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第九部(即仙剑七)第十二章第一节

2022-07-07 09:09:17
标签: 仙剑七 白茉晴 桑游 月清疏 白仲乔

第十二章  风波未定夜未央

 

 

四人便转身,返回村内,仔细地找寻,村子已烧成一片废墟,桑游估计那妆匣也看不出本来的面貌,所以必须仔细地找,不能放过一寸地方。最后他们在小余子的旧居中一堆倒塌的瓦砾里,找出了那个被烧坏的妆匣。将妆匣打开,从里头取出一只镯子来,白茉晴说:“虽然妆匣外面烧坏了,但镯子还是好的,赶快拿给小余子吧。”

他们便带着镯子回到村口,交到小余子的手上,小余子欢喜地说:“真的找到了!谢谢哥哥姐姐!”年轻侠士也对三人表示:“几位修为高深,在下佩服。小余子的娘估计也等急了,在下就不和各位多聊了,先送他回家,告辞。”

小余子道:“哥哥姐姐们再见~有空来我家玩呀!”说完,年轻侠士就带着小余子,欢天喜地回家而去。

白茉晴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思索着:“总觉得他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她猛然省悟,大叫了出来:“啊!”

桑游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白茉晴道:“我想起来他是谁了!我刚拜入仙霞派的时候见过他!那时正是仙盟组建之时,他是孟章掌门来送信的,听说是他的亲传大弟子。唔……只是没过多久,就由陵光长老来负责联络事宜了。”

月清疏道:“亲传弟子?在天师门里并未见过他啊。”

桑游道:“不会是犯了什么规矩,被赶出来了吧?下次要是还能见到他,可以打听打听。”

对于桑游这种爱打听的性格,白茉晴忍不住又怨了一句:“阿游……”

在返回峨眉山前,一行人先来到燕归谷,带着岚倾附魂的那柄剑,找到燕归谷里那把同样插在石缝的剑所在。

一靠近这把剑,岚倾便有所感应,当即道:“是光寒剑……光寒剑啊……”

月清疏听到岚倾的声音,就让大家停下。只见岚倾对着那把石缝里的剑说:“原来他真的在故乡……等过我……”

月清疏问:“你们是恋人吗?”

“是啊……但是……不可以吗……我与他因人神联盟、共抗蚩尤而相识……惺惺相惜……结为知己……我们一起找到一把稀世的双刃神兵戟……我那时胡搅蛮缠……他只好把戟分成两半……改铸对剑……当时兽族听闻光寒花残之名……无不望风而逃……三界烽火不断……我又负声名……对人神之隔无甚在意……直到……天帝令绝地天通……他传书给我……相约在我故乡见最后一面……可我当时在花雾崖与一个厉害的兽族余孽缠斗……”

说到这里,岚倾停顿下来,月清疏便接口说:“你不敌妖物,葬身花雾崖,所以也没有能实现约定。”

岚倾伤感不已,她转而对修吾道:“这位神族……有朝一日你回到神界……请替我找到羿华……物归原主……”

修吾道:“好。那你呢?”

岚倾道:“还能再见光寒……我已……无憾啊……”最后一个字说完,岚倾的动静便再也没有响起,月清疏怔道:“岚倾姑娘?”

修吾道:“她最后一缕魂魄也消散了。”

月清疏心道:“人神之隔吗……”想到这个,她不禁想起自己与修吾的关系,心里也是一阵惘然。

修吾这时道:“师姐,这剑的封印已经解开,现在可以取出了。”

月清疏回过神来,应道:“好。”就从石缝里将光寒剑拔出,于是她收了花残,而光寒则交给了修吾带着,大家便再次启程,飞赴峨眉山。

到了山脚下,月清疏说:“华骝之事,需要尽快向真人报告。”

桑游道:“对了小晴,这次我总能一起进仙霞派了吧?”

白茉晴道:“阿游,今天守门的还是大师姐,恐怕你……”

桑游听闻,顿时哭丧着脸说:“又是她?我上辈子到底是得罪哪路神仙了,怎么命这么不好……”

修吾道:“神族不会干涉凡人的命数。”

桑游听了这话,更是哭笑不得:“谢谢你提醒我天生倒霉。”

走了不远,月清疏就看到那个乌先生,于是快步上前道:“乌先生,我们已经……诶,你的眼睛?”原来她发现乌先生的眼睛竟然能视物,但对方立刻表示道:“姑娘之前,是否曾遇到过一个盲了右眼的男人,长相与我颇为相似?”

“你们……”月清疏一阵惊讶。

“那是我胞弟乌离,我的名字叫乌坎。”

月清疏恍然大悟,便问:“乌离先生现在何处?我们受他之托,去花雾崖除妖,特来向他回报。”

“妖……已经被除去了吗……”

“不错。”

“你们不用等他了,他刚才已被你们了结了。”

“什么?”月清疏更加感到吃惊。

乌坎道:“说来惭愧,我们一族天赋异禀,天生就得一双蓝瞳。族中有件异宝护甲,我族之人佩戴,便可幻化成猛兽的样子,气力强悍百倍。后来我族零落,只剩我与胞弟守护宝物。他本性不坏,奈何失去一眼后性情大变……他趁我不备,偷走护甲,之后屡次残害路人……”

“竟然如此……”

“我知道他心志已乱,同妖魔无异,也不想让他再犯下累累罪孽,所以一直在找他,想亲手……我得到线索,他此前在峨眉山麓出现,于是便赶到这儿来。如今他自食恶果,也算报应不爽吧。”

“看来我们捡到的这个护甲,就是先生族中宝物了。”说着,月清疏将先前从妖魔身上拾取得来的东西交还乌坎。

乌坎看着那件护甲,长叹一声道:“唉,皆是因为它,阿离才……姑娘,族中只剩下我一人,我又决意隐居,此物就请姑娘收下吧。”

“这如何使得?”

“姑娘还请莫要推辞。此物放在我身边,毫无用武之地。姑娘若是能带在身边,想必能够助姑娘化险为夷。”

“如此便多谢先生了。”

拜别了乌坎后,四人继续登山。当他们抵达仙霞派山门时,却发现一支官兵正堵在山门前,桑游惊讶道:“不对劲,怎么有这么多士兵在这里啊?”

“什么?”白茉晴也急忙趋前来看,当她看到那领头的武将时,心里暗叫:“糟了!”

卫绡率领着弟子们拦住山门,说道:“各位,不可再踏近一步!仙霞派为女修门派,谢绝男子到访!否则我仙霞派将视各位为闯派恶徒,不会再客气!”

一名士兵应道:“我们可以不入山门,但你们必须立刻将都督府白家千金恭送出来!”

卫绡道:“都督府白家千金?师父所收的弟子皆为孤苦无依之人,哪有什么千金小姐……”

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师姐”的叫唤,卫绡扭头一看,便见白茉晴飞奔而至,对那些官军说:“你们、别动手!”

那士兵当即喝道:“你是什么人?快滚——”结果话未说完,就被旁边的那位将军喝斥:“蠢货,一边去!”那士兵吃了一惊,连忙退下,而那将军则走出前道:“女大十八变,那天竟然一时没认出来。”

“……二哥。”白茉晴吐出这两个字后,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这位将军,正是当晚在卢龙军营里与神秘人见面的那位武将,而他也正是白茉晴的二哥——白仲乔。

白仲乔道:“好!跟二哥回家吧!”他边说边走近白茉晴,轻抚着她的肩,接着道:“你离家这些年来音讯全无,家里人都非常担心你,日日夜夜盼着你回去团圆呢!”白茉晴轻轻皱了皱眉,没有哼声,白仲乔则转身传令:“启程。”

白茉晴却道:“二哥,等等,我——”

白仲乔道:“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月清疏等人这时赶上前来,问道:“晴妹,这是怎么一回事?”

桑游更是指着白仲乔道:“不管你是什么人,都不能强迫她。”

白仲乔道:“识相点闪一边去,若不是因为你们是小妹的朋友,就凭你们在卢龙军营地的所作所为,就能让你们抄家灭族!”

桑游毫无惧色,还反讥道:“好大的官威,可惜这里不是卢龙府,我也不是怕事的!”

卫绡也表态道:“仙霞派乃修仙清净之地,和官兵素来互不干涉,请回!”

白仲乔道:“笑话!这是我白家家务事,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说着,他竟拔剑出鞘,意欲动手。可是剑刚举起来,便突然寒气大作,竟将白仲乔及卢龙军的手脚都冻住,动弹不得。与此同时,一道青影从天而降,落在双方的中间,来者不是别个,正是仙霞派的掌门余霞真人。

余霞真人淡淡地说:“仙霞派乃清修之地,还请勿要擅动刀剑。”她说话虽然轻描淡写,可是每字吐来,却极具威严。

“师父……”白茉晴低首唤道。

余霞真人道:“你们几个先退下,这里我来处理。”卫绡便率弟子们先行退回派内。

接着,余霞真人解除了术法,白仲乔自知不能用强,赶紧归剑入鞘,然后向余霞真人施礼道:“余霞真人,久仰大名。本将是来接舍妹白茉晴回家的。”

余霞真人道:“寻亲乃人之常情,但仙霞派亦有自己的规矩。”

“什么规矩?二爷我——”白仲乔又想发作,但白茉晴抢着喊了句:“二哥!”白仲乔便止住话头,白茉晴随即走到余霞真人跟前,向她下跪道:“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弟子并非存心想要隐瞒,只是当时年幼,又遭变故,心神慌乱,这才撒谎……师父,徒儿知错了……”言罢,便向真人磕了个头。

余霞真人道:“其实这些年来为师多少察觉到你似乎在隐瞒什么。只是仙霞弟子大多过往凄凉,为师不愿再触及你们内心深处那些痛苦的回忆,故从不会多问。如今你已长大成人,无论何去何从,为师都会尊重你的选择。师父只希望你能够勇敢地直面过去,莫要再选择逃避。”

桑游着急地说:“小晴,你赶紧说啊,你不想回去,对不对?”

白茉晴道:“师父,这些年来的授业解惑之恩,徒弟日后必定报答。”

余霞真人明白了她的选择,于是伸手将她挽起,然后转身步入山门,桑游则更加焦急,追问:“什么意思?你真的要走?为什么?”

白茉晴道:“让你们担心了……可是,有些事,我必须去面对。”说完,就转身跟随白仲乔一众下山而去,头也不回。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