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朴实无华ztj
朴实无华ztj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4,287
  • 关注人气:58,0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在作业中感受幸福·读《幸福作业》

(2022-05-13 08:48:59)
标签:

转载

——读顾惠芬《幸福作业:打开融合共生的教育新世界》一书有感

[转载]在作业中感受幸福·读《幸福作业》

 

作业占据着学生大量的生命时间,是他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让学生在作业中有幸福的感受,是学生爱上作业、喜欢作业的重要途径。可是,很长时间以来,人们总是认为学生做作业天经地义,即便学生普遍感到“最不幸福的事情”就是做作业,学校和教师也很少从“幸福”的视角去加以思考,也很少在如何让学生从作业中感受幸福这个方向上做出探索和改变,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正是基于当下作业的窘境,江苏常州龙虎塘实验小学有关“幸福作业”的实践探究,就令人耳目一新,也给教育同行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一、怎样的作业才会有幸福感

幸福,是一种感受良好时的情绪状态。这种情绪,可以来源于目标达成后的喜悦,也可以是和别人(或事)的不幸对比后,对自身处境产生的满足感。

本书的作者认为,学生的“幸福”来源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其一是外部基于型。也就是因为得到外界给予的赞扬或者帮助而产生的积极的情绪体验。学生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攻克了一道难题、想出了一个妙招,被教师或者家长表扬或者奖励;或者遇到了一些障碍,但不气馁、不懈怠,积极探求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即便没有能够获得问题的最终解答,也得到了他人的鼓励、帮助和关心,这两种情况都能让学生感受到幸福。其二是自我实现型。就学生作业而言,是指学生能够充分跟发挥自己已有的经验和才能创造性地完成作业的过程,让自己感受到成长的快乐,或者是在帮助其他同学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服务的喜悦。其三是交往共生型,强调的是从日常生活及与教师、同学、父母等家人的相处中所得到的幸福。作业是老师、家长和同学之间构建互动交往的最好的纽带之一,如果能够通过作业促进相互之间的合作交流,增进彼此之间的情感沟通,自然会让学生产生幸福之感。

本书的作者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发现,学校生活所带来的幸福远高于家庭生活,且来自同学的幸福比重高出老师一倍多;在上述三种类型的幸福来源中,“交往共生型”产生的幸福高于“外部给予型”与“自我实现型”。相反,如果学生在上述的三种类型中得不到积极的情感体验,就会产生不幸福之感。从调查的结果来看,“外部给予型”中来自家长和老师的消极评价是引发学生不幸福感的主要原因,而同伴交往产生的不幸福感高于由老师引起的不幸福感。

上述的调研对如何设计让学生感到幸福的作业很有价值。首先,作业的设计要回归学科本源,要改变现有的机械重复的作业格局以及以纸笔练习为主的作业方式,既要与当下学习的内容紧密联系,又能从不同的视角来提出问题,让学生灵活运用所学知识,在解答问题的过程中获得感受到自我实现的快乐。其次,作业要成为学生的兴趣源,通过设计富有趣味的、充满探究气息的、能调动学生的生活经验的作业,让学生感受到作业的乐趣,激发他们挑战的勇气。比如说,学生们都喜欢打游戏,闯关游戏给予的及时奖励和反馈策略,让学生欲罢不能,作业其实也可以这样来设计,让学生在玩的过程中习得新知。在兴趣面前,一切外人看起来的负担都会一扫而光。再次,要改变过去学生在做作业的过程中孤立无援的困顿状态,改变作业的内容和呈现形式,利用信息技术等手段增进同学之间、师生之前的互动和交流;要多设计需要团队合作才能完成的作业类型,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到团队之中,依据自己的特长选择合适的工作任务,在互动交往中共同完成作业任务。

教育是一个系统,每一个环节的变化都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所以应该从学校教育的整体上来思考作业的问题,重构学校的价值观、课程设置、教学要求、评价等环节,让其为学生的幸福作业奠基;要充分开发和利用多样化的家庭、社会资源,让其成为作业设计、实施、评价的重要力量,和学生一起推动幸福作业的深化改革。龙虎塘实验小学有关幸福作业的实践和研究,就是依据这样的综合融通的理念启动起来的,他们先从一个班级的语文学科开始,明晰了学生对幸福作业的追求;引导学生、教师和家长共同参与作业设计,将学科核心素养的培育进行结构化的梳理,开发了项目化结构的作业,重视作业与学生的班级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紧密关联;他们正式建立了“幸福作业”的合作约定,共同参与作业的实施和评价,充分发挥各方基于幸福作业的互动机制;开发了基于整个学期作业的“幸福导图”评价机制以及“幸福班报”的作业交流平台,并逐渐将这样的作业模式从一个学科推广到全班所有的学科,从一个班级推广到全校参与,从日常的作业到很暑假以及特定假日的作业,孩子们在作业中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幸福感。

二、让学生成为作业设计的主人

“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把“幸福”由低到高划分为三个维度——快乐、投入、意义,让我们对幸福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给学生设计有趣的、联系实际的作业,可以让学生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但这样的幸福是浅层次的,高层次的幸福,是在那些让自己感到有意义的生活方式里享受它的点点滴滴。

对学生来说,什么样的作业能让学生体验到这种有意义的生活方式,并在整体上保持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呢?一项关于作业的大型调查将作业分为三类,分别是学校教师布置的作业,家长布置的作业和学生的自主作业,学生花时间在这些作业上,所取得的效果如何呢?调查的结果表明,完成自主作业时间对于提高学业成绩的影响最大,表现为正向促进作用,学生在自主作业方面花费的时间越多,越有助于提高学业成绩。另外两类作业都表现为负向抑制作用,对提高学业成绩的帮助不大,甚至还有副作用。由此可知,让学生参与作业设计,甚至成为作业设计的主体,是让作业成为有意义的生活方式的重要途径。

迈克尔·富兰所说:“当成人在考虑学生时,往往把他们作为变革的潜在受益者。他们想到的是成绩结果、技能、态度和工作。他们很少想到把学生作为变革过程和组织生活的参与者。”这种教师和家长共性的思维方式的背后,折射出的是对学生能力的不认可,对他们参与作业设计的不信任。其实,学生拥有无限的潜力,只要给他们创造展现才华的机会,他们总能让我们眼睛一亮。

龙虎塘实验小学的幸福作业为什么能够越做越出色,得到了各方的关注和赞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学校敢于将学生置于教育的最中央,赋予他们自主设计作业的权力,让他们在作业“设计-实施-评级”的全链条中主动作为。学校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口——寒暑假作业的设计,让先行先试的班级为全校的学生设计假期作业。承担这个任务后,同学们面临着一系列困难,设计的作业如何得到其他班级教师、家长的认同,在搜集资源的过程中怎样要得到社区、公益组织等力量的支持,设计出来的作业如何丰富有趣、贴合学生的生活实际,得到学生的喜爱……为此,他们成立了一个个项目组,调研需求、听证、二度调研、依据他人可能遇到的困难设计培训,从发现问题、确定目标、搜集相关信息资料,到提出与修改完善方案,再到有效地实施方案,形成了一个整体、复杂的体系。这本身就是一项非常独特的作业,学生在其中所获得的成长,是很难用其他类型的作业加以替代的。

龙虎塘实验小学极力让学生成为作业的主体,有多方面的考虑,其中之一就是培育学生的领导力。领导力其实就是影响力,即获得追随者的能力。真正的领导者不会设法强迫他人,而是力求激励他人。当我们学会如何用影响力成功地让他人接受我们的观点,服从我们的领导,加入我们的事业,感受我们的兴奋时,我们就会在事业和生活上取得成功。就幸福作业设计而言,这种领导力着重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跨界”,即促成学生突破日常生活所在组织的边界,凸显以群体的方式引领更多群体进行交往合作的特征。二是“创生”, 具体表现为能整合各类学习的时空、学科领域内容、生活资源等,根据复杂的需求及过程中的不确定性,不断生成解决问题的策略,持续推进目标的达成。三是“整体”,期待这种群体引领的方式不但能促成学生领导力素养的整体提升,也能推动基于学生成长需求的合理性变革在校园的整体成型。

三、从终身教育的视角看作业

学习是一个人不断精进的旅程,不可能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停下来休息上一两个月,这样之前所学的知识大多就都忘光了。之所以放寒暑假,是因为我们在学校里所学的,大都是间接经验,缺少直接经验的体验,需要在积累了一段时间的间接经验之后,找机会在现实的世界中体会知识的应用,明晰知识的价值。

但寒暑假的学习和学校生活有着很大的区别。首先,不像在学校里教师依据教材按计划、有步骤地教学那样,学生可以得到具体的、系统化的学习指导,学生在假期需要主动去计划、去安排相关的学习任务和学习进程,以保证学习活动可以有条不紊地开展下去。其次,学习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需要的学习资源、支持系统等也完全不同,学生生活在一个比学校的时空更加宽广的大社会中,如何借助社会的力量来保障学习有效进行,就成了一个重要的课题。再次,学生交往的对象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在班级学习中,面对的是熟悉的教师、可爱的同伴,相互沟通交流无障碍,现在突然走向社会,要和很多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人群展开沟通,或许所需要的学习资源,这对学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学校生活走向社会生活,并非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对学生的境况没有认真仔细地觉察,不能给他们提供更加有效地指导,仅仅是布置了一大堆的假期作业给他们,要让他们保持良好的学习习惯,提升学习能力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有人将孩子出生以后身处其中的家庭教育称之为“第一教育世界”;孩子随家人,或有一定行动能力之后自己进入的社区教育称之为“第二教育世界”;孩子到了入学年龄进入“第三教育世界”,以学校教育为代表;而将从第一个寒假、暑假开始学生要在假期开展的学习活动所在的时空,称之为“第四教育世界”。显然,这“第四教育世界”有着终身教育的特质,如果能够将这样的学习时空规划好,对培养学生的终身学习能力、养成终身学习的好习惯是大有裨益的。

学校为此进行了全方位的作业设计,建立了“解放儿童、成就儿童,帮助学生享受优秀、幸福的人生”的价值取向,渗透了学生立场、家校合作、综合创生等前瞻理念,形成了“自主合作、整体结构、全纳共生、愉悦体验”四大作业特征,相继开发了“学期作业周期项目化”“寒暑假作业主题统整模块化”“双休日作业年级联动的玩伴团活动序列化”三大样态……以此帮助学生做自己成长的主人,学会规划自我的发展。学生根据自己设计的假期作业,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开展学习活动的过程,也为“学习型社会”的建设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当下的“学习型社会”建设,大多是自上而下在政府的推动下进行的,由于社区成员的内动力没有被充分地激发和调动起来,往往处于形式化的状态,很难落到实处。龙虎塘实验小学所创设的基于寒暑假和双休日的幸福作业,则是一种草根式的、由学习者自发驱动的自下而上的建设思路,由于有家庭、社会上相关资源方的积极参与,促进了多元主体、多边互动的合作学习网络的真正形成,互学互鉴、融合发展的合作方式的真实发生,文明有序、幸福生活的合作成效的真实提高,这为“学习型社会”的建设找到了一条新的路径,这或许也是幸福作业的一大价值吧。学生在成就自己的同时,也促进了社区“学习型社会”水平的整体提升,这反过来又会促进自身学习环境的不断完善,这样的良性循环是多么的可贵啊!

 

《幸福作业:打开融合共生的教育新世界》,顾惠芬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21年版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