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357,540
  • 关注人气:219,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17)

(2008-03-27 10:16:20)
标签: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叶振华

陆霞

设计师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17)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十七章:标准好男人


   那一刻,张力海才似乎更加领悟到命运给了他那么多的生活磨难是有原因的——有一句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生活永远是公平的。人生一时的失去或许正是上苍故意安排的,看你是否能经得住磨难的考验?这道坎如果正视了、闯过了,那么前方必定是一条平坦的金色大道,胜利、喜悦、幸福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能凭着你在磨难中锻炼出来的那份韧劲儿、勇气与不慌不忙冷静的处事态度而相继降临的……

   与此同时,陈冬琦因学校举办了一些活动而到了星期六上午10点30分才得以回到这间姐姐长租的房子。他一上楼梯便惊异地发现级级留有凌乱而又慌忙的球鞋脚印,心便一下子不由得紧张了许多。一到门口就不由得让人瞠目结舌了——门是打开的,仔细一瞧还是被撞坏的。陈冬琦“姐!姐!姐!”地喊着飞奔进了客厅。我的天,这是怎么一回事?姐卧室的门也开着,跑进去一看床上的被子也没有叠,姐的背包还挂在衣架上……天啊,姐的裙装!他立即取下拿在手里细瞧起来,很少哭的陈冬琦此时此刻一阵悲凉就不由自主地涌上了心头——姐……姐她肯定是被歹徒给绑架了,想到此两行热泪便情不自禁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陈琼菲是他最亲最爱的姐姐——更是他在上海的唯一亲人。儿时姐总把自己喜爱吃的鸡蛋硬是留下给自己;有好吃、好玩或好用的东西姐总不忘给自己留下一份;最难忘的是每天自己桌前的昏黄灯光旁总有姐陪伴的身影,小学六年级自己忽觉学不进数学了——是姐真诚的眼光、耐心的辅导、广泛的讲解逐渐又把自己引入了数学奇趣的王国……姐,你在哪儿呀,我亲爱的姐姐?你是冬琦至亲至爱的姐姐,你是冬琦唯一的精神之柱啊!姐,你到底怎么样了呀?我已经在短短的一年中失去了爸爸、妈妈,你不要再丢下我而去,你不能丢下你唯一的弟弟呀!姐……陈冬琦泪眼朦胧,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场景。星期五,华东政法学院的大哥哥、大姐姐刚来学校向他们讲述了青少年如何防止歹徒的诱骗、如何对付歹徒的胁迫、如何和歹徒进行斗智斗勇……此时的他,脑神经更加敏感了起来——许多歹徒对付女学生的画面由不得自己想来便栩栩如生地一一闪过脑际。
   “有困难找民警!”不知怎么的陈冬琦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也想到了他曾经在一个法律宣传周上看到的这条红布黄字的横幅。他连忙双手拭了拭泪水,拿起电话毫不犹豫地带着哭腔报了警。自己却一屁股瘫倒在席梦思上诧异了一会儿又拨通了叶振华的手机、周安的手机甚至自己班主任的手机,他此刻是多么的无助,多么需要泣诉与被人倾听……
   不到5分钟的时间,两辆警车相继“呜啊,呜啊”呼啸着驶进了阳光小区。陈冬琦抽泣着讲述了一些关于自己姐姐的概况与为人,因为照民警们察看推来这极有可能是一件恶意入室盗窃的绑架案……
   十分钟周安赶来了,二十分钟叶振华赶来了,三十分钟他的班主任也赶来了。警方已经取样完毕正准备采取行动时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急骤地响了起来,叶振华自告奋勇要求自己来接听。两位刑警在电话铃声响第三次时已布好了录音监控的设备,叶振华镇定了镇定自己过去从从容容地握起了电话听筒——
   “喂,你是谁啊?”一个好象挺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我是叶振华,你是……你是……你是张力海吧?”他本想问“你是谁”的,但一听这声音是那么的耳熟就自作主张极为大胆地试探道。
   “是我。振华哥,昨夜琼菲突发高烧是我今晨发现情况不妙就破门而入的……”里面的声音继续解释着,“我因为只知琼菲的电话号码故没有能及时通知你。振华哥,冬琦……冬琦他现在回来了没有?”
   陈冬琦在录音机里听到他在喊自己的名字就跑过去边接过话筒边大声地自报起了家门:“我是冬琦!我是冬琦,力海哥!”
   “冬琦,我怕你回来之后看到这些破门的景象会担心、害怕……所以我试着给这里打个电话。告诉你,你那亲爱的姐姐已经脱离了危险,如今正睡着……我们在上海的东方医院。”
   六位刑警欣慰地笑了,大家都围上来与他们一一握手致歉,但刑警们都表示虚惊一场是他们最愿意、也最高兴看到的结尾。送走了刑警,陈冬琦又向班主任王翠兰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叶振华在之后也深深地给她鞠了一躬握住老师的手表示让她挂心了……
   他们三人随后急匆匆地赶往医院,打开门一看张力海正要喂半卧着的陈琼菲吃饭,见门一开他们的目光便不约而同地双双射向了那里。
   “张力海,你这个‘歹徒’把我手下最得力、最富有潜力的员工一声不响接到了这儿也不往社里、不给我打个电话汇报一声,害我在外滩的黄浦江畔等了许久……”周安首先笑着质问道,“张力海,你打算怎么赔偿我这笔时间、精神的双重损失费?”
   “是呀,你这个‘歹徒’竟然敢把我这个最疼爱的妹妹的居室破坏得‘体无完肤’……”叶振华见状也微笑着道,“害得冬琦还以为菲儿真的……真的遭遇到了什么不测——他今天可损失了‘两大缸’的伤心、恐惧双重交加的泪水呀!你又打算如何来赔偿他这颗幼小心灵所受的伤啊?还有我,双腿不便心一急就会犯错误摔倒。今天,一听冬琦打来的手机告之菲儿极有可能被匪人给绑架去了,我的心跳一瞬间便达到了180多下……你……你这个‘歹徒’又该赔我多少啊?她可是我视为掌上明珠的妹妹哟……”
   “周叔叔,振华哥……你们就别埋怨……别再埋怨他的不是啦!”陈琼菲看他了一眼见其满脸委屈又继续说道,“今天要不是力海的果断决策,我恐怕……恐怕今生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陈冬琦一听此话立刻上去扑倒在了姐姐的怀里又泣不成声起来。她明白弟弟此时的心境,可以想象那种似真遭了劫的场面叫谁见了不疑虑重重,何况他是……他是一个已被吓怕了的孩子!
   叶振华与周安禁不住相互望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里也噙满了晶莹的泪花。为了打破他俩伤心的气氛,他们又互相心照不宣地使了一个神秘兮兮之眼色调侃了起来——
   “我说,尊敬的周安主任、我的社长同志,菲儿她一定会……一定会为张力海这小子今天的行为加以袒护、加以辩驳的。我到底猜得是与不是?现在你可以自己好好的瞧上一瞧嘛!”
   “我输了——我这次彻彻底底地认输了,行不行啊?但我还是蛮高兴蛮高兴的,我们的陈琼菲同志……我们的陈琼菲同志呀,如今也开始谈起恋爱来了……”周安故意提高了嗓音调皮起来,“我说,振华啊,看来你这位名副其实的大哥也应该……也应该是要从日常生活中挤出那么一点儿花费积攒起来的时候了……”
   “为什么?为什么光是我要从日常生活中挤出那么一点儿花费积攒起来?你是菲儿的领导——堂堂《缘分周刊》的主任兼社长,这一回能不比我这个作大哥的多表示一点儿心意……多表示一点儿小小的心意吗?我可一向是以领导的表率来指导自己行为的呀!”
   “你们俩……你们俩这么一唱一和的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啊?”陈琼菲终于拭干了泪水不解地问道。
   “我们商量着……我们正商量着看来要给你办一份嫁妆的时候到了!”他俩对了对眼神异口同声道。
   “你们……你们……你们俩居然……”陈琼菲料不到从他俩的口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竟显得有点儿不知所措。
   张力海听到这句话以后,他的心不由得加速了起来,与她携手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是自己今天才敢想的呀!不料……不料这时间还没过三个小时就被他俩似乎当成一句调皮的玩笑话给抖了出来,这似乎又有着不可预测的天机。难道自己与她真的有夫妻的缘分?难道自己的祈祷上苍竟如此快地通过他俩的这句玩笑话答复了?难道……难道……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心中既是无比欢喜,但静下心细想起来又有那么点儿惴惴不安……
   “力海哥,你也怎么和姐急得一样面红耳赤了起来?”陈冬琦被他们这句似玩笑而非玩笑的话儿勾起了兴趣,他早已擦干了泪水打量着退居二线的这位自己眼中未来有可能成为三姐夫的他笑道,“对于这样的决定嘛,我这个……我这个小舅子是完全赞成的。”
   周安听得此话便忍不住上前去摸摸他的头道:“你要不要呀?周叔叔我认识的漂亮女生可多了,你若想要的话,周叔叔我也给你介绍一个?”
   “周叔叔,你是一位记者又是主任……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能把这种玩笑话开到我这个还不算成年的小孩子身上?”陈冬琦古灵精怪地仰望着他,似乎这样的问题不该从他的口中说出,“周叔叔,你自己说呢?”
   “冬琦,你真是好样的!”叶振华禁不住鼓掌道,“周主任,出言不慎而惹得自己一身骚——你这回认载了吧。菲儿,力海,你们是有所不知呀,我们平时老被他骂了还不知道……这回你老人家……这回你老人家可也尝到哑巴亏的滋味了吧……”
   周安无奈只好传向陈琼菲与张力海问了一些有关病情的情况,两、三位主治医生又把早上对张力海讲的那些话又向他们加了些术语复述了遍。周安拿出1500元人民币说是给陈琼菲的入院治疗费及调理身体的静心养护费一并交给了张力海,同事们每次需住一星期左右的较短医院每人才只有1000元人民币的补贴,陈琼菲疑惑极了。叶振华临走时向她丢了个眼色指指自己的口袋含笑着点点头……
   整个双休日因为陈冬琦几乎每时每刻都陪在他姐姐身旁,张力海除了几句平常的问候话几乎说不上什么知心、贴心的话儿。星期一6点刚过,他就推开了陈琼菲病房的门凑近一瞧又是她熟睡的样子……
   张力海换下瓶中的几枝康乃馨,弯着身子见今日陈琼菲的脸色几乎已经又完全红润了起来,她翻过身提了提被角平躺了过来,嘴唇抿抿。张力海被她这一小小的举动顷刻间是惹得有股莫名的力量顿生还一直在向他每个毛细血管扩展,一直在积极、狂暴地往上窜着,全部热量都聚集到了喉结……陈琼菲此时是那么的自然美——没有一点儿掩饰与作腔,此刻张力海才真正理解了那句“清晨熟睡的女人才是最动人、最美的”的独特意境。万丈海波在胸中翻滚着强烈的原始欲望忽上忽下搞得他又思绪万千神情紧张了起来,他慢慢地俯下身、俯下身伸手去抚抚她散乱的长发然后抿了抿唇第一次热血沸腾地亲在了这位心中女神的额上,那一瞬的感觉仿佛是获得了一种极大的、渴望已久的满足感……
   陈琼菲微微睁开眼睛正模糊地发现他面红耳赤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她以为是幻觉连忙闭上眼睛揉揉,再睁开瞧时那幻影真的不见了。她缕缕长发探起身来却看见张力海似犯了什么错误的小孩子般面对着墙壁神情紧张地站着……
   “咦,那刚才……力海不是今天该去上班了吗?怎么却站在墙角落里?”陈琼菲歪着头也自言自语盯着他,呆呆地沉思了一会儿……
   “力海,今天……今天你不是该去上班了吗?”陈琼菲实在猜不透其中的缘由,于是,开口问道。
   “哦,我……”张力海微微颤抖了一下镇定了镇定自己面向她强挤着微笑道,“琼菲,你……你醒来了,我是因怕你独自一人呆在医院里会感到有些寂寞,又有点儿害怕你……所以……所以……我向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假。这样我就能……就能每天陪着你聊聊天、读读报、出去漫步漫步……你不要怀疑——这不是梦境,我确确实实站在你的面前!”
   “那……那你不是要被公司扣除整整一个月的工资了吗?而且……而且你连年终奖都没有了呀!”陈琼菲见他特别奇怪,然而听张力海说是为了多陪陪自己而不惜请假之后她便急忙又担心了起来,“那……那万一你被炒鱿鱼……被炒了鱿鱼怎么办?”
   “你放心,我亲爱的公主……”他急于想掩盖自己刚才那举动的后遗症竟脱口而出说了这一句,既然开了口也就只有硬着头皮说下去的份了。他举起右手装模作样挠着自己的头皮道,“我是搞销售的,公司的产品只要能卖出去,我在哪里都一样啊!”
   “那你……那你在这儿也能卖出你们公司的天地灵电话机吗?”她穿上拖鞋到卫生间去刷牙洗脸了,“力海呀,我知道你对我的一片心……快趁此时时间还未晚,你就上班去吧,啊!我不希望你因我而丢了这份找来不容易的工作……”
   “琼菲,我已经把这月销售电话机的任务完成了。”张力海帮她叠着被子听得里面有刷牙的含糊声传出,于是又补上了那么一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真的不碍的,琼菲!”
   陈琼菲洗完脸时他自觉地关到门出去了,等她换穿戴完毕张力海才应声进来摸摸床头柜上的保暖瓶——这是他亲自为自己的“女神”做的莲子八宝粥,打开一瞧还热气直冒着呢,一股特有的香味顷刻间飘入了空气里……
   陈琼菲没有了原先那两次的客气话只是轻轻地道了声“谢谢”便接过了他盛好的一碗,张力海顿觉心中是灌满了蜜般。看着她一瓢匙一瓢匙吹着气吃着自己特意凌晨4点刚过就起来为她熬腻了的莲子八宝粥,他微笑了,他心里喜不自禁了起来……这是他两天来想得最多的生活图景,昨日有陈冬琦陪着,她就把自己有点儿心疼地硬是赶回了家睡觉。
   梦中,张力海提前如愿以偿地终于携到了陈琼菲的芊芊玉手在明媚的阳光下、在百花竞放的花丛中共舞,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旁边还有一双彩蝶也应和着他们翩翩起舞……她是那么的清纯可爱,身着洁白的连衣裙在盯着自己不断地微笑,自己那时被幸福灌醉了或搂或抱时而分、时而合与她尽情地欢舞着。她,美丽绝伦的“女神”也没有了现实生活“战争”里的那种坚持与刚强,而是含羞着倚在他肩头柔情似水。那一刻,张力海才似乎更加领悟到命运给了他那么多的生活磨难是有原因的——有一句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生活永远是公平的。人生一时的失去或许正是上苍故意安排的,看你是否能经得住磨难的考验?这道坎如果正视了、闯过了,那么前方必定是一条平坦的金色大道,胜利、喜悦、幸福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能凭着你在磨难中锻炼出来的那份韧劲儿、勇气与不慌不忙冷静的处事态度而相继降临的……
   张力海与陈琼菲这样拥着、靠着不知不觉已过了许久,此时天公忽然雷声大作了起来。他们这才从甜蜜中惊醒过来,一路跑着去附近处的那座绿瓦、红柱的亭子里躲避一场即将要来的大雷雨。他用袖口擦了擦石凳扶她坐下,自己却站着看那无端变化的乌云。手掌在一根柱子上撑久了之后觉得麻麻的,凑近一看原来这圆柱上被哪个不知名的人用刻刀刻了一首绝句,名曰《梦中逢甘露·无偶有感》——
   天上人间别强求,
   今生无缘便罢手。
   何必苦追天仙去,
   顿入繁思惹自哀。
   他读了一遍觉得感触很深,便想叫陈琼菲起来也瞧瞧,可一回头却发现她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远处刚才那双彩蝶飞来在她坐过的石凳上空盘旋了三、四圈也顿时消失了。这亭子、这漫山遍野的百花、这山坡、这所有的一切景致都接二连三的莫名消失了……只有头上的那片变淡变稀薄了的乌云此时“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张力海迷茫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它闪电雷鸣雨打身!他忽而双手敞开了举向天空仰起头质问苍天:“为何既是与她今生无缘,苍天你竟然也要那么强烈地点燃了我神圣爱情的火焰?使我心驰神往、使我痴情万分、使我痛苦深深、使我幻想连连……这到底……到底是为何呀?难道我受你的折磨受得还不够多、不够大……还不够吗?我敬畏而……又亲爱的老天爷!”
   张力海的手伸着伸着在乱舞中不知怎么的就碰到了墙壁上的白色开关,灯亮了,在强光的刺激下他醒了……这个似乎有某一种意在寓意着什么的梦恼得他思绪不宁一夜尽是翻来覆去也没合眼。可今早一进门看见陈琼菲那自然透着浅浅微笑的熟睡样子,自己昨夜那种不安、那种恐惧、那种后怕的情绪又不知怎么的烟消云散了。特别是现在瞧着她有滋有味地吃着自己做的这莲子八宝粥,张力海的心中顿生了一股不可名状的欢喜劲儿——陈琼菲那微启小口先吹吹舔舔再往碗口边蹭蹭然后才把盛量适中的瓷匙慢慢放入嘴里的吃相,他瞧着瞧着觉得是别样的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傻傻地注视着……
   “力海,力海!你……你又在发什么呆啊?”陈琼菲忽然一抬头撞见了他痴痴的目光,她连忙放下瓷匙摸了摸自己的两边脸颊,“我的脸……我的脸是否粘了粥粒或什么啦?力海,力海……”
   “哦,没有……你的脸上没有粘到什么东西,真的。”张力海被她从幻境中唤了回来仓促之间脸“唰”地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真的,真的没有……不是……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那你……那你老是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干嘛呀?”她仍然觉得奇怪,于是又问道,“你是否觉得我的……我的吃相十分难看……”
   “不,不,不……”张力海连忙摆手否认着。
   “那是……”陈琼菲穷追不舍,因为在吃饭时还没有人这样盯过她观察,“你给我倒快说呀!”
   “此时的你……此——时——的——你——特——别——美……”被逼无奈的张力海只好实话实说了,但其声音小到了似蚊子叫般。
   陈琼菲没料到他真的会说这话,顿时害羞地低下了头,望着碗底的莲心不觉甜蜜起来。其实,在这短短的两天中她想了很多很多,自己爱的叶振华今生不再可能成为自己的伴侣了,那么找个深爱自己的,一辈子被呵护着也不失为一种较好的选择。张力海已态度坚决地表白过不仅一次——他并不那么介意自己有过多么刻骨铭心的初恋,其为人也憨厚、又好学、能吃苦,况且自己如今能躺在这儿一边打着吊针一边回忆着点点滴滴的往事也多亏了他不计前仇仍然想象着自己的不测种种及时赶到……这两日的陈琼菲或许是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生死劫难,脑海里的初恋情结一下子淡化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张力海种种自己以前都视而不见的好。此时犹如新生的她再想来就差点儿流下了热泪,觉得亲切了不少。叶振华与周安一唱一和似是而非的玩笑话在夜深人静中想来觉得也别有一番滋味儿——自己有哪一点儿是比他高人一等的,同样是父母均亡、同样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同样是自学读的夜大学(而且多亏了他的顶力辅导自己才或许有望在今年——最迟明年初也能拿到大学文凭了)……这样细细思量上一番,说来也是蛮奇怪的,不知怎么的自己便在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不可名状的情愫来,觉得少女的心在一瞬间就明朗了不少,有一种独特的况味在自己的心海里如小波逐浪似的在缓缓翻滚着、弥漫着……
   现在听得了张力海这句“此——时——的——你——特——别——美……”,她的心就猛得加了一倍多的跳速而急促起来,这一在意、一紧张、一脸红方知自己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渐渐爱上了他——说“爱”或许太早了那么一点儿,但爱的火花往往是在一刹那间由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语就会擦燃的。陈琼菲的思绪无边飞着,她不敢抬头怕撞见张力海痴痴的眼神心又一次仓促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自己爱情的方向为何改变得这么突然?她伸手去缕了缕抖落在脸颊旁的长发,忽然感到那只端碗的手顷刻间被一只温暖的而又布满老茧的大手给扶住了,另一只手轻轻取过那只碗,猛地一抬头果不其然,张力海正对着自己善意地微笑着。
   “琼菲,你还要吃些吗?”他柔声细语地问着,脸是那样的亲切。
   “够了,力海,我已经吃得饱饱的了!”她定了定纷繁的思绪答道。
   “那……那你就好好休息一会儿吧。”他非常利索地收起碗瓶到外面去了,门是轻轻被掩上的。
   陈琼菲起身踱步到窗前,此时朝阳柔和的光已能照在了两棵树的枝头,也有一缕透过窗子的玻璃射在了西南的墙壁上。她推开闭了一夜的铝合金窗框,新鲜的空气就那么迫不及待地迎面扑来,陈琼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有许多“新元素”透过鼻孔直入她的心田——那感觉使她神清气爽了不少。新生的朝阳是如此柔和地抚摩着整个大地,到处是一片红火火的景象。远处的草坪上已有或个或群出来的人在这里尽情地享受着阳光,有兴致觉得自己已无大碍的纷纷开始舞动起了身子——或打太极拳,或做练功十八法,或绕着草坪的边缘有节奏地跑着……陈琼菲看着看着她的运动细胞便有些忍不住了,于是,她站正了身体打起了几招太极——这是她领略了叶振华的太极神威,央求着他教的。说是自己一个女孩家家的又是记者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人的;其次自己有了他的那几招就不怕夜行中发生突然被歹徒尾追堵劫的事情了;再则他又不能时时陪在自己身边……用这么三条堂而皇之的理由她便轻而易举地讨得叶振华的无可奈何又百口莫辩,只能同意收了这个女徒弟。陈琼菲面对着朝阳其动作还算得要领,可两天几乎不下床活动的因素迫使她没过多久便气喘吁吁着又咳嗽了起来。
   “琼菲,你……你没事吧?”张力海在门口要进来的时候听得一阵短促的连续咳嗽声连忙拧门而入小跑步过来拍拍她的背,面露忧色地望着她。
   “没事——我真的……真的没事,只是两天不下床活动的因素而觉得有一些不适应感罢了……”她摆摆手说,“刚才就练了那么几下太极拳呀!但不知为什么……不知为什么我就感到头晕目眩的……”
   “你还在病中嘛!”张力海从后面扶着她的双肩慢慢到床前,“你还得要多休息,好好调养才能把你体内的病毒有害菌全部消灭……知道了吗?”
   “我体内真的……真的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病毒有害菌吗?”她双脚伸进了被窝打断他的话语顿了那么一会儿,听他那夸张的说词有点儿不大相信似的,于是,她用小孩子天真般的口吻问道。
   “医生不是说了吗?”张力海帮她盖好了被子坐在床沿上又一次耐心地解释了起来,“你这次是因淋雨而发烧,又因发烧而不及时治疗引发了肺部的轻微感染,这不是一般的不毛小病哟,搞不好就极有可能……会演变成癌症的。但请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因为现在你的身边时时刻刻有我——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把你调理好的。”
   “难道……难道我真有这么严重吗?”陈琼菲听完他前半句就想要打断,可他已话锋一转无奈只是张了张口,现在听了他挺有把握的样子反而对自己的病情充满了疑惑。
   “你现在是还没严重到这种地步,但多长个心眼儿防患于未然……还是好的呀!”张力海怕说下去她会过多的担心就笑着安慰道。
   “看你……看你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陈琼菲笑了,她觉得眼前张力海这人还是蛮逗的,关心中透着一股温和的幽默感。真诚的笑脸始终是他迷人的风采,此刻他的形象在她的眼睛里是多么优秀,第一次的发现使陈琼菲自己也惊讶不已。一个人的思想变化真的有这么快吗?她一直以为叶振华是自己今生唯一中的唯一,但经过一个生死边缘的来回,她忽然感觉到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有一个关心之人在身旁守侯着你是那样的踏实、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幸福!想来自己一个女孩家家的,没有爱时时滋润着心田,生命岂不没有了依靠而变得随风飘逝!初恋可以藏于心底一辈子,然而生活还是要继续、人生还是要继续,生命中不能没有爱的润泽——如此生命便会因岁月的流逝而她的光泽便会渐渐暗淡直至殆尽消亡……
   “怎么啦?你……你又有哪儿不舒服了吗?”张力海见她沉思不语的样子关心地问,“是否需要叫医生?”
   “不用了,真的。”陈琼菲拉住他转身欲走的手道,“力海,我真的没事,请你坐下吧……”
  “你这古怪模样可……可叫我很担心呀!”他拉过陈琼菲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琼菲,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当我从你家的睡床上一把抱起那个已昏迷不醒的你时,我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急切得不可名状的思绪——你生命的去留全在我的手里,我顿时感到沉重极了……当医生从抢救室里出来说了那句‘好险呀,但不过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后,我的心才慢慢地、慢慢地从急速的跑道上缓下来——那一刹那,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你可了解……了解我那时的这种刻骨铭心的感觉?真是大起大落又是大喜大悲啊……”
   “力海,你别再往下说了!你别再往下说了!”陈琼菲也不知怎么的竟伸手去捂住了他的嘴,说,“我能不了解、不明白你那时那刻的心吗?力海,我已经去过鬼门关一次了……此时此刻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而又脱胎换骨了的陈琼菲——我已经获得了又一次重生!”
   “那你……那你……那你能否试着去忘记你的初恋而再试着接受我……接受我这份自认为是真挚的爱?”他见她居然没有丝毫的拒绝之意就大胆试着把她缓缓拉过来一抱拥入了自己的怀里继而紧紧地搂着,下巴缓缓地摩擦她的秀发,“琼菲,你这样不言语……这样不言语就是否表示你已经答应了……答应了我的请求?或者你还在思虑之中,但一时间还没有答案……不碍的,我可以等——等你一辈子!真的不碍的,我可以等——等你一辈子,我也是那么的心甘情愿!”
   “力海,你不需要……不需要等我一辈子那么长——因为此时此刻在你的怀里我已经闻到了爱的芬芳……”陈琼菲腾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真的,你的爱……你的爱……你的爱——我的心灵已完全能共鸣了!这两日的精心呵护使我体会到了做女人真正的幸福与满足……”
   一颗灰暗得即将死亡的心终于又一次被爱征服了。张力海紧紧搂着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似海啸又如火山喷发般不能自抑,他这条爱情之路走得是多么艰难,而今终于征得这位心中女神的芳心,两行热泪在不知不觉中涌出了眼眶……哦,爱神丘比特,你终于拿这一生一世的爱之金箭射中了他们这两颗曾经陌生的心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