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6,773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2012-10-02 08:44:09)
标签:

cooktown

库克船长

分类: 行路匆匆

Day 8:寻访库克船长的足迹(1)

新年的夜里发生了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充气床垫漏气了,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就睡在两层薄薄的橡胶布上,幸亏帐篷是打在草地上,也没有感觉太硌。今天正逢新年,在Cooktown就别指望能够买到新床垫了,在GPS上查了一下,最近户外用品店远在1000公里之外地Bowen,两人仰天长叹,相视无言,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还好我们带了足够的毯子。


收拾帐篷的时候,一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怪鸟过来搭讪,估计想混点吃喝,不过我们俩都是节约模范,也没啥剩饭剩菜匀给它。这怪鸟脸蛋红红的,像是关云长,羽毛黑黑的,亚赛张翼德,如果刘备看到肯定喜欢得紧: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我们扎帐篷的地方,长着一棵香蕉树,结了一大串的香蕉。路上虽然经过数不清的香蕉田,也没敢停下来细细看看,毕竟瓜田李下,还是当心点比较好,现在终于可以拍张香蕉树的近景,作为到热带一游的明证了。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吃过早饭,一切收拾停当之后,便驾车离开了这家Caravan Park,准备先到镇上观观光,今天的计划行程不长,就是回到200多公里之外的Port Douglas附近的一个Caravan Park,时间很充裕。

Cooktown的名字来源于Cook船长。1770年6月到8月期间,Cook船长和他的探险队在这里停留过一段时间,当然这次短暂的停留背后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昆士兰外海的的大堡礁算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观光和潜水圣地,然而在Cook船长的时代,这片暗礁密布的海域却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凶险之地。1770年,也就是大清乾隆三十五年的6月11日晚上11点,Cook船长的“努力”号帆船在昆士兰北部的沿海航行的时候,突然撞到了礁石礁石上面。撞击发生后,“努力”号就搁浅在礁石上面,无法进退。为了能够脱身,Cook船长下令抛掉船底压舱的石块和铸铁,以及6门大炮,已经有些变质的食物,甚至是宝贵的饮用水。尽管抛弃的物品总重达到四五十吨,这条四百多吨的木质帆船依然卡在那里。更糟糕的是, 撞击损坏了船体,海水开始渗入舱,Cook船长不得开动船上仅有的三台人力水泵,奋力排除船舱内的积水。所有的船员被分成三组,轮流排水,甚至包括Cook船长本人和船上一贯养尊处优的科学家Banks也不得不甩开膀子亲自上阵。他们本来可以借助潮位高涨的机会脱离困境,可惜未能成功。直到6月12日,Cook船长指挥船员用一条小艇把几只船锚固定在离开船体一定距离的地方,之后借助高涨的潮水和海浪的冲击,“努力”号才得以脱身,这时候已经是6月12日的深夜。

船体离开礁石之后,海水还是加速涌入,这时候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当时距离最近的海岸还有40公里之遥,船上仅有的三条小艇根本容不下所有的船员。令今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时代的船员多数其实不会游泳,落水之后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不过令Banks感到诧异的是,船员们虽然心情沉重,依然有条不紊地尽职尽责。跟他之前听别人传说完全不同,人家告诉他在危急状况下,船员们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癫狂状态,拒绝执行任何指令。Cook船长本人的魅力此时无疑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船上的一个见习军官Jonathan Monkhouse向Cook船长建议说,他以前在商船上工作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人们会找一块帆布缀上麻絮和羊毛,设法从船体外边覆盖在渗水的漏洞上,借助水的压力,这块帆布会紧紧地贴在漏洞上,可以大大减慢渗水的速度。Cook船长觉得这个建议可行,就让他放手去做。这次尝试非常成功,渗水速度明显便慢,一台水泵已经足以应付,另外两台水泵可以稍做休息,“努力”号暂时已经没有沉没地危险了。这次危机让Cook船长身心俱疲,他随后把昆士兰沿海的一个海角命名为“苦难角”(Cape Tribulation)用来纪念这段惊心动魄地经历。

虽然暂时没有了危险,他们依然需要设法修理损坏的船体,否则一旦遭遇风浪,“努力”号一样会沉没,离开苦难角之后,他们沿着海岸一路向北,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适合停泊休整的地方。6月13号,他们发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的入海口,Cook船长把这条河命名为“努力河“ (Endeavour River)。不过因为遭遇强劲的逆风,直到6月17号他们才真正进入努力河河口,他们选了一块平整的河岸,让“努力好”搁浅,受损的那面向上侧躺在河岸上,这样船上的木匠就可以修理损坏的船体了。

这次停留是Cook船长在澳洲沿岸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船上的科学家也借机上岸记录了许多以前欧洲人不知道的物种。Banks就是按照从土著人那里听来的说法,把澳洲无处不在的袋鼠命名为“Kangaroo”。虽然这块地方具有这样大的历史意义,在之后的100年里面这个区域依然极少有欧洲人出没,当地的Guugu Yimithirr人依然过一如既往的生活。直到1870年代,附近的Palmer河谷中发现金矿后,这个地方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了人声鼎沸的交通枢纽,淘金者乘船来到这里,然后在跋涉几十公里到采金地点。就是在这时候,这里被命名为Cooktown。1880年,淘金热进入巅峰状态的时候,这个小镇上一共住了7000多人口(今天的Cooktown人口不足2000人),其中半数是到淘金者。镇上布满了大小客栈饭店,合法的非法的酒馆,一片繁荣景象。然而随着淘金热的衰退,繁荣的幻象如同梦境一样迅速消失了,Cooktown的人口开始锐减。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Cooktown再度迎来大批的外来人口,最高峰时候,附近曾经驻扎了超过两万的澳大利亚和美国军队,二战中著名的珊瑚海大战中,Cooktown发挥了至关重要的支援作用。

宽阔的努力河河口: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在当年Cook船长的登陆地点附近,竖立着一座纪念碑: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还有这尊Cook船长的雕塑,澳洲类似的雕塑有很多处,不过好像立在此地的最为应景: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十三)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