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邱立本
邱立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4,502
  • 关注人气:1,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邱立本,亞洲周刊总编辑,被中国网民选为2006年中国一百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1950年生于香港,祖籍广东开平。香港圣多马小学毕业,初中就读九龙塘的银禧中学,1967年毕业于李求恩中学,负笈台湾。1972年国立政治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获纽约New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经济学硕士,曾任柏克莱加州大学亚美历史研究员,香港大学兼职教授。
   
   历任台北《中国时报》国际新闻编译,纽约《星岛日报》、《北美日报》,旧金山《远东时报》,洛杉矶《美洲中国时报》,纽约《美洲中国时报》,纽约《中报》记者、编辑、总编等职务。1990年返回香港,任《亚洲周刊》主笔。1993年出任《亚洲周刊》总编辑至今。1995-1996年,兼任《明报月刊》总编辑。
博文

香港人的智慧,終於導致港獨的大退潮。這也是一聲政治的春雷,驚醒那些沉迷在「香港獨立建國」的春夢。一年多前聲勢浩大的港獨勢力,如今逐漸邊緣化,成為消失在大海裏的浪花。

那推動浪花退潮的手,其實是一般的香港人,因為他們看穿了那些虛妄的港獨的理論與實踐。港獨的重要假設就是「支爆」(支那爆炸),想像中國大陸會出現崩潰,認為香港要在中國瓦解之際,爭取獨立建國,確保香港利益。公民黨的議員陳家洛就曾經公開說,不要一朝醒來,發現五星紅旗升不起來,香港人要對此作出準備。但「陳家洛們」這樣的想像,在現實世界成為笑柄。香港人迅速丟掉港獨,就像丟掉一碟發臭的魚,不要壞了生活的胃口。

因為即使是那些不太關心政治的香港人,也都發現中國的國力增長以及全球的影響力,過去一年間上升到歷史的高峰。自視很高的特朗普,上任之初還想聯俄制華,但不旋踵間,發現只有聯合中國,才能確保美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是美國法蘭克.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所強調的人權原則。這也是美國打贏二戰的訴求,讓深受納粹和軍國主義之害的人民,不用再為權力的濫用而害怕,不會讓恐懼成為政治的重擔。

這是美國在二戰中佔取道德制高點的關鍵。 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羅斯福總統發表著名的《四大自由》的演說,強調(一)言論自由、(二)宗教自由、(三)免於匱乏的自由、(四)免於恐懼的自由,都是擲地有聲,引起全球共鳴的政治理念,而最後一項的自由,更是切中時弊的提法。

因為在二戰的烽火中,美國所面對的敵人,從納粹德國到大日本帝國,都是強調追求一個美麗新世界,但也同時排斥與壓迫很多非我族類的群體,如納粹對猶太人趕盡殺絕,日本皇軍的鐵蹄,在南京大屠殺中恣意殺戮中國人。德國人民和日本人民若反對這樣的政策,也會被壓迫,要求人人表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習近平是怎樣的領袖?這位今天中國權力最大、負責職務最多的政治人物,被視為融合毛澤東與鄧小平於一身,展現了強勢與柔軟的特色,既重視市場經濟的客觀規律,但又訴諸政治的主觀訴求,改變了中國發展的軌跡。

在反貪方面,習近平以雷霆萬鈞之勢,在過去幾年間將多少貪官拉下馬,贏得民心。尤其軍隊的貪腐,過去十幾年間非常嚴重,軍中買官賣官的價碼成為民間公開的秘密,讓有心人憂慮一旦發生戰爭,中國軍隊會重蹈甲午的覆轍,一戰即潰。因而習近平整頓軍中貪腐,雷厲風行,民間皆拍手稱快。

但復員軍人在過去一年間曾經幾度維權,甚至一度包圍中央軍委。他們不滿退役之後的福利,面對轉業與生活的種種困難。黨中央對此也非常重視,大家也希望會有合乎情理的安排。一九三二年間,胡佛擔任美國總統之際,也曾面對美國參與一戰的復員軍人的挑戰,要求在福利上更好的待遇,在白宮附近紮營抗議,胡佛派遣軍中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在福中不知福。這是很多人在全球各地生活後,重返香江,對香港治安的感受。他們發現香港是少數治安非常良好的大城市,犯罪率奇低,而最重要的,是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也許很多香港人不知道,在西方某些城市生活,常常被剝奪「免於恐懼的自由」。在芝加哥、倫敦、羅馬、巴黎的某些地區和某些時段,犯罪像一隻無形的手,抓住很多無辜者的身影。但在香港,午夜之後離開辦公室的「加班族」,凌晨兩三點,無論是在中環、柴灣或是九龍灣的街頭,從來不會感到恐懼和危險。

從統計數字就可以看到巨大的對比。芝加哥去年的謀殺案件高達七百六十二宗,而香港的命案則只有二十八宗。即使在亞洲,吉隆坡、馬尼拉、雅加達的犯罪率都比香港高太多了。來自大馬、菲律賓與印尼的旅客都會感念香港街頭的安全,沒有那種隨時成為罪案受害者的陰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鄧小平是黑天鵝的先鋒?這位中國共產黨的傳奇人物,在七十歲之後,才實現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顛覆了他大半輩子所追隨的馬克思列寧與毛澤東思想,強調「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奠下了中國現代化的最新基礎,開拓了「中國創新」的新路徑。

這條路徑也在不斷延伸,即使在他死後的二十年,還在指引中國的創新之路,不斷超越自己,也不斷在國際舞台上演出「黑天鵝之歌」,讓全球驚艷。

鄧小平一生都在不斷演繹傳奇。他三上三落,在權力的夾縫中穿插,能屈能伸,但卻最後展現自己的強烈意志,實現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宏願。

習近平的大戰略布局,看似改變了鄧小平九十年代初在外交上「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方針,但中國今天的迅猛發展,其實沿襲了鄧小平「解放思想」的特色,不受過去任何框框的限制,衝出中共建國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是一甲子的文化情緣。六十年前也許沒有人會想到,英國在馬來半島的殖民地邁向獨立之後,會成為文化中華的搖籃,孕育出馬華文學的靈感與璀璨的成就。

在馬來西亞建國六十週年之際,七百多萬華人都在反思這個國家的獨特旅程,檢視自己的優點與缺點,期盼未來的六十年會有更美好的日子。政治上的爭議與權力的分配都是大家聚焦的題目,但更容易被忽略的則是馬華文學的成就,在全球華文寫作的版圖上,佔了重要的位置。

也許就是它處在邊緣,反而煥發中原文化所沒有的精氣神。六十年來,馬華文學的作家,人才輩出,他們不但成為台灣文學獎比賽的常勝軍,並且在題材的選擇上,開創了台海兩岸三地所沒有的視野,豐富了華文世界的創意空間。

李永平、白垚、姚拓、張貴興、王潤華、潘雨桐、溫任平、溫瑞安、方娥真、鍾怡雯、陳大為、黃錦樹、林幸謙、何國忠、黎紫書、歐陽文風……馬華文學的作家寫出赤道地帶的風情,追溯蕉風椰雨的記憶,也寫出中文世界的創意與動力。

而馬華文學的成就,來自馬華教育的成就。那些辛勤的華校老師是孜孜不倦的園丁,長期默默耕耘,種下多少華文教育的種子,最後開出多少文學的果實。

這也是一場社會運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美如果爆發戰爭,南海、台海與東海,都可能是戰場。這也是中國加緊建設海軍,要將過去「大陸軍」的傳統,改為「大海軍」的模式,要在亞洲的怒海上決一雌雄。

菲律賓海域從來都是海盜肆虐,也使得很多商船視為畏途,台灣的漁船更是常常被菲律賓的海盜所劫持勒索,菲律賓軍警對此無法有效管控,再加上內部的貪腐嚴重,警察被視為「穿上制服的流氓」。菲律賓請求中國海軍追剿海盜,肯定牽動地緣政治的敏感地帶。

北京對此並沒積極回應,可能是要權衡輕重,避免捲入難以預測的糾紛。但美國對於中國在南海諸島的建設,都表示不滿,南海因而被視為最危險的海上戰場。

但台海所隱藏的危險,其實比南海更巨大。南海的島礁,沒有什麼人居住,易攻難守,對美國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運的茫茫人海裏,幾十年來飄著人權的風雪。因為春運的主角——二億五千萬的農民工,都是共和國的二等公民,是不公平戶籍制度的受害者。但在二零一七年,他們看到了希望的陽光,讓雞年的春運,一鳴天下白,成為開往生命春天的列車。

北京與三十多個省份和城市去年宣布,取消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的差別歧視,統一登記為居民戶口,取消「暫住證」,以「居住證」取代。

同時,中國也宣布在全國擴大城市化,將建立四個全球城市,包括大家所熟知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還列出十一座國家中心城市——天津、重慶、瀋陽、南京、武漢、成都、西安、杭州、青島、鄭州和廈門,都是要重點發展。

過去兩年間,春運的人次已經跌到三十億以下,比起二零一四年的三十七億人次的歷史最高點,跌了七億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是黑天鵝出沒的時刻。最不可能發生但最後都會發生的事件,最後如何應變與總結,爭取及早知道,避免最後無奈地發現,一切的預防都是徒然?

黑天鵝的典故,源於黎巴嫩裔的美國學者泰勒(Nassim Nicholas Taleb)在十年前寫的一本經典著作《黑天鵝》(The Black Swan),寫出一些大家以為永遠不會出現的人與事,最後都會出現,就好像過去歐洲人以為這世界只有白色的天鵝,如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都會看到翩翩起舞的白天鵝女郎,但後來歐洲人赫然發現,在澳洲地區,出現黑色的天鵝,顛覆了西方社會的認知與想像。

從二零一六年到今天,英國脫歐、特朗普擊敗希拉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一百八十度轉彎與中國修好,都是主流社會始料不及的大事。而全球化所導致的世界秩序被翻轉,更產生了「骨牌效應」。

但最大的黑天鵝,則是一中原則的破壞,對台海關係帶來震盪。台灣一些獨派人士對此津津樂道,認為美國最終會重新派軍協防台灣,甚至傳出會將沖繩的美軍移防至台北,則台灣會從此「穩如泰山」,不懼解放軍來犯。

但殘酷的事實則是,美國如果放棄一中原則,或是重新派軍駐台,反而是觸發北京武力統一的時機,因為不少政治學者相信,北京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也許是中國歷史的意外。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至深圳時,他目睹的深圳還只是一個簡陋、粗糲的城市,是一個香港人購買「假貨」、翻版錄影帶、按摩、嫖妓的龍蛇混雜之地。香港人看深圳,都是從一個俯視的角度,看一個落後的窮親戚。但二十五年後,這個窮親戚已經躍升為高新科技首都,匯聚全球精英,創造比香港更多的GDP。香港人看深圳,再也不能俯視,而是要面對一個煥然一新的「老表」。

這也因為深圳成為中國的新疆界。當年的海濱小城,由於地緣上與香港的關係,耳濡目染,不僅有一種「敢為天下先」的精神,更有一種「不信邪」的傻勁。它是一個地理上的邊陲之地,遠離中原與京華權力核心,探索一套新的遊戲規則。

這正是中國進入企業起飛的世紀。長期以來的意識形態的統治方式,再也不管用。很多在「北上廣」感到幻滅的理想主義者,都跑到深圳來創業,尋找新的機會。他們不再沉迷於主義之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