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平教授
江平教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8,479
  • 关注人气:3,7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坦然博雅君子、率性大爱贤人 

(2012-01-04 13:22:25)
标签:

赵红梅

学院路

中国政法大学

私法

分类: 八十华诞庆贺文集

——回忆江平先生尊重、关爱中国政法大学教职工一、二事

  赵红梅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的一名教师,虽与江先生在同一所大学甚至同一学院任教职,并曾经得到过他的提携、关爱,但他却不一定熟识我。2009年6月,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江先生与我同在被邀请参会之列。会上我有幸当面将自己最新出版的学术专著呈赠给他,当时他的表情略有迟疑,似乎想不起来我是谁,我连忙自报家门。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江先生提携、关爱的人太多,他都记不起来了;或曰他提携、关爱别人,本就不是为了他自己记住这些人和这些事,更不是为了让别人报答他,而是他的人格品性使然。于江先生来说,以下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两件小事了,但却令我回味了多年。

  1995年秋,当时30岁出头的我申报破格晋升副教授职称。按有关规定,需要由申报者自行寻找两位具有高级职称的专家写出学术成果评审意见呈报给评审机构。一开始,我给校内一位自认为比较熟识的教授打电话,请求他写出对我学术成果的评审意见,遭到了他的明确拒绝,理由是:最近很忙,恐怕没有时间。我当时年轻气盛,也未能做到善解人意,于是对这位教授产生了一点抱怨。心想:什么没有时间,分明是为对己没好处的事一概推脱找借口!他忙能有江先生忙?我心中闪现一个念头:不如直接请江先生写对我学术成果的评审意见?

  于是,我斗胆给江先生家挂了个电话。江先生当时出差在外地,我请求接电话的他的家人转达我的意思。出乎我的意料,当天晚上,江先生就从外地打来长途电话,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请我将职称申报成果和评审意见书直接送到他家,一周后来取。我当时的心情真是无比激动,江先生是名震中华的著名法学家,由他为我写职称申报学术成果的评审意见,于我来说那是何等的荣耀呀!

  一周后,我来到当时江先生的家--位于学院路校区北门外明光家属宿舍楼一扇门前敲响了门,心情还略有点紧张。家人开门后,江先生从房间内走出来迎接我,并招待我喝茶,与我谈了一些有关我学习、生活、工作和评审学术成果的情况,他问我问题问得很具体、很仔细,我说时他听得很认真、很专注。交谈结束时,他将写好的评审意见书交给我,又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并直接送我到楼门口。出了江先生的家门,我忐忑不安地打开他写的评审意见书,那一霎间,我被深深震撼了:江先生潇洒流畅的笔迹整整写了一页半,既有由衷的赞誉也有中肯的建议,所有意见都有凭有据--直接引了我著作中的具体观点。当时的学风虽不似今天这样浮躁,但专家出具评审意见泛泛而论,甚至请助手或学生代笔本人只负责签字,也已不寡见。江先生是大忙人,肯花时间精力亲自为我这样一个他不熟识的普通青年教师同事写评审意见,并为此读我那稚气未消的学术作品,这怎么能不让我感慨万千!那一年,我顺利地破格晋升副教授职称。

  2005年夏,我们中国政法大学85年毕业的同学迎来了毕业20周年聚会庆典,每逢这种活动,江先生总是必受邀请的嘉宾。聚会庆典那天中午,300多名师生在学院路校区食堂2楼聚餐。当时,我的桌位离江先生的桌位较近,于是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不论是饭前、饭中还是饭后,都不断有毕业同学和食堂工人师傅过来与江先生打招呼,江先生总是以满脸真诚的笑意一一回应他们。聚餐早已结束了,争先恐后与江先生合影留念的毕业同学,也已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去了,食堂2楼人已不多,但江先生还站在桌位那儿与几位食堂中老年工人师傅拉家常、嘘问寒暖:"Х师傅,你小孩工作了吧?""Х师傅,你血压控制得怎么样了?"最后,江先生走到食堂大门口,又碰上司机班的几位工人师傅围拢过来,他继续与他们拉家常、嘘问寒暖。

  今天,我已人到中年,虽然尚未取得辉煌的成就,更没有机会报答江先生14年前的提携、关爱;甚至江先生至今对我都印象不深刻。但江先生对我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他使我深刻认识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两个主题:相互尊重与相互关爱。

  众所周知,江先生是一位私法学者,一生以捍卫私权为己任。按我的浅见,私法是个人(自由)主义者的法。个人(自由)主义者的内心世界通常以自我为中心。作为私法中的人,即市民是一种“理性的经济人”,利己为其本能与常态。但是私法中的“利己心不是绝对否认他人的原始的利己精神,而是以社会分工为基础的社会性经济中的利己。所以,……是人把他人同自己一样作为人格的主体而加以承认,常常是以等价从他人那里得到利益的伦理世界。”于是,作为个人(自由)主义道德观底线的私法的一般伦理是存在的,这就是利己之人要将他人同样视为利己之人予以尊重。这样的人就是有理性、有德行的人。 有理性即有德行的人就是一个为人正义本分、做事理智得体的人,因尊重他人而也值得他人尊重。

  江先生尊重他人,包括他的同事、下级、学生,他把他们都视为与他自己平等的“自然人”。他说过的一句话是:“见高不低、见低不高。”他遇显贵不低头,见平民不昂首。他尊重的是“人” 而不是权力和金钱,现在我们周围还有多少知识分子存有这样的清高风骨?江先生的确没有玷污他所挚爱的私法精神,他不愧为一个有理性即有德行的人,因此,他是一个坦然博雅君子,值得我们尊重。

  但江先生又不仅是一位私法学者,一生还以兼济天下为己任。按我的浅见,个人(自由)主义认为人的本性在于自然性——利己性,而不是善良性。在信奉个人(自由)主义的私法学者看来,“道德的原则与最高的理念则不必在法典中显现。”“在文明的剧院里,最底层的是意愿与野蛮,中间是纪律与强制,最高层是真实的自由。” 如在黑格尔的理论中,对私法中的人不能有太高的道德要求,那些特殊性教养只能被看成市民主观性的自主选择。 于是,个人(自由)主义暨私法学强调道德是来自于个人的自我选择。这实际上划定了社会规范的高限与低限:个人不得伤害他人的权利与利益,这是社会规范的低限,是社会秩序的根本。但是,个人是否以某种高尚的道德规范如利他主义的奉献牺牲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这全然是个人的自我选择,社会和法律对此不加以强制。内田贵说:“所谓利他主义指的是什么呢?利他主义本质是这样一种信念,人不应该不顾他人利益而一味追求自己的利益。利他主义的思想要求为他人利益而牺牲自己,与他人分享利益时要大慈大悲。……(‘像爱自己一样去爱你的邻人吧’)。”

  说江先生像大多数值得我们尊重的学者那样,仅是为人正义本分、做事理智得体的坦然博雅君子,那是绝对不准确、也不全面的。江先生是学者中不多见的能够以某种高尚一些的道德规范作为自己行为准则的人,并且这全然是他个人对自我而不是对他人的要求。他为人处事经常怀有善良情感甚至带有利他主义色彩。

  江先生关爱他人,包括他的同事、下级、学生,他把他们都视为与他自己的朋友一样的人。他不投机取巧,有时甚至不知趋利避害,凡事亲历亲为,自己吃亏受累,换取别人成功喜悦。现在我们周围还有多少知识分子拥有如此的崇高境界?江先生为他所挚爱的民法精神增添了高尚道德自律的注脚,他不愧为一个有博爱情怀即奉献牺牲品格的人,因此,江先生还是一个率性大爱贤人,不但值得我们尊重,还值得我们爱戴!

  至今,当我教授过的本科生受我邀请来参加我主持的教学研讨会,按会议议程,他们先行离去时,我会站起身来送他们到门口并一一表示感谢;当我教授过的本科生因保研、我指导的研究生因毕业论文答辩需由我写推荐意见时,我从不敢只签字而允许他们自己写意见内容。因为,我不能太对不起江先生对我的提携、关爱。

作者:赵红梅,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社会法研究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