光,或急或缓走在恋爱的过道上,那味道似醇香的美酒入人心脾、醉人心神啊!
   叶振华一路踏来两边皆是风光无限,稿纸换了一张又一张,手渐渐酸了,伸个懒腰抬头一看已散散落落铺了尽有10张!喝口茶,慢慢捡来理着读着修改着删去增加着,他完完全全是忘却了时间的概念,常常到深夜两、三点眼皮实在不肯效劳了才草草脱衣睡去……
   转眼一月即过,叶振华又把陆霞接回了自己的老家,这里的写作计划也不得不告了一个段落。房内母亲的钢丝床被拆放到了父亲的房内,母亲陪着两个月大的小志康睡到了自己的席梦思上,可怜父亲不得不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而移动到了那张陌生的钢丝床里将就了一晚又一晚……叶振华又恢复了他特有的感觉,搂着自己的妻子觉得心中万分激动——这或许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的美妙滋味吧。
   “霞儿,你知道,我今晚……我今晚重新拥你入怀的感觉如何吗?”一阵热吻之后叶振华捧起她的脸专注着,“你别有滋味——尤其是带有一种母性的美以后……”
   “你……你——油腔又滑调!新婚那一夜你不承认自己也是好色男人中的一员……”她眨了眨眼睛道,“今晚……今晚你这句话又不打自招了出来,你这会儿还有什么可说的!”
   “都已经……你都已经做母亲的人了,你怎么还一点儿都没变?”他们一月不斗嘴又火药味浓浓地开战了起来……
   “正因为我此时此刻做母亲了,责任心重了、维权意识也强了嘛!”她拉下他撑着自己下巴的手道,“振华,以后……你以后可要小心哟!或许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天你就会莫名其妙地收到法院的一纸传单……”
   “嗨,陆霞!我最近又哪儿得罪你了呀?”叶振华瞪大了眼睛但一会儿就不觉微笑道,“是不是怪我夜间不在岳父家陪你而觉得有点儿……”
   “你……你……你给我少臭美吧!我有那么……那么……”她的脸不由自主地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那……那是怪我没去的晚上不给你打电话了哟?”他依旧微笑着柔声细语地问着。
   “知道……知道你还这么一本正经地跟我装腔作势!”陆霞的两拳头又似拨浪鼓般敲在了他的胸口上。
   “好舒服啊!真的好舒服啊!放心、尽情地捶吧,我不去告你……不去告你虐待丈夫就是了。”
   “你……你……你……我……”她的两拳头似被触电般停在了被窝里久久没有捶下……
   “有你在身旁的日子就是不一样!”叶振华握住了她的手移到自己的唇边吻了吻,“幸好,我还没有……还没有写到你产后第一次——我拥你入怀的情景,否则……否则我的想象力再丰富再丰富也没有那么精彩啊!”
   “什么……什么没有写到……你含糊其词地在说些什么呀?”她惊奇地盯着自己的丈夫是一脸的困惑。
   “你怎么忘啦?看你这表情是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的天,这怎么可以!”叶振华的语调阴阳怪气的,好象自己这个失误是极其不可原谅的。
   “振华,我亲爱的老公,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好不好?”
   “唉,我可……可真拿你没办法!我不是对你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承诺说——你回娘家以后,我马上动笔写咱们的《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你难道真的真的已经没有一点儿印象了吗,我亲爱的老婆大人啊?”
   “那你写了多少……不行,我得要瞧瞧——你书中究竟把我写成啥模样了!”陆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挣扎出他的臂湾坐了起来,“稿子在哪儿?你写的那些稿子在哪儿呢?”
   “看你急的……那书稿在阳光小区我卧室的写字台上呢……”叶振华按住她拉了拉被角道,“你是我的最爱,我赞你、夸你还嫌来不及呢?又哪舍得……哪舍得去花心思丑化你、诋毁你呢?别着凉快睡下吧。”
   “那你背一段给我听听——可不许……可不许有一丝的停顿、有一丝的不连贯、有一丝的……!”她重新倚入了叶振华的臂湾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脸伏在胸口上。
   “这种考核的办法我恐怕……嗨,算了,那……你是要初恋时的、工作时的、恋爱时的、还是新婚时的一段?”他抚着她的背脊慢条斯理地问道。
   “初恋时怎样?工作时怎样?恋爱时怎样?新婚时又怎样?”她抬头吻了吻自己的丈夫,“我全部要听……”
   “初遇时,我被你清纯的瓜子脸引起了某一股不可名状的原始萌动,后来……后来与你恋爱了,我才知晓自己那股原始的萌动叫两性相吸。恋爱时,你在我精心营造的浪漫气氛里陶醉不已,你被我灌醉了三、四回就迫不及待地主动要求与我共眠了一晚……”
   “你的文采有这么……有这么差吗?叶振华,你……你明目张胆地欺负我!我哪有这么不知耻非要主动……主动向你投怀送抱?”
   “难道……难道你没有?霞儿,你还是好好地想上一想吧。若你实在健忘了的话,那我可以提醒你一下——那晚是2000的元宵节……你现在……现在想起来了吗?”叶振华见她还在云里雾里一时没有了印象又补充道,“那晚,我原想在老家过夜的,不料菲儿姐弟……”
   “你……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我!” 陆霞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去捂住他的嘴,“不允许拿这事儿老……”
   “我……我欺负了你吗?”他打断后反问道,“我们之间非要说这‘欺负’嘛——也是你欺负了我才对呀!那晚我想与你成就了好事,但你的那一句‘我要考验考验你是否有坐怀不乱的定力’硬是……硬是让我做了一回‘搂着天鹅却不敢吃肉’的正人君子!”
   “哦,你原来……原来从来没有和我坦白过一回!”
    “我今天就要做一回‘搂着天鹅也敢吃肉’的伪君子!”说完,他便不由分说地翻了个身一口吻将上去,那山谷、那溪流、那高峰又一次凑响了爱的交响曲……那激情、那渴望纵横驰骋在爱的柔情蜜意里……
   清晨,陆霞醒来发现自己的丈夫还在熟睡,于是她捂住嘴偷偷地笑着又把那个清晨拔胡子、挠胳肢窝的伎俩欲重新使一遍。可刚要动手就被叶振华逮了个正着,抓着她的手反而伸到自己的胳肢窝里挠起了痒痒……真是吃不到米反失了只鸡,陆霞被他强迫着自己挠得禁不住“咯咯咯”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霞儿,你昨夜做了什么美梦吗?清晨醒来……清晨醒来这在偷笑不已……”叶振华一把抱住了她睡眼朦胧地说着,钻入她的怀里蹭了蹭,但不一会儿又似假似真地呼呼睡去了。
   陆霞感觉到了一种幸福——回归的幸福。此时的丈夫多像她的小志康,需要她轻轻拍着背才能安心睡去。其实哪一个成年人不需要爱情的呵护与滋润?昨夜这一晚她在他的亲吻与爱抚中重新体会到了阔别近半年的原始快乐,那一种情不自禁、那一种醉生梦死的飘飘欲仙使自己时而在高山流水之间、时而在山谷丛林之中、时而在雾里云中游荡……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传来,叶振华不无好气道,“谁这么早呀,别人还在梦里呢!”
   “你醒醒吧。我们……”陆霞推开他一边披衣下床一边喊着,“来了,来了,来了……”
   叶振华半倚着身子看妻子这一联窜的举动,他猛得意识到从此刻开始这间新房不再是他们两人的唯美天堂了。瞧妻子从母亲的怀里接过小志康对她言语着抱到床前撩开内衣把一只乳头对准了塞进她的嘴里,可爱的小家伙像得到了生命的甘泉猛地吸吮了起来。做父亲的只好从温存犹在的被窝里挣扎起来穿戴着,回头望望,心中又升起了一种别样的幸福。自己的女儿小脸红扑扑的,眼还闭着但仍然使劲地吸吮着奶汁……
   时间就是这样一天复似一天流逝着,转眼陆霞半年的哺乳期结束了。回到阔别将近一年的编辑部,她禁不住有点儿兴奋、有点儿陌生,周安主任瞒着叶振华发动大家搞了一个小小的“光荣做母亲的陆霞,欢迎你回家的仪式”。那蛋糕、那香槟还有那同志间传递着股股已亲情化了的友情实在让她有点儿受宠若惊。叶振华也诧异极了,他料是早料到了社里要为她举行欢迎归队的仪式的——2000年有位女记者哺乳期完了回来工作之时他们也搞过一次类似的仪式,但今天每个同事手中那一朵米白色的康乃馨不用说她了,就让他也受不了——他们对立成两列男的握手、女的拥抱,每一次握手、每一个拥抱都送上康乃馨一枝,这是怎样的欢迎与祝福啊!
   “大家静一静!请大家静一静!”周安情不自禁地发话了,“今天的陆霞已经成为了一位光荣而伟大的母亲,成为了家庭与社会乃至国家的功臣。我们现在热烈地欢迎她回到我们中间——回到记者的队伍中来。希望她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奋斗也能成为记者中的佼佼者、行业里的大功臣……让我们再次用最最热烈的掌声欢迎陆霞归队——欢迎她回家!”
   此时此刻的陆霞已泪流不止,她做梦也没料到自己复岗时同事们会用这么别具一格的仪式来欢迎她。那种陌生感顿时不见了踪影,手中的一大束康乃馨,同事们的张张真诚笑脸,主任那慷慨激昂的话语无不化成了幸福的浪花在她的脸上荡漾开来……
   “我说……我说振华呀,我这个主任还算不赖吧,把你的妻子欢迎得泪流满面又一次次鞠躬的……”周安神秘兮兮的重重地拍了他三下肩,“我这个大领导欢迎完了,那你这个……你这个‘领班式’的小领导也该表示表示了吧——你们是夫妻,今天……今天就来一点儿别样的仪式吧。”
   “振华,本想在你们结婚一周年那天去拜访的,不料这一天几乎被小志康给占用去了;你们喜结连理那天呢,又是被你们这帮复旦的、同济的同学占尽了风头——我们也没把洞房闹成……”陈琪铭一把勾过了他的脖子附耳道,“所以……所以,我们这个‘大家庭’在里间给你们模拟了一个小小的‘洞房’……”
   叶振华眼睛骨碌一转望了望大伙的表情都是含而不露在偷偷地笑,陆霞已被几个差不多年龄的女伴儿说得面红耳赤了。这一情景使他不由得在脑海里浮现出了那时被他俩这帮同学捉弄得首尾不能相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窘境……他情不自禁“扑哧”一笑无奈地摇摇头,脸上却抑不住幸福的浪花涌现……
   “不行!振华哥,你今天是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是逃不了的……”陈琼菲见他顿时满面愁容的样子就离开女人堆跑过来高声道,趁大伙不注意时才小声说,“振华哥,我告诉你呀,这……这其实……”
   “可以……现在可以让他们进来啦!”周安从里间传出话来,于是,男女双方同时各拥着一个进去了。
   他俩一打量主任的办公室倒也没有作多大的变化处理嘛——电脑办公桌、文案报刊、读者信件都在,只是让它们都靠北一边站去了,中间留下了一大快空地,上面还铺着一方红地毯。忽然录音机里响起了《最浪漫的事》的熟悉旋律,正在诧异之间一个红苹果从顶而降悬在了半空。他俩互望一眼都羞红了脸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起来……
   “振华,我也不让你为难……”周安走到他跟前指着苹果道,“你今天与陆霞在我们面前共同把这一只苹果吃完就算你表达过了——可不许用手拿着吃……”
   “你们……你们这帮小八啦子,平时你们处处欺负不到我,今天就和伙主任一起来看我……看我们出丑的模样,理由居然还是这样……这样光明正大的……”叶振华低头心中嘀咕着听得哄笑一抬头见自己的妻子被女伴们连拉带拽地拖到了苹果跟前,他身后的人也开始动了动他的衣角、拍拍他的   肩膀眉飞色舞起来。叶振华不肖一故见状大大方方地走了上去,回头环视了环视那一位位出这个馊主意的坏蛋表情严肃而复杂……
   “霞儿,对不起。今天……今天恐怕真的要你陪我出丑了……”叶振华丢掉了双拐伏在她的肩头说,“我们待会儿——你先想方设法去咬住苹果不放,我吃完了再换你……”
   在一片唏嘘中,他们对着这只被画了“一箭穿双心”的苹果张了张嘴一切都似按原计划进行着——陆霞用嘴唇抵住了摇晃过来的苹果,他见时间已经差不多成熟预备拿牙齿深深扎进肉里的时候,苹果居然“活”了,往上一跳一跳的,他们差一点儿就被撞了个满怀……
   “马道怡,你……你给我下来!”大伙儿的哄笑声被叶振华的怒气声顷刻间给打散得无影无踪了,“我说……我说主任,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游戏,我俩也乐意搏大家一笑……而你……而你却道貌岸然地在背地里也耍起了手段——照这样下去我们……我们这个苹果要吃到何年哪月?”
   大伙见他不苟言笑的生气模样,马道怡也偷偷收起苹果下来了。大伙儿忽然一窝蜂似的拥向了陈琪铭,拉着他的衣服、指着他的鼻子七嘴八舌地纷纷指责道:“都是你硬要画蛇添足——看,好不容易振华他今天肯放下架子乐意和陆霞搏我们大家一笑,可现在……现在全被你的添油加醋给砸了!”
   “主任,主任,我……你快来救救我的命啊!”
   “振华,没料到你还有这么一招……”陆霞笑了。
   “怎么样?这次……这次够捞回你与我的面子了吧!”他得意洋洋。
   “臭美!能用一招简简单单的‘反间计’,你就……你就这么洋洋得意了吗?”她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
   “那你要老公我怎样才能……才能让你感到是由衷的服帖、敬佩?”
   “让我敬佩、服帖你呀——这辈子没门儿……”
   他俩趁这隙间出了里间,边走边还改不了毛病竟在这当口上也斗起了嘴,谁也不卖谁的帐!见几位女同事出来他们才不得已地住了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