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6,773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2012-01-31 11:56:18)
标签:

parkes天文台

gilgandra

sidingspring天文台

warrumbungle国家公园

河水洋洋

分类: 行路匆匆

Day 2:The Dish and Dome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恰好利用这个机会把睡袋卷起来(必须把睡袋摊在后座上然后人站在车外才能把它卷到能够塞进包装袋的地步)。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时间还很早,只有七点钟,正好可以仔细看看这个我们昨天宿营的地方。野餐区跟镇上通过一座木桥相连,大概是考虑到安全因素,这座木桥现在已经禁止车辆通行了: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跟所有的澳洲村镇一样,此地也格外珍视自家的历史渊源,没办法啊,这些地方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最多不过一百五六十年,自然以稀为贵。不象我朝,随便一个地方的历史都能追溯到两三千年前,所以也没多少人在乎这些劳什子,时间一长,你反而很难看到有些年头的景致了。野餐区中央陈列着一台蒸汽的机车,看上去像是19世纪末期的产品: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100多年过去了,农牧业似乎依然是这里的主要产业,野餐区对面的大院里面停靠着各类农业机械: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Forbes镇上还开了一家麦当劳,我们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它的早餐时间,那里的鸡蛋香肠汉堡可是LG的最爱,他当然也没有放过这个放纵一把的机会,跑到里面买了4只汉堡和一小杯咖啡出来。我们一人吃了两只汉堡作为早餐,LG平日里连茶都很少喝,偶尔喝一杯公司的免费咖啡就吃不消,这次为了給自己提神,倒是豁出去了。

离开Forbes镇沿着Newell Highway向北,没多久就到了Parkes,这个镇的名字来源于19世纪末期的Parkes爵士,那个时候他积极鼓吹成立澳大利亚联邦,算是这个国家的“国父”之一。Parkes镇上不是我们关注的地方,我们的目的地是镇外的Parkes天文台,那里有一台南半球第二大的抛物面天线(第一大的天线在堪培拉),直径有64米,当年曾经参与1969年阿波罗11号首次登月的电视转播。NASA曾经使用3台天线来接受月球那边传来的电视信号,一台在美国,两台在澳洲,经过对比后发现,澳洲Parkes天文台的这台天线的接收效果最好,所以一直使用这里作为主要的接受通道。2000年的时候,澳洲人还专门拍摄了一部电影,名字就叫“The Dish”,说的就是这段事情,当然塞进去不少添油加醋的成分,成为那年最卖座的本地电影。

接近天文台入口的地方,就看到路边的标记提醒游客应该关闭手机(这个天文台是用来观测来自太空的无线电辐射的,地面上电子设备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将造成一些干扰),其实你开着手机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那里根本也没有手机信号。我们到的时候只有八点多一点,天空中也再次飘起了雨丝,四处都冷冷清清的,停车场里面只有我们一部车子,这个时间到天文台观光显然不是主流的娱乐方式。LG跑到Visitor Centre门口一看,上面贴着“Closed”的标记,看来人家也要回家过节的。不过这正好给我们留下一个定定心心拍摄一些自己满意的照片的机会,不必担心其他游客的干扰。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外边雨下得挺大,拍照的时候我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先隔着车窗取景聚焦,LG则坐在驾驶座上按照我的指令前后左右调整车子的位置和角度(反正没有别人,不必担心挡住别人的去路),然后我一声令下,LG就按下按钮,摇下副驾驶的车窗,我则顺势按下快门,LG再用最快的速度把车窗关上。虽然光线不太好,色彩非常沉闷,不过对这些照片的聚焦和取景还算比较满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这样古怪的拍照方式,连路牌上的小鸟都看傻眼啦!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在我们将要离开的时候,一辆车子开进了停车场,从车上下来一对父母和几个孩子,看来有这番雅兴的还不止我们两个人呢!

Newell Highway上的小镇Gilgandra是另外一个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小镇,它的Visitor Centre里面有个很不错的博物馆。里面陈列了许多旧时的家庭用具,让人们得以一窥几十年前澳洲生活的点滴,比如说这个玻璃搓板,就很让LG惊奇了一番: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还有这个美仑美奂的黄油模具: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当年的这些厨房用具虽然使用的还是传统的材料,不过设计和做工可一点也不逊色: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Gilgandra人最自豪的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Cooee行进”。 话说1914年战争爆发的时候,那时的澳洲人自然而然跟大英帝国站在一起,迅速地被裹挟到战争的洪流里面去。当时的澳洲总理曾经说:“如果发生最坏的情况,我们会和我们的祖国站在一起,为她而战,直到牺牲最后一个人花光最后一个先令”,当然这个祖国指的是英国而非澳大利亚。不过按照1903年的征兵法,政府不能把强制征召的兵员送到海外去,所以他们只能设法征召志愿兵,所幸当时的澳洲居民对大英帝国还怀有深厚的感情,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征召了五万多志愿者,要知道当年整个澳洲的人口也不足五百万人,所以这个数字还是很惊人的,这也就是每个澳洲小镇上都有一个纪念当年参战人员的纪念碑的原因。不过到了1915年,当一批批伤亡名单传回澳大利亚的时候,人们的热情被一点点冷却了,开始意识到热情洋溢的战争鼓动和冰冷的墓穴之间其实很近很近。澳洲各地征召志愿者的步伐也渐渐停滞下来,这一年的10月10日,26名志愿者从这里向700多公里外的悉尼进发,准备沿路再征集更多的人。每到一个小镇,他们就发出“Cooee”的呼唤,这“Cooee”一词源于悉尼附近的土著居民,意思就是“Come here”,他们就用这个词在旷野里面相互呼唤,后来白人定居者也开始使用这个词,让它在澳洲和新西兰流行开来。两个月以后他们到达悉尼的时候,队伍已经扩大到将近300人,在当时引起巨大的轰动。Gilgandra人为战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博物馆里面自然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这位帅哥让人想起“魂断兰桥”的男主角: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在新南威尔士北部的很多镇上都会立一块牌子,上面有太阳系九大行星的模型(对了应该是八大行星,最外边的冥王星因为个头太小在几年前被国际天文学会开除大行星的行列,当时还惹了不少人上街抗议,抗议的理由让人笑掉大牙:Size isn't problem!),这些模型按照他们实际的大小比例制作,这些牌子之间的距离也跟这些行星距离太阳的距离成比例,这些牌子的中心就是座落在Warrumbungle国家公园旁边的Siding Spring天文台。LG以前曾经申请过这家天文台的工作,结果人家没理他,这次做行程规划的时候,我指给他看这个天文台的位置,他大吃一惊,居然说“有那么远啊?”。原来这位老兄一直以为这个天文台在堪培拉附近呢(因为招聘单位是澳洲国立大学),幸亏人家没理他,否则面试一趟可是够辛苦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这个天文台就在通往Cooktown的大路附近,既然来了不进去看看就太可惜了。天文台座落在一座高度不足一千米的小山上面,与世界上其他著名的天文台动辄三四千米的海拔高度相比,的确有些寒酸,可怜澳洲地势平坦,也没法讲究那么多了。天文台入口的地方是一家英国研究机构的广角望远镜,据说用途是定时扫描整个夜空(是否某个角落里面隐藏着ET们的太空船?哈哈)。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天文台唯一对外开放的地方是那里最大的直经3.9米的英澳望远镜,这也是整个澳大利亚最大的光学望远镜,早年大概也是在南半球称王称霸的,不过后来大家在南美的智利发现了一座观测条件极好的高山,很多欧美国家的研究机构都在那里建立了一些新的大型望远镜,这台英澳望远镜就显得有些落伍了。望远镜旁边的附属建筑里面有个展览,一贯好奇心很重的LG自然不会放弃,这是一张以前天文观测使用的大型胶卷底片,比我们常见的A4纸还要大一些。没有数码影像的时代,阅读比较这些胶片基本要靠人工完成,那时候很多地方的天文台都雇佣一些受过基本教育的女性从事这项乏味之极的工作。现代的望远镜都用CCD取代了胶片,数码影像技术的发展也让电脑程序全面取代了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从这次展览里面,我才第一次知道敢情当年库克船长来这里也不完全是为了看看袋鼠考拉什么的,还负有天文观测的重任: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那个3.9米的望远镜安装在一个巨大的圆顶建筑里面,建筑入口处的标牌有些粗陋: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庞大的建筑连个看门的师傅也没有,看起来空无一人,我们进去后直接乘坐电梯到了参观长廊: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终于得以一窥这座澳大利亚最大的光学望远镜的尊容。和我们平日常见的观光望远镜不同,这是一台反射望远镜,它的主镜不是透明的玻璃透镜而是一个抛物面(或者双曲面)的反光镜,来自太空的光线被反射到曲面焦点处的接收装置(比如CCD或者其他光电测量设备)里面,就是那个黑的圆柱体。主反光镜就安装在三角形支柱下面的金属结构里面。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这是当年加工主反光镜的时候从中心切割下的毛坯,这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玻璃有个珍贵的特性,那就是热膨胀系数接近于零,这样反光镜的形状就不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改变了。毛坯玻璃加工成设计的曲面形状之后,还要在上面镀上一层反光系数很高的纯铝。这个过程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重复一次,所以同一个建筑里面还有专门的镀铝车间。思想觉悟一直不高的LG看到这块高科技的玻璃毛坯,爱不释手地摸了摸,感叹道,当年咱家碎的玻璃烤盘如果用这种玻璃来制作就不会那么悲惨啦!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参观长廊里面还有一幅整座望远镜的示意图,让大家对它有个全面的了解: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从望远镜建筑里面出来,发现整个山顶被笼罩在厚厚的浓雾之中,本打算给这座圆顶建筑拍张照片,让今天的Dish and Dome之旅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看来只能等第二天了。下山时候LG非常小心,开启了车子的大灯和雾灯,生怕浓雾之中出现什么意外,所幸往下开了几百米之后,雾气就全散去了,天色也已经接近黄昏,我们选定的宿营地就是旁边的国家公园里面,今天总算不必再蜷缩在车子里面过夜了。

跟所有的无人值班的国家公园一样,这里也是采用自助付费的办法,自己取一个信封,填好逗留的时间和车牌号码,然后把指定数额的现金放到信封里面塞到一个箱子里面就行了。我比较喜欢这种方式,后来碰到一些公园有人收费的方式反而觉得有些别扭。Warrumbungle国家公园里面的宿营设施还不错,加上旁边有很多风景优美的徒步路线,营地里面已经住了不少人。我们选定了一个地点后,停好车子就开始支帐篷,这顶新帐篷号称Instant Tent,虽然有些夸张,不过比一般的Dome帐篷还是便捷不少。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一切就位之后,还给旁边的营地也留个影: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