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水洋洋实验室
河水洋洋实验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4,181
  • 关注人气:38,4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2012-02-01 09:07:20)
标签:

warrumbungle国家公园

sidingspring天文台

paulwild天文台

昆士兰

河水洋洋

分类: 行路匆匆

Day 3:踏上昆士兰的土地

新帐篷里面的第一夜平安无事,夜里的时候总是听到山风掠过树梢发出的呜呜声,渐渐地还有一些东西落在帐篷顶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知道是下雨呢,还是树叶落下来的声音,想着想着人就睡着了。早晨天刚蒙蒙亮,LG就催促着起床,唉,若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如果他再有几十亩地的话,就是一活脱脱周扒皮啊。不过平心而论,这一路上也全凭这位周扒皮不停歇地一路催促,我们才能按照计划的日程到达Cooktown,才能在返程顺顺利利地到那么多小镇和海滩观光。

走出帐篷一看,果然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昨天晚上下了雨,帐篷的防雨布上还残留着不少雨滴,LG前后左右用手拍帐篷,把上面的水滴震落到地上,然后准备弄早饭。我则抓起照相机,四处转转,一天当中最能拍出好的风光照片的时刻就是早晚时分,可不能浪费哦。

Warrumbungle国家公园内的风光真是美不胜收: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当然少不了正在用早餐的袋鼠一家子: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他们就在营地的帐篷之间穿行,视若无物,毕竟,比起他们来,人类都是外来户,人家才是真正Local: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昨夜的雨丝还残留在草叶花瓣上面,在清晨朝阳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上学的时候千百遍地在作文里面重复这样的陈词滥调,其实还真的没有看到过多少次: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吃过早饭,收拾好帐篷,把一些物品全都在车内归置停当之后准备出发的时候,LG看了看手表,说从起床到出发一共耗时2个小时,有待改进云云。原来周扒皮也在进化呢,还懂得利用量化指标来管理长工了,哈哈。

出了营地,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昨天的Siding Spring天文台,拍下那圆顶建筑的照片,在那里遇到了一位中年女士,LG热心地告诉人家如何进到望远镜建筑的里面,那位女士很激动地说,她三十年来一直想到望远镜那里看看,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了: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离开Siding Spring天文台之后一路向北,开着开着LG总觉得这公路有些不对劲,问他究竟有啥不对,他也说不出来,后来他终于发现,原来是因为这条路实在太直了,只有平缓的上坡下坡,方向盘好像都不用动。虽然如此,这样的路好像开起来更加费力,没过多少时间,LG嘴巴里面就不断发出咂吧咂吧的声音,这是他开始有些犯困的标记。这些平直到不需要动脑子的公路似乎更加危险,除了更容易让人疲倦之外,还让某些人更加烦躁,对面的车道不断地有人逆向超车,有个家伙甚至到了很近的距离才变道回去,把我和LG吓得够呛,在路上一贯风度很好的LG也气呼呼地朝那人按了一下喇叭,不过估计也没啥作用,人家就是这个风格,不闯出什么大祸恐怕很难有啥改变的。这么一吓,也让LG的困意顿消。

新南威尔士北部的小镇Narrabri是我们此行要去的第三个天文台,写到这里我也有些纳闷,为啥这趟旅行安排了这么多天文台的观光项目?或许是为了给一贯好为人师的LG增加一些给咱进行科普教育的机会,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大概如此吧。Paul Wild天文台以他们的资深台长的名字命名,也是一家以探测太空电磁辐射为主的天文台。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在异国他乡的科研机构里面找到我们古老的汉字和星图真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咱们祖上还是有不少值得夸耀一番的地方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当然这里也不缺乏好玩的,比如下面的这两只直径3米多面对面安装的抛物面天线,相距将近60米,不过当两个人站在两个天线的焦点上就可以很轻松地进行交谈,好像比站在身边还要清晰,如果不是后面还要赶路,真想在那里好好玩个够。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如果上面说得不够清楚的话,下面的图解能更好地解释其中的妙处: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Paul Wild天文台重要的设备就是他们的6台直径22米的天线,这些天线安装在一条长度达3公里的轨道上面,可以随意移动,这些天线阵列组成一个电磁波的干涉测量装置,能够实现更高精度的测量。更多的细节咱就不懂了,不过蓝天白云下面巨大的抛物面天线的确很美: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轨道另外一端的天线: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这里要再赞一句澳洲在科普教育方面的热情,这家天文台的Visitor Centre里面在我们去的时候空无一人,但是里面的所有展览和设备照常开放,还有一台电脑实时显示天线的测量结果。

离开Paul Wild天文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后面的道路一如既往地非常非常的直,道路两边的风景也平淡的有些乏味。在一个叫做Moree的小镇上发现了一家Motel,名字居然叫做Burke and Wills,如果住在里面大概能够平添不少苍凉的感觉:

九千公里云和月,二十一天光与影:墨尔本到Cooktown纵向穿越澳洲大陆之旅(五)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越过新南威尔士的边界,到达小镇Goondiwindi,在镇上麦当劳的停车场休息了一下,修正了一下GPS目的地的座标,继续向前赶路。路边的风光已经渐渐显露出热带的风格,树丛里面常常会冒出一棵两棵巨型的仙人掌,不知道是天然的,还是两边农场的主人有意种植的,LG还看到几棵高大的猴面包树,不过他招呼我去看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唉,算了,他看到了就相当于我看到了。 

进入昆士兰之后,明显感觉白天的时间一点点变短,这才意识到,到了夏天,越靠近赤道白天其实越短,倒是高纬度的地方白天特别的长,记得有一年5月份去莫斯科,都快晚上10点了,天还没有完全黑。LG本来打算再多赶100公里路,后来看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只能作罢,今天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去了几个地方观光之外,还赶了600多公里的路。事先确定的宿营地在离开主路4公里左右的一个小湖边,我们买的那本Camping地图上没有说那里可以打帐篷,心里面还有些担心。到了那里之后发现已经有几家人驻扎在那里,有一家还搭了几顶很大的帐篷,又到营地入口图板上看看,没有发现不得使用帐篷的标记,这下终于放心了。不过经过这样来回几次折腾,天色已经很暗了,幸亏我们及时找到了一块平整而且没有深草的地方。帐篷很快就搭起来了,不过来来回回搬东西理东西又花了一些时间,就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给站在帐篷外边的LG留下了此行最痛苦的回忆:LG一直是各路蚊子的最爱,这次在小湖边,自然也不例外,按照他的说法,连布里斯班的蚊子都打的赶到这里聚餐了。我们本来带了驱蚊剂,不过LG是个挺娇贵的人,不喜欢驱蚊剂那种油腻腻的感觉,所以总是有意无意地逃避,这次他可吃足了苦头,两只前臂上被叮了几十个包,这些蚊子似乎不光吸血,还往人体里面注射什么毒素,这些稀奇古怪的毒素会促发人体的免疫反应,然后就是又痛又痒和连绵不断的小水泡,甚至回到墨尔本后还没有完全恢复。自此之后LG只要看到天色有些晚,就很积极地往身上喷驱蚊剂,唉,也算没有白遭这份罪。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