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630
  • 关注人气:16,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10月13日去沈阳吧

(2001-09-08 03:01:56)
分类: 2002年世界杯
成都的雨已经下了好多天,今天是白露,这雨还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按照老辈人的说法,这个秋天都将淹没在雨水里。但人们都记不得白露了,记得清楚的居然是一个外国老头的生日,57岁或者61岁,博拉·米卢蒂诺维奇。


街上的酒肆茶楼挂出了许多招贴,一家有名的包子铺门口也挂着一条很夸张的横幅——中国队VS卡塔尔,中国必胜!一边对着包子狼吞虎咽,一边瞅着中卡酣战多哈,这个画面一定非常有趣。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晚上和凌晨不做任何事情,呼朋唤友,寻一家有大屏幕的酒吧,用卡塔尔当下酒菜。《体坛周报》的东方晨曦却一直在烦我,我已经告诉了这位老兄一万遍,只有足球没有啤酒的日子过得有些腻味,好多年了!可东方仁兄还在用稿酬诱惑我,用“社会责任感”麻痹我,而我决意要去一个不是虚拟的热闹场所,找回当年在学校时,大碗喝酒,大声咋呼的感觉。卡塔尔,这个只有40多万人口的小国,对中国人的折磨已久。一种宣泄,一种酣畅淋漓的宣泄,对于我们来说,是这个多雨的日子里最急切的需要。


可从曲波那一记吊射之后,电视里的黄建翔和电视外面的人们就在嚷着看不见前锋,或者前锋拿不住球,拿得住球的前锋却穿着黄背心坐在场边上。哈吉在赛前肯定爬到互联网上看了中国媒体的报道,我甚至怀疑这家伙懂得中文,否则他怎么就会死打中国的左路呢?


我突然想起前不久上海某报一篇很大篇幅的文章,标题记不清楚了,全说的是申思沦为替补的愤愤不平。难道米卢也知道了这种情绪,他难道也会因为安抚一个替补以及他身后的一堆说客而牺牲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我不相信,但中国队的左路却一直在被动挨打。


有一个球打在人堆里,然后改变方向钻进了中国队的大门。都在说这个球是意外,我虽然知道大家都在自我安慰着,但这个球的确是意外,不意外的恩纳济已经带着球面对江津了,江津也意外地用小腿把这个球从身后挡出底线。


中场休息时的卫生间内,所有正在宣泄内急的人们都在互相安慰着:“下半场,米卢肯定换人。”


但焦躁正像瘟疫一样地蔓延着,如同用界外球去报复卡塔尔人的
孙继海一般,只有酒吧里的人们还在用啤酒掩饰着。


黄建翔在唠唠叨叨地说着,中国队应该立刻换人了,换下一直没有找到球门方向的前锋,换下今天之前对马明宇愤愤不平但现在全国人民都对他愤愤不平的申思,而且应该一起换。黄建翔这话米卢肯定听不到,听到了也听不懂,我知道黄大腕和我一样焦躁。


有一个球打在了门楣上,酒吧里有杯子摔碎的声音,没有看见酒吧服务人员上前干涉,所有人都在扼腕叹息!


卡塔尔人有点跑不动的感觉,我又听到黄建翔嚷上了:他们跑不动了,快换人呀!


于根伟和宿茂臻换下了两个辜负信任的前锋,这时候我听见了在这个凌晨很少响起的掌声。马明宇换下了申思,大厅里的掌声经久不息——我理解这种掌声,这毕竟是川军硕果仅存的人物,却也是到今天为止,十强赛上表现最杰出的左前卫。


中国队这个时候好象醒过来了,醒过来就好,马明宇制造了一个任意球,祁宏和李伟峰完成了前锋们不能完成的任务,所有人都跳到了椅子上面狂吼着——再打他一个,打他一个黑色三分钟!


喝干最后一滴啤酒,走出还喧闹着的酒吧,有一种逃过大劫的感觉,在这个潮湿的清晨里。尽管心里面清楚,即使这样一场球丢掉了,中国队的世界杯之梦也并未破灭,但因为我们压抑太久,不想要一丝的遗憾。


我可以去休息了,早就盘算好这场球如果赢了或者平了,10月13日去沈阳,看中国队提前出线。都去吧,别拉下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