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十二章第二节

2022-07-09 09:06:54
标签: 仙剑七 卢龙府 月清疏 桑游 余霞真人

看着卢龙军一行消失于视线内,桑游这才缓过神来,急道:“就让小晴这么走吗?她这一去说不定就再难回来了啊!她那二哥在掌门面前客客气气的,回家后呢?还有,白家那种蛮横态度,万一小晴回去后被关起来——唉!”

月清疏安慰道:“他们毕竟是亲人,应该不至于太过份的。”

这时候,卫绡从山门内走出,对三人说:“师父有要事和三位相商,已在大殿等候。”三人便一起随卫绡步入派内。

桑游还在为白茉晴被带走之事而恼:“可恶!就算我们大闹过军营,那些人又怎么知道我们在仙霞派的!”

月清疏闻言,这才想起来:“对了,晴妹的香囊——”她低声对桑游说:“你少说两句,一切等面见真人后再说吧。”

来到大殿,三人先向真人见礼,真人问道:“凶兽的事情如何了?”

月清疏便将情况说了一遍,真人听罢,沉吟道:“华骝……没想到凶兽肆虐背后,竟还有这般隐情……”想了片刻后,接道:“其情虽可悯,但它终究还是夺去千百生灵的性命,致使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除去华骝,实乃将其自凶性中解放,你们切莫再因此而有负担。尤其多谢上神相助。”

修吾道:“份内而已。”

余霞真人接着说:“刚刚传来消息,有凶兽在辽东重镇的运河中出没。”

修吾当即道:“我即刻前往。”

桑游本来一直情绪低落,但当她听到凶兽在辽东之时,猛地省悟过来:“啊,那不就是在——”

月清疏却已明瞭真人的心意,赶紧说:“还不快谢谢真人?”

桑游连忙道:“谢谢前辈!谢谢前辈指点!”

余霞真人道:“儿女情长固然珍贵,但修道者理应以天下苍生为先。”

桑游道:“是,晚辈悉听教诲。那我们这就去卢龙府,去找小——”

修吾则抢着说:“去除凶兽。”

月清疏也道:“是去除凶兽。”

桑游这才反应过来,连连道:“对、对,去除凶兽!打完顺道去看看小晴总可以吧?”余霞真人微微一笑,并不介意他的话,只抬了抬手,让他们出发。

三人乘着大鹏,很快就抵达卢龙府。卢龙府虽然地处边塞,却没想到城内竟非常热闹兴旺,倒让月清疏长了见识。

桑游一点也不在意这城里的景象,只是急着要找白茉晴:“小晴家在哪儿呢?”

月清疏道:“晴妹他们是马车,从仙霞派到辽东,少说也要走十天半月。我们御行而来,自然比他们要快上许多。你就算现在找到晴妹的家,也见不到她啊。”

桑游这才省悟过来,说道:“唉对,我脑子急糊涂了。”

月清疏道:“晴妹的兄长身份不一般,上次救助矿役时时间紧迫,未来得及详细打探。如今晴妹他们还要许久才能到达,我们不妨多打听打听有关白家的消息,然后找落脚的地方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桑游和修吾都表示赞同。

三人来到客栈,要了三间客房,掌柜问他们要留多久,月清疏表示办完事就走,但具体时间也未确定,掌柜便让小二招呼他们到楼上的客房。

到了客房安顿下来,月清疏正要上床休息,忽听巧翎发出叫声提示,月清疏问:“怎么了?”转身就发现在靠窗的桌子前,落下了一只纸鹤,月清疏立刻便认出来:“是晴妹的纸鹤传书。”当即坐到桌前,展开阅读:“月姐姐,你们还好吗?给你们惹来麻烦,真的很对不起。等我回家之后,会力劝两位兄长释放矿役,并调查军营的事。你们保重。”

念完之后,月清疏便说:“字迹很工整,看来晴妹所处的环境是安稳的。还是先把这卢龙府给摸透吧。”她也修了一封回信,同样以纸鹤传书之术,放飞回去。

白茉晴在路上收到回信,趁着左右无人的时候,悄悄拆开阅览:“晴妹,信已收到,一切平安。我们已经先到了卢龙府,若你身陷不利,务必立刻通知我们。你走之后,阿游十分担心你,整日坐立不安。”读到这里,白茉晴低念一声:“阿游……”心里也有些难过。

这时,马车外头传来白仲乔的呼唤:“小妹。”

白茉晴慌忙将书信藏起来,然后应道:“怎、怎么了二哥?”

白仲乔在外面说:“晚膳准备好了,吃完早些睡,我们天一亮继续出发。转道水路北上,很快就能到家了。”

“到家……嗯,好。”白茉晴勉强地应答一句。

 

再说月清疏三人休息一夜后,第二天起便开始在城里各处打听消息。行走在街头上,遇到一名发愁的老妇人,月清疏上前探问,那老妇人自称福婶,还对她说:“我的儿子今年都二十五了,不讨媳妇也不上工,只能靠我摆摊养活。等我老了,儿子可怎么办呦?愁人……辛苦你们帮我出去打听一下,看看哪儿有地方在招人做工。”

月清疏看福婶这样子,也替她感到难过,于是一口答应,福婶欣喜地说:“太感谢了,我听说铁匠铺、药铺、客栈、卢龙军好像也在招工,但是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月清疏记下这四个地方,就去替福婶打听。

首先找到一间药铺,便进去询问这药铺是否请用工,以及顺便购买一些所需药品,可惜这药铺老板说他们这里暂时不缺人,无奈只好去别处再问。

接着来到打铁铺询问,这打铁铺的铁匠利大顺跟他们说:“我正需要有人来做学徒,不过打铁可是个花大力气的活,他行吗?”月清疏表示可以去问一问他,就先记下此事。在客栈那边,掌柜的说客栈缺个跑堂,想找个机灵点儿、脾气好的人来做。

接着再往卢龙军驻地那边走,途中经过大街,远远看见一座牌楼,而且还有卢龙军把守,月清疏推断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白府,但她提醒桑游道:“阿游,我们此行是先查探城内虚实,你先别轻举妄动。”

桑游只有答应:“知道啦!”

找到卢龙军驻地之后,月清疏问卢龙军是否招新兵,兵长说:“卢龙军长期征召兵丁,凡有志之士来投,通过考核之后均可入伍。”于是月清疏也将此记下,然后便回去找福婶答复。

回去找到福婶,就将情况告知,福婶踌躇道:“嗯,我想想……铁匠铺、客栈、卢龙军……让阿明去哪儿合适呢?您可有推荐?”月清疏认为客栈最适合,福婶听了,便说:“我了解了,感谢您的热心相助,这是您应得的报酬。”月清疏也不客气推辞,欣然收下。

别过福婶,回头走时,看到路边正有一对男女在纠缠,那女子是个年轻姑娘,她大叫着:“你,你别过来!”

纠缠着她的是个满脸油光的轻浮中年男子,他挤着一副淫邪笑脸说:“嘿嘿,要我走也容易,小娘子知道该如何办吧~”

那女子慌张地说:“我怎么会知道!呜呜呜呜呜……”

“嘿嘿嘿~”那轻浮中年男子的笑声愈发淫邪,那女子更是害怕得不得了:“世风日下啊,我这样一个娇柔可怜的弱女子被欺负,竟无人出手相助!”

“小娘子轻松些~只要你乖乖听大爷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月清疏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决定去教训一下他,于是冲上去便喝:“休得当街逞凶。”

那轻浮中年男子打斜眼瞟了月清疏三人一眼道:“你们是哪儿来的小娃娃?我可是卢龙军李校尉邻居表哥的小舅子!敢妨碍大爷,把你们统统抓进牢里!”

“哦?”月清疏做了个手势,修吾便亮出剑来,那轻浮中年男子一见,便吓了一跳,连忙道“呃……哼!好男不和女斗!”接着掉头就跑了。

月清疏随即跟那女子说:“姑娘,没事了。”

那女子道:“这个人他贪图我的美色,险些我就……多亏了你——”她向月清疏致谢之际,视线落在修吾身上,竟一下子两眼发直起来,赶紧加上一句:“与这位公子挺身相助呀!”

修吾只是点了点头,月清疏则道:“姑娘既已平安,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吧。”

那女子道:“谁知那个小舅子会不会去而复返,人家还惊魂未定呢!你们要往哪里去呀,若不嫌弃,人家愿意——”

月清疏早已从这女子看修吾的目光里,感觉到她的想法,连忙道:“这恐怕不妥,姑娘还是尽早回家去吧。”

那女子索性向修吾问:“那公子你呢,你如此热心助人,也要将人家拒之千里之外吗?”

修吾却回答:“的确不妥。”

那女子顿时失望地说:“人家明白了……到底是我来得太晚……”便呜咽着掉头跑走了。

三人来到杂货铺,采购了一些所需物品后,刚出门不远,看到在一株树下,插着一柄桃木剑,月清疏好奇地上前查看,结果刚要拔出这木剑来,就听到一把小孩的声音喝道:“喂!不许动我的东西。”

月清疏回头一看,只见一名怒冲冲的小孩跑了过来,她便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这剑是你的吗?”

“那是我爹给我的!不许你碰它。”

“咱们打个商量如何?你这剑我很喜欢,我出钱向你买,可以吗?”

“真的?”

“没骗你,你要多少钱?”

“我……我不要钱,你拿漂亮的珠子来,我就把桃木剑送你。”

“漂亮的珠子?”

“嗯嗯!我想要那个珠子好久了,大家都买了还约好了过几天要比赛呢。”

“好,我看看。”

月清疏想起方才在杂货铺采购时,确实买了一颗漂亮的蓝色珠子,于是她打开行囊,取出那珠子,然后交给那小孩,小孩惊喜地说:“哇,你真的帮我买来了!太好了,这样的话这把木剑就换给你!谢谢你们啦,我这就找三虎他们去!”小孩带着这颗珠子,欢天喜地就离开了,而月清疏则把桃木剑拔出来,剑上刻着两行字“翩翩潇洒美少年,灵岛求药结仙缘。千里崎岖不辞苦,仗剑江湖为红颜”。她隐隐觉得这木剑上有灵气,所以才会想跟那小孩交换。

回过头来,月清疏看到一名男子正在布庄前徘徊,其实从刚才在杂货铺买东西时,就注意到他,过了这么久还在那里徘徊,月清疏好奇心起,就上前呼唤,那男子吓了一跳,转头就说:“哎哟!吓我一跳……”

月清疏问:“阁下在门前踌躇许久,是有什么事吗?”

那男子道:“哎,真是有大事啊!老实跟您说吧,我是个木匠,有一块祖上传下来的绣品,前几日我赌气输给了人,回到家我爹差点把我腿打折。这不,我听说被这个布店老板买下了,就想来看看,可这老板狮子大开口要价五百文银子,你就是把我卖了我也不值这么多钱啊。女侠你看着就像好人,能不能帮我和老板商量一下还给我啊。”月清疏想了想之后,答应帮忙,那男子欣喜地说:“太谢谢了,我就在这儿等着您的好消息。”

月清疏就走进布庄,向那老板打听:“老板,你这店里有绣品吗?”

老板道:“有啊客官,您看柜子上那一排都是,如果您要求比较高,我这里还有一款镇店之宝,不过价格嘛嘿嘿,自然是要高一些的。如果您买下的话我就拿出来,怎么样?您放心保证不会让您失望,不满意马上给您退银子!”

月清疏本是视钱财如粪土的人,一心想帮那男子,于是就拿出银子来买,老板能做成生意,自然也是高兴,当即拿出那份绣品道:“既然客官您这么豪爽,那我也不磨叽,您看这《山川社稷图》虽然不是真迹,但图案样式都是绝无仅有的,这点您放心。”

“绝无仅有?这好像还有残缺?”月清疏指出了绣品残缺的部份。

“这您就不知道了吧,这刺绣染织的技艺源自姜国,据说他们国家的刺绣都是一寸难求价值千金,尤其是王后的手艺,简直举世无双。只可惜这姜国后来被灭了,就是因为这幅未完成的山川社稷图,真是可惜了。不瞒您说您手上这幅还是我偶然从朋友手里高价买下的,虽然是复制品,但它的价值在如今绝对值您出的这个钱。”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残破的绣品竟然有如此传奇的故事。”

月清疏带着绣品,回去找到那名男子,亲手交还给他,那男子看到绣品,惊喜地说:“啊!你真的把它买下来了?可我现在身无分文要如何报答你……不如这样,我是木匠,所以手上有一些材料,或许对你们有帮助。”

月清疏答应下来,然后说:“以后别再与人赌气了,下次可不一定有这样的运气了。”

“是是是!我必谨记!多谢你们了!”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