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邱立本
邱立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798
  • 关注人气:1,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邱立本,亞洲周刊总编辑,被中国网民选为2006年中国一百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1950年生于香港,祖籍广东开平。香港圣多马小学毕业,初中就读九龙塘的银禧中学,1967年毕业于李求恩中学,负笈台湾。1972年国立政治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获纽约New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经济学硕士,曾任柏克莱加州大学亚美历史研究员,香港大学兼职教授。
   
   历任台北《中国时报》国际新闻编译,纽约《星岛日报》、《北美日报》,旧金山《远东时报》,洛杉矶《美洲中国时报》,纽约《美洲中国时报》,纽约《中报》记者、编辑、总编等职务。1990年返回香港,任《亚洲周刊》主笔。1993年出任《亚洲周刊》总编辑至今。1995-1996年,兼任《明报月刊》总编辑。
博文

從戰爭的邏輯來看,即使中印當前的邊境衝突升高,它注定是一場有限戰爭(Limited War),因為中印交戰雙方都是核子國家,在核武之前,理性的決策者都會了解這是「保證互相毀滅」的遊戲,必須「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有限戰爭就是自設底線,不能越核武雷池一步。從韓戰到越戰,作戰雙方都極為克制。美國在韓戰時,麥克阿瑟元帥在戰況逆轉之際,曾力主以原子彈轟炸中國東北,力圖切斷中共軍隊的補給線,並產生震懾效應。但杜魯門總統深知這就等於打開核武的潘朵拉盒子,會招來蘇聯的核子報復。因而最後他不惜將麥帥炒魷魚,冒美國民意之大不韙,褫奪他的軍權,避免出現核子大戰。

同樣的,在越戰的高潮,中國雖然全力援助越共,但從來不會考慮用核武,美國方面也是很有默契,從不提核子震懾。即便到了一九七五年兵敗西貢,美國決策者也沒有將核武反攻作為選項。一些修正主義史學家認為:這是美國自縛手腳,打一場「有限戰爭」,自招其辱。

但這也是人類的理性的選擇。從一九四五年美國在日本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後,世界上再沒有動用核武的軍事行動。不過核子俱樂部的成員越來越多之後,核武就有失控的危險,尤其是朝鮮與一些恐怖組織,都被視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民主政治需要反對派,因為權力需要制衡,避免權力的傲慢。這是民主政治的真諦,也是全球民主發展的總結。但民主成功的關鍵,就是要有基本政治目標的共識。反對派要忠於這個政治體系,而不是要推翻它,或是鄙視它。

但香港泛民主派往往被激進派綁架,沒有與「港獨」完全切割,這也因為民主派內的知華派凋零,如司徒華等都已經去世,他的後繼人都沒有那種中華文化的素養,也沒有那種家國情懷,反共變成反華。二零一三年間,反對派提出「去大陸化」的論述,變成了反動的「血統論」。

其實泛民內部有一個基本的假設﹕認為北京政府是一個不穩定的政府,他們傾向相信西方某些所謂學者提出的「中國崩潰論」。公民黨議員陳家洛就說,很可能有一天早上起來,就發現五星紅旗升不起來,香港人要對此做出準備。這種思維其實反映他們一個錯誤的判斷,一子錯,全盤皆落索。

這也導致泛民在策略上的荒腔走板,泛民議員到中聯辦見面,被視為禁忌,畫地自限,一廂情願來解釋一國兩制。冷戰時期對北京仇視的口號與心態又重新拿出來作為武器,不斷妖魔化中聯辦與梁振英,以為政治子彈可以射向特區政府與北京當局,但卻其實是射向自己的大腿,也射向自己的選民,讓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是奇特的圖畫。在香港很多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餐廳,晚上有越來越多的顧客,他們在午夜之後,就尋找自己的「地盤」,以不同的姿勢進入夢鄉。他們很多睡到天亮,享受一個完美的「麥記之夜」——免費的住宿,舒服的冷氣,安全的睡眠。如果半夜驚醒,還可以去洗手間,或是去買一杯咖啡。

他們被稱為「麥難民」(McRefugee) 。這也許是牛津字典的新詞,但還沒收錄在新華字典。這似乎是美國所沒有的夜景,因為在麥當勞的美國故鄉,這樣的午夜「睡客」肯定會被趕走。但香港的麥當勞集團似乎很有人情味,說歡迎任何背景的顧客,即使他們逗留的時間特別的長。

麥難民的背後,正反映香港窘迫的居住問題。目前房地產價格飆升,是回歸二十年的最高峰。香港政治的重中之重,不是政治改革、全民普選,而是房屋的死結,導致「無屋者」與「有屋者」的巨大鴻溝,也導致年輕一代無法購屋,租金高昂,居住在房屋品質越來越差的環境中,形成了一股怨氣,引爆了政治上不穩定的局面。可以想像,如果那些年輕人都擁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會跑到旺角街頭向警察丟磚頭,捲進暴亂的風波。

這其實是利益結構的問題,香港房屋越來越貴,主要是因為需求強大,購買者不僅是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決定戰爭勝負的,是人,而不是武器。這是毛澤東的名言,也是這次美軍驅逐艦在日本附近與菲律賓貨船相撞之後,不少評論的初步總結。最先進的軍艦,在鬆弛的軍紀下,會讓自己人遇害,成為國際笑柄。

中國大陸一些網民對美軍這次意外加以訕笑,但熟悉解放軍的專家卻不敢幸災樂禍,因為他們曉得解放軍正在從一場內部的整頓裏走出來,戰力是否提升,還有待考驗。

解放軍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自己。自改革開放以來,解放軍一度陷入經商的狂飆中,銀彈成為致命的吸引力。儘管後來全軍禁商,但禍根早已種下,軍中買官賣官的風氣成為公開的秘密,讓民間憂慮,中國軍隊是否會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敗在自己內部貪腐的漩渦中。

幸好自習近平上台後,全力整頓軍中貪腐,拿下徐才厚、郭伯雄等幾頭大老虎,煞住部隊的歪風,也讓老百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也許是中華民國軍隊歷史上士氣最低迷的時刻。從黃埔建軍以來,國軍從來沒有如今天那樣陷入低谷。這不僅因為很多軍人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也因為當局不斷削減部隊的福利,以年金改革之名,讓長期以來的退休與福利都大不如前。

最近台灣的軍事院校招生都無法滿員,年輕一代用腳投票,遠離部隊,遠離這個昔日曾經吸引最優秀、最有理想青年的機構。

九十年代初,國軍還是充滿朝氣與希望的部隊。在蔣經國去世後,在李登輝上台之後,「軍隊國家化」成為台灣民主的指標,國軍不再是國民黨的「黨軍」,而是中華民國的軍隊,是超越黨派、向憲法效忠的武裝力量。這也使得台灣在面對中國大陸時,擁有獨特的「軟實力」,領先共產黨,實現現代國家「軍隊國家化」的憲法理想,與解放軍的「黨指揮槍」形成強烈的對比,讓國際刮目相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沒有民間中華,就沒有民主中華。這是中國發展路徑的最新觀察,也是中國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只有透過民間企業的力量,凝聚社會的資源,創造了一個創意的平台,開拓了人際關係的合理安排,中國才可以進入「現代性」的社會。

「現代性」(Modernity)的特色,就是社會資源的合理安排,追求專業,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力爭上游,開發自己的最大潛力,並且保持內部的和諧與進步。中國從一個計劃經濟與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意識形態的國家,蛻變為今日全球市場經濟最活躍的社會,脫下了馬列毛的意識形態的「緊身夾克」,僅僅用了三十年,也為中國進入「現代性」作出了重要的鋪墊。

最近一些在華的外國人,在返回自己國家之後,懷念中國生活上的方便,列出中國「新四大發明」,指出移動支付、共享單車、無遠弗屆的網購與高鐵,都是中國當下的巨大創意,改變了中國的生活方式。事實上,除了高鐵之外,所有這些「新發明」都是「民間中華」的產物,都是民間企業家與市場經濟的創意與成就。

民間中華就是市場經濟的充分發揮,超越了國企的壟斷與政治上的限制。就好像被稱為中國的「帽子」(HAT)——H代表華為、A代表阿里巴巴、T代表騰訊。它們都是民企的先鋒,在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這是兩岸最危險的時刻。長期以來的兩岸溝通渠道如今名存實亡,海基會與海協會都無法發揮功能。兩岸的決策者彼此都失去了基本的信任,似乎就等待最壞的局面出現。

當吳敦義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後,情勢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因為這位地道台灣人的國民黨黨魁,卻是最有中華文化與歷史素養的政治人物。比起馬英九和洪秀柱,他更熟悉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對毛澤東的詩詞熟如數家珍。他甚至將毛澤東的《沁園春》改編,激揚寶島文字,指點兩岸江山,說「反攻大陸,已成歷史;解放台灣,又嫌霸道……數當前明路,和平最好」。

比起了李登輝這位台灣人的國民黨領袖,吳敦義沒有那種日本殖民的遺痕,沒有李登輝的「殖民鄉愁」,不會眷戀《海角七號》的戀日情懷,而是可以衝出殖民迷霧,固守中華民國的價值底線。

中華民國的價值底線,也當然與中華民族的文化底蘊不可分割,重視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台獨勢力要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借殼上市,偷樑換柱。但台獨親日本殖民的論述,在中華文化的照妖鏡下,就無所遁形。

吳敦義不僅延續馬英九時代的「九二共識」,還進一步期望將兩岸和平制度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澳門是永遠讓人驚奇的城市。它自一九九九年回歸以來,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都比殖民地時期進步,展現了一國兩制的優勢。到了二零一七年,澳門的人均GDP上升為亞洲第一,高達六萬九千多美元,不僅勝過了香港,也在全球位居先列,成為澳門人的驕傲,也成為香港的一面鏡子。

澳門人對香港近兩三年的政治動盪感到困惑,不了解為何香港的民主運動會變質為港獨,出現反對大陸遊客的「驅逐蝗蟲行動」、「鳩嗚行動」。澳門也有反對派,但絕對不會出現「澳獨」,不會因為追尋民主而失去了中國。

這都因為澳門的社團組織,成為政治發展的基礎。這是澳門最本土的力量,它們代表民間不同的領域,重視保存故土故園的一草一木,但恰恰是最本土的,也是最中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格局決定了結局。這是中國不少政壇與企業領袖的心得,如何超越日常的得失,從一個更宏觀的戰略角度,去看未來的發展,不斷自我拷問,十年後會如何?三十年後乃至五十年後會如何?

也許需要打開「大歷史」的窗戶,才可以看到戰略的風景。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初,總結歷史的智慧,就很重視發展基礎建設——興建高速公路、橋樑、高鐵、捷運。即使在資金短缺、經濟發展還沒有起飛的時刻,就為一幅更大的經濟藍圖,作出重要的鋪墊。

這也是最具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三十年前,印度與中國的國家競爭力和經濟實力大致差不多,但三十年後,中國早已大幅拋離印度,關鍵就是基建。印度人出行,路少人多,就是一場活受罪,但中國交通今天四通八達,還創新地發展了西方國家都沒有的高鐵網絡與共享單車。美英兩國現在才赫然發現,他們的公路與橋樑都如此破敗,要向中國看齊,加速重建。

粵港澳大灣區的策劃,就是從一個戰略高度來推動地區發展,讓廣東的豐沛資源,與香港的「國際性」結合,再連接澳門的博彩業與會展博覽業,形成了一個新的氣場,開創世界史上的另一個「大灣區」的傳奇。

從美國紐約、新澤西州、康州的「三州地帶」(Tri-State Area)、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許這是曖昧的旅程。從商海走進了政海,總要擺脫輿論上的原罪——政商勾結,彷彿商業世界就是充滿罪惡,商海的浪潮,與險惡的政海匯合,就會掀起漫天的惡浪?

但這樣的惡浪,並沒淹沒特朗普。這位永遠「不信邪」的億萬富商成為白宮主人,打破了政治與商業的潛規則。他就是要把商業世界重視競爭力的優勢帶進政壇。他的手段靈活,打破官僚層的顢頇,敢為天下先,要讓美國進入讓人驚奇的世紀。

這也為郭台銘帶來啟示。這位被視為「台灣特朗普」的企業家,在不到二十四小時內,二訪白宮,與特朗普密談,推動美國創新,爭取雙贏。他們兩人惺惺相惜,似有相逢恨晚的感覺。

這也立刻為郭台銘的政治未來帶來新動力。台灣政壇出現越來越多的聲音,要求郭台銘在二零二零年角逐總統大位。如果他決意出馬,小英等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